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唐唐8719同学 。*紫陌*同学的粉红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桀少爷,我能够和你一起进入太玄宗内服侍你吗不跳字。

    “不行”夏桀翻身跨了上去,一用力,粗声说道:“我师父看到,会废了你的修为,把你赶出去的。”

    “那奴家怎么办啊?”媚色女子边嗲声说着,边轻轻地扭动着身体。

    夏桀一边用着力,双眼喷*射着欲*火,粗声说道:“你就在这里,以后只要有时间,爷就会出来找你。”

    “奴家听爷的。”

    女子嗲声呻*吟道,之后便努力地迎合着夏桀。两个人渐至高*潮处,夏桀眼前的那个女子的脸,在他的意识中渐渐地变成了许紫烟的容颜。夏桀将头猛地拱在了身下女子的两团雪白之间,贪婪地吮吸着,口中喃喃地自语道:

    “许紫烟,你最终还是要被踢倒外门,我一定要叫你知道我的厉害呵呵,早晚要你成为我的玩物”

    那媚色女子的眼中闪过一丝阴狠之色,口中的呻*吟声猛地变得大了起来,婉转起伏。眼中媚丝如春。双腿轻轻抬起,将夏桀的腰夹起。双臂拢住夏桀的后背,将脸和夏桀的脸贴在了一起。浑身肌肉哆嗦着,似乎在等待那最后紧张的一刻。

    夏桀的目光变得朦胧,嘴里轻唤着紫烟的名字,似乎已经完全沉醉在**之中。

    媚色女子的嘴靠着夏桀的脖颈,那樱桃般的小嘴突然向着两边咧开,露出了锋利细长的牙齿。抱着夏桀后背的双手也松了开来,手指向前延伸,变成了毛茸茸的锋利的爪子。

    双齿猛地一合,就向着夏桀的脖颈出咬去,同时在夏桀身后的两只利爪猛地向着夏桀的后心插去。

    猛然间,夏桀的身上爆射出耀眼的光芒。一下子便震开了那媚色女子的双齿和利爪,伸出一只大手掐住她的脖子,身子向上一挺,便从床上站了起来。掐着那个媚色女子的大手一用力,耳边就听到“咔嚓”一声。随即将大手一甩,那个媚色女子的尸体便被扔到了墙上。那女子的尸体撞到了墙体上,砰然作响,然后掉落到地上,瞬间便化成了一只白毛狐狸。

    “妖?”

    夏桀撇了撇嘴,上前踢了一脚那只已经死去的狐狸,大手虚空一握,低声自语道:

    “许紫烟,最终你也会和这只妖一样”

    许紫烟睡得很香甜,一方面是最近她有些累。刚刚封印了千面妖,又和千符峰峰主经历了一番耗费心力的长谈。而且她知道自己在太玄宗管辖的坊市中是安全的。所以,一回到千符店中,许紫烟就沉沉地睡去。

    睡梦之中的许紫烟被一阵敲门声惊醒,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眼,朝着门外轻声喊道:

    “谁呀?”

    “许师妹,是我尤月”

    许紫烟的精神就是一激灵,霍然从床上坐了起来,抬头向着窗外望去。见到天已经大亮,急忙向着门外的尤月谦声说道:

    “尤长老,你稍等一会儿,我马上就出来。”

    门外的尤月,嘴角不禁掠过一丝苦笑,心道:“就是太玄宗内门的弟子知道宗主要召见她,恐怕就算不是睡不着,也是很早就会起来,收拾好一切在那里老老实实地等着。哪里会像屋里面的这位许紫烟,都等到自己来接她了,她还在被窝里睡得五迷三道的”

    屋子里的许紫烟一高从床上蹦了下来,迅速地穿上衣服,洗漱了一遍,然后根本就没有吃东西。就跟着尤月奔着太玄宗而去。

    太玄宗,许紫烟已经去过一回了,自然没有了第一次的好奇和激动。紧跟在尤月的身后,出了坊市之后,便御剑飞行。很快两个人便来到了太玄宗的山门之前,随着尤月进入了山门。

    来到了太玄峰之下,尤月要许紫烟在那里等着,自己一个人向着峰上行去。这一去就没有了踪影,许紫烟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太玄峰下,一个时辰过去之后,许紫烟的肚子就开始饿得“咕咕”直响。嘴里不禁轻声嘟囔着:

    “这是干嘛啊?急急忙忙地把我叫来,然后又把我扔在这里不理这什么意思啊”

    这个时候,来来往往的内门弟子开始多了起来。每个人在经过许紫烟的身旁时,都好奇地看了一眼许紫烟。待看清楚许紫烟只有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的时候,一个个的脸色都露出不屑的神色,甩甩袍袖便转身离开。

