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高高飞扬飘同学 ,顺顺666同学的粉红票顺顺666同学的打赏四十四块同学的更新票

    铃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许紫烟被无名如此一吼,立刻便从沉醉中清醒了过来,再加上门外的那一声爆响,基本上也就明白了自己刚才干了什么。尴尬地看着不远处唬着一张脸,坐在椅子上的无名,一脸怕怕的表情,两只脚一点一点地往墙边挪动着,没有挪动几步,自己的身子就贴到了墙上。一边将剑挂到了墙上,一边弱弱地对无名说道:

    “我……我……把它挂回去啦”

    无名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不过在昏暗的灯光下,很快地隐藏了下去。语气依旧漠然地说道:

    “丫头,说说你从进门时候的感觉”

    “哦~~”

    听了无名的话,许紫烟回了回神儿,边回忆着自己刚才的感觉边轻声说道:

    “我刚进入前辈的屋子,就被屋子里面的剑气给逼了出来。喏,您看,我的衣服都被您的剑气给割破了。”

    说着,举起两个衣袖亮给无名看。无名冷冷地“哼”了一声道:“继续说。”

    “哦~~”许紫烟放下了两只胳膊,偷偷地瞅了无名一眼,见到无名微微垂着眼帘,似乎是不理会自己的模样。便迅疾地运起鲲鹏眼扫了一下,心中不禁一震,对面的老者竟然是结丹期第一层的修为。

    可是,随即许紫烟的眉心就微微地皱了一下,因为以鲲鹏眼观察来看,那对面老者的修为似乎并不应该是眼前的修为,而是好像是从很高的修为跌落下来的。

    “难道是他受了什么伤,致使修为跌落了下来?”

    刚想到这里,便看到对面的老者微微地抬起了眼帘,目光中精芒一闪,许紫烟心中就是一抖,急忙隐去了鲲鹏眼,飞快地继续说道:

    “我被前辈的剑气逼出门外之后,就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

    “发现前辈铸剑的时候,每一锤都会将三道剑气砸如那个剑胚当中。后来……,后来我就不知不觉地沉醉在前辈的铸剑当中,又在不知不觉中凝聚出一道剑气,后来……又不知道为什么那道剑气就自己响了起来……,就……就打扰了前辈的铸剑。”

    “你是剑修?”无名探究地望向许紫烟。

    许紫烟摇了摇头。

    “法修?”无名的眼神有些暗淡。

    许紫烟点了点头,又紧接着摇了摇头。

    无名便皱了皱眉头,神色不悦地望向许紫烟。许紫烟急忙摆手说道: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修?我是刚刚从世俗界来到这里的,不知道修仙界都是怎么分的。”

    无名的神色略微缓和了下来,淡淡地说道:“那你在世俗界的时候,是用法术克敌,还是用剑杀敌?”

    “用法术,也用剑。”许紫烟不解地望着无名。

    无名无语地看着许紫烟,最终指着旁边的一张椅子道:“坐吧。”

    “谢前辈。”许紫烟拱手一礼,然后规规矩矩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的无名。

    “你这次是来参加太玄宗入门测试的?”无名目光打量了一下许紫烟问道。

    “是”

    “以你的修为倒是达到了太玄宗入门的要求。”无名点着头说道:“你进入太玄宗之后,想要进入哪一峰?”

    “哪一峰?在外门的时候就可以选择做哪一峰的弟子吗不跳字。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是,在外门的时候就可以确定自己的修炼方向。同时各个峰也有外门长老授课,如此一来,等到你达到了筑基期的修为,进入到内门之时,就可以直接进入到哪一峰。”

    “这样啊”

    “你是想去万法峰还是万剑峰?”

    “万法峰自己是肯定不能够去的,有那个夏桀在,自己去了还不是找虐?再说那千符峰峰主已经答应收自己为真传弟子……”

    刚想到这里,那边的无名却已经说道:“我建议你去万剑峰。”

    “为什么?”许紫烟霍然抬头。

    “你刚才一见到我铸剑,就能够感觉到我的无形剑气,证明你对剑意的领悟很有天赋。”说到这里,无名的眼中透露出赞赏。

    “剑意?法意?”许紫烟的脑海中一阵轰鸣,神情有些恍惚。

    看到许紫烟在那里神情不定,无名微微地皱起眉头,沉声问道:“难道你是想要加入万法峰?”

    “不会”许紫烟从恍惚中惊醒,立刻摇头说道。

    见到许紫烟如此大的反应,无名也不禁好奇地问道:“嗯?这是为什么?”

