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luyiii同学的粉红票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听了柳一清的讲述。许紫烟不禁默然。她感觉到了那兄妹二人的无奈,不屈和辛酸。看着柳一清也有些黯然,便轻声问道:

    “后来呢?”

    柳一清长叹了一声,接着讲道:

    “最终,林飞夜放弃了傀儡术,又回去闭关修炼。其实,说是闭关,实际上是他不想见到同门,以免被人笑话。反倒是那林绯虞有着一股恒心,仍然在一直努力地研究着傀儡术。只是一直到现在,仍然没有什么成果。整个太玄宗内各峰弟子,除了那些感觉到凭着自己的资质已经没有什么前途的弟子,想着讨好林绯虞,混一点儿修炼的丹药之外,凡是还有着追求的弟子,都躲着林绯虞,生怕被她给抓去当劳工,陪她制作傀儡。”

    说道这里,柳一清苦笑了一声说道:“不过,现在已经没有人躲着她了。”

    “为什么?”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因为时间过了这么久了,她只是制作出一些如同玩具一般的东西。已经彻底成为太玄宗内的一大笑话。那些弟子不当面嘲笑她就不错,她哪里还敢去强抓弟子帮他制作傀儡?”

    听完了柳一清的讲述,许紫烟在心中也苦笑不已。很明显的是,那林绯虞兄妹两个如今已经成为了太玄宗,乃至整个北地修仙界的大笑话。他们如今已经在太玄宗内找不到真正有实力的人来帮助她,在她身边的也不过都是一些阿谀奉承之人。就像那尤月一样,都是上一辈的人物了,如今都不知道是几百近千岁的人了,却只有筑基期第十层的修为。再想一想之前在家族中见到的那个年仅二十二岁的夏桀,就可以看出林绯虞的身边都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所以,林绯虞就把心思动到了新进弟子的身上。再听说自己的会制作符箓,就更不会放过自己了,想来这也是她无奈之举,心中未必相信自己会有那么高的制符水平。但是,有总比没有好啊

    自己这不是苦命的娃吗?怎么就被这个悲催的林绯虞看上了呢?

    看着对面柳一清那苦涩的神色,许紫烟不禁心中一动,心中暗道:

    “看来眼前的这个柳一清也是一个资质一般的人,如今被千符峰派来保护自己,恐怕也是被千符峰放弃之人。只是不知道她究竟是来保护自己的,还是来监视自己的?”

    于是,许紫烟便试探地问道:“柳师姐,你被火舞大师兄派来,他就没有交代给你什么吗不跳字。

    柳一清神色一愣,继而立刻明白了许紫烟的意思,立刻神色激动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提高声调说道:

    “你是在怀疑我?”

    许紫烟的神色不禁有些尴尬,讪讪地坐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柳一清脸色涨红地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勉力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当她在大殿之上见到尤月的时候,就已经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而且她在心里也已经知道自己是被千符峰给放弃了,峰主为什么收下许紫烟为内门弟子,她不知道。但是,让自己来保护许紫烟,恐怕是为了害怕许紫烟将来到了林绯虞的身边,被其他的弟子欺负。可是这究竟为什么?既然收了许紫烟为内门弟子,就应该对她很重视才对啊。可是又把她派到了太玄宗的大笑话的身边,这又表示峰主根本就不重视许紫烟。但是不管重不重视许紫烟,自己可以确定的是,自己被峰主放弃了。

    想到这里,心中不禁哀叹。谁让自己的资质在内门中属于下等,都几百岁的人了,却仍然是筑基期第八层的修为。如果自己没有别的机遇,恐怕最终也不会突破结丹期,寿元耗尽而亡。原以为许紫烟就是自己的机遇,没有想到却是这个结果。但是,这又能够如何?自己有反抗峰主的胆量和资格吗?何况……

    柳一清脸上的苦涩愈发地浓厚了起来,何况自己已经得罪了万法峰的天才夏桀。如果失去了峰主的庇护,自己恐怕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早知道……。早知道是这样,自己就不在夏桀的面前强出头了。

    柳一清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脸上写满了委屈,几百岁的人了,得罪了夏桀不说,还在被许紫烟怀疑。

    望着柳一清委屈的面容,许紫烟心中也在不住地盘算。这柳一清究竟是不是在监视自己,恐怕只有见过那位千符峰的峰主之后,才能够知道。

    想到这里,许紫烟看着对面的柳一清,轻声说道:“柳师姐,我不知道峰主的意思究竟是什么,这要等到见到峰主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从今以后,我们两个的命运就会连接在一起。只要你以真心待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我,我知道你需要什么。”

    柳一清愕然地抬头望着许紫烟,半响才嗫嚅地问道:“你知道我需要什么?”

