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书友090310232754162同学和ueife的月票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凌霄的情绪明显地激动起来。就是虚弱得斜倚在洞壁上的林柔儿的呼吸也粗重了起来。凌霄语气有些昂然地说道:

    “天可怜见,我那柔儿妹妹竟然还记得她三岁时候的事情,而且那血脉相连的感觉,让她一下子就相信了我。于是,我便带着妹妹立刻逃离了赤阳宗,。但是,没有想到的是,那贼人林则言竟然向天下说是我拐走了他的女儿我呸这个老不要脸的竟然以这个理由发动整个北地捉拿于我”

    “那你为什么不向北地修仙界公布真实的情况?”许紫烟好奇地问道。

    “会有人信吗不跳字。凌霄愤怒地说道:“再说我敢吗?如果让修仙界的人知道我身怀宝藏,他们是会主张正义,还是会强抢宝藏?”

    许紫烟无语。此时,山洞之外突然人影闪动,原来是赤阳宗的人在空中发现了这个山谷,从山谷上的空中直接飞了下来,向着山谷的内搜寻了起来。山洞内,除了正在疗伤的人之外。在那里的调息的许麒,许天海和许岚都睁开了眼睛,紧张地注视着外面。那凌霄和林柔儿更是紧张地注视这山洞之外。

    一条条人影在山洞外掠过,消失在远方,想是正在山谷之内仔细地搜查。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的时间,一条条人影不时地掠过山洞口,而且传来了喧哗声。想是赤阳宗的人发现了刚才许紫烟等人在河边与凌霄战斗的现场痕迹。

    山洞外人影翻飞。不时地掠过。山洞内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地望着外面。又过了一个时辰之后,赤阳宗的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搜索,但是同时许紫烟等人也隐隐地听到了外面赤阳宗的墨染和荆玉之间的对话,墨染坚持认为凌霄就在这个山谷之内,要在这里反复仔细的搜索,直到搜索到为止。而荆玉则认为河边那里的痕迹表明,那里的战斗已经结束了。而且并没有尸体留下,证明交战的双方都没有死伤。此时恐怕凌霄和他的对手已经离开了,自己等人就是在这里再怎么搜索,也是无济于事,那是在浪费时间。说不定凌霄在他们搜索的时间里已经远走高飞了。

    最后,在墨染的坚持下,决定再搜索一次。这一次赤阳宗搜索的十分地仔细。身影就在洞口外慢慢地飞过,就是许紫烟也将心提到了嗓子眼,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噗通噗通”地剧烈地跳动着。那凌霄和林柔儿更是汗透衣衫。总算是赤阳宗的人没有发现许紫烟布下的符阵,无奈之下,那墨染最终放弃了搜寻,同意了荆玉的意见,率着众人呼啸着飞上白云,冲出山谷,消失在蓝天白云之间。

    “呼~~”

    山洞中的人都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放松了紧张了好久的神经,那林柔儿更是虚弱地从斜倚着洞壁滑到了地上,昏厥了过去。

    “放开我”那凌霄看到了林柔儿昏了过去,心中大急,朝着许紫烟大声地嚷道。

    “闭嘴”许紫烟冷声喝道:“你如果不想让赤阳宗的人听到你的声音。去而复返,最好把你的嘴给我闭上。”

    那凌霄的神色就是一怔,继而小声地向着许紫烟哀求道:“求求你,放开我吧反正我也已经吃了你给我的麻仙散,对你们没有丝毫的威胁。你就放开我,让我看看柔儿。”

    许紫烟略微寻思了一下,伸手一招,那巨网和长龙便又化成了符箓向着许紫烟飞了过来,叠成了一叠在许紫烟的手中。许紫烟向着手中的符箓看了一眼,见到上面的灵光已经暗淡,知道里面的法力已经只剩下了不到十分之一。但是她还是把它们收到了储物袋中,然后警惕地注视着凌霄。

    那凌霄迅速地爬到了林柔儿的面前,双手将林柔儿扶起来,抱在了怀里,然后伸出一只手指试了试林柔儿的呼吸,便急忙想从自己的储物袋中拿取丹药。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调动法力的能力,竟然无法从储物袋中拿取东西。于是,便转过头来望着许紫烟,目光中充满了哀求。

    许紫烟轻叹了一声,轻声说道:“凌霄,你认为你的妹妹还有救活的可能吗不跳字。

    那凌霄的神色就是一变。双目变得黯然无神,但是只是过了几息的时间,却又重新振作了精神,目光中带着疯狂,从嘴里吐出的声音在山洞中嗡鸣:

    “我不知道柔儿还能够活多久,我也没有治疗她的办法,但是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不能够放弃。”

