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打滚求粉红票

    “烟儿。你快去坐,刚才经过了一番苦战,一定累坏了。口渴不?要不要喝点儿什么?”许浩然殷勤地说道。

    “苦战?”旁边的许浩量咧了咧嘴,心道:“就许震那几个废材,还不够她塞牙缝的”

    其他的人也自然知道现在是有求于人,而且还不能够逼迫对方。他们一进入大殿,便立刻都想起了当时就是在这里,许浩量是怎么被许紫烟收拾的他们自问如果许紫烟不用符箓的话,还可与许紫烟一战,如果许紫烟用符箓吗?每个人都禁不住在心中一哆嗦,一个个暗道:

    “如果这次族长想要逼迫许紫烟,自己等人一定要阻止”

    许紫烟刚想要对许浩然说自己不渴,不用麻烦。就觉得自己的鼻子下面一凉,两道鼻血又流了下来。

    “烟儿,你流鼻血了”站在许紫烟对面的许浩然看到许紫烟无缘无故地流鼻血,有些担心地说道。

    许紫烟在心中翻了一个白眼,没有敢真正地朝着许浩然翻白眼,心中暗道:

    “这不是废话吗?怎么爷俩一个样啊?”

    许紫烟急忙取出手帕,堵住了鼻孔按住,扬起头来。心中不禁一阵阵苦恼:

    “要命的大补汤啊,又流鼻血了”

    过了一会儿。感觉到鼻腔内不再流血,便用手帕将血渍擦净,然后将手帕收了起来,尴尬地笑了笑。

    “烟儿,你怎么会流鼻血?”许浩然担心地问道。

    “哦,没什么”许紫烟苦笑了一下说道:“是母亲见到我刚回来,把家里的名贵补品都炖成了一锅鸡汤,我又不知道,早上一连喝了四碗。”

    “哈哈哈……”

    整个大殿之上响起了一片抑制不住的笑声,还是许浩然看到许紫烟的尴尬,勉强地忍住笑意,咧着嘴说道:

    “那些名贵的补品,有很多还是我送给你父母的呵呵呵……”说道这里,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许紫烟苦着一张脸,干脆不去理会眼前一帮老不休,径直地来到了自己上次坐过的那个座位上,一屁股坐了下去。鼓着一个脸,在那里生闷气。

    许紫烟的这番作态,完全是一副小儿女姿态,倒是让大殿之上的一群长辈一下子感觉亲近了不少。以前的许紫烟,虽然也彬彬有礼,但是却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如今许紫烟这幅萌萌的样子,让大家的心一下温暖了起来,仿佛彼此之间的隔阂一下子消失了。

    许紫烟知道有些习惯是需要时间去养成的,并不是自己到了宗门之后,想要低调。想要装萌就能够装得像的。这也需要修炼,而且毕竟眼前的这些人都是自己的长辈,相处了也有一年的时间了,在他们的面前练一练,也萌得自然一些。

    她却不知道她的这一番举动,让眼前的这些长辈心中暖洋洋的。这倒不是许紫烟萌得好,萌得可爱。而是一个修为强悍,智慧,果敢,一直又不是很亲近的人,突然露出一副小儿女姿态,确实会让人的心中有所触动。许浩然哈哈大笑着对门外的弟子喊道:

    “去沏一杯忘忧茶来”

    门外的弟子立刻离开,不一会儿便端着一杯忘忧茶走了进来,送到了许紫烟的面前。许紫烟知道忘忧茶是有着去火卸热的作用,如今的许紫烟其实就是补得过头了,这杯忘忧茶确实是恰到好处。

    于是,许紫烟也不做作,双手捧着忘忧茶小口小口地喝着。此时,大家都已经坐了下来,都慈祥地望着许紫烟。在一群长辈的注视下,许紫烟也不好意思喝个没完。大概喝了半杯之后。便将茶杯放到了旁边的几案上,抬头望向了许浩然。

    许浩然见到许紫烟的目光望了过来,神色之间有些犹豫,但是为了家族,最终还是忍不住说出了口:

    “紫烟,你的修炼功法真的不能够传给家族吗不跳字。

    许紫烟摇了摇头,声音虽轻但是却是极其坚定:“不能 ”

    许紫烟当然不能够把自己的功法传授出去,她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的功法绝对是一个上乘的功法,虽然她现在不知道宗门的功法会是什么样子,但是她坚信自己的功法绝对不会逊于宗门的功法。功法是自己将来立足于修仙界的依仗,自然是不能够传授出去,这是许紫烟的底线,其他的倒是好说。

