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许紫烟在那里发愣。那个男修士笑着说道:“许师妹,你我两个是同辈,这位……”

    说到这里,将手虚伸向着身旁的那位女修士道:“这位是我们的长辈,尤月长老。”

    许紫烟的心就是一松,心道:“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是我称呼错了,并不是他能够读出我的心思。”

    放下心来的许紫烟,急忙又对着尤月重新见礼。那尤月笑着走到许紫烟的身前,拉着许紫烟的手说道:

    “不要多礼,他是太玄峰的真传六弟子,王武。”

    “王师兄,您好”许紫烟轻声地说道。

    如今的许紫烟,心里除了紧张还是紧张。她不知道为什么太玄宗的宗主会亲自派人前来迎接自己,而且自己也不知道如何去和一宗之主的真传弟子打交道,一时间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好在那个尤月长老善解人意,看出了许紫烟的无措。别说一个世俗界的家族弟子,就是那些太玄宗的弟子,听说宗主前来召见,也会一时之间手足无措。于是,朝着许紫烟微微一笑道:

    “紫烟。你这次在太玄宗封山之时,立下了大功。你的事情传到了宗门之后,被宗主的女儿林绯虞听到了,便央求宗主将你调到她的身边,陪她一起修炼。这是你天大的福分,你要好好把握。”

    许紫烟身后的柳一清,听了脸色就是一苦,默然无语地站在了一边。

    许紫烟听得更是莫名其妙,陪宗主的女儿修炼?我不是被收为千符峰弟子吗?怎么要被调到了太玄峰陪宗主的女儿修炼去了?心中忽然想起了许麒说过的话:

    “太玄宗规矩森严,弟子的身份岂是能够说变就变的?就凭你一个世俗界家族弟子的身份,就算机缘巧合立下了一些功劳,也断无立刻从铁牌弟子升到银牌弟子的道理。修仙界要比世俗界更加地残酷,凭什么要你无缘无故地得到好的修炼条件?紫烟妹妹,你要小心不要被人给坑了”

    许紫烟低着头站在那里,略微一寻思,心中便有些明了。之所以,那个千符峰峰主突然收自己为内门的弟子,恐怕并不是因为相信了自己制符术的才能。恐怕在他的心里,根本就不相信一个世俗界的家族弟子,而且还是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女孩子,会有着如此的制符才能

    他之所以将自己从外门的铁牌弟子提升为内门的银牌弟子,原来是听说了自己被宗主选为陪伴宗主女儿修炼的人之后,才作出的这个决定。宗主的女儿,背后可是站着一宗之主,那是太玄宗最大的靠山可是,就算自己被那个什么林绯虞赏识,陪着她修炼。这又对千符峰有什么好处呢?千符峰的峰主为什么要亲自收自己为弟子呢?难道他有着什么事情要自己去做?

    可是,许紫烟转念又是一想。自己原本就是一个世俗界的家族弟子,如今一下子把自己安排到了宗主女儿的身边,自己也算作进入到了太玄宗的核心弟子中了吧,反正自己不算吃亏。只是不知道那个林绯虞修为怎么样?为人怎么样?一会儿,得抽时间偷偷问问柳师姐。

    尤月看到许紫烟低着头站在那里,好半天没有反应,便低声说道:

    “紫烟,在那里想什么呢?”

    许紫烟一下子清醒了过来,急忙轻声说道:“没有想什么,只是一时之间有些茫然”

    尤月“呵呵”笑着说道:“紫烟,我也是跟在绯虞身边的人。在绯虞身边还有几个人,你到了之后,就会见到她们。从今以后,我们就要在一起生活,修炼,咱们还是要多多亲近,不要拘束才好。”

    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紧:“从今往后就和她们一起生活,修炼?难道没有自己的空间?那……自己一身的秘密?”

    “怎么?紫烟可是有什么其它的想法?”尤月看到许紫烟一脸的紧张,不由问道。

    许紫烟连忙摇头,却不知道说什么好。那个林绯虞可是太玄宗宗主的女儿。不知道有没有飞扬跋扈?再说,这修炼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吗?她为什么还要有人陪她?究竟要怎么样陪她?陪她干什么?

    旁边的尤月欢喜地说道:“这才对吗?要知道绯虞可是宗主的女儿,而且资质很高,并且最拿手的就是制作傀儡,当听说你制符术很好的时候,便抢着要宗主把你安排到她的身边来。要知道,你留在绯虞的身边,不仅在太玄宗没有人敢欺负你,就是修炼的丹药也不会少了你的。”

    “傀儡术?太玄宗的千符峰不是有很多师兄师姐吗?那个绯虞师姐只要问千符峰峰主要一个不就可以了吗不跳字。许紫烟不解地问道。

    那尤月便撇了撇嘴道:“那梁峰主可是吝啬的紧,想问他要一个真传弟子,就像剜了他的肉一般,根本就不会给。”

    许紫烟听了不禁苦笑,心道:“真传弟子?那都是每一峰的精英,每天的修炼时间都不够用,会去陪着那个什么绯虞胡闹?”

