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苏流烟同学 。我不是安琪儿同学 ,v儿1128同学 , 快乐2608同学 ,飘落涟漪同学 ,书友19982511同学 ,♀可可乐♀同学 ,宝妈宝儿同学 ,懒人小七同学 ,冰凌隐同学 ,清浑同学 ,莲花次第开放同学 ,nu0211同学 ,巴厘星星沙同学 ,zq023同学 ,书友100225150331375同学 ,执此一心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泣泪百拜感激不尽

    许浩然给许紫烟又换了一个屋子,嘱咐她一切要小心之后,便带领着众人离开了内堂。而那些内堂的弟子也散去,回到了自己的屋子继续修炼。

    许紫烟来到了自己的新屋子里,坐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究竟错在哪里。于是。便又拿出了一张妖兽皮,一瓶妖兽的血液,开始了再一次制作起来。

    许浩然他们离开了内堂,来到了议事大殿,正在那里笑谈着许紫烟今天的窘状,猛然间便有听到内堂的方向响起了一个震天的爆破声。众人一惊,再一次纵身掠出了大殿,向着内堂的方向飞去。

    待飞到了内堂的上空,又见到许紫烟站在一片的废墟跟前,正尴尬地抬头看着他们。看得许浩然等人一阵无语。

    最终在连续炸毁了内堂的第七个屋子之后,许浩然下令,在祖地的后山给许紫烟单独划出了一个山头,那里原本居住的几十户弟子都搬了出来,另行安排居住之地,整个那几十座房子都交给了许紫烟。

    许紫烟向许浩然道谢之后,便搬到了后山,随便挑了一个房子住了进去。符宝的制作越是不成功,她越是要在进入到太玄宗之前将它琢磨明白,否则自己要是在太玄宗内将房子给炸毁了,恐怕太玄宗对待自己就不是家族这个样子了。

    而且,经过了连续七次的失败,许紫烟已经弄明白了失败的原因。并不是自己制作到了三分之二的时候才出现的错误,致使符宝爆炸。而是自己从一开始,在妖兽皮上制作第一个小符阵的时候,就有着非常非常小的失误。只是笔力有些不均匀,但是就是这一点点不均匀却埋下了失败的种子。

    一个小符阵的不均匀,产生的不稳定性是非常小的。但是当许紫烟的符笔之下。一个个小符阵形成之时,那些不均匀也就串联到了一起,那原有的一丝不均匀也就被无数倍地扩大了。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所以才导致了最后的爆炸。如果想要成功地制作出一张符宝,就必须从最开始保证不出一丝的差错。

    找到了失败的源头,许紫烟便知道如何去做了。当屋子再一次被炸毁的时候,许紫烟的脸上没有沮丧,却充满了自信的微笑。因为这次她制作的符宝虽然依旧没有成功,但是却比以前制作的时间长上一些,距离成功也近上了一些。许紫烟坚信,只要自己不停地练习下去,自己一定便会成功。

    于是,在许家便出现了神奇一景。就是每隔个三天五天的,在许家祖地的后山上就会暴起一声巨响,冲起一阵浓烟和火光,一个屋子就被许紫烟给炸了。刚开始,每逢爆炸声起,许浩然和许家的弟子们还会跑出来看看,许浩然还会亲自跑去后山看看许紫烟有没有出事,到了后来,大家已经习以为常了。每当爆炸声起。大家该干什么仍然在干什么,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而许紫烟此时也不是爆炸之后立刻就进行下一次制作了,每一次失败之后,她都要认真地总结一下,然后洗个澡,调息一下,让自己重新进入到自己的巅峰状态,然后才开始新的一次制作。成功正在一点一点地接近。

    时间过得很快,又过了寒冬,经过了春天,迈入了初夏。如今距离修仙界各个宗门开山收徒只剩下了两个月。

    许浩然负手站在自己家的院落里,仰首望着天上的月,微微皱着眉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一条人影突兀地出现在许浩然的身后,那许浩然没有丝毫的惊觉。直到那个人微微地咳嗽了一声,许浩然才身形巨震,猛地转过身来,惊惧地望着自己背后的人。

    待看清楚背后的来人是什么样子,许浩然的脸上更是一变,因为自己身后的这个人是如此的恐怖。一张脸满是一道一道的疤痕,在月光的照射下,许浩然认出那分明就是一道一道的剑痕布满了脸上。一条左臂已经消失不见,一个空空的袖子随风飘荡,在他的肩膀上,此时正趴着一个小猫一样的东西。那疤脸独臂人正目光灼灼地盯视着许浩然。

    许浩然安奈住自己心中的震惊,心中的念头转得飞快。眼前的这个疤脸独臂人能够悄无声息地站在自己的身后,自己却没有丝毫的发觉。而且自己完全看不透对方的修为,对方很可能就是宗门的上仙。于是,整理了一下衣服。恭敬地对着疤脸独臂人行了一礼,语气小心翼翼地说道:

    “恭迎上仙不知道上仙光临寒舍,有什么事情要浩然去做?”

