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小小鱼127同学的打赏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对面的孙思最终是一声长叹,朝着许紫烟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黯然地离开了许紫烟的房间。不过,许紫烟敏锐地感觉到,那孙思的目光不时地从店铺里向着自己这边张望。

    许紫烟在房中坐着,感觉到孙思的目光不时地朝着自己的房间扫过。到后来,根本就是欺负自己是炼气期第六层的修为,感觉不到他的精神力,更是不时地用精神力探测她。他哪里知道许紫烟的修为要比他还高出一个层次。

    不过许紫烟也拿孙思没有办法,就算知道孙思在心中怀疑自己,自己又能够怎么样?如同孙思虽然在怀疑许紫烟,但是又能够把许紫烟怎样?两个人都是太玄宗千符峰下的弟子,一个是修为不会再有什么长进的老头子,一个是刚刚进入宗门的新近弟子。双方似乎都没有什么过硬的背景,只能够暗中观察着对方,却并不能够将对方如何。

    不过总是被人这样暗地里监视着,许紫烟的心里很是不舒服。于是,便站了起来,走出了房门,直接走出了千符店,在坊市中闲逛了起来。孙思见到许紫烟又走出了店门,便轻声地吩咐了手下几句,也从符店里走了出来,悄悄地跟踪在许紫烟的身后。

    孙思的一举一动自然是躲不过许紫烟的精神力观察,许紫烟不禁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心中便有些厌烦了起来。同时经历了此事之后,也在心中给自己提高了警惕,看来在修仙界里要更加地小心。但是,这样活着真是很累啊什么时候,自己才能够过得逍遥?

    心烦意乱间,漫无目的地行走着。此时,天已经昏暗了下来,天边的一弯新月已经悄然升起,洒落下一片银辉。许紫烟在月光下轻轻地行走着,街道上的行人已经开始稀少了。不知不觉中,许紫烟竟然又来到了露天市场外的那个铸剑铺的外面。而紧跟在许紫烟身后的孙思,见到许紫烟又来到了露天市场的外面,心中不禁犹疑地想道:

    “难道她真的是在这里遇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得到的那条灵鱼?如果不是,她为什么又回到这里来?”

    许紫烟此时也看到那个铸剑铺,心中不禁就是一动。白天的时间里,她可是看到了那对父女走进了那家铸剑铺,而且似乎那个中年男子和那个铸剑老者还认识。特别是这个店铺竟然只铸剑,不炼制其他的法器,这一点也让许紫烟十分地好奇。向着铸剑铺内望去,只见屋子内仍然透射出灯光。许紫烟只是略微一犹豫,便举步向着那个铸剑铺走去。

    远处的孙思见到许紫烟向着那个铸剑铺走去,心中就是一愣。这个铸剑铺他是知道的,其实整个长期居住在坊市中的修士没有不知道这个铸剑铺的。没法不知道,因为此间老者名叫无名。其炼制法器的手段十分地高超,但是偏偏只铸剑,其它的一概不理,这样的人物想要不出名都难。

    后来,就连太玄宗的宗主林上风都被吸引而来。可是不知道两个人在那个店铺里谈了什么,之后林上风又来了几次,每一次离开之时,都神情黯然。不过,也正因为如此,在坊市之中,也没有人敢找无名的麻烦。

    如今见到许紫烟向着铸剑铺走去,孙思的心中便是一动,难道许紫烟是从无名那里得到的那条灵鱼?想到这里,孙思便远远地躲在了一棵大树的暗影里,向着铸剑铺里面注视着。

    铸剑铺的门是开着的,许紫烟迈步走了进去。便看到老者无名站在锻造台前,一柄被炭火烧得通红的剑胚控制在左手中,右手一个大锤正在叮叮当当地向着那个剑胚不住地砸着。

    许紫烟一进入到铸剑铺,心神就不由自主地一紧。双袖一阵挥舞,身体随之向后退了两步,又从铸剑铺中退了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头向着自己的身上看去,只见双袖之上已经被割开了数道裂痕。

    “剑气”

    许紫烟目光就是一缩,向着屋内望去。昏暗的灯光下,无名的身躯给许紫烟一个极其怪异的感觉。似乎是挺立在那里,只有胳膊再动,又似乎身躯的每一寸肌肤都再动,荡漾着一种韵律。再仔细一瞧,那无名的一双眼睛却是紧闭着的,但是那把大锤却是精确无误地,每一击都落在那柄剑胚之上,叮当之声不绝于耳,但是却丝毫没有令人感觉刺耳的噪音感,反而如同一曲动听的韵律在房间内回荡。

