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一章 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万分感谢零琳宜同学 。梦幻依依同学 ,ce日y紫同学 ,莲花次第开放同学 ,水玥荷同学 ,这丫头忒俗同学 ,紫晶波同学 ,隐风之旅者 ,飞翔的猪猫同学 ,云弃笑同学 , 友19982511同学 ,雁子369同学 ,译林与梦同学 ,青草薇薇同学 ,梦※雅同学 , jlfr饮水思源同学 ,美西皇后同学 ,《月〓月》同学 ,enzuzz同学 , 高高飞扬飘同学 ,夜未央_1989同学 ,书友100225150331375同学 。书友100112202810390同学 ,灵药80同学 ,幻韵宝宝同学 ,vn欲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泣泪百拜感激不尽

    又是一个授课的日子,许紫烟仍然像平常一样,早早地来到了传功的房间,和林绯虞等人一起等待着司徒烈。

    当司徒烈再一次传授功法的时候,许紫烟猛然间发现,恐怕自己以后不用再来这里听课了。因为无论是司徒烈,还是朱彤,他们传功的主要针对人就是林绯虞。而林绯虞只有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就是其她的人,除了尤月之外,也都是在筑基期第三层和第六层之间。所以,司徒烈和朱彤主要讲解的都是筑基期第三层和第六层的各种修炼的方法,和一些法术。

    如此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许紫烟对于这些已经完全理解了,甚至将司徒烈和朱彤两个人讲解的东西都融会贯通了。而她又不能够想尤月那样,有什么疑惑,可以直接请教司徒烈和朱彤。如果她那样做了,岂不是暴露了自己的修为。就是这样,那司徒烈和朱彤对于许紫烟每堂课都来听讲,都十分地不理解,常常在上课的时候,用那探究的目光望向许紫烟。

    而尤月等人就更加地看不起许紫烟了,一个个心中想的是,你一个炼气期第七层修为的弟子。跑这里听什么筑基期的功法?你听得懂吗?每次都跑到这里装,你受不受罪啊还不是想要在绯虞的心中留下一个勤于修炼,好学的印象这有用吗?等到你回到太玄宗仍然是炼气期第七层的修为,还不是一样的丢人

    但是,今天的司徒烈再也没有用探究的眼神去看许紫烟,而是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眼神中浮现出一丝厌恶。

    其实原因很简单,当许紫烟发现自己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可学的时候,便对听课没有了兴趣,但是自己又不能够在司徒烈授课的时候离开,所以便变得百无聊赖了起来。

    许紫烟刚刚当完了十天的农夫,因为赶着播种,这十天许紫烟完全打乱了生活规律。所以,这一百无聊赖起来,疲惫便从心底爬了出来。于是,许紫烟开始打起哈欠来。而且这哈欠似乎一旦打了起来,就收不住一样,一个接着一个地打了起来。

    连续地打了几个哈欠,溢出的泪水都让眼睛变得湿润了起来。许紫烟虽然是在偷偷地打着哈欠,但是又如何能够瞒得过筑基期第十二层修为的司徒烈?很是不满地看了一眼坐在最后面的许紫烟,便提高了自己的声音。希望能够提醒一下许紫烟,自己可是在这里授课。

    许紫烟此时的心思早就飞了,哪里还会留意司徒烈的声音。她此时想的是紫烟空间里面的那十亩灵米,一亩可以产出一千公斤灵米,十亩可就是一万公斤的灵米。除了留下一些作为种子再播种上,在留下自己三个月的食量,剩下的许紫烟决定等到回到坊市的时候,把它卖掉。卖得的灵石,许紫烟准备购进大量的炼丹的材料和制作符宝的材料。因为许紫烟大概计算了一下,等到自己八个月后返回太玄宗的时候,恐怕自己准备的那些材料都会耗费一空。

    想到这里,许紫烟不禁轻叹了一声,心中暗道:“这制符和炼丹还真是一个烧钱的活啊”

    许紫烟又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希望这司徒烈赶紧讲完,自己也好返回自己的山谷。不经意地撇了撇嘴,许紫烟发现自己刚刚听司徒烈和朱彤讲课的时候,那是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筑基期的修士传授课业。而且那时自己也确实是筑基期中的菜鸟一个,很多基础的东西她都不懂。而如今已经连续地听了两个月的课之后,他发现司徒烈和朱彤只是在反复讲述着那些筑基期第六层以下的修炼法诀。虽然讲得很细,但是这来回的重复一个许紫烟早已经理解的东西,这不得不说是对许紫烟的一种折磨。

    目光向着林绯虞等人看去,见到她们一个个微微皱着眉头,一副听进去了,而且在思索的模样。感觉到司徒烈的目光瞪向了自己,许紫烟急忙以手触额,假装低头沉思。借着手掌的掩护开始溜号了。微微歪着头在那里胡思乱想着。

