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张穆之同学 。隐风之旅者同学 ,幕无戈同学的打赏

    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那司徒烈的脸登时就黑了下来,而此时的林绯虞似乎也明白了究竟是什么状况,脸色立刻变成了一副白痴状,宗门的规矩那是非常严厉的,在授课的时候溜号,就是司徒烈对林绯虞进行什么严厉的惩罚,那林上风也说不出来什么。许紫烟看着林绯虞傻不拉基的模样,再想到自己此时也是站着,心中便有些同病相怜,心有戚戚。

    这林绯虞说起来也真够可怜的,在修炼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天赋,而且一门心思都放到了傀儡术上,但是他的父亲却偏偏还不死心,一心想要给自己的女儿创造更好的修炼条件,恐怕司徒烈传授的东西,她没有多少能够听懂的地方吧,这才去琢磨着锻造锤法了。

    许紫烟轻咳了一声,苦着脸轻声说道:“绯虞师姐,司徒长老在问我听懂了没有,我在和司徒长老说。我还在领悟司徒长老前面刚开始讲的东西,后面的根本就没有听到。”

    许紫烟提醒的话,让林绯虞立刻就醒悟了过来,一直背在身后的手朝着许紫烟竖了一个大拇指,然后才礼貌地对司徒烈说道:

    “司徒长老,我刚才沉浸在了法诀中的领悟中,一时失神,请长老见谅。”

    司徒烈的脸色略微地好转了一些,不过仍然有着些许怀疑,冷声地问道:“你有那里不明白?说出来让本长老为你解惑。”

    这对于林绯虞就简单了许多,不明白的地方,她当然有,有很多。便随便地挑出来一个,那司徒烈的脸色这才好转,不过又变成了眉头深锁。因为他发现教林绯虞还真是一个力气活,她不明白的地方,在司徒烈看来是太简单了,简单得不知道怎样去解释。

    时间在煎熬中终于到了中午,许紫烟告诉林绯虞,从今往后自己不会再来上课了。告诉林绯虞的原因是自己根本就听不懂,还不如在山谷中好好研究傀儡定向攻击的事情。

    那林绯虞听到许紫烟不上课是为了给她研究傀儡术的定向攻击问题,自然是举双手赞成。于是,许紫烟便从那天起便消失在了林绯虞和尤月等人的视野中,去过着自己平静的修仙生活,这也是许紫烟一直向往的生活。那司徒烈和朱彤见到许紫烟再也没来上课,心中也没有什么想法,谁会去关心一个只有炼气期第七层的弟子呢?

    太玄宗。

    太玄峰的大殿之内。五峰的峰主都齐集在大殿之内。每个人都阴沉着一张脸,林上风恨恨地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说道:

    “地底世界越来越不安宁了,深渊修罗们是越来越嚣张了。我们北地在地下的防线又受到猛烈的攻击,险些守卫不住,如果被深渊修罗攻破了地底防线,来到了地面之上,那可就真是北地修仙界的灾难了。”

    坐在下首的万剑峰峰主莫惊鸿开口说道,声音如同金属般铿锵:“宗主不要动怒,那地底防线虽然此次受到了攻击,但是我们北地的修士也毕竟经受住了考验,想那深渊修罗扑腾不起来什么大浪。只是他们是攻方,我们是守方,深渊修罗进攻不利之后,便可从容退去,而我们修仙界的修士却只能够被动防守,处处小心。

    一个攻,一个守,战与不战均操于敌手。我觉得我们修仙界是不是应该主动攻击,主动攻入深渊,重创修罗。让他们从此不敢轻启战端。”

    宝器峰峰主莫释君急忙说道:“宗主,我们修仙界的修士,对于深渊完全陌生。如果我们冒然进入深渊,恐怕会得不偿失,还请宗主三思。”

    那万剑峰峰主莫惊鸿此时的修为正卡在结丹期第九层的瓶颈上,他很想通过战斗来寻得突破的机缘,便凝声说道:

    “宗主,我愿率领本峰弟子,前往地下深渊,将深渊修罗重创,换得修仙界百年和平。”

    千符峰峰主梁之洞急忙说道:“宗主,远征深渊岂比寻常,各项后备物资都需要筹备,比如符箓,法器,丹药等,岂是万剑峰一峰之力能够解决得了的?那深渊修罗,虽然被我们防线上的修士击退,但是我们一旦孤军深入,必将陷入深渊修罗的大军围困之中,如果我们真的想要主动出击,恐怕别说万剑峰一峰之力,就是整个太玄宗的力量也不够,那需要动员整个北地修仙界的力量,形成联军才能够有进攻深渊的可能,否则难以奏效。”

