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四方梦纷飞同学 ,炙天使同学 ,最爱_小景同学 ,隐风之旅者同学 ,影-风同学 ,Ж绫罗Ж同学 , 银杏果果同学的粉红票

    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再一看许紫烟手中拿的东西,原来是自己在中原地区的一处废弃的遗址中偶然得到的东西,他也知道那只笛子是一件宝器,但是更知道那是一件鸡肋。卖高了没有人买,卖低了自己又不甘心。

    所以,这只笛子就一直放到了老修士的身边。今天看到只有炼气期第八层的一个小丫头在那里爱不释手的抚摸着那长笛。老修士便知道许紫烟可能是哪个修仙世家中的弟子,可能是因为通音律而喜欢这只长笛。眼珠子转了转,心道,反正这只长笛对自己根本就是一个鸡肋,干脆看看能不能忽悠这个小丫头出个好价钱。

    于是,原本不耐烦的表情立刻收了起来,坐在那里笑眯眯地看着许紫烟。许紫烟在那里抚摸了一会儿,才感觉到老修士看自己的目光。抬头望去,见到那个老修士正笑眯眯地一脸慈祥地看着自己,便不好意思地问道:

    “前辈,你这个长笛怎么卖?”

    “小姑娘,这个长笛可是一件宝器啊”那个老修士一脸郑重地说道。

    “嗯,我知道。”许紫烟点着头轻声说道。

    “小姑娘,你既然知道这是宝器,那你也应该知道宝器的价值吧。”老修士目光闪闪地看着许紫烟。

    许紫烟虽然没有买过宝器,但是却也知道宝器的价值。因为她曾经在太玄宗的坊市中见过卖宝器的。一个低品阶的宝器也要百万以上的上品灵石,何况许紫烟已经看出,手中的这只长笛绝对是一个高级货。恐怕一个高品阶的宝器要上千万的上品灵石了。想到这里,许紫烟一时之间便尴尬地站在了那里。但是看着老修士就那么笑眯眯地望着自己,便结结巴巴地说道:

    “难道……要上千万上品灵石?”

    老修士摇了摇头说道:“一件低品阶的宝器要数百万上品灵石,中品阶的宝器要数千万上品灵石,而高品阶的宝器是需要上亿上品灵石的。”

    “啊?”

    许紫烟的手一抖,那只长笛好险掉到了地上。急忙手忙脚乱地拿稳了,心中已经知道自己是买不起这只长笛了,便轻轻地将那只长笛放到了桌子上,脸上写满了遗憾。

    其实,那个老修士说得没错。一件高品阶的宝器确实是价值上亿上品灵石。但是那是指能够防御或者攻击的宝器,他这只长笛已经在他的身上几十年了,期间他参加了不知道多少次各地的交易会,但是没有人肯花大价钱去买这么一个鸡肋的宝器。

    就是有人询问,也是想着给自己的孩子,或者修仙伴侣买去娱乐,怎么可能出大价钱。别说上亿的上品灵石,就是一百万上品灵石也没有人愿意给。曾经的最高报价也不过五十万上品灵石,这个价钱让那个老修士的心中还十分地不甘心。因为不管怎么说,这只长笛也是一件宝器啊,五十万和上亿之间,差得也就太大了。

    看到许紫烟满脸遗憾地,小心翼翼地将那只长笛放回了桌子上,老修士的眼中掠过了一丝失望。不过心中想了想,一个炼气期的弟子,就算她是什么世家的嫡系弟子,她的长辈也不会花费那么多的上品灵石给她买一个玩物。看来自己还真是急疯了,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暗自嘲讽了一下自己,又将身子靠在椅背上,微微地闭上了眼睛。

    许紫烟并没有走开,她实在是想要得到那只长笛。心中合计了一下,自己的身上是肯定没有那么多的灵石了,自己身上的那点儿灵石恐怕连那只长笛的一个角也买不起。但是自己的身上还是有一些好东西的,比如妖兽的内丹,要知道当初她可是从鲲鹏空间里拿出来一些各种品阶的妖兽内丹的。

    而且在自己的储物手镯中还有着公孙擎天给自己的丹药,虽然大多数丹药都随着鲲鹏空间消失了,但是当初许紫烟也是拿出了一些各个品级的丹药放到了储物手镯之中。那可是从炼气期到元婴期的丹药都有啊。许紫烟想着,说不定自己以物易物,能够换到那只长笛呢

