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了,每天四章,铃动累了颈椎和胳膊都感觉要断了

    将许家所有的弟子都带回了城墙之上,一时之间,城墙之上的气氛更加地压抑。有些年老的弟子,眼中也和青年一代一般流下了屈辱的泪水。

    许顶天目光威严地扫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准出战,违反者按叛族处理”

    说完,望着刑堂堂主许浩苍说道:“浩苍,这里就交给你了。把他们给我看住了”

    “是,老祖”许浩苍躬身答道。

    许家老祖看了一眼许顶天,许顶阳和许浩然,轻声说道:“我们走”

    四个筑基期的修士离开了城头,返回了家族祖地。他们已经知道了南林城杨家和沧浪城周家的心思,战又不能战,难道还站在这里等着人家羞辱吗?所以,许家老祖等人便毫不犹豫地将这里扔给了许浩苍,而自己则返回了家族,期望能够商量出来一个办法。一个能够重新激发许家弟子斗志的办法。因为他们已经沉重地发现,许家弟子的斗志正在慢慢地消散。

    许浩然的书房里,许家老祖,许顶天,许顶阳和许浩然愁眉苦脸地坐在那里。他们四个已经在那里坐了半天了,仍然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整个中都城外响起数千人整齐的谩骂,直接随风传到了书房里四个人的耳朵里。

    在中都城的另一边,许浩量和许紫烟正带着一百多个许家的精英弟子向着中都城飞来。隐隐地听到了数千人整齐的喊叫和肆意的大笑。许浩量和许紫烟相视了一眼,陡然加快了飞行的速度,其他的许家弟子也紧随其后加快了御剑的速度。

    随着距离中都城越来越近,那数千人的声音也越来越清晰,许浩量,许紫烟和许家的这些精英弟子的脸阴沉得像要滴出水来。他们自然是听清楚了那些声音在谩骂着什么,心中虽然不清楚许家发生了什么,但是情况很不好是肯定的

    带着羞愤和忧虑的心情,许浩量和许紫烟等人一路飞行,很快便飞上了中都城的墙头。此时,在靠这一边的城墙之上,只余几十个人在那里把手,而且一个个都是在那里低垂着头。完全没有了以往许家弟子的精神。

    许浩量一落到地上,便一把抓过一个弟子喝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弟子初始一惊,待到看到抓住自己的人是许浩量,再将目光往许浩量的身后一看,许紫烟,许麒,许麟,许天狼等家族的精英弟子此时都在望着自己。他的一颗心立刻就激动了起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不住地向下滚落,其他的守城弟子也看到了许紫烟等人,心中只觉得憋屈了很久的情绪一下子散发了出来,鼻子一酸,也都哭了起来。

    “哭什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个被许浩量抓住的弟子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哽咽着向许浩量说起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许浩量等人听完,立时变了颜色。每个人的心中都燃烧着怒火,一百多个人心中的怒火,让城墙之上的温度都似乎在不断地升高。

    “我们走”

    许浩量大喝了一声,凌空飞起,向着中都城的另一边急飞而去。许浩量是谁?那是整个北地闻名的最好勇斗狠的主,如今被人家打上了门,堵着门口叫骂,这让许浩量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而那一百多个家族的精英弟子,哪一个不是骄傲的主?又在试炼谷中全歼了三家弟子,获得了大胜,最重要的是还刚刚得到了突破。正是斗志高昂之时,却听到了家族目前是这种状况,一个个赤红了眼睛,紧紧地跟在了许浩量的身后,风驰电掣般地冲了过去。

    很快,一行人便来到了面对南林城杨家和沧浪城周家的那面城墙之上。许浩量一站到城墙之上,便引起了城墙内外所有人的轰动。许浩苍眼见着一条身影如一杆枪一般插在了城头之上,彪悍的气息向着对面铺天盖地地散发了出去。

    待他看清楚是许浩量的时候,一颗心激动得差点儿从胸膛里跳了出来,不敢相信地用手擦了擦眼睛,确认是许浩量之后,欣喜地大喊道:

    “九弟”

    许浩量没有理会许浩苍的呼喊,而是直接身形一纵,瞬间便掠到了城外的那个高大宽阔的擂台之上,如狮吼般爆喝道:

    “许浩量在此,哪个上来送死?”