    “是因为……晚辈在世俗界的时候得罪了万法峰的真传弟子夏桀,据说……他是太玄宗的天才。”

    “哼一个绣花枕头罢了”无名冷冷地说道。

    “不是吧?”许紫烟心中衡量了一下,最终还是公正地说道:“他还是很厉害的。”

    “厉害?别说他如今这个层次,就是他练就了法意通天又这样,领悟了剑意,照样可以一剑破万法”

    “一剑破万法?”许紫烟嘴里喃喃地嘟囔着。

    “丫头”

    “什么?”许紫烟的心神仍然沉浸在无名的那一句“一剑破万法”之中,还没有反应过来,随口的应道。

    “不管你加入哪一峰,只要你加入了太玄宗,有空的话就来这里,随老夫学学铸剑。”

    许紫烟闻听就是一震,继而心中狂喜。她知道这是面前的这位老人有传授自己技艺的意思,急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激动地说道:

    “前辈……”

    无名摆了摆手,神色变得慈祥,温声说道:“丫头,你也不用拜我为师,只是你和我学习铸剑之事,不要向别人提起。”

    “是,前辈请问前辈……”

    “老夫名唤无名”

    “紫烟拜见前辈”

    无名虽然没有说收许紫烟为徒,但是两个人心中都清楚,这也和收徒无异。许紫烟虽然不知道无名为何要如此,但是也依旧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给无名磕了三个头。同时,在心中想道:

    “无名前辈刚才说,只要我进入太玄宗就可以传授我铸剑,如此说来,前辈也应该是太玄宗中的修士。只是前辈为什么不在太玄宗,而在这坊市中开个铸剑铺呢?”

    猛然间想到自己刚才用鲲鹏眼看到无名境界跌落的状况,心中不禁暗道:

    “难道是因为他身上的伤?”

    待许紫烟从地上站起,无名满意地点了点头,沙哑着声音问道:

    “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前辈,晚辈叫许紫烟。”

    “嗯”无名挥了挥手,淡淡地说道:“你先回去吧,等到你成为了太玄宗弟子,再来找我。”

    许紫烟本想说自己已经是太玄宗的弟子了,但是想到自己如今毕竟没有真正地进入太玄宗,所以还是忍住了,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望着无名,犹豫地轻声问道:

    “前辈,您受过伤?”

    无名诧异地抬头看了许紫烟一眼,继而默然地挥了挥手道:“这不关你的事,你回去吧。”

    许紫烟嘴唇动了几下,最终没有说什么。朝着无名又深施了一礼,退出了铸剑铺,向着千符店走去。

    坊市中,一个豪华的房间里。

    灯火通明中,一个美貌的女子正站在屋子的中间,伴随着自己轻盈的舞步,在一件件地将身上的衣服剥去。在她的对面是一张大床,床上面仰面躺着一个青年,微微抬起着上身,倚靠在床头上,微眯着眼睛,瞅着屋子中间正旋转着身子,将一件小衣脱下,露出一身粉滑柔腻的少女。

    此时,那媚色少女的身上只剩下一件红色的肚兜,红色的亵裤,修长的**和粉臂跃动间,遮不住的冰肌玉骨,少女的青春身体欲露还遮,在灯光中闪动,晃碎了光晕,晃得人眼睛发晕。

    床上的青年,嘴角含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英俊的面庞此时有些微红。微眯的眼睛渐渐地张开,目光如同实质般地在那个少女的身上上下掠动。那少女被青年的赤lu裸地目光看得“嘤咛”一声,脸色有些慌乱地转过身去,只把一个粉嫩嫩地后背留给了青年。可是转过去之后的脸上却立刻现出冰冷之色,眼中闪现着厌恶和阴狠,但那声音却仍然是嗲嗲地说道:

    “桀少爷,您不要这么看着奴家嘛?”

    床上的夏桀“哈哈”一笑道:“既然你的父亲将你卖给我,你从今以后,就是我的人,害羞什么。”

    媚色女子背对着夏桀,扭动着腰肢,将亵裤缓缓地褪下,又将肚兜脱去,缓缓地转过身子,脸上的神色已经变得羞涩中带着深情,移动着舞步,缓缓地靠近了床边,随着舞步的跃动,那两团雪腻腻的翘挺,颤巍巍地充满弹性地波动着。

    夏桀一伸手,将那少女一把拉到了床上,伸出一只大手,从上至下地抚摸着那流畅和性感。那柔滑白嫩跌宕起伏的曲线,让夏桀意荡神驰,一时之间,身下便坚硬如铁。

    夏桀用力地揉搓着那团雪白,很快地,那个女子的整个身体都粉红了起来。在夏桀的一双大手下,呼吸由急促变成了娇媚的呻吟,整个身体发出一阵阵的轻颤,双腿不时地搅动着。嗲声地轻唤道:

    “桀少爷,我能够和你一起进入太玄宗内服侍你吗不跳字。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