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将目光再一次望向了许浩然。她很想要找一个人试一下自己的法术水龙的威力,目光又向着广场上的众人扫了一眼,心中忽然一动,这十条法术水龙虽然威力不如一条,但是如果是在混战的时候,或者是自己被围攻的时候,倒是一种很有威力的手段。

    当然,许紫烟是不会拿这些法术水龙去找这些许家的弟子试炼的,那还不得把他们都给轰死。原本是想找许浩然试一下的。但是,许紫烟想了想,还是决定算了。就是要试,也要找一个没有人的时间和场合,总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给一族之长难看吧?

    挥指散去了十指之间的十条微型法术水龙,许紫烟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她知道之所以自己还不能够凝聚出来一条完美的法术水龙,是在两个方面存在着问题,一方面是自己的修为。如果自己的修为提高了,法力也自然就强大了,自然就能够更完美地凝聚出一条法术水龙。另一方面是自己对于法术的控制方面,自己对于水系的领悟还是不够透彻,只是领悟了一个皮毛,完全没有达到悟透的境界。

    如果自己能够完全领悟水系的真谛。哪怕自己只有炼气期的修为,也应该能够凝聚出一条完美的法术水龙。仙家有言,法意通天就是这个道理。那时,只要自己凝聚出一条完美的微型法术水龙,它就好比一颗法术的种子,一旦释放出去,完全是可以达到毁天灭地的境界。

    但是,想要领悟水系真谛,谈何容易想要法意通天,更是难上加难这些陈述,都是烙印在许紫烟灵魂中的传承所记载的,通过许紫烟这一年在苍茫大陆上的时间,她还从未听说过这些说法。但是,许紫烟坚信自己的传承中讲述的是对的,她认为如果有一天,机缘巧合之下,她真的能够领悟水系真谛的话,就是凭着现在的修为,也一定能够凝聚出一条正在的法术水龙

    如今,既然没有领悟的机缘,许紫烟思索了很久,最后找出的一条路就是从控制反推水系的真谛。所以,许紫烟这些日子一来,一直在练着自己的控制之力。尽量使自己对于法术的控制达到入微的程度。但是,许紫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控制之力距离入微还差得很远。可是就是这样,许紫烟已经尝到了控制法术的甜头。精确地控制法力,可以使自己的法力消耗得比其他人少。战斗力就会更加地持久,在一场搏杀中,往往是谁坚持到了最后,谁就赢得了胜利。

    从双手上收回了目光,抬起头向着广场上的众人望去。许紫烟今天一进入广场就沉浸在自己对法术的控制之中,并没有去看那些许家的弟子究竟是怎样修炼的。如今这么一看,不禁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因为她见到那些许家的弟子,包括许麒,许麟和许天狼这些年轻一代的精英,还有那些比自己高出一辈的炼气期高阶修士,他们都在倾力地释放着自己的法术,仿佛是谁一下子扔出的法力多,谁就是最厉害一般。完全没有丝毫对法力的控制,而且对于法术的控制也很差,一个个法术只是有了一个粗略的形状,根本没有达到形似,更别说神似。在许紫烟的眼里,那就是在浪费法力。

    一个法术扔了出来,连形都没有凝聚得像样,法力根本就没有用上多少。三分之二的的法力都消散在空中,只余三分之一的法力凝聚出各种的形态,非常的粗糙。法力如此的浪费,凝聚出来的法术作为引动天地之力的种子,又会强到那里?

    许紫烟凝聚出来的法术种子,一旦释放出去,会瞬间吸收天地灵气,壮大自己的威能,这就是借力借得天地之力就好比许紫烟凝聚的法术水龙,一旦释放出去,就会壮大,成为一条巨龙,一如当初在无尽森林中蜘蛛洞之上的那次一般。

    但是,眼前的这些许家弟子释放的法术,几乎根本就没有借到天地之力。自己凝聚出来的法术是什么样子,释放出去之后几乎仍然是什么样子。

    “难道他们不知道要通过控制法力来控制法术吗?人的力量是渺小的,天地的力量是无限的。只有懂得如何借取天地之力,才能够释放出威力极大的法术”

    许紫烟望着广场上的许家弟子,很是不解他们的举动。又转头望了望站在场边的许浩然,看到许浩然此时的目光也望向了场中的许家弟子,而且还不住地微笑点头。许紫烟诧异地想道:

    “难道是大伯对他们的修炼很满意?”继而心中掠过了一丝难以置信:“难道大伯也不知道通过控制法力去控制法术?”