    许紫烟目光中蔚蓝一闪,在鲲鹏眼的注视下,许紫烟的脸上现出了震惊的神色。只见站在炉火旁的无名,从他的身体里不断地冒出一丝丝剑气,围绕在无名的身体周围不停地旋转。如同包裹在一个剑气形成的巨茧之中,整个房屋里都在盘旋着一丝丝剑气,在空中盘旋着,不断地向着那个剑胚涌去。

    无名右手中的大锤每一次落下,都精准地砸入三道剑气到那柄剑胚当中。

    剑气

    锤声

    无名似静止又跃动的身影

    许紫烟立刻便沉醉在其中。体内的法力自动地在经脉中缓缓地运行着,传承中的水冰诀和得自琅琊的灭魂引同时动了起来。水冰诀引导着体内的真元在经脉中跃动着,灭魂引在灵魂中嗡鸣着。

    “嗡~~”

    从许紫烟的眉心之处冲出一柄小指大小的剑气,晶莹剔透,最令人惊异的是,在那柄剑气之上,竟然发出一丝韵律的波动。

    这丝韵律的波动迅速地蔓延进了铸剑铺内,向着四周扩散。那无名的身体就是一僵,一锤下去,便漏掉了一缕剑气。

    “咣当”

    无名将手中的大锤扔到了台上,回头愤怒地瞪着站在门口的许紫烟。屋内盘旋着的剑气猛然向内一收,使无名周围环绕的剑气更加地密实,一阵韵律般地跃动,仿佛随时会释放出来,射向仍然站在屋子外面的许紫烟。

    那“咣当 ”一声锤子扔到台上的声音,也把沉醉在顿悟之中的许紫烟惊醒。眉心之处的那柄剑气,便化成星星点点散落在空间。

    无名原本愤怒的神色一惊,继而一缓,之后,眼中便透露出欣赏。转头望了一眼台上的那柄剑胚,眼中闪过一丝遗憾。待再抬起头的时候,眼中的神情已经波澜不惊。淡淡地朝着许紫烟说了声:

    “进来吧”

    便自顾自地走到了一把椅子跟前,一屁股坐了下去,端起桌子上的一个铁质杯子,“咚咚”地喝了几大口,然后便又恢复了白天时光,许紫烟见到他的模样,漠然地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瞅了瞅台上的那个被无名废弃的剑胚,心虚地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无名,神色尴尬地从门外走了进来,朝着无名深施了一礼,弱弱地说道:

    “打扰了前辈,还请前辈原谅。”

    “嗯”无名淡淡地应了一声便不再言语,拿出了一个大烟袋,慢条斯理地在那里抽了起来。

    许紫烟见到无名不理会自己,但是神色之间却也没有责怪自己的意思,便略微放下了心,抬起头向着屋子的周围打量了起来。许紫烟的目光突然停在了一面墙上,那里挂着七柄长剑。许紫烟的目光刚一落到那面墙上,便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剑气。本能地向后一闪,但是却没有感觉到剑气掠过,一时间目光疑惑地向着对面再一次望去。

    她却不知道刚才这么一躲,在无名那漠然的眼中又闪过了一丝异彩。

    许紫烟再一次望向对面墙上的七柄长剑,又一次感觉到丝丝剑气扑面而来。不过这次许紫烟没有躲,因为许紫烟这次已经感觉出来了,对面那扑面而来的丝丝剑气,只是她灵魂中的感应,实质上却并没有任何剑气扑射而来。

    惊奇之下,许紫烟不禁移动脚步,向着那面墙上的七柄长剑走去……

    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剑气,许紫烟不禁脱口赞道:

    “好剑”

    此时的许紫烟被眼前的宝剑吸引得心神已经不由自主,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身在哪里。伸手从墙上取下了一把剑,立刻感觉到剑身里面蕴藏着澎湃的剑气。

    “好剑”

    许紫烟不禁再一次脱口而出,心随意动,挥手一剑斩出。顿时,屋内一派呼啸之声,数十道剑气蜂拥而出。一直坐在椅子上的无名突然伸出一只大手,向着刚刚蜂拥而出的数十道剑气抓去。昏暗的屋子里突然凭空出现了一个大手的虚像,一把将那数十道剑气抓在了手中。坐在椅子上的无名又是一挥手,空中的那只大手便冲出了门外,在空旷的大街上炸响。轰隆之声,吓得一直躲在远处向这里张望的孙思浑身一抖,恐惧地看了一眼那个铸剑铺的大门,头也不回地迅疾地离开,再也不敢多停留一瞬。

    铸剑铺内,无名朝着仍然怔忪在那里的许紫烟吼道:“丫头,你要拆了老夫的铺子?”

    今天下大雨,外面一个劲地在打雷,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在渡劫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