    “嗯”

    林上风微皱着眉头应了一声,林上风作为一宗之主,而且是从一个非战力的百草峰成功上位的宗主,其实在心中也很想要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成就。如果能够主动进攻深渊。重创修罗,给北地修仙界带来百年和平,这无疑会极大地满足林上风的成就感。但是听到宝器峰峰主莫释君和千符峰峰主梁之洞都表示了担心和隐隐的反对,林上风的心中便有些犹豫。

    林上风心中有些拿不定主意,便将目光望向了一直还没有说话的万法峰峰主言峥。言峥一直微眯着眼睛坐在那里,感觉到林上风的目光望了过来,便睁开眼睛,缓缓地说道:

    “宗主,我辈修仙是为得求大道,寻长生。而兵者,天下之凶器也。这绝非求道之正路。那深渊修罗,以杀戮为手段,吞噬血肉为目的。其修炼功法极其邪恶,如果我们主动出击,和修罗决战于深渊之中,不占天时,地利,人和。恐怕北地修仙界会受到重创,原本我北地就属于苍茫大陆上实力最低之处,恐怕经此一战之后,更会拉大与其他地区的差距。

    想我辈修仙之人,毕生的愿望就是修大道,寻长生。深渊中的东西对我们修仙界的修士毫无用处。我们出征深渊,可以说是只有消耗,没有获取。所以师弟我觉得,我们完全没有必要出征深渊。如今我们北地修仙界没有其他地区的明争暗斗,虽然修炼的环境差了点儿,但是也是一片生机勃勃,依师弟之见,只要我们紧守深渊的出口,不要让修罗攻上地面也就是了。

    既然这次守卫深渊出口的修士损伤严重,我们再和北地修仙界中的大小宗门商议一下,各个宗门和家族再派一些修士进行补充就是了。守卫深渊入口这并不是我们太玄宗一宗的责任,是整个北地修仙界的责任。”

    林上风听了言峥的话,心中便微敢不悦。心中暗道:“求大道,寻长生。好一派与世无争之言,那你倒是别存着争夺太玄宗宗主之位啊莫惊鸿是想着接着攻打深渊修罗获得突破,你是想着保存万法峰的实力,免得在深渊中消耗过巨。又何必寻一些堂皇之言,把我当三岁小孩子吗不跳字。

    可是言峥所言,句句皆是仙家所言。纵然林上风身为宗主,也不能够予以反驳。当然,如果林上风拥有元婴期的修为,这几个峰的峰主也绝对不敢在林上风的面前多说一句话。

    林上风心里有些郁闷,但是表面上还是一脸的沉静,凝声说道:

    “罢了,这件事情还是暂时放着吧,等我前往插天峰,拜见柳师叔之后再说吧。”

    而就在这是,大殿之外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宗主不必亲往,本尊来了。”

    话落,一条身影已经出现在大殿之中。从外表上看那柳清寒就是一个三十许的女子,却是一头如同银丝的白发。举止神情如同冰玉,一副清冷之色。

    来人正是在上一代太玄宗元婴老祖陨落之后,华阳宗进攻山门之际得到突破的柳清寒。这柳清寒出身于万法峰,修炼的是冰系功法,不仅仅是功法冰寒,就是那性子也清冷如寒冰,年轻的时候就杀伐果断,不仅在北地修仙界杀出了偌大的名头,还曾经独自远赴中原地区,虽然最终没有博得什么名头,但是能够在人才济济的中原地区,经过数十年的游历,最终还能够活着回来,也足见其修为和心志的强横。

    也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才能够在宗门危机之时,不仅没有道心动乱,还能够获得突破。否则如今还哪里会有太玄宗的存在?就是太玄宗侥幸还保留了下来。恐怕也会成为一个弱小的宗门。要看着华阳宗的眼色苟活。

    当初在柳清寒年轻的时候,也曾经屡次参加过地底深渊出口的守卫战,数次击退修罗的攻击。如果要说目前在太玄宗有谁对深渊修罗最了解的话,莫过于元婴修士柳清寒。

    见到元婴修士柳清寒亲自来到了大殿,五个峰主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向着柳清寒深施一礼道:

    “拜见师叔”

    “免礼”

    柳清寒淡淡地说道,移动莲步向着上首的主位走去。林上风急忙闪到了一边,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了柳清寒。自己则在下首寻了一个座位坐下。

    柳清寒的目光清冷地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淡淡地说道:“我不同意出征深渊。”

    在第七名的位置没有呆上一个小时,就被爆下来了果然月底的竞争可以用惨烈来形容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