    低头寻思了一会儿,将自己灵魂中的传承翻看了一遍,似乎传承中只是给了一个总纲,也没有提到具体的做法。真正是应了那句:

    大道不可言

    许紫烟突然记起,这个法门是自己的无尽森林中的蜘蛛洞之上,自己领悟出来的。就是因为自己突然地顿悟,才在那一刻释放出来一条引起各方势力注意的水龙。

    摇了摇头,许紫烟心中暗笑了一声。心道:“自己这是瞎操什么心?就凭着自己的年龄,去和他们说控制法力的问题。他们会听自己的吗?看大伯的样子,恐怕整个许家代代都是如此修炼的。嗯,恐怕整个世俗界也都是这么修炼的。自己如果突然出来说,这么修炼不对,会有人相信吗?不过是换来一顿嘲讽罢了”

    无奈地摇了摇头,许紫烟的目光便四下搜寻了起来。经过近一个时辰的修炼,许紫烟感觉到自己对于法术的控制似乎到了一个瓶颈。于是,便暂时停了下来,背负着手,看着那些修炼得热火朝天的许家弟子。

    目光扫过了许麟,看到许麟在那里很努力。似乎已经从对自己的感情中解脱了出来,许紫烟此时很佩服许浩然不把许麟的身世告诉他的决定。如果让许麟知道了他的身世,他还能够如此泰然吗?

    目光在熟悉许麒,许麟,许天狼等人身上扫过。许玫和许岚在那里两个人对练着,打得风生水起,不亦乐呼,汗水都湿透了衣衫。

    目光转到许麒的身上,只见许麒仍然是一副大家气度,一招一式有板有眼,但是在许紫烟的眼中却少了许多灵动,显得过分地死板。不过,那份沉稳的气度。大开大合的招式,对于女孩子还是非常具有吸引力的。这不,在广场的另一边,许多女弟子正不时地偷偷地望着这位许家族长的儿子。许紫烟自然是发现了那些女孩子的目光,心中偷笑之际,也抱着欣赏的目光望着许麒。

    上下打量了一会儿之后,又望向了许麟。

    许麟很剽悍,此时正释放着一柄火焰刀和许天狼站在了一起。浑身包裹在一片赤红的火焰中,丈余长的火焰刀带着炙热的温度在空中不停地挥斩着。身形移动得很快,几乎拉出了残影。但是在许紫烟的眼中还是看得分明。

    许紫烟的目光扫过,发现许麟的面颊瘦了很多。下巴已经蓄起胡须,显得一张脸更加的消瘦,一双眼睛也愈加显得宽大,但是那眼中总是似乎少了一些神采。

    而在他对面和他对战的许天狼却完全是另一种气势,许麟是彪悍,而许天狼完全是凶厉。刚毅地面庞如同岩石一般,一双鹰目释放着狂野。双手不断地翻飞,一会儿凝聚出土*枪,一会儿释放出岩石……

    看着那边兄弟三个不同的气势,和周围不时地有女孩子的目光飘向三个人,许紫烟心中轻笑:

    “这兄弟三人,在世俗界无论是家世背景,自身修为,还是外形气质,还真是女孩子心目中顶尖的选择啊”

    许紫烟此时的心态很轻松,她觉得许家有着自己布设的符阵,对付中都城那三家应该没有问题。而自己的实力,在中都城大比的时候也肯定不会吃亏,只是不知道中都城大比之时,究竟对方会派出一个什么样的阵容。一边想着心事,一边向着四下张望着,突然觉得自己的体内一阵燥热,连自己都能够感觉出自己的脸发烫了起来。

    许紫烟略微一琢磨,就知道是早晨喝多了父母给炖的大补汤。她哪里知道父母把许多珍贵的药材都放进了锅里和那只鸡炖在一起,而且用文火炖了半夜,完全吸收了那些珍贵药材的药性。许紫烟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鸡汤,足足喝了四大碗,那如何不会身体燥热,实在是补得过了头。

    此时的许紫烟已经反应了过来,知道一定是那四碗大补汤惹得祸。心中不禁苦笑,又不能够责怪父母,但是自己又哪里需要如此大补啊

    无奈之下,便准备提前离开广场,回去给自己配点儿药吃了,省得补出毛病来。

    其实在许紫烟观察许家弟子的时候,也有很多许家的年轻少年在偷偷地关注她。许紫烟不仅仅是美,而是美得令人炫目。更是许家年轻一代心中的偶像。在许家,哪个少年不把许紫烟当作自己的梦中情人,尤其是那些和许紫烟出了五代关系的少年,那个不幻想着能够娶到许紫烟?

    这些少年正边修炼着,边偷偷地看着许紫烟,却不妨许紫烟的目光望了过来……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