    听到许紫烟的回答,虽然众人心里都有这个思想准备,但是还是不免要失望。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遗憾,俱都将目光望向了许浩然,他们都想看看许浩然如何处理眼前的这件事,同时也害怕许浩然逼迫许紫烟。

    许紫烟如今对许家意味着什么,大家的心里都十分地清楚。不要说她本身的战斗力,还有给家族布设下的护族大阵,就是她即将成为太玄宗弟子这一项,就足以让许家众人对许紫烟高看一线,谁敢逼迫太玄宗的弟子,就是她的长辈也不可以,那是不给太玄宗面子,不给太玄宗面子的结果会很严重。

    许浩然感受到了众人的目光,他自然是不会再去犯逼迫许紫烟那样的弱智错误,不过他考虑了良久,最终还是想要再尽一份努力。诚恳地,语气甚至有些祈求地说道:

    “烟儿,如果只是透露一点点,就一点点,就是你今天作战的那个法门,你看行不行?”

    “作战的法门?什么法门?”许紫烟眨着大眼睛,一副迷惑不解的模样。

    “就是你那个释放出来的法术,威能倍增的法门。”

    许紫烟听了就是一愣,刚才在内堂修炼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个问题,整个许家的弟子没有人明白领悟各系法意真谛,以及控制之力的重要性。他们只是在凭着自己体内的贮备法力在作战,如此一来,法力消耗的很快。许紫烟起初只是怀疑世俗界都是这样修炼的,而如今看来也确实如此。

    这个法门对于许紫烟来说并不属于功法之列,是完全可以传授给家族的。而且也并不是告诉你这个法门,你就能够立刻学会的,那需要领悟和不断地修炼。只是许紫烟还是想要弄清楚整个世俗界是不是都是像许家那样修炼的?还有宗门也是不是一样?如果宗门修炼的功法和自己一样,懂得借天地之力。那么,自己就更没有必要守着不传给自己的家族了。所以,许紫烟没有立刻回答许浩然的问题,而是轻声说道:

    “大伯,难道许家一直是都是那样修炼的?和我修炼的不一样?”

    “是”许浩然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世俗界其他的家族呢?”

    “和我们许家一样。”说到这里。许浩然自嘲地笑了笑说道:“在世俗界如果有哪个家族有了你的那个法门,岂不是很快就能够独霸世俗界,又哪里会有什么北地四大家族?”

    许紫烟点了点头,觉得族长说得很有道理,便接着问道:“那……大伯您有没有接触过宗门的修士,他们的修炼方法难道也和世俗界一样?”

    许浩然摇了摇头,沮丧地说道:“怎么可能一样?如果一样,那么宗门和世俗界还有什么区别?我曾经有幸见过宗门的修士出手,他们的法门和你一样。”

    说到这里,许浩然感慨地望着许紫烟说道:“都是在凝聚法术的时候,轻描淡写。并没有感觉到有多么厉害,但是一旦释放出去,威能立刻倍增。这是宗门的法门,如何能够流传到世俗界?还是烟儿你福缘深厚,得到了宗门女仙的传承,才能够掌握这一法门。”

    许浩然话落,大殿之上的每一个人都露出了羡慕的目光,望着许紫烟。

    许紫烟听了许浩然的叙述,觉得既然宗门都掌握着这种法门,自己就更没有必要隐藏这个法门了。毕竟这是自己的家族,能够让自己的家族强盛一些,也是一件好事。毕竟自己离开家族进入宗门之后,自己的父母还要生活在这里,家族愈强盛,他们也就愈安全。所以,许紫烟望着许浩然,轻声地说道:

    “大伯,你说的那个法门,根本就不是女仙传给我的功法,而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

    “你自己领悟出来的?”许浩然惊讶得不禁失语,而那些家族中的高层长老更是一个个震惊地目瞪口呆。

    过了半响,许浩然才从震惊中反应了过来。这一反应过来,心中不禁狂喜。这个法门既然是烟儿自己领悟出来的,那岂不是说,就不会受到那个女仙的束缚,只要烟儿自己愿意,就完全可以传给家族。一想到自己的家族掌握了这个法门之后,自己的家族必定立于北地之巅,脸上不禁容光焕发。但是,随即脸色又是一变。有些心虚地望着许紫烟,心中思量着:

    “这是烟儿自己领悟出来的法门,在修仙界,功法就是每个修士的命根子。就是师父教徒弟有时候还要留一手呢?烟儿她会愿意传授给家族吗不跳字。

    要说这许浩然的心里也够纠结的,心里想着这些,便有些忐忑,小心翼翼地前倾着身子,轻声问道:

    “烟儿。你能够把你领悟的那个功法传授给家族吗不跳字。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