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伯,是不是麒师兄不同意您的意见?”许紫烟轻声问道。

    许浩然勉强地笑道:“怎么会呢?许家很快就会成为北地世俗界唯一的大家族,一个大家族的族长未必就比一个中小宗门的弟子差。再说,我是他的父亲,他的事情还不是要我做主?”

    许紫烟默然,心中兴起了一丝对许麒的悲哀,抬头看着许浩然目光中隐现的怒意,只好轻声说道:

    “大伯说的是”

    “放心啦”许浩然反过来安慰许紫烟道:“你麒师兄也是一个明白事理的人,只是暂时有些想不通罢了。将来他就会明白,作为北地第一家族的族长,并不比那些中小宗门的弟子差”

    目送许浩然离去的背影,许紫烟心中不禁黯然一叹。毕竟自己曾经和许麒一起经历过数个月的逃亡,许麒的胸怀和大气,还是令许紫烟深为佩服的。想起许麒的年龄也就比自己大上三岁,正是充满朝气的时候,却要背负上家族的重担,用失去自己可以前往宗门修炼为代价,心中不禁唏嘘。

    想那许麒在逃亡的路上,当他的修为在不断地进步的时候,也曾经对修仙界充满了向往。如今却要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斩断自己的梦想,这是何等的悲哀?

    从许浩然脸上隐含的怒气上可以看出,显然是许麒并没有答应许浩然的要求。看来自己这个表面上温和的大哥,在内心深处也有他倔强的一面。许麒现在会是怎样的心情?自己要不要去看看他?许紫烟微皱眉思索着,迈出的脚步突然又停了下来,心中浮起一个念头:

    “不管从哪方面说,这都是大伯的家事,我凭什么去参与呢?就是见到了麒师兄,我又能够说什么?”

    正寻思间,便听到空中传来破空之声。抬头望去,见到族长许浩然再一次返了回来。在他的身后还紧随着两个人。凝目望去,其中的一个许紫烟还认识,赫然是那个当初送给自己铁牌的太玄宗弟子,那个筑基期第十二层的修士。

    许紫烟见到族长带着那个筑基期的修士奔着自己居住的地方而来,心中便知道那太玄宗修士一定是来寻找自己的。而且似乎还很急,否则大可以派人来招自己前去,完全没有必要亲自赶来。自己是什么身份?只不过是一个世俗界家族中的炼气期弟子。对方是什么身份?那可是苍茫大陆北地大宗门的弟子。当下不敢怠慢,在许浩然和那个太玄宗修士刚刚降落下来之时,便急忙上前,深施一礼道:

    “弟子见过大伯,见过前辈。”

    “呵呵,紫烟不用多礼,快请起来。”那个太玄宗修士亲切地笑着说道,完全不像上次来到许家的冷淡模样。

    许紫烟听得就是一愣,抬头看了一眼那个太玄宗修士,又顺便看了一眼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修士。那个修士竟然是一个女修士,而且是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模样,但是修士的真实年龄从外表是看不出来的。身材有些偏瘦,精神却是十分地旺盛。身上也穿着太玄宗的服饰。许紫烟在微低着头,还没有完全抬起头的时候,运用鲲鹏眼查看了一下,对方竟然是筑基期第八层的修为。

    待完全抬起头来,看到那个太玄宗修士脸上那亲切的笑容的时候,许紫烟的心里便“咯噔”一下,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如此神情,心中暗道:

    “莫非是我这次进入太玄宗的事情又出了什么差头不成?这也不对啊如果出了差头,他为什么还对我如此亲热啊?”

    那个筑基期第十二层的修士,见到许紫烟站直了身子,便转过头,神情立刻变得冷淡,对着许浩然说道:

    “许族长,你可以先回去了,我和紫烟有些事情要谈。”

    许浩然的脸色便有些讪讪,在自己的家里,却被别人呼来唤去,但是却偏偏不敢有丝毫的怨言,只好恭敬地对着太玄宗的修士深施了一礼,又紧张地向着许紫烟嘱咐道:

    “烟儿,好好招待上仙,要听上仙的话。”

    看到许紫烟点头,才转身轻轻地离开了山峰。见到许浩然已经远去,那太玄宗修士才轻声说道:

    “紫烟,不请我进去坐会儿?”

