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苏悠悠同学 ,始终如 1ゝ同学的打赏

    铃动泣泪百拜感激不尽

    修士的感觉是很敏锐的,许紫烟几乎是第一时间就从对方的身上感觉到了敌意很强的敌意目光淡淡地望向了对方,只见那一群人是以五个岁数已经有些偏大的弟子为首的。五个人都是炼气期第十一层后期的模样,看样子再经过一段时间就可以突破,前往长老院修行了。每个人的眼中都透露着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神色。端着架子,缓缓地向着许紫烟走来。

    此时,许麒等人也看到了那些人,一个个不禁微微地皱起了眉头,想是他们也想到了对方的心思。彼此对视了一眼,不禁相视苦笑,脸上充满了无奈。一个个心道:

    “我的大叔大伯们啊你们这是干嘛啊?人家紫烟妹妹真正的实力可是筑基期第三层啊,你们……这不是找虐吗不跳字。

    为首的五个人缓缓地走到了许紫烟的面前,在他们的身后跟着一群弟子。而远处那些弟子也发现了这里的情况,正向着这里聚集而来。站在场边的许浩然也看到了发生的一切,作为一族之长,怎么可能会猜不到自己那些族弟的心思,不过他也没有出声,反正他知道许紫烟是不会杀了他们,给他们一点儿教训也不错。省得他们自大惯了,在中都城大比的时候,丢了许家的脸。

    “许紫烟是吧?”一个留着山羊胡子的老者望着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是”

    许紫烟吝啬地没有多说出一个字,而且也没有回问对方叫什么。此时的许紫烟心中很烦躁,自己刚刚因为大补汤,在几个少年的面前流鼻血,丢了脸面。本想立刻回去,却没有想到又跑出来一群没事找事的。许紫烟心道,你们适可而止那还罢了,如果不知道进退,那就拿你们撒气了

    许紫烟冷淡之极的一个“是”字,让那个山羊胡子立时气得够呛。要知道此时许紫烟和许麒等人一样,显露出来的仍然是离开中都城之时的修为,依旧是炼气期第二层。而那个山羊胡子却是炼气期第十一层的修为。所以,无论是从修为上看,还是从辈分上看,那山羊胡子都认为许紫烟应该摆出一个弱者的姿态。结果,许紫烟就是那么冰冷冷地回了一个“是”字,然后便淡淡地望着自己。

    山羊胡子生气了,内心不爽了起来,极度地不爽“呵呵”冷笑了几声,将手向着自己五个人的身上虚指了一下道:

    “我们都是你的叔伯辈。”

    “嗯”许紫烟依旧只是一个字。

    那五个人的神色就是一僵,而此时的许紫烟感觉到自己的体内越来越燥热,看来通过自己这一上午的修炼,体内的药力被完全地激发了出来。感觉到自己的鼻子又有些发胀,似乎又要流出鼻血,心中便有些不耐,望着对面的五个人淡淡地说道:

    “你们有什么事吗不跳字。

    “咳咳……”那山羊胡子被许紫烟一句话噎得一阵咳嗽。一张脸涨得通红,伸出手指着许紫烟喝道:

    “小丫头,你是怎么和长辈说话的?”

    远处的许浩然听了就是脸皮一抽,怎么和长辈说话?一会儿,她可能不说话了,会直接把你揍一顿。想到当初在议事大殿内的许浩量,许浩然便是一阵无语。

    “哦,长辈啊”许紫烟淡淡地说道:“可是,我还是想要问你们究竟有什么事?如果没事,我可要走了,我还有事。”

    旁边伸出一只手,拦住了那位气得浑身哆嗦的山羊胡子,是一位黑脸的老者,看着许紫烟沉声说道:

    “丫头,中都城大比就要开始了。这关系到我们许家的脸面,你没有看到大家都在努力的修炼吗?整个一上午只有你一个人,站在那里玩手指头。”

    说到这里,上下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眼中含着轻蔑,冷冷地说道:

    “虽然你的修为低了点儿,但是就是因为你的修为低,就更加地应该苦练。否则你如何为家族效力?”

