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面的空中。

    那个海家炼气期的修士。不断地祭起一张张符箓,双手不断地打着手诀,十指之间拉起一道道模糊的残影。在手诀翻动间,不断地弹指,每弹出一指,便有一道灵气打入一道符箓之中。然后那道符箓就向着那十八个筑基期修士中的某一人飞去。

    许紫烟静静地望着对面的那个海家修士的举动,越看心里越是吃惊。心中不禁暗道:

    “看来,天下自有能人异士,真的不能够小瞧天下之人”

    让许紫烟心中吃惊的是,那个海家修士竟然在不断地布设着符箓,在空中符箓漫天飞舞,她已经弹出了整整五百八十张符箓了,而且还在布设当中。

    天空中,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大阵。这个大阵十八个子阵构成的,看样子每个子阵都一个筑基期修士来控制,而那个炼气期修士则被十八个筑基期修士保护在中间控制着主阵。

    地面上,静悄悄的。

    所有的人都在抬头凝望着空中的奇观,北地的修士们,都一脸兴奋地望着天空中渐渐形成的大阵。他们心里都很清楚,只要击败了空中的许紫烟,剩下的那些许家弟子不过是蝼蚁。

    就是身在空中御剑而立的许紫烟。他们在心里也没有瞧得起。在这些北地修士的眼中,许紫烟也就是依仗着那个符阵,只要破去了她的符阵,凭她的修为就是个渣

    许家的弟子都焦虑地看着空中发生的一切。此时,许家的筑基期修士许顶天已经受伤,无再战之力。那个帮助自己等人的凌霄如今同样地失去了再战的能力,虽然对方的筑基期第五层的修士也两死一伤,但是对方还有十八个筑基期修士,和近千的炼气期修士。而他们目前似乎只能够指着许紫烟了如果许紫烟最终被那十八个筑基期修士击败,那么他们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了

    地面上,许顶天和凌霄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艰难地望向了空中。空间内突然的寂静,让两个恢复了神智正在疗伤的人睁开了眼睛,看到目前的形式,两个人的心中也立刻明白了目前的处境,顿时感觉到心中沉重了起来,仿佛空气都有了重量,压得两个人喘不过气来。

    许顶天转头看了一眼凌霄,艰难地说道:“这位道友,谢谢”

    凌霄淡淡地摇了摇头,目光仍然注视着天空中的许紫烟,没有片刻的分离。

    “麒儿你过来”许顶天朝着许麒召唤道。

    “爷爷您有什么话,就说吧我不想离开我的岗位。”许麒轻声地说道。

    许顶天神情一愣,继而面露微笑,双眸之中透露着赞叹,轻声说道:

    “一会儿,你掩护着那位姑娘。”说到这里。艰难地抬手指着凌柔儿说道:“带着她的哥哥逃走。”

    “我?”许麒心中一惊,神色就是一变。旁边的许天狼也微微变了颜色。

    “不错,人家是来帮助我们许家的,不能够让我们的恩人死在这里。所以,你要负责把他们送到安全的地方。”

    “让麟弟弟或者天狼弟弟去吧”许麒摇了摇头,语气坚定地说道。旁边的许天狼脸色又是微微一边,目光中透露出感动。

    “胡说”许顶天怒骂了一声,因激动,嘴角又渗出了鲜血。瞠目喝道:

    “你是家族族长的长子,将来是要继承族长之位的要顾全大局一会儿,我会冲出去自爆来阻挡敌人,你带着那位姑娘和她的哥哥快逃”

    说到这里,许顶天的目光威严地扫过众人,沉声说道:“众位许家的弟子听着,家族需要你们的时候到了一会儿,我会率先自爆,你们也要自爆,为许麒和我们许家的恩人争得逃跑的时间”

    凌霄的目光就是一厉,脸上涌起了一层血色,一口鲜血涌了出来。费力地将口中的鲜血吞下,淡淡地说道:

    “我的安危不劳阁下操心”

    许顶天闻言。神色就是一僵,不过他并没有再理会凌霄,而是将目光严厉地扫向了许家的弟子。那些随他而来的弟子,脸上都出现了悲戚的神色,同时也夹杂着不甘。反而是许麟和许天狼等逃亡的弟子一脸平静,就连许麒也同样是一脸平静,仿佛没有听到许顶天的话,没有感觉到许顶天的目光一般。都抬头仰望着空中的许紫烟,目光中透露着无比地信任。

    这种信任是一路逃亡的经历,许紫烟给予他们的

    这种信任化成了一个气场,很快地影响到众人,那些悲戚而又不甘的许家弟子,被许麟等人的平静所感染,被那份对许紫烟的自信所感染,脑海中迅速地闪现着许紫烟的过去,从她在通幽谷的横空出世,到在家族擂台之上越阶击败扬玲珑。这让他们对空中的许紫烟充满了期待,渐渐地忘记了许顶天的话,甚至忘记了许顶天的存在。

