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随便看看欲en同学 。一个人e精彩同学 ,水瓶物语同学 ,英_扎_吉同学 ,零琳宜同学的粉红票

    万分感谢唐唐8719同学的打赏《月〓月》同学的评价票

    铃动感激不尽顿首百拜

    “这是灵……”

    “嘘……”许紫烟便伸出食指竖在了嘴前,轻“嘘”了一声。许麒等人也都立刻反应了过来,一个个像是做贼一般地一下子将袋子的口合上,贼眉鼠眼地向着四处张望着。许紫烟心中便是一阵好笑,小声地说道:

    “这是传授我功法的女仙留给我的,没有多少,所以只能给你们每个人十块。你们要好好保存,正所谓财不露白,不要让你们将来的宗门师兄弟发现。”

    每个人都急忙把那个袋子收到了储物袋中,然后慎重地点了点头,望向许紫烟的目光重充满了感激。

    从许岚的家里回来之后,许紫烟就不再制作符箓了。她已经给自己留下了很多的符箓,想是短时间内应该够用了。剩下的这些日子,许紫烟准备好好沉淀一下自己的修为,看看能不能够在筑基期第四层中期的基础上再有所突破。

    至于符宝,有着柳一清在身边,许紫烟也不好再做试验,便只好暂时放弃。原先想着在离开家族的时候。留给家族几个符宝的计划也就落空。

    这一天,许紫烟正在房间里修炼,就听到屋外的天空中有飞剑破空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柳一清的呵斥声:

    “什么人?”

    “我是许麒,要见紫烟妹妹。”外面响起了许麒惶急的声音。

    许紫烟敏锐地从许麒的声音中听出了有事情发生,便急忙下床,推开房门走了出去。一走出房门,便看到许麒正满脸惶急地站在那里,在他的对面冷冷地站在柳一清。

    “出了什么事?”许紫烟急声问道。

    许麒看了一眼柳一清,神色之间便有些犹豫。许紫烟神色一怔,心道,难道是和太玄宗有关。可是自己已经是太玄宗的弟子了,如果此时让柳一清离开。势必从此得罪了对方,所以,许紫烟轻声说道:

    “麒哥哥,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

    “是……是岚妹妹出事了。”

    “岚姐姐?她出了什么事情?”许紫烟的脸上一片焦急,猛地窜到了许麒的身边,一把抓住了许麒的胳膊,焦急地问道。

    “是……一个太玄宗的什么真传弟子,叫做夏桀的一个人,他跑到我们许家,要收岚妹妹为侍妾。岚妹妹不愿意,他就要动强。后来,我父亲说,太玄宗有修士在许家。他才略微收敛了一下,让我们把住在许家的修士叫出去见他。”

    许紫烟的脸色就是一变,柳一清更是脸色一沉。许紫烟急声问道:

    “麒哥哥。那个什么夏桀,怎么会知道岚姐姐?”

    “岚妹妹今天出去买东西,碰巧被那个夏桀遇到,便要收岚妹妹为侍妾,岚妹妹不肯,他便纠缠不休。当听说岚妹妹是许家的弟子的时候,就变得更加地嚣张,说是要来许家,亲自跟父亲要人,量父亲也不敢不给。所以,他便跟着岚妹妹一起来到了咱们家。”

    “侍妾?”许紫烟的心中不禁冷笑,“那根本就是男人的玩物。太玄宗?太玄宗的弟子就可以以势压人吗不跳字。

    许紫烟转头看着身边脸色同样阴沉的柳一清,凝声问道:“柳师姐,那个夏桀是什么人?”

    柳一清的脸色有些沉重,沉声说道:“夏桀是万法峰的最年轻的真传弟子,年仅二十二岁,一身修为却已经达到了筑基期第七层,被誉为万法峰第一天才。只是此人好色,屡次被万法峰的峰主责骂。但是,他又是百年难得的一个天才,被太玄宗所看重。所以每次都责罚的不重。况且在那些长辈的眼里,好色也不算什么缺点。若不是害怕他伤了身子,恐怕他们管都不会管”

    说到这里,身为女子的柳一清一脸的气愤,狠狠地吐了一口,才接着说道:

    “他于一年前,太玄宗的元婴老祖还没有陨落之前,华阳宗还没有攻打太玄宗之前,便离开了太玄宗前往苍茫山脉去试炼。

    他应该是刚刚从苍茫山脉中出来,所以,他可能还不知道太玄宗这一年的时间里发生的事情。”

    许紫烟陷入了沉思,不用问许紫烟也知道,真传弟子和普通弟子的差异。柳一清虽然和夏桀不属于同一峰,但是凭着柳一清内门普通弟子的身份敢和真传弟子硬抗吗?虽然柳一清目前的修为要比那个夏桀高。但是,看着柳一清那阴沉的脸,就知道她此时的心里也纠结的厉害。

    此时,柳一清的心里确实纠结的厉害。按理说她和那个夏桀虽然同是太玄宗修士,但是却并不同属一峰。要是那夏桀不是真传弟子,柳一清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考虑的,直接就凭着自己的修为,告诉对方,许家是自己罩着的,把对方给赶走。

    可是,对方是万法峰的真传弟子,虽然他此时的修为没有自己高,在万法峰五个真传弟子中也是修为最低的。但是人家的年龄也小啊,人家的潜力是无限的啊。自己如果真的得罪了对方,将来在太玄宗的日子会好过吗?