    此时的许紫烟,心中已经明白了。那个什么宗主的女儿林绯虞,就是一个放着正经修炼不去做,而是把精力放在了傀儡术上面的一个丫头。在许紫烟心中的评判,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可能是制作傀儡的时候,需要制符师的配合。但是,水平低的制符师她看不上,水平高的制符师都是千符峰的真传弟子,千符峰峰主又不会拿自己真传弟子的前程开玩笑。所以,当林绯虞听到世俗界出了自己这么一个人物,便央求太玄宗宗主把自己调到了她的身边。

    如此一来,她便有了一个制符术高明的人在身边,而且也不用去向千符峰峰主去要人。只是,这可苦了自己。自己前往修仙界,是为了修行。不是为了陪着一个疯丫头胡闹的。可是,目前的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

    这边许紫烟在心里胡思乱想着,那边的尤月却笑着说道:“紫烟,绯虞制作的傀儡可棒了,等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你一定会喜欢的,在我离开宗门的时候,绯虞还一个劲地让我快一点儿把你给带回去,我们还是赶紧启程吧,别让绯虞等急了。”

    许紫烟从尤月的话语中已经听出来了不少的信息,那就是,尤月嘴中的那个绯虞似乎是一个脾气很急的人,而且貌似很得太玄宗宗主的宠爱。在太玄宗有着超然的地位。这么一个主,许紫烟又哪里敢怠慢。于是,便答应自己立刻回去收拾一下东西,和父母告一下别,就随着尤月启程。

    其实,许紫烟哪里有什么要收拾的,该收拾的东西早就收拾好了,都装在了自己的储物手镯和储物袋中。她之所以那么说,一方面是要回去和父母告一个别,另一方面也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向柳一清了解一下,这究竟是什么怎么回事?

    回到了父母的家里。许浩光夫妇一听到许紫烟立刻就要离开家族,前往太玄宗,立刻便忙活了起来。什么衣服和吃的,里里外外地张罗着。许紫烟将柳一清喊进了屋子里,待两个人坐下,便轻声说道:

    “柳师姐,给我说说吧”

    柳一清苦涩地笑了笑,轻声地说道:“太玄宗宗主的名字叫做林上风,他有一子一女。儿子叫做林飞夜,资质不是很好。如今已经是四十多岁了,竟然还只是筑基期第一层的修为。这还是宗主花费了大量的丹药。硬给他提升上来的。女儿就是刚才在大殿之内提到的林绯虞,她的资质倒是比她的哥哥强上一些,但是远未到尤月长老所说的资质很好那个层次。如今她也二十八岁了,修为也只有筑基期第二层。

    但是,林飞夜和林绯虞兄妹两个人的感情非常好。林绯虞是一个女儿身,修为低下一点儿也就罢了。但是她的哥哥林飞夜,身为一宗之主的长子,如此的修为,在太玄峰内也还罢了,但是在其他诸峰弟子,是经常嘲笑他的。就是在太玄峰中,其实也有很多弟子视他为废物,只是没有人明着说出来罢了。

    林绯虞看着哥哥日渐颓废,听着别人对哥哥的嘲笑,她的心如刀割。后来她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本傀儡术的秘籍。一颗心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在那副秘籍的里面,将傀儡术描述得十分地强大。这无疑是给他们兄妹两个人打开了一扇窗户,看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他们两个看到了希望。只要他们两个能够精通傀儡术,一样可以站在修仙界的巅峰。

    于是,从那一天起,他们兄妹二人就将整个精力都投入到了傀儡术的研究之中。他们的父亲林宗主也十分地支持他们。眼见着自己的一双儿女在修为上不会有多大的进境,如果能够在傀儡术上得到突破,也算是有一技傍身,也免得自己一旦陨落之后,受到别人的欺辱。

    但是,那傀儡术十分地晦涩难懂,两个人整整研究了五年,仍然没有研究出来一个战斗力能上得了台面的傀儡。起初千符峰还碍于宗主的面子,派弟子前去帮忙,可是后来就都躲着他们兄妹二人。而林宗主也不好硬逼着弟子前去帮助自己的儿女,这毕竟不是宗门的任务。于是,这可怜的兄妹二人,就又一次成为了太玄宗,乃至整个北地修仙界的大笑话。”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