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漫无目的地走在中都城的大街上。路过了一家小酒馆,就走了进去。坐在角落里,点了一壶酒,两碟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端了起来抿了一口,一颗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许紫烟纠结的不是许麟,而是修仙与感情的问题。她不知道自己加入宗门,踏入修仙界之后,是应该一心修仙,还是要经历感情?如今心境平静了下来,许紫烟便通透了起来。

    修仙是自己的方向,感情也应该是一种经历吧

    仙家成说,不入世,又何谈出世?

    如果哪一天,自己的心真的动了,又何妨入世?

    而如今自己明明心没动,又何必自扰?

    心境一下子自在了起来这就是大自在不刻意逃避,任自己的心去自由的经历

    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感觉到自己的心境竟然又有些提升

    正欣喜见,面前一暗,一个身影坐在了自己的面前。抬头望去。却吃惊地发现凌霄坐在自己的面前。双手放在了桌子上,正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

    小酒馆内,昏暗的灯光映着他黝黑健康的面庞,两道剑眉下一双虎目透着深邃。都说磨难使男人更有味道,经历家破人亡,一年逃亡的凌霄少了年轻人应有的飞扬和风骚,但是却多了男人的成熟和沧桑。

    许紫烟看到了凌霄,吃惊过后,眸中闪过一抹喜悦和亲切。这是一种经历过同生共死的伙伴之间,才能够具有的亲切。这也是许紫烟刚才悟透了心境,如今才能够如此地自然,自在,发自内心的喜悦和亲切,没有一丝的挂碍。望着凌霄,莞尔一笑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柔儿妹妹呢?”边说,边目光灵动地向着四下张望。

    凌霄看着许紫烟的巧笑嫣然,目光就是一动,忍不住说道:

    “柔儿在客栈,我来就是为了单独见你一面。”

    许紫烟不语,只是望着凌霄。凌霄便是一窘,他自从和许紫烟分别之后,一颗心就不能够静下来。许紫烟的一颦一笑总是在他的脑海中闪现,她的果敢,她的智慧,她的美丽……

    最终他想要得到了一个答案,哪怕是许紫烟的拒绝。否则他的心静不下来,所以。他来了。

    来到了中都城,在许氏家族的外面等。他不想被许麒他们发现,所以他就一直在等,不管白天还是黑夜,一直在等。

    终于,他等到了许紫烟从许家出来。可是他又瞬间丧失了走上前去的勇气,一路上,默默地跟随着许紫烟。一路上,犹豫着自己是否要上前相见。

    终于,许紫烟进了一家小酒馆。凌霄站在小酒馆的外面,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跨了进来,坐在了许紫烟的目前。

    “我……在你们许家的外面等了两天了”凌霄艰难地说道。

    “为什么不进去见我?”许紫烟轻声问道。

    凌霄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我不想许麟他们见到我。”

    许紫烟默然,此时她已经知道凌霄为何而来,轻声问道:“从我出来,你就一直在跟踪我?”

    “是不是”凌霄刚应了一个“是”,又急忙摇头说道:“我不是在跟踪你,只是在想着要不要上前见你”

    “要不要见我?”许紫烟“噗嗤”一声轻笑道:“你来中都城不就是要见我吗不跳字。

    凌霄的神色就是一僵,半响才低声问道:“紫烟,你高兴见到我吗不跳字。

    “轰隆”一声。外面忽然一声雷鸣,初夏的第一场雨,竟然在这个时候下了起来。许紫烟望着凌霄期待的眼神,心中轻叹,伸出手拿起酒壶,又翻过桌子上的一个酒杯,为凌霄斟满,轻声地说道:

    “高兴,自然是高兴我们是同生共死过的战友”

    凌霄听到许紫烟的“高兴”二字,先是一喜,继而听到后面的话,心又是一沉,他隐约地感觉到许紫烟的心意。

    许紫烟端起酒杯,朝着凌霄举了举,凌霄也端起酒杯,两个人一饮而尽。

    放下酒杯,凌霄望着许紫烟,嘴唇蠕动着,想要说什么。可是在许紫烟的目光注视下,一个坚毅的汉子,竟然难得地脸红了,微微地垂下了眼帘,轻声说道:

    “紫烟,我之所以去而复返,是因为一但离开了你,我发现我的脑海里装的都是你。我不敢奢求你现在就跟我走,我只是希望等到我处理完了赤阳宗的事情后,你能够给我一个机会。”

    凌霄的目光注视着眼前桌子上的酒杯,眼睛里闪现出对幸福地憧憬。声音也渐渐地变得如同梦幻:

    “紫烟,我会用我的生命去守护你,我拥有我父亲留给我的宝藏,完全够我们修炼之用。等到我收回赤阳宗,我就是赤阳宗的宗主,你就是赤阳宗的宗主夫人。到时候,你我二人如神仙眷侣般笑傲天地,畅游四海,这不正是我们修仙之人向往的生活吗不跳字。

