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守门弟子神色就是一愣。继而恭敬地向着许天养施礼道:

    “师兄,不用了怎么敢劳烦师兄,华灵师姐的事情,总管已经安排给我们两个了。师兄还是回去陪华灵师姐吧”

    许天养的脸色就是一沉,冷声说道:“哪里又那么多废话,让你们走,你们就走,啰嗦什么”

    “这……”

    “这什么这?外堂的弟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嚣张了,连我的话都不听了?”

    “不不是师兄。”

    “那还不赶快闪开?”

    “不行师兄”

    “嗯?”

    “师兄,这不行”两个后天弟子的神色虽然有些惶恐,但是语气却极为坚定,望着逼近的许天养躬身施礼道:

    “师兄,您虽然是内堂的师兄,但是家族的规矩却不可破今天晚上守酒窖的是我们,这是总管安排下来的,如果您想要替换我们,就必须得到总管的同意。”

    许天养望着近在咫尺的酒窖,再看看眼前的两个许家弟子,心中一叹。看来自己想要借着许华灵的身份混进去是不行了,想到这里,许天养不禁一阵后悔。后悔自己昨天向许华灵透露了自己的身份和任务。如果自己昨天没有透露,自己今天就可以接着看望许华灵,然后说自己馋酒了,想进去喝上一点儿,想必那许华灵也不会拒绝。

    可是如今,许华灵已经被自己给杀掉了。而明天就是中都城大比了,麻仙散今晚是必须要放进去的。但是,许家的规矩放在那里,对面的两个弟子是不会让自己进去的。

    许天养淡淡地朝着那两个弟子点了点头,温和地说道:“那就谢谢两位小师弟了我回去陪华灵了”

    “不敢当师兄谢”

    两个外堂弟子急忙躬身施礼。许天养淡淡地点了点头,转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还没有走出几步,许天养的精神力便向着四处蔓延而去,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的人,背着身,曲起两指一弹,两缕指风便无声地点中了那站在酒窖门前的两个外堂弟子的睡穴。

    两个外堂弟子瞬间便睡了过去,身子一软,便要倒在地上。在两个人的身体刚刚歪了一点儿的瞬间,许天养的身形便到了两个人身前。伸出双手将两个人扶住,把两个人扶到了酒窖的墙边,让两个人分别靠着墙倚在那里。

    身形一闪,许天养便进入了酒窖之中。站在了酒坛之前,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个细管,一头尖细,一头成漏斗状。将麻仙散倒入漏斗中一些,然后在酒坛的泥封处插入,将嘴堵住漏斗。用力吹了进去。

    许天养站起身形,将细管从泥封处拔了出来,向着第二坛酒走去。突然身子就是一僵,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在他的肩膀上出现了一只大手,将他压得一动也不能够动。

    “许天养?”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许天养浑身就是一哆嗦,他立刻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正是许家弟子都十分畏惧的刑堂堂主许浩苍。

    “你是李万鹏,萧如归和吴蒙这三家中哪一家的奴才?为什么要背叛许家?”身后传来了许浩苍愤怒的声音。

    “堂主……您怎么会在这里?”

    “狗奴才你以为那三家的诡计会瞒得过许家吗?就知道会有人到这酒窖捣鬼,我已经等你很久了,只是没有想到会是我们许家内堂的弟子说,究竟是谁派你来的?”

    许天养的眼中闪过一丝狠色,牙关一咬,便咬破了藏在牙齿中的毒药,一口吞咽了下去。

    “呵呵呵……”许天养突然笑了起来,低沉地说道:“许浩苍,许堂主你想要知道是谁派我来的吗不跳字。

    “说”

    “那你就到地狱去问吧”

    许天养话音刚落,身子便是一软,跌倒在地上。身后的许浩苍心中就是一惊,将许天养的身子翻转了过来,发现许天养的嘴角正流出一缕黑血。狠狠地跺了跺脚。许浩苍拎着许天养的尸体,飞身冲出了酒窖,挥手解去了那两个外堂弟子的睡穴,冷声喝道:

    “给我好好看守着”

    那两个正迷糊间的外堂弟子,身子就是一个激灵,立刻完全清醒了过来,一个个牙齿颤抖着相互张望着:

    “刚才……那个声音是……刑堂堂主的……”

    许浩苍离开酒窖不久,许家就出动了很多高层的弟子,一窝蜂地扑向了许天养和徐天赐他们那一枝的族人。但是,令他们失望的是,抓住都是一些不知情的人,再就是在许天养的床下找到了许华灵的尸体,而徐天赐却不见了踪影。据内堂弟子回忆,昨天下午就没有见到徐天赐,很明显,徐天赐先逃跑了。