    但是,许紫烟毕竟是刚到修仙界,对于修仙界来说,她就是一个菜鸟。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这些东西究竟能够值一个什么价钱。如果自己冒冒然地拿出来和对方交换,一方面恐怕会被对方占了大便宜,把自己当作冤大头。另一方面自己一旦亮出来的东西太多,也害怕被人惦记着。要知道在修仙界杀人夺宝,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许紫烟略微一琢磨,便决定自己先不拿出东西来,而是问对方需要什么,看看自己的储物手镯中有没有。自己只是一个炼气期修为,对方如果真的需要什么,一定不会对自己这样的一个修为低下的人狮子大开口,因为对方不可能认为自己的身上会有一个老筑基期修士需要的东西。恐怕就是告诉自己他需要什么,也是想要碰碰运气吧。虽然这样,最终也难保会有危险,但是许紫烟还是想要试上一试。于是,许紫烟轻声说道:

    “前辈,不知道可不可以以物易物?”

    那个老修士睁开了眼睛,好奇地看了一眼许紫烟。此时他已经放弃将那只长笛卖给许紫烟,他心中自己想一想,都觉得好笑。自己怎么可能会想起和一个炼气期的小丫头做交易,这不是失心疯吗?如今又听到许紫烟要用东西和他交换那只长笛,心中不禁觉得好笑,便逗着许紫烟问道:

    “小姑娘,你准备用什么来交换我的长笛?”

    许紫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前辈,我也不知道,不知道你需要什么?我看看我身上有没有?”

    “呵呵……”

    那个老修士被许紫烟的话给逗乐了,还看看你身上有没有?你怎么可能有?不过,那老修士转念又一想。对面的这个丫头只是一个炼气期的修士,却肯花费十块中品灵石上到二楼来,说不定是她的长辈带她上来的。她的身上或许没有,但是她的长辈身上却未必没有。说不定这就是自己的机缘,再说反正自己就是说一说,又不会掉一块肉如果对面这个丫头的长辈真的有自己需要的东西,自己可以花任何价钱去和对方买,哪怕用上自己所有的身家。想到这里,老修士便向着许紫烟传音说道:

    “小姑娘,我需要一颗凝液丹。”

    许紫烟听得就是心中一震,作为五品炼丹师,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凝液丹。那是筑基期修士想要突破到结丹期必备的丹药,一颗凝液丹可以提高冲击结丹期三层的几率。它的贵重可想而知。

    而且这个凝液丹是六品的丹药,许紫烟现在还不能够炼制。但是在她的储物手镯中目前就有,那都是公孙擎天送给她的。筑基期到结丹期的特征就是,将修士丹田内液化的灵气给凝结成金丹,凝液丹的名字也就是因此而成。

    但是,许紫烟略微一琢磨,她觉得一颗凝液丹也不至于价值上亿的上品灵石吧?这老修士刚才是不是在忽悠自己啊。琢磨了一会儿,许紫烟便明白过来了,高品阶宝器确实是值上亿的上品灵石,但是那是指防御宝器或者攻击宝器。这么一个乐器,如果没有人会音功的话,那就是一个鸡肋。根本就不会值那么多灵石。而且自己在太玄宗的藏书阁中翻阅那些玉简的时候,也没有看到记载苍茫大陆上有修炼音功的。恐怕音功这一脉早已经在苍茫大陆上消失了。如此说来,刚才那个老修士分明就是在忽悠自己。

    不过,这些对于许紫烟不重要,那只长笛对于别人是鸡肋,但是对于许紫烟来说,那就是一个攻击力极为犀利的宝器。而看着眼前的这个老修士,明显已经到了寿元将尽的时候,如果他不能够突破到结丹期,恐怕寿命不久。已经摸到了对面这个老修士的心理,许紫烟还如何肯放弃这个机会。便也传音说道:

    “凝液丹我在身上倒是带着一颗。”

    那个老修士闻言就是浑身一震,要知道凝液丹在北地修仙界还没有那个修士能够炼制出来,就是太玄宗和华阳宗也炼制不出来,通常有背景有财力的修士都是要去中原,或者南方和东方去购买,而且价格十分地昂贵,一颗凝液丹都要上千万块上品灵石。

    一看这个老修士的模样,就不是一个有背景有财力的修士,一个筑基期修士想要积累上千万块上品灵石那是何其所难。所以,当他听说许紫烟的身上就有着一颗凝液丹的时候,心中如何不狂喜。可是继而又一想,对面的这个女娃也就是炼气期的修为,十几岁的年龄,又怎么可能有凝液丹?该不是她舍不得那只长笛,想要忽悠我老人家吧。正想到这里,又听到许紫烟对他传音说道:

    “不过,那棵凝液丹不是我的,是我爹爹的。我只是觉得好奇,便管爹爹要了过来看看。”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