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小小歌子同学的粉红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身体垂直地砸进了地面。海阵控制的符箓巨人在半空中一个盘旋,落在了地上,目光望向了身前不远处地上的巨坑,巨坑的上方一片尘土飞扬,久久不散。

    坑里,许紫烟虚弱地吐着鲜血,腑脏和经脉一阵阵疼痛,许紫烟知道自己受伤了,虽然并不重,可是却意味着她败了,败在了海阵的手下,而且在海阵这样的符阵高手的眼皮底下,也逃不掉了。自己这些人就要死在琅琊镇,往昔的一幕幕在脑海中迅疾闪过,每个人的身影既模糊又清晰。

    许紫烟的心猛然一跳,“不,我不能就这样放弃,如果我放弃了,我的队友也逃脱不了,我是队长,我不能第一个放弃既然逃脱不了。那么就去战胜他,海阵,我来了”

    许紫烟翻身从地上坐起,内腑一痛,又是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许紫烟心中一叹,神色黯然。突然在许紫烟的丹田之内,那灰蒙蒙的粘稠物体在飞快的翻涌着,在那一亩空间的上空出现了一个缓慢盘旋的阴阳鱼,你追我赶,组成了一个太极图。不停地分解出一道道白色圣洁的充满生命之力的气体冲入了许紫烟的经脉和府脏,治疗着受伤的经脉和内腑。白色的生命之气一涌入经脉,原本就不重的伤势立刻好转。

    可是就在这时,笼罩在巨坑上方的尘土渐渐地散去,许紫烟的耳边听到海阵控制的符箓巨人渐行渐近的脚步声。

    此时的许紫烟的经脉之中,充斥着旺盛的白色圣洁的生命之气。

    许紫烟从坑底站了起来,旺盛的生命之气,一边修复着受伤的身体,一边控制着符箓巨人的身体,从巨坑内跃了出来。同时从符阵之内跳了出来,站在了符箓巨人的头顶,向着对面的海阵望去。

    此时的海阵也冲出了符阵,站在自己的符箓巨人的头顶,同样地向着许紫烟望了过去。脸上现出了震惊之色,她从来没有想过许紫烟会那么容易地被自己打死,可是她也没有想到许紫烟这么快地就能够从坑里跳了出来。她本以为许紫烟就算死不了,也应该是身受重伤,这时候应该躺在坑里昏迷不醒。或者残废地躺在坑里哼哼。

    没有想到许紫烟却从坑里跳了出来,而且现在的状态好像比刚才还要好。刚才,许紫烟的神态虽然愤怒,冷厉,可是海阵却并没有把许紫烟放在眼里。而如今她眼前的许紫烟,在神态和气势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海阵和许紫烟一见面开始,两个人的神态就有着迥异地不同。海阵一直都是面部带着和煦的微笑,而许紫烟却是沉静轻松中带着冷厉。

    而如今许紫烟的神态却和刚才有着极端的变化,原本愤怒和冷厉的气质不见了,代之而现的是一种高不可攀、贵不可言的优雅气质。脸上荡漾着和煦、慈爱的笑容,一种使人依赖,让人膜拜的生命气息从许紫烟的身上焕发出来,正是许紫烟丹田之内正源源不断地释放着的白色圣洁的生命之气。

    海阵抑制住自己想要上前膜拜的冲动,略一运转内力,便化掉了心中的念头。可是心中的震惊却是挥之不去。

    许紫烟双手手背在身后,优雅地看着对面的海阵,双目中荡漾着温和的笑意,浑身散发着自然勃发的气息。

    看到许紫烟的神态,海阵不爽,很是不爽,好像被人夺走了她的标志般的难受。以前都是她微笑着望着对手在自己符阵的面前挣扎。而如今许紫烟却用着比她还要和煦的微笑看着自己。她不允许有人胜过他,哪怕就是在神态上也不行。

    所以,海阵也笑了,两个嘴角微微向上翘起,恢复了以往的神采。

    天空中似乎隐藏着一双眼睛,一直在默默地注视着场中发生的一切。白云翻动间,似乎那双眼睛眨了一下。在琅琊阳药店后院的小楼的一个房间里,琅琊盘膝坐在床上,嘴角掠过一丝嘲笑,心中好笑地想道:

    “两个装.逼的丫头”

    而此时,外面的海阵心里却是正郁闷着。因为她发现自己无论怎么样用心地去笑,也没有对面的许紫烟笑得自然。和对方比起来,自己的笑纯粹就是假笑,于是那不自然的假笑就僵在海阵的脸上。

    而许紫烟却是因为海阵在哪里卖弄笑容的时候,得到了真正的实惠,因为她正是利用了这个时间,完全治好了自己的内伤。

    海阵终于忍耐不住了,她收起了脸上已经发僵的笑容,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变得冰冷。身形一沉,便沉入了符阵之内。一阵光华闪动,那个符阵巨人的右手边幻化出一支软鞭。

