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飞天如雪同学&同学 ,魅影琉璃同学的粉红票

    铃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你放屁”韩青青气愤地喝道:“你们许家到底有没有种?杀了我韩家的韩狮,却不敢承认今天,我就来为北地惨死的修士讨还公道”

    “讨还公道”

    “讨还公道”

    许紫烟和凌霄激动地振臂大喊,身形又往前挪动了一段距离。

    “哎别往前挤了就你们两个的修为跑到前面寻死吗不跳字。一个修士扫了一眼许紫烟和凌霄,好心地说道。

    “为了家族,为了讨还公道,甘愿抛头颅,洒热血”

    许紫烟激愤地朝着那个修士说道,那个修士无语而怜悯地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将身体往两边闪了闪,许紫烟和凌霄又往前挤了挤。北地修士和许家的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站在高处,而炼气期的修士漂浮着在筑基期的下方,隔着一段距离。此时的许紫烟和凌霄两个人已经站在了那三个筑基期第五层修士的脚下,抬头仰望着三人。许紫烟的双目中突显蔚蓝一片,三个人的修为立刻呈现在许紫烟的面前。

    三个人中,只有那周石虎是筑基期第五层中期的修为,其他两个人都是筑基期第五层初期的修为。许紫烟又望了一眼许顶天,发现许顶天也只是筑基期第五层初期的修为。许紫烟伸出大拇指,碰了一下凌霄。偷偷地指了指周石虎,凌霄意会地点了点头。

    凌霄的修为是筑基期第五层后期巅峰,许紫烟虽然是筑基期第二层的修为,但是就其本身的战斗力,不用符箓,只是单纯地靠着水灵体,她也能够和筑基期第四层修为的修士斗个不分上下。如今许紫烟和凌霄两个人有心算无心,合力偷袭一个筑基期第五层中期的周石虎,结果不会有丝毫悬念,要的是一击必中,不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

    两个人又稍微挪动了一下,站在了周石虎的身子下面。周围的各家族弟子看着他们两个,微微皱起了眉头。许紫烟和凌霄急忙摆出一副义愤的模样,不去看那些人,只是将愤怒地目光望向对面的许顶天和许家弟子。那些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都摇了摇头,眼中闪现一丝怜悯,便不再去关注许紫烟和凌霄。

    许紫烟和凌霄偷偷地松了一口气,目光向着四下搜寻了起来。看到许麒,许麟和许天狼的三个小组也都挤到了队伍的前沿,时刻准备着出手。

    空中,许顶天的强硬,让周石虎,韩青青和杨拓已经没有了和许顶天斗嘴的耐心,周石虎冷冷地说道:

    “许顶天,既然你们许家如此地凶残,就不要怪我们北地修士联手了今天。就是你们许家这些人灭亡的时刻。我倒要看看,你们许家失去了你这个筑基期第五层的镇族之宝和这些精英弟子,以后在北地还有什么嚣张的本钱”

    听到这话的许顶天,心中就是一沉,目光在自己弟子的身上扫过,在看到周围密密麻麻的敌人,许顶天的一颗心变得冰冷。但是瞬间,许顶天的心境就恢复了平静,一双眼眸变得犀利,冷冷地望着对面的三个人喝道:

    “来吧”

    “哼”

    三个人同时一声冷哼,身形猛然冲向了对面的许顶天。但是,实际上冲出去的却只有两条身影。那周石虎身形刚一动,突然从他的身下伸出了两只手,一手抓住了他的一只脚踝。正是许紫烟和凌霄冲了上来,一人抓住了他一只脚。紧接着便将自己体内浑厚的真元冲撞进了周石虎的体内。

    “轰”的一声,许紫烟和凌霄冲入周石虎体内的真元,瞬间便震碎了周石虎释放出来的护身法盾,搅乱了周石虎体内的真元,随即两个人运足了法力,向着两边飞出。

    “咔嚓”一声,那周石虎的身体生生地就被许紫烟和凌霄两个人在瞬间给撕成了两半。

    天空中飘落一片血雨。许紫烟和凌霄一人手中拎着一半周石虎的身体,向着韩青青扑了过去。那韩青青毕竟是一个女子,她也不是没有杀过人,但是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血淋淋的场面,一时之间愣在了那里。

    “嘭~~~”

    两半尸体狠狠地砸在韩青青的头上,韩青青身上的法盾一阵荡漾,身体直接被许紫烟和凌霄给砸进了地底。许紫烟和凌霄手中的尸体霎时间崩碎,化成了一片血雨,四下飞溅。两个人随手扔出了手中的残肢,信手一招,脚下的飞剑便飞到了手中,如同两颗流星一般地撞向了地面,撞向了刚从地面爬起来,仰头怒视的韩青青。

    “上啊”

    空中的杨拓最先反应了过来,一边冲向了许顶天,一边向着那二十几个筑基期修士喝道。那二十几个筑基期修士在杨拓的厉喝声中反应了过来,一个个悍然地冲向了许紫烟和凌霄。许紫烟身形骤停,双手在身前一拉,数十张五品的符箓便在身前拉成了一串。而此时的凌霄却没有丝毫的停顿,依然如同流星一般撞开了那些冲上来的修士封堵,撞向了地面上的韩青青。

