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ivyii同学 ,雁子369同学&同学 ,艳521同学的粉红票

    万分感谢木棉已开花同学的打赏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许紫烟已经逛完了第二层,而且她发现那个老修士正在偷偷地观察着自己。许紫烟立刻就反应了过来,他是在看自己究竟是不是真的跟着父亲来参加交易会的。如果不是,说不定那个老修士对自己还有着什么阴狠的想法。

    原本许紫烟并不想要上第三层,毕竟那里都是结丹期大修士,自己一个炼气期的小修士上去,也就太引人瞩目了。但是如今看来自己是不能不上了,因为许紫烟方才告诉过那个老修士,说她的父亲在第三层上。

    于是,许紫烟又慢慢悠悠地向着第三层的楼梯走去,在第三层那个看门收灵石的筑基期修士惊讶的眼神中,交了一块上品灵石,迈进了第三层。那个第二层的老修士一看许紫烟真的上了第三层,心中便认定许紫烟是去寻找她的父亲了。如此一来,他可不敢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一旦许紫烟告诉她的父亲,她用了一颗凝液丹换了一个鸡肋宝器,那个结丹期大修士还不马上跑下来找他算账?所以,老修士急忙离开了大楼,迅速地返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客栈,只等着明天天一亮,城门打开之后,就立刻远离这里。

    许紫烟迈进了第三层,见到第三层的格局却是和第一层,第二层不同。不再是一个大厅的模样,而是一个长长的走廊。那个看门收灵石的筑基期修士,伸手向着走廊内的一个房门说道:

    “结丹期的交易会在五号房间。”

    “谢谢”

    许紫烟礼貌地道谢之后,接过了一张对方递过来的符箓。许紫烟一看,原来是一张遮掩符。只要将这张符箓往身上一拍,就会产生一层濛濛的光彩,遮掩住施用着的面貌,同时也隔绝别人的精神力探测。这虽然不是一种品级高的符箓,不过在这样的交易会上却是很适用。

    许紫烟接过那张遮掩符,并没有立刻开启那张符箓。一边向着五号房门走去一边想着,自己究竟要不要进去。自己一个炼气期的菜鸟如果突然出现在结丹期的交易会上。会不会太引人瞩目了点儿。可是自己要是不进去,总不能在这里站一下就下去吧,那样的话,不知道那个看门收灵石的人会怎么想?再说二楼的那个老修士也不知道有没有离开。嗯,有着这张遮掩符,倒是不虑那些结丹期大修士看出自己的修为。正踯躅间,便听到了背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许紫烟回头一看,一个模样很邋遢的修士正走上楼来。

    许紫烟回头望去,眼中蔚蓝色一闪,便看到了那个邋遢修士是筑基期第十二层巅峰的修为。可是许紫烟仍然是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因为她注意到那个邋遢修士的状况竟然和太玄宗坊市中的那个铸剑铺里面的无名一模一样。似乎原来并不是这个修为,而是因为受了伤,修为从很高的境界跌下来的。

    那个邋遢修士此时也看到了许紫烟,目光一扫,看到许紫烟只是炼气期第八层的修为,神色便愣了一下,继而有些好笑地看着许紫烟,笑道:

    “娃娃,你跑到这上面干什么?”

    许紫烟萌萌地摸了摸后脑勺,尴尬地说道:“前辈,我想要上来见识一下大人物的交易会,可是到了这里又不敢进去,嘿嘿……”

    那个邋遢修士倒是很平易近人,给许紫烟的感觉很像是那些游戏尘世间的老神仙一般,看着许紫烟笑着说道:

    “娃娃,你就跟着我进去吧,嗯年轻人见识一番也是好的。”

    说完,那个邋遢修士就开启了那张遮掩符,身上立刻泛起了一层濛濛的光芒,掩去了他的身形。许紫烟也急忙开启了那张遮掩符,然后紧跟在了邋遢修士的身后。

    一进入五号房间,许紫烟目光向着四周打量了一下,发现只有十七位修士零散地做在椅子上,在那些修士的前面摆放着一张桌子。一个散仙盟的修士此时正在拍卖一件宝器,听着那些修士的报价已经过亿,许紫烟刚刚因为赚到了八十万上品灵石的激动心情立刻如同被一桶凉水给浇得平静了下来。

    紧跟着那个邋遢修士来到了一个角落里坐了下去。此时众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在那个宝器上,反倒没有人去注意许紫烟和那个邋遢修士。而那个宝器也最终被一个修士以一亿两千万上品灵石的价格买了下来。

