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清雪走在许紫烟的身后,不时地瞄上一眼许紫烟的背影。心里不停地在思索着,其实昨天一夜她就没有怎么睡好。翻来覆去地想着自己和许紫烟交手的情景,那一幕幕不停地在自己的眼前回放这也。

    她自小就被家里看做一个天才少女,三岁看是修炼,十三岁便练到了后天第六层,这在许氏家族中不是没有,而且还不少。但是像她这样从来没有服食过一粒丹药,全凭着自己的努力而修炼到后天第六层的人可就非常地少了。

    在许氏家族中,其实不仅仅是在许氏家族中,在这块大陆上的每一个家族中,那些嫡系弟子和普通弟子从生下来就是有区别的。虽然他们不能够像许紫烟现在把丹药当作糖豆吃,但是也有着不少的丹药可以吃,所以很多家族中的所谓天才少年就是**嗑出来的。

    但是许清雪则不同,家境贫寒的她全是凭着自己的资质和努力修炼而成。所以在她小小的心里一直是非常骄傲的。昨天当许紫烟前来拜访她的时候,没有说上几句话,她就明白了许紫烟的意图。性格原本清冷骄傲的她认为是许紫烟听说了她的名声,前来向她请教。所以难免就有些倨傲。

    而且她的心里深切地以为,修炼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如果想要交流,那就只有打过才能够懂得。当她刚想要和许紫烟说出来的时候,没有想到许紫烟误会她是不愿意和自己交流,便提出了告辞。

    许紫烟走后,许清雪觉得自己收了对方的礼物,而且看出许紫烟明显是误会了自己,心中便有些歉意,便决定等到许紫烟回来,自己便去拜访于她,大不了自己和她切磋一下,在交手中指点对方一下。

    但是交手的结果却是令她十分地尴尬和沮丧,刚开始自己还能够占点优势,可是只是十几个回合之后,自己就优势尽失。最后更是被许紫烟一拳击退,而且许清雪可以看出对方明显地没有出全力。

    再一次抬头看了一眼许紫烟的背影,许清雪的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念头,眼前的这个许紫烟绝对不是池中之物,将来说不定会一飞冲天。如果自己现在和她结交,说不定将来会对自己有着很大的帮助。可是自己就要这样臣服于她吗?骄傲的许清雪在心里又有着不愿,于是,一路恍恍惚惚地跟着许紫烟等人来到了授课大殿。

    大家挑选了一个地方,席地而坐,轻声地交谈着,等待着老师的出现。过了没有一刻钟,大殿里突然静了下来,许紫烟等人也急忙闭口,抬头向着前面望去。只见一个中年男子信步走上了前面的讲台。许紫烟运灵眼一望,便看出对方是一个炼气期第一层的修为。

    那个中年人走上讲台,也不看大家,直接开口便开始了授课。底下都静悄悄地,一个个认真地聆听着。今天是新进外堂的弟子的第一堂课,所以讲的是后天第五层到地十二层修炼的基础要领。而这些正是新进弟子所缺少的,所以一个个听得极其认真,如痴如醉。

    此时的大殿之内,坐的都是新进弟子,也就那么几十个人。而那些外堂的老人们,知道这是新进弟子的第一堂课,讲的都是一些最基础的东西,所以他们根本就没有来。

    许紫烟在底下也十分认真地听着,她的修为自然与这些新进弟子不同,而且传承中又有着一套极其完整的功法,所以授课老师的每一句话,她都会立刻领悟,并且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大受启发。很快许紫烟就将老师传授的东西融会贯通。

    老师讲完课之后,举目扫了底下的弟子一眼,只见众弟子的目光俱都一片茫然。他在心里偷偷一笑,今天他只是给大家讲了一下后天第六层到第十二层修炼的总纲,心里知道这些初次解除这个层次的弟子们不可能听得懂,能够有一两层明白就算不错了。想当初自己第一次进入外堂听讲的时候,不也是一样的茫然吗?反正日后会给他们逐层地讲解,到那时他们是否能够理解,就要看个人的悟性了。

    感慨了一下,也不想打扰这些弟子领悟,便想要离开。可是他的目光忽然一凝,他看到了坐在人群中的许紫烟。只见许紫烟坐在那里,目光一片清明,那里有一丝一毫的迷茫。

    此时的许紫烟看到老师停下来,明显是要离开的样子。便想着自己等人是不是也应该离开了,可是等到她看向身边的许丽和许凌等人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呆呆地坐在那里发呆。许紫烟感觉到奇怪,便转头四顾,发现殿内的几十个人都是如此,目光中一片迷茫。

