万分感谢热l人9同学 ,inin同学 ,静菁同学 ,172q3567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啥?”

    许紫烟浑身就是一震,目光震惊地望着对方,现在她可以完全确定眼前的路广天是结丹期大修士了。一个散仙盟的盟主不可能是筑基期的修为,只是如此一来,她对于路广天就更加地好奇了。

    不知道一个结丹期大修士为什么会辞去散仙盟的盟主之位,然后又受到了如此严重的伤,致使自己的修为跌落到筑基期。

    “你那个九阶妖丹是怎么得到的?”路广天轻声问道。

    “别人给的。”

    许紫烟大大方方的说道,她那些水系妖丹确实是鲲鹏给她的,所以她就直接告诉了路广天。

    路广天听到许紫烟的话,脸上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这一下,他的精神就振奋了起来。想象一下,一个能够送出九阶妖丹的人,那会是什么修为。如果那个九阶妖兽就是那个人给斩杀的,那岂不是说那个人就是化神期的修为?如果那个人肯帮助自己的话,自己身上的这点儿伤,应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吧?想到这里,就想要开口问是什么人给的,可是突然想到这次应该轮到许紫烟发问的了,于是便又作出请的姿势。许紫烟上下打量着路广天,轻声问道:

    “你的伤很重,让你从很高的境界跌落了下来。老哥哥,我不想要再问下去了,说实话,我也没有什么可问的。我只想要问你一句,你找我究竟想要干什么?”

    从许紫烟说出他的伤很重那句话开始,路广天就石化了。他没有想到对方早已经看出自己受伤,然后再听到许紫烟说他是从很高的境界跌落下来,心中更是震惊莫名。

    路广天在心中一个劲地思索着,对方究竟是什么背景啊,怎么一个这么年轻的女娃儿,就看了自己那么几眼,就知道自己受伤了。要知道路广天这个伤可是有几百年了,而且这个伤只是身体内的伤害,在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何况还要看出他如今的修为是从很高的境界中跌落下来的。

    许紫烟的身份在路广天的心中越加地神秘了起来,神色也更加地严肃了起来。心中盘算了一下,自己如今已经从结丹期地十二层后期巅峰的修为一路跌落到筑基期第十二层巅峰,而且境界越低,跌落的速度就越快。以自己目前的修为,恐怕再用不了一百年的时间,自己的修为就会跌落到炼气期,然后在十几年的时间里跌落到凡人的境界,最后会在几年内死亡。

    自己还有什么要担心的,还有什么要顾虑的?眼前的这个女娃儿,很可能就是自己最后的机缘。如果能够说动她,让她请动她背后的人给自己疗伤,自己岂不是就可以很快地回到修炼的道路上?想清楚了一切的路广天,神色之间变得十分地严肃,先站起身形朝着许紫烟深施了一礼,许紫烟急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闪到了一边。她可没有那个胆量去承受对方的大礼。急忙伸手扶住路广天,轻声说道:

    “老哥哥,千万不可如此。”

    路广天赞赏地看了一眼许紫烟,心中暗道,这女娃儿真是有礼貌,不愧是大家出来的人啊两个人又客气了几句,才再一次各自落座。落座之后,路广天才沉声说道:

    “小妹,老哥哥请你来喝酒,确实是有私心,我自罚一杯,请你原谅。”

    说完,也不待许紫烟说话,便给自己的酒杯倒满酒,然后拿起来一饮而尽。放下酒杯,路广天神色有些黯然地说道:

    “五百年前,我是这散仙城的主人,也就是散仙盟的盟主。也就是在那一年,我在修炼上遇到了瓶颈,卡在了结丹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于是,我便将散仙盟的盟主之位传给了现在的散仙盟盟主文丹青。离开了散仙盟,前往中原,希望能够碰到机缘,突破那最后的壁障,达到元婴期。

    没有想到,那一次中原之行,不仅没有得到机缘,反而遇到了一件祸事。我在中原四处游荡了一百多年,后来参加了一个探宝队,却探索一座原始森林中的废墟,我昨天拿出来的那块天石就是我在那里发现的。

    没有想到却被另一路的探宝队也发现了,其中的一个小子竟然让我交出来。我如何肯交出来,于是便争斗了起来。我当然不会客气,虽然他那边也有几个好手,但是那个小子还是被我重手打成了重伤。但是他们人多势众,我也不能将他们全都杀了。便让他们逃了回去。