    许紫烟默然,心中一块柔软的地方被凌霄对妹妹的爱触动了。略微犹豫了一下,轻叹了一声,伸手向储物袋一摸,其实是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了一瓶灵泉之水,走到了林柔儿的身边,伸手将林柔儿的嘴撬开,滴了两滴灵泉之水在林柔儿的口中,然后将玉瓶收回了储物手镯。蹲在林柔儿的身边注视着林柔儿,她也想要知道这灵泉之水是否和自己推测的一样,对林柔儿起作用。

    那凌霄看到许紫烟往自己的妹妹嘴里滴了两滴东西,他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看到许紫烟很宝贵的样子,只滴了两滴便收了回去,心中知道应该是十分贵重的东西。再联想到许紫烟那层出不穷的符箓,更是认定许紫烟的背景不简单,心中一下子升起了希望,也目光关切地望向了林柔儿。

    大约一刻钟的时间,那林柔儿轻微地“嘤咛”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哥~~”

    “柔儿~~”

    兄妹二人泪眼向望,山洞之内的人一时都为之心酸。

    “哥,不要再管我了,我不想成为哥的拖累。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哥哥。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哥,我死之后,你不要立刻去为我报仇。没有了我的拖累,你很容易就可以躲起来,等到你的修为超过了那林则言,再去为爹娘和我报仇。”

    凌霄含泪哽咽地点着头,轻轻地将林柔儿放到了地上,然后转过身,“噗通”一声跪在许紫烟的面前,泣声相求道:

    “这位道友,您能不能把您刚才的那个灵液给我,我愿意用我父亲留下的宝藏来换。”

    许紫烟摇了摇头,苦笑着说道:“我不要你的宝藏,我们现在正因为宝藏而受苦。”

    “那……你要什么?”

    许紫烟摇了摇头,心中暗叹了一声,此时她的心里觉得今天叹息的次数比往常的一个月的时间都多。缓缓地取出了一瓶灵泉之水,递给了凌霄,淡淡地说道:

    “这瓶灵泉之水就送给你吧,能否救得了你妹妹的性命就听天由命吧,至于你身上的麻仙散,到了明天的这个时候就会失去效用。天黑的时候我们就会离开这里,从今往后我们各不相干。”

    凌霄此时已经无话可说,他还能够说什么?自己在和对方一见面的时候。就起了杀意,结果却被对方给活捉了。对方不仅没有杀自己,更没有将自己和妹妹交给赤阳宗换取奖励,反而给了自己一瓶很可能救活自己妹妹的灵液。而自己就是一个麻烦,对方不想要和自己再有任何瓜葛,这是完全正常的事情。所以,凌霄只有默默地收起了玉瓶,苦涩地说了一声“谢谢”。

    山洞中一时寂静了下来。许麟和许天狼等人仍然在恢复着伤势,而许麒,许天海和许岚三人也早已恢复了法力,但是此时的气氛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默默地坐在那里。只等着天黑之后,众人好离开这里。良久,许紫烟突然望着凌霄轻声问道:

    “凌霄,你为什么不带你的妹妹离开北地?按理说一年的时间,如果你们两个想要离开,应该是可以离开的吧”

    凌霄轻轻地摇了摇头,低声说道:“离开北地?外面的世界我们并不熟悉,最重要的是我父亲留给我的藏宝之地非常的隐秘,如果我和妹妹能够躲在那里,不仅不会被赤阳宗的人发现,而且在那里我和妹妹修炼起来,进境也会非常之快。”得知许紫烟对他的宝藏并不感兴趣,凌霄也放下了戒心,坦诚地说道。

    “那你们为什么不回到那个藏宝之地,而要在北地四处流浪?”

    凌霄闻言苦笑着说道:“我们当然想要回到父亲留下的藏宝之地,但是我们一年来一直没有完全摆脱赤阳宗的追踪,所以我们不敢朝着藏宝之地的方向走,害怕暴露了藏宝之地。所以只好在北地四处躲藏,希望能够彻底摆脱赤阳宗的纠缠,然后再秘密潜回藏宝之地。”

    许紫烟轻轻点头,神色略微地犹豫,他此时很想问一问凌霄,他是否知道太玄宗和许氏家族的情况,又害怕暴露了自己等人的身份。寻思了一会儿,决定问得模糊一些,只问太玄宗的事情,不问许氏家族的事情,这样也能够避免暴露自己的身份。于是,望着凌霄问道:

    “凌霄,你在逃亡的路上,可听说过太玄宗之事?”

    “太玄宗?它会有什么事情?”

    许紫烟默然,一个连太玄宗出事都不知道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许家的事情?反倒是那凌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挠了挠头,尴尬地说道:

    “一路上我和妹妹只顾得逃亡,没有关心其它的事情。”

    许紫烟很无语地点了点头,最终还是轻声说道:“没什么。当我没问过”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