    许紫烟心中暗道:“这还用问吗?你想要长生,就必得突破结丹期,想要突破结丹期,就一定需要丹药。丹药嘛。我自然有。”

    但是,许紫烟却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还不到那个时候。只是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

    “我知道。”

    挥手拦住了柳一清想要说的话,淡淡地说道:“我们该离开了,不要让尤月长老和贾城师兄等得太久。”

    说罢,从椅子上站起身形。走出了里屋,将父母给准备的东西都收到了储物袋中,然后又告别了一番,便迈出了家门,向着家族议事大殿走去。

    身后跟着心有戚戚的柳一清,望着许紫烟的背影,突然莫名其妙地在心中升起了一股信心。不禁在心中思索道:

    “她说她知道我需要什么,难道她真的知道?看她了解了事情的始末之后,神色之间并没有丝毫的沮丧,难道她真的有什么办法?”

    狠狠地在地上跺了一脚,心里下了决心:“既然已经为她得罪了夏桀,既然已经被峰主放弃,既然已经选择了许紫烟,那就赌一把吧许紫烟,我就跟定你了,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来到了家族的议事大殿,和尤月长老,贾城师兄再一次见过礼之后,几个人走出了大殿。在大殿之外,站满了内堂的弟子。许麒,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站在了最前面。许紫烟走到了四个人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修仙界见”

    “修仙界见”

    四个人也轻声说道,五个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坚毅。

    “紫烟,我们走吧”身后的尤月轻声唤道。

    “好”许紫烟轻答。

    四条人影冲天而起,向着蓝天白云间飞掠而去,瞬间便消失在空中。

    飞行在空中,尤月,贾城和柳一清自然是凌空虚渡。许紫烟当然不会去凌空虚渡,而是御剑而行。而起也不会使出自己的全力,只是以一个正常的炼气期第六层修士的速度御剑而行。

    飞行在前方的贾城微微地一笑,一扬手,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洁白的羽毛。向着空中一扔。那个洁白的羽毛迅速放大,足足有五平方米左右。贾城飞身落到了那个洁白的羽毛上面,盘膝坐了下去。尤月和柳一清目露羡慕之色,也落到了羽毛的上面,盘膝坐下。许紫烟跟随着坐在那个羽毛的上面,很软很舒服,不禁好奇地伸出手东摸一下,西摸一下。

    贾城看着有趣,“呵呵”笑着说道:“这个是飞行法器,是用仙鹤的羽毛炼制而成,叫做飞羽。”

    说罢,一甩袍袖,那个飞羽便迅疾地飞了出去。

    就这样飞行了七天之后,突然间,从地面上传来了猛烈的法力波动,就连这里面修为最低的许紫烟都感觉得到。飞羽上面的尤月,贾城和柳一清就是脸色一变。贾城将飞羽停住,坐在飞羽之上,伸出右手两指在自己的双目之前横着抹过,口中大喝一声:

    “法眼,开”

    透过层层白云,贾城看到了地面发生的事情,神色不禁一沉,面露忧虑道:

    “下面是我们太玄宗山门之外的分支,镇妖观。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下去看看。”

    说罢,也不征求尤月和柳一清的意见,伸出食指在飞羽上一点,喝道:

    “落”

    那飞羽便穿过层层白云,向着下方降落了下去。很快,许紫烟便看到了脚下的一座道观。规模很大,坐落在群峰之间的一座高峰之上。

    从高出向下望去,只见数百个修士正集中在道观的后崖,在那数百个修士的前面,此时正有十八个修士飞在空中,将手按在一个巨大的峭壁之上。

    飞羽径直落在了人群的前面,待飞羽一落地,贾城便挥手收起了飞羽。举目向着对面的悬崖望去。

    “贾师兄来了”

    “贾师兄来”

    “太好了宗主的真传弟子来了”

    “我们有救了”

    许紫烟举目向着空中望去,只见对面是一座巨大的悬崖,足足有数十丈高。整个峭壁十分地平整,如同一面镜子一般。但是,就是在如此平整的峭壁之上,此时却有着一个深坑,在深坑的周围是一片龟裂的缝隙。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