着心中正受到震撼的许紫烟,梁之洞微笑着说道:“你本是制符师出身,将来我必定收你为真传弟子,你的背后有着整个千符峰的支持。只要你努力地和未来的百草峰最大的一股势力林绯虞多多亲近,将来你在太玄宗一定会有一席之地。你还要放弃眼前的机缘吗不跳字。

    许紫烟望着梁之洞那温和的脸,心中知道,自己已经卷入了太玄宗高层之间的博弈,虽然自己未必有梁之洞说得那么重要,但是如今这个棋子的位置却是自己的身份刚刚好。自己想要脱身事外,那是完全没有一丝可能。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

    见到许紫烟最终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梁之洞心情大悦。缓缓地站了起来,来到了书案的旁边,向着许紫烟招了招手,轻声说道:

    “紫烟,你过来。拿出你的本事,制作一张九品符箓给本宗看看。”

    许紫烟点了点头,关于自己制符的水平,如今许紫烟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自己在镇妖观所做的一切,梁之洞都看在了眼里,她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所以,许紫烟来到了书案的面前,拿起了梁之洞为她准备的符笔,伸手抚平了书案上的符纸,便开始制作起来。

    随着许紫烟的符笔在动,梁之洞的神情渐渐地震惊起来,然后便严肃了起来。待许紫烟制作完成,放下了符笔。梁之洞双手将那张九品的符箓从书案上拿起,仔细地端量着。眼睛里释放着赞叹的目光。

    许紫烟看到梁之洞的表情,心中犹自不解。心道:“你都能够制作四品的符宝了,看我制作的一个九品符箓有什么可吃惊的?”

    梁之洞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符箓重新放到了书案上,深深地望着许紫烟。良久才轻声问道:

    “紫烟,据说你这一手是一个女修士传授给你的?”

    “是”许紫烟轻轻地点头,心中一惊,不知道梁之洞怎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梁之洞羡慕地望着许紫烟,感慨地说道:“紫烟,你好大的机缘啊那个女修士一定是中原地区某个大宗门的大修士,说不定还是元婴期大修士。你知道你学到的制符术是什么手法吗不跳字。

    许紫烟迷惑地摇了摇头。梁之洞轻叹了一声道:“这种制符术的手法,恐怕就是在中原地区也没有多少人会。这种手法的名字叫:动于九天之上,藏于九渊之下。”

    “动于九天之上,藏于九渊之下?”许紫烟轻声重复着。

    “你明白这两句话的意思吗不跳字。梁之洞轻声问道。

    “不懂”许紫烟轻声回答。

    “这两句话的意思就是,你用这种手法制作出来的符箓,一旦释放那种攻击型符箓,要比其他人制作出来的符箓,在威力上要强悍许多,就如同动于九天之上。但是如果你在释放那种防御型的符箓,却又如藏于九渊之下,没有人能够发现,哪怕是久经此道的老符箓师也不会嗅到半点儿符箓的气息。”

    看到许紫烟有些明了的眼神,梁之洞微笑着说道:“紫烟,你明白了这种?”

    许紫烟点了点头,又立刻摇了摇头。许紫烟只是有一些明悟,却并没有完全了解,所以仍然有些迷迷糊糊。

    梁之洞微微一笑,淡淡地说道:“比如说,你用这种手法制作的符箓去布设一个符阵,不管是对方用精神力扫描多少回,也不会发现。再比如,修士们经常用的敛息符,普通的敛息符,如果是一个制符高手的话,还是能够嗅到它的气息的。但是你这种手法制作的符箓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说道这里,梁之洞上下打量着许紫烟,开玩笑地说道:“紫烟,你不会隐藏着修为吧?”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跳,急忙说道:“怎么会?紫烟恨不得此时就是筑基期的修为,成为您的真传弟子。”

    “哈哈哈……”梁之洞开怀地大笑了起来。

    待笑声落尽,梁之洞的神色逐渐地凝重了起来,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作为一个一声沉溺于制符术之中的梁之洞,他很想得到许紫烟那个制符的手法。但是作为一峰之主,不仅没有保得住人家内门弟子的银牌身份,又怎么好意思问对方要那种制符手法?何况会这种手法的修士一定是中原地区的某个大宗门中的大修士。不知道那个大修士在传给许紫烟这种手法的时候,有没有什么要求。沉吟了良久,最终忍不住心中的诱惑,梁之洞还是老着脸皮,试探地问道:

    “紫烟,你那种制符手法,不知道可不可以传授出来?”

