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位有些事情,发上来有些晚了,好在中午的加更给战友们送到了

    可是许紫烟的回答让她们震惊得大张着嘴巴,不可置信地望着稳稳地坐在她们对面的许紫烟。

    “是”许紫烟的声音虽轻,却如同一声炸雷在她们的头上炸响。炸得她们脑袋晕乎乎的,一脸的不可置信地望着对面的许紫烟。

    但是林绯虞却是不同,一听到许紫烟这一声“是”,立刻激动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瞬息之间便冲到了许紫烟的身前,双手一下子便抓住了许紫烟的两个肩头,脸色涨得通红地说道:

    “紫烟师妹,你究竟领悟了什么?快点儿告诉我啊”

    许紫烟抬起手轻轻地拍了拍林绯虞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轻声说道:“绯虞师姐,我只是有些领悟,还未必正确,让我先试一试吧?”

    “哦”

    此时,林绯虞也察觉到了自己的双手因为心情激动抓得很是用力,便急忙松开了手,不好意思地说道:

    “紫烟师妹,是我太激动了”

    “没事”

    许紫烟说完,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锻造台走去。那边的林绯虞挥手大喝道:

    “生火”

    那罗香儿和齐飞飞便立刻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麻利地开始将炉火点燃,然后拉着风箱。霎时间,炙热的火焰便熊熊地燃烧了起来。凤鸣林也急忙拿起了几块钢坯扔进了炉火之中。一看这几个人就有着明确地分工,手脚十分地熟练,而其他的人则站在了许紫烟的身后,目光炯炯地注视着许紫烟。

    此时,许紫烟默默地站在了锻造台前,一是等待着炉火里面的钢坯燃烧到火候,另一方面她在考虑自己先用那种属性的锻造法诀来锻造。许紫烟思索着林绯虞为什么只得到了三个法诀的玉简,那三个玉简记载着三种属性的法诀,分别是金属性,水属性和土属性三种。许紫烟略一琢磨便明白了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一定是因为当初宝器峰研制傀儡术的时候,就是用这三种法诀在锻造钢精,所以林绯虞也就只得到了这三种法诀的基本法诀。

    金属性应该是锻造傀儡需要攻击力强悍的部位,因为金属性原本就具有犀利的攻击力。而水属性应该锻造关节处的部位,因为水属性功法的精髓就是一个“柔”字,而关节处若想要灵活,那就必须具备一个“柔”字。而土属性应该是锻造需要防御的地方,因为土属性最大的作用就是防御。

    想到这里,许紫烟心中也不禁十分地佩服宝器峰的那些长老,果然是一生沉溺于炼器之中的人,考虑的十分地全面。如果不是从这三个玉简之中推测出来这些讯息,许紫烟还真是得走许多的弯路。

    许紫烟目前虽然能够任意使用各种属性,但是水属性无疑是她最熟悉的,而且对于宝器拳中的水属性拳法也是领悟最深的。于是,许紫烟便决定用宝器拳中水属性法诀锻造出来一块钢精。

    伸手从锻造台上拿起了一柄锻造锤,运起了宝器拳中的水属性功法,霎时间那柄锻造锤上便释放出濛濛的蔚蓝色光芒。将宝器拳中的水属性六式在脑海中再一次过了一遍,然后伸出手朝着炉火中的钢坯虚抓了一把,一块已经被燃烧的通红的钢坯就落到了锻造台上。随即手中的锻造锤便轮了起来,许紫烟将修为控制在炼气期第七层后期巅峰,精神力锁定了锻造台上的那块火红的钢坯,手中的锻造锤在空中划过一道蔚蓝色的光芒砸向了锻造台上的钢坯。

    “当当当……”

    一连串不停地脆响在屋内想起,许紫烟依次使出来宝器拳中的水属性六式,不断地锻造着那块钢坯。

    围在许紫烟身旁的林绯虞等到看到许紫烟砸下的第一锤,眼睛就是一亮,她们几个人沉溺在那三个玉简中的法诀十数年,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那正是水属性锻造法诀的第一式,每个人的心中都很吃惊,她们没有想到许紫烟只是坐在那里一个多时辰就真的领悟了那三个玉简中的法诀。一个个在心中还在思索着,这许紫烟不会是就领悟第一式吧。这个念头刚刚浮起,还没有落下,许紫烟的第二锤便已经在空间划过,落在那块钢坯之上。

    “当~~”

    每个人的心中都是一跳,同时在心中暗呼道:“第二式,竟然是第二式不会第三式也被她领悟了吧?”