    旁边的许麒,许麟等人相互对视了一眼,俱都无奈地掠过一丝苦笑,心中暗道:

    “她的修为低?老叔啊,您的招子倒是放亮一点儿啊”

    那许玫和许岚的双眸之中更是一片玩味,平时她们就看不惯那些老辈人物作威作福,如果他们一视同仁还则罢了,偏偏看到有背景的许麒,许麟和许天狼,立时就变了一副模样,身前身后的一副讨好的嘴脸,让许家内堂这些没有背景的弟子深为不耻。她们都很想看看许紫烟怎样教训他们一顿,为她们这些年来吃的苦和亏出口恶气。

    “哦”许紫烟轻“哦”了一声,心中也不禁一阵好笑,自己练了一上午的控制之力,却被人说成了傻傻地站在那里玩了一上午的手指头。心中突起玩笑之意,望着那个黑脸的老者轻声说道:

    “这位长辈,我是昨天刚刚从外堂进入内堂的,修为自然是低下,恐怕是整个内堂中排在最后的一个,怎么能够和你们几个老辈相比。”

    “噗嗤”

    旁边的许玫听了许紫烟的话,再也忍受不了,一下子笑出了声音,就是一向腼腆的许岚也别过头去,捂着嘴,肩膀一抖一抖的。许麒,许麟和许天狼等人,还有那些知道许紫烟真正实力的老辈弟子也都紧闭着嘴巴,但是一张脸却憋得通红,眼看着就要忍不住笑意。他们此时在心里同时掠过了一个念头:

    “许紫烟,这是……要坑爹啊”

    果然,那个黑脸老者倨傲地笑着说道:“那就让我来指点你一下吧嗯,你只是炼气期第二层的水平啊还真很是弱啊也罢,我就把修为控制在炼气期第二层指点你一下吧”

    “不要啊”

    这是在场内的所有知道许紫烟真实修为的人,内心深处的呐喊。只是没有人喊出来,一个个望向那个黑脸老者的神色十分地古怪,眼神中透露着丝丝怜悯。

    那黑脸老者完全不明白这些人的意思,心中虽然奇怪,但是也没有想得太多,只是倨傲地望向了对面的许紫烟。见到许紫烟微微点头,人群向着周围散开,许浩然也兴致勃勃地走了过来,站在人群的后天注视着。他知道许紫烟这次是不可能用符箓的,他也想看看许紫烟不用符箓的时候,而且在不显露筑基期修为的时候,如何应对那个黑脸老者。

    这五个人许浩然当然清楚他们的底细,每一个人都是炼气期第十一层后期巅峰,但是已经卡在了那里整整三年。这五个人三男两女,三个男的都是修炼的火系功法,而那两个女的却是修炼的和许紫烟一样的水系功法。这五个人可谓是许家内堂之中修为最高的弟子,上次若不是他们五个在闭关冲击炼气期第十二层,许浩然就会派他们跟着许浩量去营救许紫烟等人。满以为经过这次闭关,这五个人会突破炼气期第十二层,但是令许浩然失望的是,他们都突破失败了。

    看来是他们在内堂没有了压力,让烟儿给他们一点儿压力也好

    许浩然如是想,可是转念又是一想,如果他们被许紫烟轻易击败,这会是一点儿压力吗?

    此时,众人已经完全退开,将黑脸老者和许紫烟留在了中间。黑脸老者注视着许紫烟,傲然地说道:

    “小辈,你要记住,今天指点你的人叫许东。”

    话落,将一只手背在身后,伸出一只手向着许紫烟招了招,道了一声:

    “来吧”

    许紫烟当然不会用出自己筑基期第三层的修为,目光一扫,发现对面的许东确实是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炼气期第二层巅峰,便也将自己的修为压制在炼气期第二层巅峰,曲起了手指,瞬间在许紫烟的手指之间,光华一闪,如同一点星光,闪烁在一个冰针的针尖上。

    对面的许东看到许紫烟的手指上只是凝练出来一根绣花针大小的冰针,嘴角一撇,面露不屑,伸在前面的手一旋,手掌之上便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

    “去”

    许紫烟手指一弹,那根冰针便被弹了出去,一道银线,迅疾地刺向了许东。

    “去”

    许东也手掌一翻,那颗火球便呼啸着迎向了那根纤细的冰针。

    周围观看的人都很奇怪,特别是了解许紫烟真正实力的人,不知道许紫烟为什么只是凝聚出一根如此纤细的冰针,而且没有后续动作,难道许紫烟就想着凭这么一根纤细的冰针取胜?至于那些不了解许紫烟的人,同时在心中发出了一声感叹:

    “唉刚进入内堂的人,还真是弱啊”

    可是,就在他们刚刚感叹了一半,那个纤细的冰针离开许紫烟手指的瞬间,霍然壮大,变成了一个比手掌还要大上一些的冰锥。这就是借力,借取天地之力。而反观那许东凝聚出来的火球,却依然是拳头般大小。

    “噗~~”

    毫无悬念地,那个冰锥破碎了那颗火球,只是瞬间便到了许东的面前。许东急忙身形闪动,躲过那个冰锥。那个冰锥和许东擦肩而过。许东刚在庆幸自己没有在第一回合就丢掉了自己的脸面,耳边就听到许紫烟清丽丽地声音:

    “爆”

    今天木有粉红票哭死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