    许紫烟心中就是一惊。传授?许紫烟当然不肯最起码是现在不能够。如果将这个手法传授给了梁之洞,让他学会了之后,一旦看出了自己的伸手带着敛息符,隐藏着修为,那不是自找麻烦吗?

    于是,许紫烟立刻轻轻地摇了摇头。那梁之洞的脸上就是一阵失望。看到梁之洞脸上的失望表情,许紫烟心中暗道:

    “看来梁之洞是不会这个手法,而且十分地想学到这个手法。其实把这个手法传给他也没有什么,只是目前自己隐藏着修为,却万万是不能够传授给他。如果自己答应传授给他,然后在编造一个期限的话,如此一来,在这个期限内,梁之洞一定会竭尽全力地保护自己,自己在无形之中也多了一个保护伞。只是自己需要多久才不需要隐藏自己的修为呢?十年?五十年?还是百年?”

    略微寻思了一下,许紫烟便轻声对梁之洞说道:“峰主,这个功法只是不能够现在传授出去。”

    “什么意思?”梁之洞的神情就是一震,急声问道。

    “女仙在传授给我功法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百年之后,让我前往中原去寻她。如果她认为我修炼有成,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她就允许我将这功法传授出去。如果紫烟愚笨,没有达到女仙的要求,这一身本事就只好随着紫烟将来一同灰飞湮灭。”

    “百年吗?时间也不长嘛本宗等得。紫烟,百年之后,千万不要忘了将你那个手法传授与我。”

    “一定。”许紫烟认真地点了点头。

    柳一清留在的千符峰,许紫烟一个人离开了太玄宗,向着坊市行去。回头望了一眼身后的太玄宗,再也没有了当初那仙家逍遥的感觉,反倒是感觉如同一直张着大嘴的猛兽,正在向着自己吞噬。

    转过头,不再看那太玄宗。任凭夏日的阳光洒落在身上,身体和心灵才感觉到一点儿温暖。回到了坊市,许紫烟的心依旧纠结着,郁闷着。便在坊市中四处溜达着。通过昨天柳一清给她做的介绍,许紫烟知道在这个坊市之中,除了正规的有店铺的商家之外,在坊市的西方还有着一个露天的市场。那里是一些散修或者各个宗门弟子临时买卖的地方。

    许紫烟寻了一个地方,随便吃了点儿东西,便直奔着坊市的西方而去。昨天柳一清带着她看过了一些正规的店铺,那里的东西好是好,但是太贵。所以,许紫烟就动了前往那个露天市场去看一看的念头。

    一路打听着向着西方而去,终于在一个时辰之后,许紫烟来到了那个露天市场。入目之处,许紫烟就是一惊。好大的露天市场,整个市场之内,熙熙攘攘,看来和许紫烟抱着同样心思的修士还真是不少。

    其实,在修仙界并不像世俗界的人想象的那么美好。和世俗界里一样,在这修仙界当中也是富者少,穷者多。就是各个宗门中的弟子,大多数也都清贫的很,所以这个露天的市场就格外的兴旺起来。

    而且随着太玄宗的这个坊市的名声越传越远,如今已经不仅仅是北地的修仙界修士会来到这里买卖,就是北地之外的一些修士也会到这里买卖。所以这个露天的市场就愈加地兴旺了起来。

    许紫烟顺着边一路看了过去,真是卖什么的都有。许紫烟从一些符箓,法器,秘籍,各种材料,还有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上一一看过。刚开始还一一拿起,仔细端量一下,特别是一些秘籍,但是很快许紫烟就没有了兴趣。别说那些符箓许紫烟根本看不上眼,就是那些法器也都不是什么有点儿档次的货色。就是有些稍微上点儿档次的,不是很贵,就是已经残破的。至于那些所谓的秘籍,就更是笑话。有着完整传承的许紫烟,又哪里能够看得上眼?

    就这样走走停停,许紫烟的眼帘中突然映入了一片草药。原来是许紫烟在不知不觉中来到了露天市场中集中卖草药的地方。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动,想起当初自己琅琊镇内想要凑齐那炼制安魂丹的八味草药,却是一味也没有得到。如今来到了修仙界的坊市,这里应该会有吧。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