    海阵双手指诀蘩奥地闪动着,那个符箓巨人的身形便如同云雾般飘渺,瞬间就欺近到了许紫烟的身前,手中的软鞭如同灵蛇般吞吐不定,变幻莫测。

    此时的许紫烟也早已沉入了符阵之中,她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沉阴符阵数十年的高手,即便幻化出来的只是世俗界的一根软鞭,也不敢等闲视之。

    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一横手中长刀,见招破招。见式破式,和对方战在了一起。

    海阵将符阵中的法力充斥在软鞭中,却含而不发,空气中听不到半点破风的声音。手中的软鞭或缠,或绕,或点,或刺,或削,或撩,鞭身硕大,却不带半点破空之声。招式千变万化,极空,极灵,却又让人感觉到在极空,极灵之中,蕴含着极其厚重的威势。

    许紫烟知道不能让那软鞭中所蕴含的极其厚重的法力释放出来,所以她一直便运用她会的所有招式拆解着海阵的招式。

    海阵的招式是以柔为主,而那条软鞭在海阵的手中,无疑是一个将柔字诀发挥得淋漓尽致的绝佳兵器。曲直随意,弯转如意。而海阵的符阵之术又极为精深,控制着符箓巨人的身法又飘忽不定,一霎时,许紫烟的周围尽是海阵的身影。四面八方尽是如同灵蛇般吞吐不定的软鞭。

    许紫烟在刚才的交手中吃了亏,知道海阵在符阵是的功力要比自己深厚得多。所以她尽量地避免和还海阵硬碰硬,将自己的身法和招式也运用到了极限。

    可是许紫烟自从修炼以来,几乎就未逢过对手,所以功法的路子异于一般女修士,一直以刚猛为主,如今被海阵逼得以小巧招式迎敌。慢慢地便落了下风,被海阵的一根软鞭困在了中间。一颗心也好像被万千蛛网裹住,挣脱不得。许紫烟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和心灵都被千丝万缕地不断束缚着,内心已压抑到了极点,觉得再这么继续下去。不用海阵动手,自己就会憋得自爆。

    “啊——”

    许紫烟突然仰天长啸,再也不管海阵手中的软鞭,一刀劈向了海阵。

    这一刀,使许紫烟心中一畅,让她心中的压抑一扫而空。

    这一刀,如同雷破苍穹,击溃了笼罩在心头的壁垒。

    这一刀,如万里长河隆隆而下,冲破了横亘在面前的一切阻碍。

    就连一直关注着许紫烟的琅琊都不由心中一畅。

    “嘭”

    许紫烟这澎湃的刀势却是一刀击空,被海阵空灵的身法闪了开去,又被海阵瞧得破绽,蕴藏在软鞭中的劲力瞬间在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身上炸响。

    “噗”

    许紫烟口中的鲜血激射,符箓巨人的身体如同秋风中的落叶向后倒飞飘落。

    “轰”

    那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倒飞的身体一经落地,右脚便狠狠地跺在地上,以许紫烟的右脚为中心,大地上轰然出现一道道裂痕向四处延伸。双手握住刀柄,法力运至刀刃,刀势直达天际,迎着飞身而来的海阵控制的符箓巨人迅猛地轰出。

    海阵的身形突然一阵模糊,现出无数残影。在许紫烟的惊天一刀中轰然消散,许紫烟突然心中一跳,危险的感觉跃上心头。急忙长刀横挂,一式“静湖无波”拦腰划出。

    “轰”

    许紫烟的“静湖无波”勘勘发出,一道身影便突兀地出现在许紫烟的身旁,硕大的软鞭如同巨龙摆尾般扫在了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身上。

    许紫烟控制的符箓巨人的身体又一次斜着飞了出去,内腑却禁不住强力的震荡,一口鲜血绷不住又喷了出来。

    白色的生命之气如喷泉般从丹田内涌出,疯狂地在许紫烟的经脉中运转起来,瞬间便医治好了许紫烟体内的伤势。

    许紫烟心中狂喜,身体一落地,便疯狂地在原地旋转起来,手中的长刀放射着耀眼的刀芒。

    “浪击长空”

    许紫烟战刀荡起,或旋或直,或劈或刺,前刀未消,后刀已至。如滔滔海潮,一浪一浪地堆积着,最后堆积成滔天巨*,轰然拍向了迫近身来海阵。

    海阵控制着符箓巨人的身影如同云雾般在许紫烟冲天的刀势前突兀地散去,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粉红票没有达到预期的结果看着那些大神们,说要多少票,就会有多少票,铃动心中十分地羡慕看来我们极品的队伍还不够壮大嘿嘿……

    但是,我还是把我刚刚码完的这一章扔出来了既然还有这么多的人支持我,而我又码出来了,那就得瑟一下吧还从来没有一天四更过嘿嘿……

    希望大家还是能够继续支持我吧如果您粉红票,就不要犹豫了砸给我这个努力的娃吧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