    许紫烟急忙请对方两个人向着自己的房间里走去,那个显得年轻的修士并没有进去,而是站在了门口,似乎要为他们两个守门一般。许紫烟刚想再一次请她进来,却被那个先前来过许家的太玄宗修士拦住了,然后伸手相请许紫烟进去。许紫烟迷迷糊糊地跟着对方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进入到屋子之后,许紫烟的心还一直惴惴不安。刚想要以晚辈之礼再拜见一次对方,却不料被对方伸手拦住,反而对自己拱手作礼道:

    “紫烟,不要客气。我们坐下来慢谈。”

    许紫烟被对方的举动吓了一跳,手忙脚乱地不知道该怎么做,满脸云山雾罩地望着对方,小心翼翼地问道:

    “前辈,您在说什么?我……我……”

    对方仍然是一脸如沐春风般地笑容,伸手请许紫烟坐下。看到许紫烟不肯坐,便只好自己先坐下,然后再一次伸手相请。许紫烟只好依着对方在对面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有些惶恐不安地看着对方。

    对方先是再一次拱手说道:“紫烟,我叫张杰。是太玄宗千符峰的内门弟子。通过太玄宗重开山门之后的这些日子以来,收到的世俗界的消息,得知你具有制符的天赋。我们千符峰的峰主对你非常欣赏,已经准备亲自收你为千符峰中的内堂弟子。从今往后,你我就是同门的师兄妹了,所以特让我前来通知师妹你。”

    说到这里,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了一个银牌递给了许紫烟,脸上有些尴尬地说道:

    “还请师妹将上次给你的那块铁牌还给师兄。”

    按理说,张杰也是太玄宗千符峰内的一个内堂弟子,虽然不是真传弟子,但是也没有必要对许紫烟一个新人如此地客气。但是,许紫烟却是千符峰峰主梁之洞亲自发话要收的内堂弟子,虽然没有直接将许紫烟收为真传弟子。但是,毕竟是峰主亲点的人啊。

    上次因为自己瞧不上许紫烟的资质,并没有重视许紫烟。回去禀报了上去之后,这件事情也就不了老之。谁知道前几天被峰主的真传大弟子火舞叫了过去,给大骂了一顿。说什么许紫烟身具制符的天赋,这样的人才正是千符峰最需要的。要他立刻前往中都城许家,将峰主亲自收许紫烟为内堂弟子的事情通知她。

    要知道,张杰眼前的这个许紫烟还只有十六岁啊。被峰主亲自收为内门弟子,谁知道将来会不会成为峰主的真传弟子?前途可谓一片锦绣,张杰如何不努力巴结?

    “啊?”

    许紫烟听了张杰的话,就更加地茫然,整个人被这个消息弄得懵懂了。内门弟子是什么概念,许紫烟不是很清楚。但是手里的银牌一定是比先前的那块铁牌要贵重,这个许紫烟可是知道的。如此推理,那么拥有银牌身份的弟子就一定要比拥有铁牌的弟子高,而且貌似高出不少。这样的消息,如何不让许紫烟发蒙?在那里楞了半响,许紫烟才吃吃地说道:

    “张前辈……”

    “叫我师兄”张杰故意板着脸说道。

    许紫烟机械地点着头说道:“张师兄,这个……怎么会突然又变成了什么内门弟子?”

    张杰一听,眼睛就红了,眼泪差点儿就掉了下来。心中暗道:“你问我,我问谁啊?”

    想自己八岁进入太玄宗,在外门整整熬了八十年,不知道吃了多少的苦,才成为了外门精英弟子。又熬了一百多年,才突破到筑基期,成为了内门普通弟子。而且太玄宗并不是只有一处山门,像千符峰所在之处,那是太玄宗所在的正宗山门。但是,在苍茫大陆的北地,太玄宗还有多出分支。

    其实,就是一些好的资源被太玄宗发现了之后,就霸占了下来,建立了一个个分支。这些分支平时也要修士去管理和工作的。像张杰这种在太玄宗没有根基和背景的人,而且天赋又不是很强,自然是被派了出去,在一个矿场上主政一方。

    要说这主政一方,倒也是能够弄到一些实惠,但是再怎么实惠,那也比不上太玄宗内门的条件啊,也没有太玄宗内门的灵气浓郁啊,也没有太玄宗内门的修炼条件啊,更没有人能够随时指点啊。

    所以,张杰又是整整耗费了近四百年的时间,眼看着就要耗尽寿命的时候,修为才达到了筑基期第十二层后期。眼看着自己如果不能够突破到结丹期,就要陨落,可谓一生坎坷。如今见到许紫烟小小的年纪,就被峰主亲自收为内门弟子,也就意味着可以留在太玄宗内门修炼,他的心情可想而知。再听到许紫烟如此相问,简直有一头撞死的冲动。心中暗道:

    “谁知道你丫的哪座祖坟冒了青烟儿,我还觉得冤得慌呢?”

    这病不仅没强,反倒重了,一个劲地咳嗽。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