    凌霄已经把话说明了,许紫烟不禁苦笑不已,轻跺了一下莲足,就算许紫烟此时的心境已经通透,但是直接面对一个向自己求爱的男人,许紫烟也不可能做到不起一丝涟漪。一张脸便也红红地说道:

    “凌师兄……你……我不和你说了,柔儿妹妹住在哪家客栈,我去找她玩去。”

    凌霄见到许紫烟有站起来离开的举动,便有些发慌,急忙伸出一只手,虚拦住许紫烟,急声说道:

    “紫烟,我们分别后刚刚见面,还没有说上两句话,再坐一会儿吧”

    许紫烟看着凌霄有些祈求的目光。心中一软,无奈地将略微站起的身形又坐了下去,轻声说道:

    “凌师兄,那些话不要在说了。”

    凌霄缩回了虚拦的手,脸上挂着一丝讨好的笑容,轻声说道:“紫烟,当我们在无尽森林中第一见面的时候,你就擒住了我。那个时候,我对你只有无比地怨恨。可是当你对我提出的宝藏不屑一顾的时候,当等你放了我,又赠送了灵液救了柔儿妹妹的时候。我对你却只剩下了感激,把你当成了我的恩人。

    后来,你又再一次救了我,自那以后,我们就行走在一起。你一个年轻美丽的女孩子,竟然能够擒我,救我,又对宝藏不屑一顾。这怎么可能不引起我的注意力,我的好奇心?可是,当我开始关注你的时候,我发现我不可救药地陷落进去了。我承认,我一直再偷偷地爱你,今天我只是在说出我的心声。紫烟,你可以答应我吗不跳字。

    许紫烟从未有想到凌霄会如此地直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吃吃地说道:

    “这……我……”

    “你未嫁,我未娶紫烟,如果你愿意,我立刻就去你们许家提亲”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阴霾,语气有些低沉地说道:

    “或者,你等我解决了赤阳宗之后。”

    许紫烟啼笑皆非地僵硬地坐在那里。凌霄沧桑地一笑,在桌子上伸出大手,想要握住对面许紫烟的小手。许紫烟放在桌子上的手就是往回一缩,凌霄神色有些尴尬地笑了笑,继续说道:

    “紫烟,你还记得我们在琅琊镇杀人之时的合作吗?我们是多么的默契,一个眼神,一个手势,我们就能够相互理解,仿佛心有灵犀。不我们就是心有灵犀还有,在那韩青青自爆的时候,只有你在大声地提醒我,你是关心我的,是不是?”

    凌霄的这些话都是发自肺腑,语气极其真诚,那沧桑的神情加上此时略微忧郁的眼神。成熟的男人魅力带着一往情深向着对面的许紫烟蔓延着。望着许紫烟有些局促的表情,凌霄带着诱惑的声音继续说道:

    “紫烟,难道你真的只是想在世俗界蹉跎一生。不,紫烟,世俗界不应该是你呆的地方。凭你的资质和聪慧,修仙界才是你栖身之地。只要你我二人结为眷侣,将来杀了林则言,夺回赤阳宗。我们就有了在修仙界的栖身之地,你想一想,世俗界是不能够和修仙界相比的。”

    凌霄一番话,说得有情,有爱,有理,有节。但是此时的许紫烟一颗心却已经平静。

    情?爱?

    许紫烟对凌霄有情,却没有爱那只是一起同生共死逃亡过的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和凌霄之间会发生爱试想一下,在危机四伏的逃亡过程中,许紫烟的肩膀上又担着队长的担子,怎么可能还有着那份心思?

    理?节?

    世俗界是无法和修仙界想必。但是,如今的许紫烟已经是北地修仙界最大宗门太玄宗的准弟子了。只等着明年,太玄宗开山门,就可以成为正是弟子。

    许紫烟知道她和凌霄之间的谈话不能够再继续下去了,如果再继续下去,很可能就会伤到彼此,所以许紫烟抬手拦住到了凌霄的话语,原先红红的脸庞已经恢复了原有的颜色,一双美目十分地清澈。

    凌霄被许紫烟拦住了话头,看见此时许紫烟的神色,心中便浮起一丝不妙。脸色瞬间变得苍白,那双略微忧郁的眼神忽然呆滞,眼底深处闪过了一丝恐惧……

    这几章主要在写许紫烟勘破了心境,即将离开世俗界,前往修仙界。由入世到出世的心里蜕变,为真正的修仙打下了心境上的基础。我希望我能够写出一个女子在入世与出世的来回中,修为和心境的蜕变过程。

    我记得有一首歌大概是这样唱的:都说神仙好,背后的泪知多少?

    文章还只是开了一个头,后面还很长,还会有纠结的地方,我只是想写出一个多姿一点儿的修仙世界,很可能有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水平有限,辜负战友们错爱,铃动愧疚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