    数千人的谩骂声嘎然而止,每个人望向许浩量的目光都充满了恐惧。许浩量的名声谁不知道啊?最重要的是那南林城的杨睿和沧浪城的周霸,向着擂台之上的许浩量一望,目光就是一缩。他们发现许浩量如今已经是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了。

    以往,许浩量在筑基期第二层的时候,就是筑基期第三层的杨睿和周霸也都不愿意去招惹许浩量。因为那许浩量悍不畏死的打法,就是最终赢了许浩量,自己也会被弄得很狼狈,说不得还会受点儿轻伤。如今,那许浩量已经是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和自己在伯仲之间,和这样的一个疯子上去搏杀,在两个人的心里还真是没有把握。

    “父亲我去”杨睿身边的杨玲珑低声说道。

    杨睿略微犹豫了一下,心中不住地盘旋道:“如果自己一方就被许浩量这么一喝,然后就没有人敢上去迎战,那么,自己两家这次前来中都城之举岂不成了一场笑话?以后在北地还有何名望可言?上去迎战吗?许浩量是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玲珑是筑基期第四层的修为,想必就是胜不了许浩量,也应该不会败”

    于是,向着杨玲珑轻轻点头,低声说道:“许浩量的为人你也应该听说过,一切小心”

    “是父亲,我会小心的”

    话落,杨玲珑大喝一声:“许浩量,我来战你”

    一条黄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待再出现之时,已经站在了擂台之上。许浩量目光一缩,望向一身黄衫的杨玲珑面色就是一变,不禁在心中暗自想道:

    “果然这杨玲珑正如顶天伯父所说的,修为已经超过了我,我竟然看不透她的修为。应该是伯父所说的筑基期第四层初期的境界吧哼那又什么样?一个修为比我略高上一些的小丫头罢了,玩命可不仅仅是凭着修为,还有作战的经验和技巧。嘿嘿,我现在已经粗略地掌握了烟儿教的控制之力,应该可以弥补修为上的差异吧?好就让那杨睿老儿震惊一下吧最好我能够把这个杨玲珑杀死在这擂台之上,让那杨睿老儿直接哭死。”

    站在城墙之上的许紫烟,眼中蔚蓝一闪,便看清了杨玲珑目前的修为,仍然和当初在琅琊镇外的修为一样,筑基期第四层初期。而许浩量如今的修为却是筑基期第三层初期。

    此时的许浩量和杨玲珑已经战在了一起,许紫烟只是略微注视了一会儿,一颗心便放了下来。虽然许浩量和杨玲珑之间整整差了一个境界,但是如今的许浩量,已经粗略地掌握了控制之力,所释放的法术,不仅仅是消耗少了很多,威力也增加很多,已经无限接近筑基期第四层的杨玲珑。再加上许浩量超越杨玲珑的丰富的作战经验,竟然隐隐地将高出自己一层修为的杨玲珑压制在下面。

    看到了这种情况,许紫烟的嘴角掠过一丝笑意,目光便向着其他的方向看去。腾然之间,感觉到一股森寒的目光从对方的阵营中射了过来。许紫烟注目望去,只见一个站在沧浪城周家家主周霸身后的白衫女子正满眼怨毒地凝望着自己。许紫烟心中一动,心中暗道:

    “这个女子是谁?看模样也就十七八岁,却有着炼气期第五层的修为。那沧浪城的天才不是周霸的儿子周浩吗?什么时候,周家又出了一个这样的人物?”

    想到这里,许紫烟转头向着身边的许麒低声问道:“麒师兄,站在周霸身后的那个白衣女子是谁?”

    许麒将望向擂台的目光转向了周霸身后的那个白衣少女,目光一凝,轻声地对许紫烟说道:

    “紫烟妹妹,那个女子叫做周子媚,是当初在琅琊镇内自爆的周圣城的女儿。其实,在沧浪城周家,真正的天才不是周霸的儿子周浩,而是周圣城的女儿周子媚。那周浩完全是凭着丹药给催出来的,而那个周子媚却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修炼出来的。只是在我们逃亡之前,听说她还是只是炼气期第四层,什么时候拥有炼气期第五层的修为了?”

    许麒刚刚说道这里,发现那周子媚的目光冷厉地向着自己望了过来,紧接着又一次扫过了许麟,许天狼,许岚,许天海几个人。这时几个人也明显地注意到周子媚在关注自己几个,便一起望向了周子媚。

    以前的许家这几位弟子,在听到周子媚的名字的时候,都有一种被压抑的感觉。这也是无法逃避的事实,同是北地四大家族的青年一代,那时候人家南林城杨玲珑就是炼气期第五层的修为,而沧浪城周家的周子媚也是炼气期第四层的修为。而许家呢?就是号称中都城天才的许天狼也不过是炼气期第二层巅峰的实力,这拿什么和人家比?又怎么能够不压抑?

    推荐一本好书:

    书名:《极品夫君》作者:曦子宝贝。书号:2059187

    简介:

    冷血残杀的王爷会偷心。

    原来那曾经彼此喊出海枯石烂的情意不过是逢场作戏。

    我该怎么调教你,成为我那心中的极品夫君。

    “哼,今晚给我跪搓衣板去”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