    她在这里一片不解,讲台上的那位老师可就不高兴了。他看着许紫烟东张西望的样子,心中便认定许紫烟在溜号,根本没有听自己讲课。他绝对不会相信一个新进弟子听了第一堂课之后,就会将这些修炼的基础融会贯通,那么她目光清澈的原因就只会有一个,那就是她根本就没有听课。

    冷冷地一哼,心中想道,如此不知上进的东西,等着以后受苦吧,就是死了,这样的人也不足惜。挥了挥袍袖,狠狠地瞪了一眼许紫烟,转身离开了大殿。

    恰巧许紫烟看到了那位老师的眼神,许紫烟心中很是沮丧,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老师,为什么老师离开的时候,要狠狠地瞪上自己一眼。

    这个时候,众弟子被老师临走的时候那冷冷地一哼惊醒了过来。看到老师离去的背影,整齐地站起身形,躬身施礼道:

    “谢谢老师。”

    送走了老师之后,许紫烟发现大家并没有离开,而是一个个在那里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许紫烟收到影响,也悄悄地拽了一下许丽,低声说道:

    “许丽,大家怎么不走啊?他们在那里悄悄地说什么啊?”

    许丽的神色很难看,凑近许紫烟轻声说道:“大家是不敢出去啊!”

    “为什么啊?”许紫烟不解地问道。

    “这是外堂的规矩,在新进弟子上完第一堂课之后,那些老弟子就会在大殿的门口等着我们。”

    “等我们干什么?”许紫烟此时在心里已经觉得有些不妙。

    “打我们啊!每个新进弟子都会被老弟子收拾一顿,然后每个月都会要求我们给他们送上一些金银作为保护费。如果不给,他们就会打我们,就是打死了,家族也不会管。”

    说到这里,许丽轻叹了一声道:“如果只是打我们一顿,手收些金银也就罢了,更为可恨的是,每个月家族发给我们外堂弟子的一粒蕴灵丹,他们也会来抢。而我们又打不过他们,没有了蕴灵丹,我们修为进境就会和他们更加地拉大距离,便会被他们一直欺负。”

    “那就没有解决的办法?”许紫烟皱着眉头问道。

    “有,除非就是你加入他们的帮派,做他们的一条狗。这样就会少受些欺负。”

    “那……家族就不管?难道这个规矩是家族规定的?”许紫烟有些气愤地问道。

    “这倒不是家族规定的,是这些老弟子自己想出来的。不过家族也知道这件事,但是他们都不管,说有竞争才有进步。只有经历了残酷,才能够成为真正的人才。”

    听罢,许紫烟也不禁长叹。这种方法虽然残酷,但是凡是能够从这种环境里生存下来的人,也一定是这一代中最强的人。这不失为一种为家族培养人才的方法,只是太过于残酷。想了想,自己也颇为头疼地摇了摇头说道:

    “可是我们总不能在这大殿之内呆一辈子吧?”

    “是啊!”许丽也忧愁地说道,茫然地看着周围在窃窃私语的人。

    “这有什么不好办的,要打就打好了,紫烟姐姐,我们打出去。”许紫烟不用回头,就知道说这话的是许清雪那个好战分子。可是低头想了想,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法子。再说,许紫烟已经从和许清雪的交手中吃到了甜头,自己也曾经想过,过些时候,自己熟悉了外堂之后,了解了那些人是外堂的高手,准备一一前去讨教。如今进入他们送上门来,那就提前打上一场,似乎也没有什么。

    正想着和自己的同伴说出去看看,却见大殿之中的那些弟子似乎也作出了决定,都缓缓地向着大殿外面走去。于是,许紫烟也不再言语,跟着众人向着外面行去。

    走出大殿,便看到大殿的外面站着许多人,许紫烟粗略地看了一下,足足有一百多人,分成了四群站在大殿的门口不远处,一个个笑嘻嘻地看着走出来的新进弟子,那笑容,那目光,如同见到了绵羊的群狼。

    这次新进的弟子有三十六人,这时候有十几个人走到了那些老弟子的面前,每个人从身上拿出了一个口袋,双手递给了对面的老弟子。那些老弟子接过了口袋,在手上掂了掂,便收到了自己的怀里。那些交了钱的新进弟子看到对方将自己交上去的钱袋收起来,一个个目露欣喜,躬身施礼道:

    “各位师兄,我们可以走了吗?”

    “啪~~”

    一阵耳光的声音,将那些新进的弟子打得连连后退。一个嚣张的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们走个屁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