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洞,耳洞内。

    许紫烟打了一个响指。激发了那张火灵符,一团炙热的火焰在许紫烟的身前燃烧。许紫烟又把那支弩箭祭到了那团火焰之中,运用法力控制住它,使它慢慢地融化。半个时辰之后,许紫烟又激发了一张火灵符,继续燃烧着那支弩箭。渐渐地,那火焰之中的弩箭已经化成了一团液体,许紫烟将那瓶凤凰之血滴了九滴在那团液体之中,然后一边用真元将那团液体拉长,一边运用精神力控制着那团液体中的凤凰血液在液体之内形成了一条条细长的丝线,均匀而不断。

    在第二张火灵符就要消耗干净之时,一张火灵符从许紫烟的储物袋中飘飞了出来,加入到了火焰之中,使火焰一直保持着炙热的温度。许紫烟小心翼翼地运用精神力控制着液体中的凤凰血液,额角开始不停地滴落汗珠,许紫烟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处于紧张状态,随着凤凰血液形成的符阵渐渐地生成,许紫烟控制着真元也渐渐地将那团液体拉长,形成了一支弩箭的模样。

    所有的进程都是极其缓慢的,一张张火灵符不断地从许紫烟的储物袋中飘飞出来,生成一团炙热的火焰。复杂的九品顶级的符箓渐渐地形成,而那团液体也渐渐地形成了一支弩箭的模样。整整六个时辰,许紫烟终于完成了符阵的刻制,一只弩箭呈现在许紫烟的面前。

    瞬间,光华闪动,一道火焰般的流彩在那支弩箭之上流动,渐渐地隐入弩箭之内。许紫烟凝目望去,只见在整个弩箭之上,从箭尖到箭尾都布满了一道道细线,形成了一副符阵的图案。许紫烟知道自己成功了,欣喜地将那支弩箭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着。虽然她现在还不知道这支弩箭的威力如何,但是在心中却已经认定,它一定不凡。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心血,嘴角含着笑意,低声自语道:

    “你是一支带有符阵的弩箭,我就叫你符箭吧”

    将符箭小心翼翼地收好,许紫烟知道自己从今往后又多了一个保命的手段,对待未来的逃亡,又多了一份信心。同时,许紫烟也在心中无奈地苦笑,这制作一支符箭,消耗的也太过巨大,不仅消耗的真元巨大,几乎将自己筑基期的真元消耗了一半,就是精神力也有些过度疲劳,还有那火灵符,生生地消耗了十几张。

    许紫烟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吞服了几粒增灵丹,又往双目之中滴了两滴鲲鹏泪,然后进入了深度调息之中。这一次调息进行了一日一夜,许紫烟才从体力和精神上的双重疲劳中恢复了过来。

    从储物手镯中又拿出了一支弩箭和十几张火灵符,再拿出了一瓶鲲鹏的血液。刚才许紫烟是用的是凤凰的血液,炼制的是一支火系的符箭,许紫烟这次准备用鲲鹏的血液再炼制一支水系的符箭。

    又是六个时辰的时间,许紫烟筋疲力尽的脸上透露出欣喜的笑容,一支水系符箭终于炼制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将一切东西都收了起来,许紫烟再一次吞服丹药,进入到深度调息之中。

    许紫烟和众人此时都不知道,在蜘蛛洞的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的修士在搜索。只是看到到处都是蜘蛛,根本就不像是有宝物出土的模样,一个个在失望之下,开始一个个地离开了。

    蜘蛛洞内。

    自从许紫烟进入到耳洞,期间出来一次之外,时间已经过去了五日五夜,山洞中的所有人都不知道许紫烟在耳洞中做些什么,虽然每个人都想要知道,但是没有人敢进去看看。就是当第六日,经过调息的许紫烟,精神饱满地从耳洞中出来的时候,大家也像根本没有发生什么的样子,没有人去问许紫烟。只是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充满了好奇。

    许紫烟将众人召集到一处,从储物手镯中仅有的十六张九品的顶级符箓中取出了九张,每个人分发了一张,谨慎地说道:

    “这是九品的顶级符箓,你们每个人只有一张,是给你们在性命交关的时候,保命用的,你们要谨慎使用。”

    听到许紫烟的话,众人的心中俱都狂震,每个人的脸上都失去了大家子弟的镇静。甚至拿着那张符箓的双手都有些颤抖。

    九品啊

    九品顶级啊

    九品顶级的符箓啊

    以前只是听说过,哪里见到过啊就是家族的族长也没有见到过啊对于世俗界的修者来说,那就是传说啊就在在梦里,也从来没有想过啊

    而如今九品的符箓就放在自己的手中,而且还是九品顶级的符箓,这真的不是梦吗?此时,每个人都没有再像刚开始那样一只手拿着那张符箓了,而是两只手小心翼翼地捧着那张九品的顶级符箓。心神俱摇地望着双手之中的那张符箓。