    同时,听到杨拓厉喝的那些炼气期的弟子,也蜂拥地杀向了许浩苍带领的五十个炼气期的弟子。

    在许紫烟一现身的时候,许浩苍就一眼认出了她。心中一惊之中,便看到了许紫烟和另一个他不认识的男子,在瞬间便生生地将目前修为最高的周石虎给撕成了两半。心中就是一喜,可是那心中的一喜还没有完全浮上心头,便看到一千多修士向着自己等人围杀了过来,心中便又是一惊。

    “迎战”许浩苍挥剑大喝。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片震天的轰鸣,随即便在对方的阵营中爆出了一片绚丽的色彩,伴随着那绚丽的色彩,冲出了十条身影,向着自己的方向冲了过来,边冲过来,边向着身后不停地扔着符箓。一扔就是十几张,好像是在扔废纸一般。

    周围一片轰鸣,眼中全是绚烂的色彩,在色彩中飞溅着残肢碎肉,无数的北地炼气期修士在瞬间死亡。

    许紫烟双手一番,拉在胸前的数十张符箓向着迎面扑来的二十几个筑基期第一二层的修士扔了出去,一片轰鸣声中,扑过来的筑基期修士,突然以更快的速度退了回去。在后退的过程中,一边释放出护身法盾,一边也纷纷地向着许紫烟扔出了符箓。如此一来,天空中更加地绚烂了起来,空间里也更加地轰鸣。

    “轰”的一声爆响,似乎都掩盖了符箓的轰鸣。那是凌霄和韩青青撞在了一起。凌霄的身形猛然向着空中翻腾,而那韩青青却向着地底沉下去,没膝而入。

    在天空中最高处,许顶天和杨拓战在了一处。两个人都是老修痞,修为又相当,一时之间打得难分难解,不分胜负。

    地面上,韩青青从地底跳了出来,一双凤目,冷电四射。望向空中的凌霄,充满了愤怒和警惕。他已经从刚才和凌霄的对撞中清晰地知道对方的修为要比自己高上一线,双目又向着战场一扫,心中便有数,知道自己并不需要和对方拼命。只要自己能够缠住对手,凭着自己一方人数众多,很快就会将许家的这些人杀个干干净净。到时候,只剩下许顶天和眼前这个不知道是谁的人,耗也会把他给耗死。

    韩青青是这么想的,但是凌霄却不这么想。他当然知道眼前局面的危机,需要速战速决,所以凌霄的身形只是在空中一个翻滚,便又朝着韩青青扑了过来。凌霄完全拿出了自己的巅峰状态,这一年多,他一直在逃亡的状态中,憋了一年的怨气,如今都发泄在韩青青的身上。凌霄是越战越爽,只觉得心情酣畅淋漓。各种法术层出不穷,将韩青青紧紧地缠绕在里面。

    那韩青青原本就修为不如凌霄,又想着和对方游斗,拖延时间,在气势上就更加地弱上两分。如今完全被凌霄压制住,气势就更加地衰弱。但是她虽然处于被动的局面,毕竟也是筑基期第五层的修为,防守的倒也严密,一时之间和凌霄僵持在了一起。

    地面上,北地炼气期的修士将许家的弟子紧紧地围在了中间。从许家弟子的神情和反应上就可以看出来,经历过几个月逃亡的许麒等人,沉静和老辣了许多。九个人加上凌柔儿占据了十个方位,面向着北地的修士,双手不停地翻飞,一张张符箓不停地向着外面仍出。在自己一方和北地修士之间轰出了一个隔离带。而那些北地的修士看着许麒他们不停地向着外面扔着符箓,一方面震惊于对方拥有如此多的符箓,心中暗骂对方败家的同时,也不甘示弱地向着许家弟子扔着符箓。

    一时之间,在许家弟子和北地修士之间,完全形成了一个火力带。虽然许家弟子暂时是安全的,但是许家和北地修士两方心里都十分地清楚,只要许家弟子的符箓以扔光,就是许家灭亡的时刻。

    此时,很多北地的修士都已经认出了许麒。许麟和许天狼等人,见到许家逃亡的弟子终于现身了。一个个便彻底地兴奋了起来,只等着许麒等人将符箓扔光,他们就会一拥而上,将他们活捉。

    而此时,在空中形成了三个战场。一个是许顶天和杨拓。两个人旗鼓相当,但是在心态上却完全不同。许顶天很清楚眼前的局势,恨不得能够一下子解决了杨拓,但是杨拓的心态却是很轻松。他知道只要自己能够拖下去,拖到许麒等人的符箓扔光,自己一方就会完全占据主动。

    时间在激烈的交战中已经迅快地过去了半刻钟……

    这周的精华又分光了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说我加精给加错了那些在书评区发言的读者,在她们的名字旁边有粉丝称号,才是真正订阅的读者,而那些什么也没有的是混分的,根本就没有订阅过我的书,是不用给加精的铃动无语,感觉很对不起那些给我订阅人,而我却没有精华给我们比如蓝夜星烛 同学,甚至像艾尼丝同学这样给我打赏的人,这周我都没有精华可给我对这些真正的读者说声抱歉,下周精华和奖分一定都给补上再也不会上当,给那些混分的人加精了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