    其实,柳一清考虑的倒不是怕不怕得罪夏桀。而是许紫烟究竟值不值得自己孤注一掷地跟随。她把夏桀和许紫烟放在天平的两端,不停地琢磨着。许麒望着许紫烟,许紫烟望着柳一清。许紫烟心中知道,这件事情要想能够平安地度过,就完全在于柳一清的态度上。因为在许家,除了柳一清之外,没有人的修为能够压得住那个夏桀。可是,柳一清会选择力挺自己吗?

    “夏桀二十二岁许紫烟十六岁”柳一清在心里快速地盘算着:

    “夏桀筑基期第七层许紫烟炼气期第六层

    夏桀很有法术天赋,许紫烟的法术天赋不知道,但是许紫烟非常有制符的天赋

    夏桀是万法峰的真传弟子,和自己不会有任何关系,而自己和许紫烟都是千符峰的弟子

    目前,夏桀并不是万法峰修为最高的人,但是许紫烟的制符术却已经达到了大师兄火舞的境界”

    柳一清的心终于向着许紫烟倾斜了。

    “这也许就是上天给我的机缘,我不能够让它的从我的手中溜走。”

    想清楚了一切的柳一清,抬起头看着许紫烟,坚定地说道:“许师妹,我和你们一起去。虽然夏桀是真传弟子,我现在却也不怕他。”

    她的话明显地流露出一个意思,那就是,我现在是不怕他,但是将来肯定要被夏桀超越。到那时,就看你许紫烟怎么样罩着我了。这也是向许紫烟递了投名状。我柳一清以后就是你的人了,我现在为你扛下了这件事情,将来你功成名就的时候,记得要罩着我。

    冰雪聪明的许紫烟当然是第一时间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她没有言语,只是严肃地向着柳一清点了点头。同时在心里念道:

    “柳师姐,你今日为我出头,他日我也一定为你出头。”

    天气已至中夏,虽然是北方,却也开始炎热了起来。整个许家一片绿意盎然。微风刮过,带来一阵凉爽。湛蓝的天空上飘荡着朵朵白云。一切似乎都是那么的美好。

    此时,夏桀在许浩然和一些长老,再加上许天狼,许天海和许岚的陪同下,正站在内堂的广场上,在广场上的四周是近千个内堂弟子。

    夏桀和许浩然并肩而行,扭头向着许浩然微笑着说道:“不错,你们许家的修炼场虽然规模太小,但也算作齐整。不如大家练练,让我指点一下。”

    夏桀边说着边将目光望向了旁边不远处的许岚,许岚跟在许天狼的身后,一身白色的劲装,衬出凹凸的曲线,秀发在微风中飘荡。一张人见人怜的怯怯的模样,外加一件披风随风忽扬忽落,将那青春的身体在披风里忽隐忽现,愈加地迷人。夏桀想到这个妙人以后就属于自己了,就可以将这样的美人搂在怀里,一时之间欲心大起。

    其实,此时的夏桀在心里根本就不是想要看许家的弟子表演,他只是想看许岚表演。顺便指点一下许岚,让她在心里崇拜自己。他恨不得此时的许家没有一个人,以地当床,以天当被,和许岚野战一翻才好。不过他毕竟是太玄宗的真传弟子,心中只是喜欢许岚,但也只是喜欢,也许是在苍茫山脉中的一年杀戮,让他那年轻的心有些悸动,但是远没有到动摇本心的程度。

    许浩然听了夏桀的话,如何还不知道他的心思。但是他心里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去找许紫烟了,而且他还知道在许紫烟的身边还有着一个太玄宗的修士。所以,便含糊地支吾道:

    “上仙过奖了,我们许家只是世俗界的一个小家族,弟子也都是一些上不了台面的人。哪里比得上太玄宗的俊才。”

    夏桀的脸便沉了下来,他明显地看出来许浩然在推脱。内心很是不悦,凭着自己太玄宗真传弟子的身份。要你许家的一个女弟子,还要推三阻四,真是给脸不要脸。在他的心里觉得一个世俗界的家族弟子,只要自己开口,还不是乐颠颠地把那个女子送到自己的跟前,现在的这个结果,他还真是没有想到。

    许岚躲在许天狼的身后,只是低着头,脸上的神情十分地焦急,不时地偷偷地向着许紫烟居住的方向瞅上一眼。夏桀看到许岚低垂着头,还只到她在害羞,脸色的神色才微微地好看上一点儿。

    许岚此时的心已经有了归属,她的心早就飞到了引月宗。梦想着自己成为修仙界的一个奇女子,哪里会去做一个真传弟子的什么侍妾?

    几年没有生过病的人,这次病的真重啊,到现在还没有好一个劲的咳嗽,本来码字就慢,这下就更慢了郁闷jng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