    看来林绯虞她们的资质在内门还真是一群垫底的存在啊,不仅仅是身体的资质问题,还有这领悟的能力,有着讲解得如此详细的两个长老。在反复地给她们讲解,却仍然不能够领悟。唉这司徒长老和朱彤长老还真是有耐心啊

    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下尤月,见到她此时也在那里微微垂着眼帘,许紫烟心中就不禁偷笑。恐怕尤月在这里听课的目的,就是等着司徒烈和朱彤授课完毕,能够问一些自己修为上困惑的问题。坐在这里听课,就是为了表明一种对司徒烈和朱彤的尊重。

    一缕阳光从窗户中射了进来,在许紫烟的面前照射出一道光束,在光束中几许灰尘缓缓地飘荡。许紫烟撅起嘴轻轻地吹了一下,那几许灰尘便四处翻滚了起来。

    如果能够一直这样平静地修炼该有多好啊许紫烟感叹着,脑海中浮现出夏桀的模样。心中不禁就是一紧,不知道那夏桀现在在干什么?他不会把我就这么给忘记了吧?记得当初他离开家族时候的眼神和语气,应该是不会忘记自己。可是他已经成功地将自己从内门给踢到了外门,他会不会就这样满足了,在心里已经把自己给忘记了。

    不会许紫烟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她在心中有一种感觉,就是她和夏桀之间的事情,绝对不会就这么结束。之所以夏桀再也没有对自己动手,恐怕就是因为自己和林绯虞在一起。如果自己离开了林绯虞,恐怕那夏桀立时就会出手对付自己。

    但是他究竟会在什么时候动手,又怎样出手?这不禁让许紫烟深深地皱起了眉头。许紫烟的心中快速地思索着,夏桀若是想要对自己对手,一是得是在自己离开林绯虞的时候,二是恐怕也得寻找一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毕竟现在自己也是太玄宗的弟子。宗规对于无故残害同门的事情,是绝对会严加惩处的。

    当然也不排除那夏桀会对自己进行一些暗地里的活动,或者直接暗杀自己。但是这样是需要不被抓到把柄,事情要干得干净利落。许紫烟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她觉得没有这个可能,最起码是现在夏桀不会对自己那样做。因为自己在夏桀的眼中就是一个炼气期的蝼蚁,不值得他那样做。他要做的恐怕不仅仅是杀掉自己,还要尽情地羞辱自己。但是,他要如何做才能够达到他的目的呢?

    林绯虞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那就只有自己八个月之后回到宗门的时候。许紫烟已经和林绯虞商量好,在距离外门对新进弟子考核时间一个月的时候,和许紫烟一起离开廷岚山脉。回到宗门。也好留给许紫烟一个月的时间来好好准备一下。

    如此说来,夏桀很可能在我回到宗门之后对我采取行动。但是他又会找什么借口呢?是他亲自上阵,还是暗中指使别人?我又要以什么样的姿态去反击?

    许紫烟正胡思乱想之际,却感觉到整个房间里出奇地静。

    嗯?下课了?

    许紫烟松开支在额前的手,抬头望去。只见到那司徒烈正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冷声问道:

    “你是许紫烟吧”

    “是”许紫烟急忙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你可是都领悟了本长老所讲的法诀?”

    “没有”许紫烟心中电转,急忙摆起一副苦脸,弱弱地说道:“我一直在思索您最前面讲的法诀,一直没有领悟。后面的我就没有听。”

    “哦”司徒烈的脸色好看了一些,心中暗道:“原来这个许紫烟并不是溜号,而是后面的根本就没有听,光顾着领悟我最前面说的话了。唉,这是筑基期的法诀啊,哪里是你一个炼气期第七层的弟子能够理解的,就是我再能讲,你也不会理解的。”

    这个时候,许紫烟抽空向着前面目光一扫,便看到除了林绯虞之外的人都在转头看着自己,目光中流露出不屑,嗯还有一些怜悯。但是,只有一个人没有回头去看许紫烟,那就是林绯虞。此时的林绯虞还保持着专心听课的资质,一双手倍在身后,双手不断地掐着各种法诀,许紫烟目光一定,赫然发现那竟然是自己给林绯虞的宝器峰的锻造锤法。

    许紫烟心中偷笑不已,心道,这林绯虞还真是把一切心思都放进了傀儡术了,竟然在听司徒烈的授课之时,偷偷地练那锻造锤法那林绯虞正在那里忙乎地不亦乐呼,司徒烈突然说道:

    “绯虞,我看你面露微笑,是不是有所领悟啊?”

    “啊?”

    林绯虞从对锻造锤法的领悟中清醒了过来,“腾”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茫然地看了司徒烈一眼,又向着四周看去。猛然间发现许紫烟也在自己的侧后方站着,便惊“咦”了一声道:

    “紫烟师妹。你站在那里干什么?”

    战友们,你们太猛了绝对地极品让我一路爆到了第七名虽然后面的书和我的票数差距很小,但是毕竟咱极品上过第七名是吧我现在都感觉咱们极品军团就是一个传奇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