    那个疤脸独臂人满意地点了点头,咧开嘴淡淡地笑了一下,他这一笑,脸上的疤痕都仿佛在蠕动一般,更加地迫人。伸出手拍了拍肩膀上的那个小猫似的动物,轻声说道:

    “许族长,你还认得它吗不跳字。

    话落,那个小猫似的动物便从疤脸独臂人的肩膀上跳了下来,一落到地上,身体猛然地变大,一只麒麟出现在许浩然的面前。

    “这……您……”

    那疤脸独臂人看到许浩然震惊的模样,淡淡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

    “这些年来,多亏许族长照顾麟儿。”

    “您是……”许浩然神情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的来历你不要打听,这是我给你的谢礼”

    话落,疤脸独臂人便向着许浩然扔出了两个储物戒指。许浩然接过戒指,运用精神力向着里面一看,身形就是一震,手中的储物戒指差一点儿掉到了地上。

    闭上了眼睛,稳定了一下情绪,但是那储物戒指中海量的丹药仍然让许浩然的心剧烈地跳动着。这份礼太大了。大得让许浩然觉得自己这十几年来好像对许麟还不够好,亏欠了许麟什么似的。好不容易稳定了心神,睁开眼望着对面的疤脸独臂人,许浩然急忙表白道:

    “上仙,麟儿他一直在许家过得很好。如今他已经是炼气期第七层的修为了,我想今年的太玄宗开山门收徒,他一定能够成为太玄宗的弟子。”

    疤脸独臂人淡淡地摇了摇头,对着许浩然轻声说道:“太玄宗还不配收麟儿为徒。”

    看到许浩然震惊不已的模样,疤脸独臂人淡淡地说道:“这次我来,就是要带麟儿走的。许族长不会不放人吧?”

    许浩然心中就是一惊,被对面的疤脸独臂人淡淡地一望。一股莫名地威压便扑面而来。急忙双手连摇道:

    “怎么会麟儿他原本就是您的孩子,我只不过是替您抚养一段时间。”

    “嗯”疤脸独臂人满意地点了点头,轻声说道:“许族长,谢谢我给你的这些丹药,应该可以使你们的家族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人才辈出,将会统一北地世俗界。而且,麟儿随我离开之后,也不会忘记你们许家的养育之恩。将来麟儿自会有他报恩之时。”

    “不敢”许浩然躬身施礼,但是心中已经乐开了花。统一北地世俗界啊眼前的疤脸独臂人是什么身份,自己不知道。但是就是凭着他站在自己的身后,自己都感觉不道。就是凭着这两个储物戒指内的丹药,就是凭着他刚才说的那句“太玄宗还不配收麟儿为徒”,就完全可以肯定对方的来头不小。如此,麟儿将来的前途还能够差吗?

    从今往后,许家有着这些丹药的支撑,明理有着许紫烟成为太玄宗弟子的招牌,暗里有着许麟的照应,许家的鼎盛就要在自己的手里实现了

    “好了”疤脸独臂人神色依旧淡淡地说道:“你去把麟儿唤来吧,你先把他的身世说给他听,然后我再说。”

    许浩然的书房内,只剩下了许麟和那个疤脸独臂人。此时,许浩然正站在自己的院落里,脸上荡漾着微笑,在想象着未来的北地只有一个大家族,那就是许家。

    书房内,许麟跪在疤脸独臂人的面前,痛哭失声。疤脸独臂人伸出仅余的一只手,抚摸着许麟的头,满脸的慈祥,轻声说道:

    “麟儿,跟我走吧,你未来的路还很长,很艰辛。所以,你首先要变得强大”

    许麟用力地点了点头,抬起一双泪眼,望着疤脸独臂人,语气坚定地说道:

    “父亲。我会做到的不管我们的敌人有多强大,我都要他死在我的面前,为我死去的娘亲报仇”

    “好,这才不愧是我公孙擎天的儿子,呵呵呵……”

    将许麟从地上拉了起来,公孙擎天慈祥地说道:“麟儿,我们走吧”

    “我……”许麟的神色有着一丝犹豫,最后看着父亲满是疑惑的眼睛,轻声说道:

    “我想在离开之前,见紫烟一面。”

    “呵呵,是那个丫头。好,我带你去,她在哪里?”

    许家祖地,后山。

    许紫烟握着符笔勾下了最后一笔,一道光华从第一个小符阵向着最后一个小符阵闪亮了起来,如同一串灯笼依次点亮。最后光华齐放,再渐渐地消失,隐入了那张符宝之中。

    “成功了”

    病得脑袋成浆糊了,真的写不出来了。尽量争取再码出一章吧,各位大大不用等了,恐怕会很晚,明天看吧

    感谢艾尼丝战友对我身体的关怀,谢谢真的谢谢心里很感动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