    许顶天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份气场,眼中闪过诧异,望向了空中的许紫烟。

    空中,那个海家修士终于屈指弹开了最后一张符箓,此时在她的面前和那十八个筑基期修士的面前各有一张中枢符箓。在十八个筑基期修士面前的是十八张子阵的中枢符箓,而在站在中间的海家修士面前飘浮的是一张主阵的中枢符箓。

    只见那海家修士和十八个筑基期修士,同时咬破了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各自面前的中枢符箓之上。立刻,那由七百二十张符箓组成的大阵就运转了起来,天空中风云激荡,凌绝的威能随着大阵的旋转释放了出来。在与许紫烟的符阵对撞间。激起剧烈狂风,使地面上的众人衣袂飞扬,猎猎作响。霎时间,尘土飞扬,每个人都紧张地望着空中的两个大阵。

    看到没有人再注意地面上的事情,许顶天向着许麒轻声喝道:

    “麒儿,还不快走”

    边说着,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身上白光闪耀,就要冲向北地的修士自爆,为许麒杀出一条血路。但是,许麒并没有动,仍然是在风尘飞扬间,抬头凝望着空中的两个大阵,搅动得天上风起云涌。

    许顶天身体一晃,望着许麒的背影喷出了一口鲜血,急怒地骂道:

    “孽障”

    “爷爷”许麒头也不回地轻声说道:“我是不会走的不仅我不会走,麟弟弟和天狼弟弟也不会走您还是先坐下歇一会儿吧”

    许顶天又是一口鲜血从嘴里涌出,无奈地结束了自爆的准备,身体摇晃了一下,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望着许麒的背影,老泪纵横。嘴里犹自喃喃地骂道:

    “孽障只顾着兄弟之情,不顾大局的孽障”

    天空中,许紫烟向着对方凝望,对方的大阵真是一个大阵,很庞大。总共由七百二十张符箓构成,但是同时也很杂,威能虽然很庞大,却不够凶狠。因为那七百二十张符箓都是四品以下的符箓,而且四品的符箓只有二十几张,其中的十九张都被当作了主阵的中枢。余下的还有几十张三品的符箓,就是二品的符箓也没有超过一百张。其余的都是一品的符箓。

    这就是世俗界的实力,在世俗界能够集中这么多的符箓已经很是不易,若不是这十八位修士都是筑基期的修士,恐怕一张四品的符箓也不会有。

    反观许紫烟这边的大阵,虽然只有一百零八张,但是每一张都是六品以上的,甚至还有数张九品的符箓。所以,许紫烟的符阵虽然相比起来不够庞大,但是释放出来的威能却是充满了凶厉,浑厚

    一个重在质量

    一个重在数量

    不仅是地面上的众人分不清孰胜孰劣,就是许紫烟和对面的十九个人也分不清,双方此时都很紧张,又都很兴奋。阵法的较量,这是双方都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此时他们心中的兴奋已经掩盖了心中的不安。但是,许紫烟的目光中明显地加重了一丝不安,因为她发现对方的符阵明显地注入了那十八个筑基期修士的法力,使得那座大阵更加地凶猛。

    空中,许紫烟的周围环绕着一百零八张符箓。对面,盘旋着七百二十张符箓的里面虚立着十八个筑基期修士,在十八个筑基期修士的中间,御剑而立着那个海家的修士。那个海家修士,此时的面孔激动的通红,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有一天指挥着十八个筑基期修士,布下一座由七百二十张符箓构筑的大阵。此时,她凝目望向对面的许紫烟,深吸了两口气,将自己的心境平静了下来,目光变得清澈,站在飞剑之上,打了一个符阵师之间通用的手诀,向着许紫烟施了一礼,说道:

    “许紫烟?”

    “是您是?”许紫烟也挽了一个手诀,回礼说道。

    许紫烟一边回答,一边将自己的心境彻底地平静了下来,将心神完全融入了周围起伏的一百零八张符箓。做到了完美的控制。因为她知道即将要面对的将是一场恶战,对方的那个海家修士,虽然只是一个炼气期的境界,但是从她的双目之中可以看到一种极端的自信,那绝对不是狂妄自大,而是多年沉.阴.于符箓之中,所养成的一种气质。一种沉静,就算心中蕴藏着风暴,表面上也荡漾着温和。但是这种表面的温和欺骗不了同样精通符阵的许紫烟,她此时已经敏锐地从对方的身上嗅到了危险,感觉到在对方主持的大阵正在锁定自己,释放着暴虐的力量……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