    突然,大家的身体一震,俱都抬头,将目光聚焦在许紫烟的身上,这里面的许麒想得就更多,作为家族族长的长子,当然知道手中这张符箓的价值,心中盘算到,如果这些九品的符箓都是许紫烟这几日在耳洞中制作出来的。那么许家在世俗界还有什么可怕的?就是在修仙界,和那些小宗门比起来,也会有一席之地吧那我们是不是就可以现在返回家族了

    想到这里,许麒再也忍不住,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注视着许紫烟,轻声地问道:

    “紫烟,这些九品的符箓都是你自己制作的?”

    许麒的这句话一问出,山洞内所有人的眼睛都迸发出激动的色彩。每个人都知道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那意味着什么

    许紫烟在把这些九品的符箓拿出来之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这种情况,可是她又不能不这么做,因为在那天清晨,于悬崖之巅,她看到了众多的身影,这也就意味着她们所面临的局面更加地复杂,更加地危险。所以,许紫烟觉得自己必须给他们一个保命的手段。如果最终这也保不住他们的性命,那许紫烟也就没有了办法,心中也不会有所遗憾。到时候,她只有自己抽身而逃,亡命天涯。

    所以,许紫烟早就想好了说辞。微微一笑道:“这些日子,随着修为的提升,对制符术有了一些领悟,是我这几日尝试之作,没有想到竟然成功了嘿嘿……”

    众人的脸上现出狂喜,那许麒更是直接问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返回家族了?”

    望着众人欣喜的神色,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道:“不行,我们现在面对的已经不仅仅是世俗界的修士了,还有一些宗门的力量,何况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家族的状况,我们不能够冒那个险。还是等一段时间,待风声过去,我出去打探一下再说。”

    “有九级符箓也不行吗?许天狼也在一旁不甘心地问道。”

    “不行”许紫烟苦笑着说道:“一个是制作九级符箓很不容易,数量很少,只能够留作保命的时候用。再者,别忘了我们如今面对的有宗门的力量,就是再小的宗门,也会有一些法器或者法宝,这九品的符箓在法器和法宝的面前未必有多大的威力,毕竟我们除了飞剑,都没有见识过法器和法宝。”

    许紫烟话落,众人的神色都变得黯然。心中也知道许紫烟说得有道理,可是心中还是有着一股不甘,那许麟剑眉一挑,愤声说道:

    “我许麟在此发誓,在有生之年,一定要我们许家站立在北地之巅,就是那些宗门的力量,也要让他们对我们许家不敢小觑”

    “好”许紫烟赞赏地望着许麟,众人的一腔热血也被许麟给激发了出来,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那美好的前景就在眼前。

    待众人的情绪平静了下来之后,许紫烟轻声说道:“这些日子,并没有人到这个山洞中来,证明还没有人发现这里,大家好好休息一下,等到天黑的时候,我出去探探”

    “嗯”众人纷纷点头应是,那许麟望向许紫烟的目光突然一变,脱口而出:“紫烟妹妹,你炼气期第四层了?”

    许天狼霍然张目,冷冷地看着许紫烟,心中说不出什么滋味,没有想到,一直是许家骄子的自己,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就被许麟和许紫烟双双超过。而且将自己甩得越来越远。暗暗地双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在心中呐喊:

    “不不我不能就这么被他们超越,最起码大家现在还都在炼气期的境界之内,我一定会赶上的一定会的”

    其他的人也震惊地望着许紫烟,一边在心中感叹着许紫烟的进境神速,一边在心中不由自主地冒出了“妖孽”两个字。但是想到许紫烟不仅修为进境神速,战斗力惊人,智慧也同样地出类拔萃,而且还会制符,一个个望向许紫烟的目光便充满了尊敬,那是一种面对强者的尊敬。此时,在他们的心里,恐怕除了族长许浩然之外,许紫烟的地位在他们的心中已经排到了第一。

    但是,此时心中最复杂的不是许天狼,也不是其他人,而是许麟。只有他知道许紫烟是真的隐藏了修为,因为许紫烟曾经亲口告诉过他,她的修为要比许麟高上一些。如今,许紫烟把显露的修为又调高了一层,究竟是只是调高了修为,还是紫烟又有了突破?

    真的受不了了,好累啊脑袋已经发晕了,各位大大,我实现了我的诺言,第三更传上老天保佑多一些订阅,让我能够坚持下去。我去睡了,晚安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