    “当~~”

    许紫烟手中的第三锤又毫不停留地砸了下去。

    “果然是第三式”

    几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目光中都流露出震惊。流露出来的震惊还没有退去,耳边又听到了“当”的一声,原本她们也没有在意,以为许紫烟又从第一式开始重新开始。但是随即她们便听到了林绯虞轻“啊”了一声。寻声望去,便看到林绯虞用右手捂住自己的小嘴,目光中释放着震惊,喜悦,激动,而且流下了眼泪。

    尤月等人心中就是一惊,顺着林绯虞的目光望去,此时正是许紫烟的第五锤落了下去。尤月等人的目光就是一缩,这一式她们根本就不会,而且和刚才她们看到的那三式不同,却又有着自然的联系。

    “这……是什么?难道是……”

    “当~~”

    又是一锤落下,这次她们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许紫烟的动作,心脏便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不会吧?只是坐在那里闭了一会儿眼睛,就领悟出来了宝器峰的锻造法诀?”

    “当当当……”

    锤声不断地想起,仿佛是砸在几个人心脏上。每个人此时就目光灼灼地紧盯着许紫烟划过空中的每一锤,希望能够有所领悟。

    但是,此时的许紫烟心中却感觉到十分地别扭,因为她觉得自己的每一锤都使得不是很正确,似乎与宝器拳的奥义都有着不小的差距。这每一式都有着不小的差距,六式连接使出,那差距就是巨大的。

    既然每一式都没有完全领悟,那我就一式一式地单独练起吧

    许紫烟心中打定主意,手中的锤法就是一变,放弃了后五式,只盯着第一式反复地使用,“当当”之声不绝于耳,手中那柄释放着蔚蓝色濛濛光芒的锻造锤如同疾风暴雨般地不停地击打在锻造台上的那块钢坯之上。

    围观的林绯虞等人就是一愣,她们发觉许紫烟不再是连续地使出六式锤法,而是只用第一式在不断地锻造着那块钢坯。但是,她们只是略微愣了一下,便迅即地反应了过来。因为她们毕竟沉溺那三个玉简十数年,虽然因为没有后三式,不能够完全领悟水属性功法的真正奥义,但是也要比刚刚拎起锻造锤的许紫烟强出很多。所以,她们很快便看出许紫烟的的手法要比她们生疏很多,而且对于玉简中的法诀似乎也没有她们领悟的深刻。

    看到这里,除了林绯虞之外,尤月几个人的心里才觉得好受了一些。毕竟自己领悟了十数年的法诀,如果许紫烟只用一个多时辰就达到了她们的水平,这放到谁的身上,心中也不会好受。

    可是,她们的心中还没有平衡多久,立刻又失衡了起来。因为就在她们的眼前,许紫烟不断舞动的第一式正在以一个极快地速度完善着。拥有着完整的宝器拳的法诀自然不会和只有金水土三个不全的法诀林绯虞等人不同,领悟起来自然要比只有残篇的林绯虞等人快速很多。

    “当当”之声不停地在工作间内响起,那块钢坯中的杂质渐渐地被排了出来,那个钢坯正在渐渐地缩小,许紫烟的锻造技术正在渐渐地接近着林绯虞等人。终于,林绯虞等人的眼皮一跳,许紫烟锤下的那块钢坯已经变成了一品精钢。许紫烟依旧没有停,手中的锻造锤依旧在不停地挥舞着,整个心神已经完全沉浸在了水属性宝器拳的顿悟当中。就在这顿悟当中,那锻造台上的钢坯渐渐地由一品精钢变成了二品精钢,三品精钢,四品精钢,五品精钢。已经和林绯虞等人锻造水平完全相当了。

    此时,林绯虞的心已经提了起来,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嘴里不知不觉地轻声念叨着:

    “六品六品六品……”

    尤月,李蓉儿等人彼此相视了一眼,眼神中十分地复杂。她们既希望许紫烟能够成功,如此地话也能够完成绯虞的一个心愿。毕竟她们和林绯虞在一起如此长的时间了,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同时她们又不希望许紫烟成功,因为那样的话,许紫烟一定就会成为林绯虞最倚重的人,那么林绯虞如果有什么好东西,也就一定会先紧着许紫烟,她们也就只能够喝许紫烟吃剩的汤了。

    许紫烟锤下的那块钢坯终于在林绯虞真诚的祈祷下,从五品精钢达到了六品。

    “呼~~”

    林绯虞轻吐了一口气,眼睛中释放着兴奋地光芒。而尤月几个人的眼中也尽是无奈,但是也透露出几许兴奋,还夹杂着几许嫉妒……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