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艾尼丝同学的打赏顿首百拜感激不尽

    许紫烟迅速而机警地伸手捂住了林柔儿的嘴。身形快速地绕道了林柔儿的身后,举目向着山洞外望去。只见两个看不出修为深浅的人,带着十几个身着赤阳宗服饰的修士正御剑向着这里飞来,目光缜密地向着四下搜寻着。

    在林柔儿震惊的目光中,那一行赤阳宗的人,就像没有发现这个山洞一样,很快地便飞掠了过去。许紫烟没有动,仍然捂着林柔儿的嘴,冷静地注视在山洞的外面。大约过了一刻钟之后,那一群赤阳宗的人再一次返了回来,又认真地搜寻了一番,最后失望地离开。

    许紫烟轻轻地松开了捂着林柔儿的手,将她夹了起来,向着山谷之内急行而去。出了山洞,便御剑升空,挥手扔出了三十二章符箓,在空中迅速地又布成了一座幻阵,最后挥掌一拍,将那座幻阵拍进了山壁。这个时候,那林柔儿终于知道追杀自己的赤阳宗的弟子,刚才为什么没有发现山洞了。就在她的眼前。那山洞变成了峭壁,和旁边的峭壁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特征。

    林柔儿可不是世俗中人,她可是在宗门长大的人,如何还认不出这是一座符阵。要知道就是在宗门,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布设出这样一座阵法,也不是一个普通的修士能够做到的,在宗门中也可以称为大师了。

    林柔儿震惊地望着许紫烟,心道,一个如此年龄的女孩,不仅战斗力惊人,而且还精通阵法,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啊?她究竟是什么背景,她来到这无尽森林究竟为了什么?

    此时的许紫烟却没有时间去理会林柔儿的内心活动,布设完阵法之后,便向着山谷之内急飞而去。很快,许紫烟就夹着林柔儿飞回了众人所在的地方,还没待那凌霄和许麒张口相问,许紫烟就急声喝道:

    “我们快离开这里”

    说完,看了一眼受伤已经不能够御剑的同伴,许紫烟微微皱了皱眉头,伸手取出一张符箓,向着空中一扔,立刻化成了一条飞船。将林柔儿放到了飞船上,又将凌霄也放到了飞船之上。而在这个时候,许麒和许天海。已经扶着许麟和许天狼进入到飞船之中,其他的人也纷纷地爬上了飞船。

    许紫烟站在船首,指诀弹出,那条符箓化成的飞船便急速地行驶了起来。很快便来到了许紫烟她们进来的那个山洞口处,众人纷纷地进入到山洞,而此时那张符箓也耗光了灵力,化成了粉末消散在空气之中。

    许紫烟并没有进入山洞,而是御剑虚立在山洞之外,取出三十六章符箓,双手极快地翻动,已经看不清手势,完全是一片模糊的残影,额角已经渗出汗水。突然双手一顿,向着空中的三十六章符箓一拍,那三十六章符箓便光华闪动,隐入了山壁之间。只是瞬间,那山洞就消失了,变成了和旁边山壁一样的峭壁。

    山洞之内的人,出了凌霄之外,此时都知道许紫烟是在外面布设阵法。那林柔儿更是知道许紫烟为什么要在外面布设阵法,望向许紫烟的目光。便多了一些感激。而许麒等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到许紫烟焦急的模样,他们的心也焦急了起来。直到看到许紫烟进入到山洞,放松了神态,他们的心才放松了下来。

    见到许紫烟走进山洞,有些疲惫地在山洞中的一块石头上坐下,许麒才轻声地问道:

    “紫烟,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紫烟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是赤阳宗的人,他们追了过来。”

    说完,没有理会凌霄巨变的神色,而是从鲲鹏之心中取出一瓶疗伤丹药,给受伤的人每人一粒,轻声说道:

    “你们快一点儿疗伤吧”

    而此时,许麟则睁开了眼睛,对许紫烟说道:“紫烟,我好得差不多了,既然赤阳宗的人追了过来,我们为什么不立刻离开这里?你可以再化出一条飞船,这样我们就能够离开这里。”

    许紫烟知道许麟的身体是真的恢复得差不多了,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服用着疤脸独臂人给他的高级丹药,心中高兴又多了一个战力之余,却是仍然对许麟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暂时不能够离开这里,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出去,不知道会不会碰到赤阳宗的人。而我们中许多人都受了伤,如果真的碰到了赤阳宗的人,根本就不堪一击,而且他们十几个人中有两个人根本看不出他们的修为。”

    “我知道”一个虚弱的声音从山洞内轻轻响起。众人回头看去,却发现正是斜倚在洞壁上的林柔儿。林柔儿见到众人都转过头看着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虚弱地说道:

    “那两个人,一个是赤阳宗二长老墨染,是筑基期第八层的修为,另一个是五长老荆玉,是筑基期第六层的修为。剩下的那些都是赤阳宗的弟子,最低的修为也是炼气期第十层。”

    山洞中寂静无声,落针可闻。赤阳宗的实力让他们心惊,面对着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有一种无力的感觉。许紫烟苦笑了一下,用手搓了搓了脸,振奋了一下精神,然后才轻声地说道:

    “大家还是抓紧时间疗伤吧恢复了修为,就是逃跑也能够跑得快点儿。”

    众人都轻轻点头,赶紧将许紫烟给他们的疗伤丹药服食下去,立刻开始了疗伤。看到众人都进入到疗伤中,就是没有受伤的许麒,许良伟和许岚也坐在那里恢复着法力,许紫烟才转过头,望着凌霄轻声问道:

    “我有问题要问你。”

    “你问吧。”已经到了这步田地,自己被许紫烟抓获,外面有赤阳宗在搜寻,凌霄已经没有了反抗的念头。

    “你说的宝藏是什么?”

    凌霄的神色略微犹豫了一下。便开口说道:“那是我的父亲留下的宝藏,我可以把宝藏送给你,而且你也可以杀了我,只是求你不要伤害柔儿,她只是一个身受重伤的女孩子,我求你了”

    此时的凌霄已经没有了凶厉,更是没有了霸气,就是曾经对许紫烟的愤怒也消失不见了,剩下的只有祈求。

    “哦~~”许紫烟略有所思,轻声问道:“这么说,赤阳宗追杀于你。不仅仅是为了你拐跑了他们宗主的女儿,而是因为你身上的宝藏”

    凌霄默然不语,似乎是承认了许紫烟的说法。许紫烟突然轻笑了一声,说道:

    “凌霄,你也真是,将人家的女儿都给拐跑了,却连一点儿聘礼都不给你老丈人,就是我也觉得你太不仗义。如果你把你的宝藏拿出一些给你那老丈人,恐怕赤阳宗也不会追杀于你,还会承认你是他们赤阳宗宗主的女婿呢”

    “呸”凌霄突然狠狠地吐了一口,恨声说道:“柔儿根本就不是那贼子林则言的女儿,她是我的亲妹妹,是我父亲凌云的女儿。”

    “嗯?这是怎么回事?”许紫烟的好奇心被提了上来。

    凌霄痛苦地闭上了双眼,过了一会儿,波动的情绪似乎稳定了下来,眼神失去了焦点,思绪似乎进入到了回忆当中。

    “我和柔儿的父亲是赤阳宗上一代的宗主。那一年,我九岁,柔儿三岁。林则言那贼子联合了赤阳宗内的一股势力,暗害了我的父亲,夺走了赤阳宗的宗主之位。我的父亲派他的心腹带着我从密道中逃了出去,并且将赤阳宗的秘密宝藏图让我一起带走。而我的妹妹柔儿却来不及带走,被留在了赤阳宗。

    那林则言知道我逃走了之后,又遍寻宗门宝藏不得,便知道那藏宝图是被我带走。一方面派人四处搜寻于我,另一方面以为柔儿年龄小,过不了多久就会忘记一切,便将柔儿收为自己的女儿,并且还给她改了姓。他留着柔儿,并不是因为他良心大发,而是他给我留下的一条诱饵。他知道,就算他找不到我,只要有柔儿在宗门之内,我早晚会有一天去带柔儿离开。如果没有柔儿,我也许会一直等到我的修为远胜于他,才会前去找他报仇,但是因为柔儿的存在。我一定会提前行动,因为我不可能让自己的妹妹天天管自己的仇人叫父亲。”

    “你……去了”许紫烟轻声问道,她此时的心里不得不对眼前的这对兄妹的命运感叹,也为凌霄的胆量和骨气赞叹。

    谁知那凌霄摇了摇头,轻声说道:“我只是筑基期第五层的修为,而那老贼却是结丹期的修为,我如何敢闯进赤阳宗。当我利用父亲留下的宝藏修炼到筑基期第五层的时候,我只是悄悄地在赤阳宗周围住了下来,每日悄悄地关注着赤阳宗发生的一切。

    终于有一天,我看到了柔儿。我一眼就认出了她,她和我的母亲是那样的相像。她是和她的师姐们去赤阳宗附近的山脉中采药。那林则言万万没有想到,我只用了十年的时间就修炼到了筑基期第五层,他只是派了一个筑基期第三层的心腹在暗中跟随着柔儿。我毫不犹豫地偷袭了那个筑基期第三层的人,将他杀死。然后便寻了一个机会,将柔儿引到一个偏僻之地,和她相见……”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