    其实,许紫烟既然上了三楼,也想要看看能不能在这里看到天石,如果能够碰到天石,她也希望能够买下来。因为只要等到她能够制作出来七品的符宝,也就解决了傀儡的定向攻击问题。她也想给自己制作一个高品级的傀儡。

    那个宝器被买下了之后,又一个修士站了起来,来到了桌子的前面,掏出了一个六阶的妖丹递给了散仙盟的那个修士。然后又低声地说了几句话。那个修士检验了一番,便朗声说道:

    “六品土系妖丹一颗。要换取赤流金铁一块。”

    声音刚落,一个修士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来到了桌子前,拿出了一块赤流金铁放到了桌子上,也轻声地对散仙盟那个修士说了两句。那个散仙盟的修士便点了点头,又朗声说道:

    “赤流金铁一块,换取百年无痕草一株。”

    这个时候,有一个修士从椅子上站起,来到了桌子的跟前,拿出了一株无痕草放到了桌子上,和那两个先上来的修士低声合计了两句,便达成了协议。那个拿出无痕草的修士拿走了六品土系妖丹,而拿着赤流金铁的修士拿走了桌子上的无痕草,当然那块赤流金铁便归了那个拿出六品土系妖丹的修士。

    只是这么一会儿,三方便完成了交易,然后那个散仙盟的修士说出了一个数字,那是针对作出交易成功的修士按交易价值提出的收取一层的交易手续费。三个人都拿出了一个储物袋交给了那个散仙盟的修士,那个修士检查了一下,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每个人都满意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许紫烟在那里一直坐着观看着,上面交易的东西都是一些比较贵重的物品。不过也没有什么令许紫烟感兴趣的。因为许紫烟毕竟此时的境界还很低,也不知道自己到了结丹期之后,究竟会需要些什么,所以只是当作在那里长见识,看得倒是聚精会神。

    又经历了几波交易,许紫烟发现那个坐在自己身边的邋遢修士也没有任何举动,仿佛是和许紫烟一样来长见识一般。就在这个时候,许紫烟突然发现那个邋遢修士浑身一震,身体一下子坐直了,许紫烟立刻回头向着前面的那张桌子望去,只见这个时候,一个修士正拿出了一件通体火红的东西,大概有小孩的拳头大小。放到了桌子上之后,又轻声地对着那个散仙盟的修士说了几句。那个散仙盟的修士便认真地检查了一下那个通体火红的东西,然后轻轻地放到桌子上,朗声说道:

    “上品火魄石一块,想要换取同等的冰魄石一块。”

    许紫烟不知道那火魄石有什么用,急忙在脑海中搜说着记忆。可是在自己的记忆中还真没有这个火魄石的记载,就是那冰魄石的记忆也没有。想是这些资料要在内门的藏书阁内才会有。

    那个邋遢修士立刻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桌子的前面。不过举动还是犹豫了一下,想是他的身上并没有什么冰魄石,是在那里寻思着拿出什么东西,能够和那个火魄石的价值相等。最终他拿出了一块人头大小的乌黑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许紫烟一看,心中就是一抖,这不是天石吗?竟然是如此大的一块。

    用这么大的一块他天石去换那么小的一块火魄石,就完全可以看出那个火魄石的珍贵。可是,许紫烟不知道那个火魄石究竟珍贵在哪里,又看到了那么大一块的天石,一时之间不禁抓耳挠腮起来。

    陆陆续续又有三个人走上前去,每个人都掏出了一样东西放到桌子上,但是许紫烟一眼便看出没有人拿出冰魄石。所以,交易并没有进行下去。但是那个拿出火魄石的修士并没有收回火魄石,而是仍然在那里望向下面坐着的每一个人,想是他非常地急迫要得到冰魄石。心中还存着一丝希望。

    看到最终没有人再走出来,那个修士便失望地将那块火魄石从桌子上拿了起来。而其他的几个修士也失望地伸手去拿桌子上属于自己的东西。突然,那个修士的手又顿了一下,将那块火魄石又放到了桌子上,这次他没有再和那个散仙盟的修士说话,而是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个玉牌,放到了桌子上,并且散去了身上的遮掩符。他这一散去身上的遮掩符,那些坐在椅子上的结丹期大修士虽然没有人发出什么动静,但是每个人身上的气势都有着微微的波动。许紫烟惊讶地望向了那个修士,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如此。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