    在他们观察许紫烟的同时,许紫烟也在观察着他们。看过他们的修为,许紫烟不禁感叹,这内门还真是筑基期的天下啊。来来往往的每一个人,都是筑基期修为。就刚才这一会儿,许紫烟就看到从筑基期第一层到筑基期第十二层各个境界的修士。

    许紫烟看着人来人往,每个人瞧着自己的眼神都带着一点儿不正常。许紫烟虽然是微低着头规规矩矩地站在那里,但是却并不妨碍她用眼角东张西望。看到那些筑基期修士都用着自己看不懂的眼神望着自己,许紫烟心中很是奇怪。不过,她也不敢上去拽一个人问问,只好郁闷地站在那里。

    这个时候,突然有一个中年模样的男修士走到了许紫烟的面前,上下打量着许紫烟,眼睛便是一亮。其实这个中年模样的修士。刚才在远处就仔细地打量了许紫烟,远远地便被许紫烟的美貌所震撼。待到他走到许紫烟的面前,就更加地被许紫烟的美貌所吸引。

    那个中年模样的修士打量了一会儿许紫烟,见到许紫烟目不斜视地微低着头瞅着地面,并不理会自己,便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

    “你可是哪位师兄从外门被挑来侍妾?”

    “侍妾?”

    许紫烟听了,心中腾地冲起一股羞怒。不过,她也知道这里是太玄宗的内门,不是自己撒野的地方。而且自己就是撒野,也不是眼前的这位修士的对手。因为她已经知道眼前的这位中年模样的修士是筑基期第十一层的修为。既然打又打不过人家,又不想和对方说话,便仍然微低着头,并没有去看对方一眼,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可是被师长派到内门来有什么事情?”

    许紫烟心道,我还没有正是加入太玄宗呢,哪里来得什么师长?于是,便又轻轻地摇了摇头。

    那中年模样的修士见到许紫烟再一次摇头,眼睛就是一亮。心中便想到,眼前的这个女弟子很可能是犯了什么错误。嗯错误应该还不小,而且还应该是和内门有关系。否则在外门就可以对她进行惩罚了。如今被叫到了内门,就这么让她在峰下站着,恐怕也不是什么太过厉害的错误。如果凭着自己的面子,应该能够把这件事摆平。于是。脸上便堆起温和地微笑,和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

    “许紫烟。”许紫烟不情不愿地回答道。

    “嗯你应该是犯了错吧”还没有待那许紫烟摇头,那中年模样的修士就得意地接着说道:

    “你不要怕,只要你答应做我侍妾,你的问题我来给你解决。”

    许紫烟的脸腾地就红了,垂在体侧的手指动了动,差一点儿就扬手给对方一个大耳光。不过,许紫烟还是忍住了心中的羞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地抬头直视着对方的眼睛,嘴角慢慢地露出一丝嘲笑。眼睛里透露出讥讽,淡淡地说道:

    “是宗主要召见我,不知道这位师兄准备怎样摆平?”

    那中年模样的修士初始一愣,继而忍不住“哈哈”大笑。许紫烟不知道自己的话有什么好笑,愣愣地瞅着对方,不知道是不是对方突然之间犯了什么毛病。待那个人笑声落尽,又夸张地喘了几口气,才抬起手指指着许紫烟讥笑道:

    “宗主召见你?你是在这里等宗主?”

    许紫烟心中这才明白过来,对方根本就不信是宗主在召见自己。在对方的眼里,身为一宗之主,怎么可能关注一个炼气期第六层修为的蝼蚁?但是面对对方的嘲讽,许紫烟又能够说什么,只是冷冷地点了点头,便别过脸去,不再理会他。

    没有想到,那个中年模样的修士,见到许紫烟对他如此冷淡,脸上的愤怒之色一闪,便换成了更大的嘲讽。此时,正有一群修士从山脚下走来,那个中年模样的修士便向着那些修士招手大喊道:

    “快来看啊,这个低级的炼气期弟子,说她在等着宗主召见她!”

    呼啦啦地,那一群修士便涌了过来,将许紫烟围在了中间,目光肆意地在许紫烟的身上扫视着,见到许紫烟只是炼气期弟子,一个个便都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年轻的修士,伸出手想拍拍许紫烟的肩膀,不过被许紫烟微微一闪身躲了过去。不过,那个青年并没有羞恼成怒,而是依旧笑嘻嘻地说道:

    “这位师妹,撒谎可不是好孩子啊你究竟有什么事情,说出来,让师兄帮你。”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