    事情很快就被许家高层给压制下去了,明天就是中都城大比之日,徐浩然自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影响了家族弟子的士气,不过许天养那一脉的族人都被徐浩然毫不留情地打入了家族的大牢。

    第二天清晨,在许家的中央广场上,内外堂弟子在徐浩然的带领下,每个人手中一碗壮行酒,在徐浩然热烈的讲话之后,众人一起一饮而尽,然后将碗轰然摔碎在地上,场面恢弘,壮观。

    试炼谷是中都城四个家族在苍茫山脉外围发现的一个巨大的山谷,山谷内居住着一些三阶以下的妖兽,但是最重要的是在山谷内生长着很多各种各样的草药。都是一些炼丹需要的草药,甚至还有一些对于世俗界来说比较名贵的草药。

    中都城内四个家族发现之后,立刻联手拿出了大量的宝藏,甚至每家还拿出了五个下品灵石,凑成了二十块灵石,请了一个小宗门的弟子给布设下了一座大阵,将整个山谷给封了起来。

    山谷内的那些东西,也就是在世俗界还算是名贵的东西,在修仙界修士的眼中根本就是鸡肋。当初那个弟子被宗门安排了这个任务,同时也被告知去看看,那个山谷有没有价值,如果有价值,就直接霸占了它。

    试想一下,一个在苍茫山脉外围的山谷,又会有多大的价值?所以,那个弟子在山谷内搜寻了一遍,便失望了。顺手在山谷的东西南北四个方向扔下了四个不入品级的阵图,将整个山谷封住,然后教给了四个家族开启和关闭的方法之后,便离开了中都城。

    修仙界没有把这里当成一回事儿,但是世俗界的许家,李家,萧家和吴家。可是把这里当成了宝贝。四个家族互不信任,为了防止对方偷进山谷,还先请求那个宗门弟子将开启和关闭阵法的发诀分成了四个部分,每个家族掌握其中的一部分,这样一来,如果想要开启和关闭大阵,就必须四个家族同时出手。

    每次中都城大比,中都城内四个家族,许家,李家,萧家。吴家都会分别选出四百个弟子出战。其中两百个是内堂弟子,两百个是外堂弟子。由各个家族中的第二高手带队进入到试炼谷中。

    而每个家族带队的筑基期修士是不能够参加大比的,他们进入试炼谷只是为了防止试炼谷中突然会出现什么厉害的妖兽,以免造成无谓地死亡。

    在试炼谷中,大比为期七天,到时候以哪个家族中的弟子得到的草药和妖兽内丹的总价值来评选出名次。排在第二名的家族,要拿出这次试炼收获的一层给排名第一的家族,排名第三的家族要拿出两层的收获交给第一名,排名第四的家族要拿出三层的收获交给第一名。

    在整个试炼过程中,带队的筑基期修士只能够呆在刚进入的山谷口处。只有那些弟子遇到四阶以上的妖兽,释放出求救信号的时候,他们才能够出手。而四个家族弟子之间的争斗杀伐,是他们不能够参与的。

    每次试炼大比,四个家族中都会损失很多的弟子,而且这些弟子中那些炼气期弟子都是家族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英弟子。但是,那些活着的,经此一战之后,都会与以前有着巨大的不同,成为各个家族中的支柱。

    在中都城的中心,许浩然,李万鹏,萧如归和吴蒙从四个方向走来,在中间汇聚。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和煦地笑容,仿佛是多年未见的老兄弟一般。

    在四个家族族长的背后各自站着这次的领队,分别是许浩量,李万宝,萧如星和吴越。

    这四个人可就没有各自家族的族长那么有涵养了,只是淡淡地拱了拱手,便各自阴沉着一张脸站着了各自族长的身后。

    在领队的身后,是这次参加试炼大比的各个家族的四百个弟子。在四百个弟子组成的队伍的前面是他们的队长。

    许家的队长当仁不让地是许紫烟,经过了前天在内堂那一战,许紫烟连败五个炼气期第十一层修为的弟子,特别是最后还是一人**战败了三个炼气期第十一层弟子联手,在整个内堂已经没有人不服许紫烟。何况家族中的高层又知道许紫烟的真正实力,和她的统领能力,她不做队长,又有谁来做?就是许紫烟想要低调。不做这个队长,也是行不通的。而且许顶天和许浩然还亲自将许麒叫到了两个人的跟前,嘱咐许麒要和许紫烟多学学。所以,许麒一路上都在关注着许紫烟,目光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许紫烟,弄得许麟和许天狼一个劲地瞅着许麒,不知道他今天错了那根神经,这么盯着人家女孩子?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