    没有想到那个小子的父亲竟然是中原地区三大宗门之一的上天宗宗主叶满天,如此一来,那上天宗便四处追杀于我,而我还不知道。最终被叶满天的弟弟叶满山追到了我,一番恶战下来,我便受了重伤,拼死使用秘法逃了出去,离开了中原。

    但是接下来,我却发现那叶满山的功法十分地怪异,他仿佛在我的体内留下了一颗种子,那颗种子进入了我的点丹田,是一种至阴至寒的法力,不断地蚕食着我丹田内的金丹。我在这几百年中,在南方和东方不停地寻医问药,但是都没有丝毫的改变。如今那至阴至寒的法力已经将我的金丹完全包裹在了里面,不停地在蚕食着我的金丹。

    自从我丹田内的金丹被那至阴至寒的法力完全包裹之后,我的修为就跌落到了筑基期。但是如果现在能够解去那层至阴至寒的法力,我会立刻恢复到结丹期的修为,虽然不能够恢复到结丹期第十二层后期巅峰,但是恢复到结丹期第六层或者第七层还是可以的。而且我只要调养一下,有个十几年的时间,就会完全恢复。

    但是,如果我现在不能够去掉那层至阴至寒的法力,等到它完全把我的金丹给吞噬掉的话,我也就没有多少年可活了。”

    说到这里,路广天向着许紫烟祈求般地说道:“小妹,你的长辈既然能够将九阶妖丹送给你,那么他的修为一定很高吧你能不能请他救救老哥哥,如果你救了老哥哥,老哥哥这条命从今往后就是你的。”

    许紫烟此时的心中充满了震惊,没有想到对面的这个路广天会有着这样的经历。如果能够救路广天,许紫烟自然会救。这样一个人,不要说他还是散仙盟的上代盟主,就是一个结丹期的大修士也值得许紫烟去救。

    一旦救了他,无疑便会和他结了善缘。就是将来没有像路广天所说的,把他的命交给了自己,但是如果自己哪天受到了威胁,他也不能够置之不理吧。但是自己不能够冒冒然地就去帮助他,而且自己也不一定能够帮得了他。自己毕竟是一个在修仙界没有背景的人,行事还是谨慎为好。想清楚了一切,许紫烟抬头望着路广天,轻声问道:

    “老哥哥,你既然受了伤,为什么不回到散仙盟,向散仙盟求助?”

    路广天长叹了一声,神色黯然道:“我不想连累了北地的散仙盟,这几百年,上天宗并没有停顿对我的追杀,甚至都追杀到了南方和东方。再说,我也清楚散仙盟的实力,他们根本就救不了我。”

    “哦”许紫烟点了点头,突然问道:“那您这次返回北地,他们知道吗不跳字。

    “他们不会知道。”路广天肯定地说道:“这是我五百年来第一次回到北地,没有人知道我是来自北地修仙界。我这五十年来一直躲在南方的一个海滨小镇上,隐居了五十年没有人知道,我才敢偷偷地返回了北地。”

    许紫烟点了点头,心中暗道:“这位老哥哥还真够能够隐忍的五十年隐居在一个海滨小镇,看来那上天宗对他可谓恨之入骨啊”

    许紫烟静静地望着路广天,心中盘旋着到底要不要帮他,最终许紫烟还是决定要帮他一把。因为许紫烟觉得路广天既然能够为了散仙盟而愿意独自和上天宗周旋,那么如果自己帮了他,他也不会把自己给说出去。再说,自己也未必就能够帮得到他,如果一旦自己帮得了他,无疑自己会在修仙界得到一个强有力的臂助。这个买卖虽然有些冒险,但是却是值得。于是,许紫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望着路广天轻声说道:

    “老哥哥,我的身份是太玄宗外门今年的新进弟子。”

    “什么?”路广天不可置信地看着许紫烟,突然摇着头说道:“不可能太玄宗不会让炼气期第十层一下的弟子下山历练的。”

    许紫烟无奈地笑道:“是啊,您老说的对。不过我不是下山历练的,只是跟着宗主的女儿来参加交易会的。”

    “可是……”路广天仍然不相信,猛然间神色恍然大悟道:“小妹,你现在的身份是太玄宗外门新进弟子,那么你进入到太玄宗之前是什么身份?”

    “我来自世俗界。”

    这几天没有和战友们聊天,是我心情不好。最后的时间被人家几个猛增数百票把我从第七名甩到了十名以外,这种情况让我很无语。看着这几天仍然有着很多的战友给我投票,让我的心很感动。

    有着战友们强大的后盾,那么就让极品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站起来吧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