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某路人乙同学的月票

    许浩然话一出口,大殿之内所有的许家高层尽皆点头,他们想不出在那支队伍中除了许紫烟之外,还会有谁有那个胆量。许紫烟的胆量他们是见识过的,恐怕也正是因为如此,那许浩量才会断定许家的那十个弟子是向着无尽森林而去。

    许浩然愣愣地坐了良久,最终深深一叹,起身走出了大殿,向着自己的父亲闭关的后山走去。一个时辰之后,许浩然的父亲许顶天从后山冲天而起,离开了许家,向着博望城的方向飞掠而去。

    无尽森林中,许家的十个弟子仍然在奋力地前行着。许麟突然传音给许紫烟道:

    “紫烟,你看我是不是把那个神秘老人送给我的丹药分给他们一些,这样也能够让他们的境界提升得快一些。”

    许紫烟听了心中就是一动,眼前最紧迫的事情就是提高自己人的修为,如果他们的修为能够尽快地提高一些,那么他们自保的能力也就会强上一些。这里是无尽森林,是一个充满着危险的地方,修为的提高在此时比什么都重要。

    可是想起疤脸独臂人那深不可测的修为,和他千叮咛万嘱咐自己的话,许紫烟的心中不禁悚然,她可不敢让许麟暴露了他身上的秘密,否则一旦出事,她可是承受不了那个疤脸独臂人的怒火。所以,许紫烟略微沉思了一下,传音说道:

    “麟师兄,你还是不要暴露你身上的秘密了,不要忘记了那个神秘人的嘱托。还是我把我的储物手镯内的丹药分给他们一些吧,反正也耗费不了多少。”

    “那……可是……你要如何向他们解释丹药的来源?”许麟继续传音说道。

    “不要忘了,我在来许家之前,是一个神秘的女仙教我功法和制符之术的,当然就可能给我一些修炼的丹药。”

    许麟想了想,也觉得这是一个目前的最好的办法,便默默地点了点头,之后传音给许紫烟说道:

    “紫烟,你先把你的丹药分给他们,到时候我再偷偷地给你一些。”

    许紫烟笑着摇了摇头,传音说道:“不用,麟师兄,你觉得那个神秘人给我们的丹药,在炼气期的境界中,我们能够用得完吗不跳字。

    许麟愣了一下,随即失笑。那疤脸独臂人给他们的丹药太多,特别是低层次的丹药,材料容易寻到,炼制也相对容易,在许紫烟和许麟的储物法宝中,几乎有一半的丹药都是炼气期境界的。这些丹药对于此时已经是筑基期第一层的许紫烟来说根本就没有了丝毫作用,所以,许紫烟也乐得拿出来分给许家的弟子。他们的修为提升了,自己带领起来也就会轻松了。

    “紫烟,你说那西垂镇的海家会不会追来?”身后的许天狼突然开口问道。

    “一定会追来的”

    许紫烟肯定地说道,听着许天狼郁闷的语气,许紫烟知道他还在为西垂镇内发生的事情耿耿于怀,认为是自己的原因,将一路秘密潜行,在就要成功的时候给暴露了。

    通过这一段的时间,许紫烟也对许天狼有了一定的了解。他是一个好勇斗狠的人,性格有些冲动,视修炼为使命,是一个极为骄傲的人。如今暴露的队伍秘密的人又偏偏是他自己,一向骄傲的他便有些钻牛角尖。于是,许紫烟转头轻声说道:

    “天狼师兄,不要再想那件事情了。我们现在不仅仅要考虑那西垂镇海家的人会追来,还要考虑其他的势力会不会收到这个消息,蜂拥而来。”

    “不会吧”许麒轻声地说道:“那海家恐怕一定会封锁消息,想着独自将我们抓获,独家得到我们许家的宝藏。”

    “不错”许紫烟点头轻声说道:“西垂镇海家一定会封锁消息,但是却不可能封锁得住,各大势力怎么可能在西垂镇没有暗探”

    众人尽皆默然,心情都沉重了起来。自己等人一番辛苦,原以为可以摆脱各方势力的追杀,没有想到却功亏一篑,在最接近成功的时候,暴露了行藏。沉默了一会儿,许麟轻声说道:

    “如此说来,我们在无尽森林中不仅要面对妖兽的威胁,还要面对各方追杀我们的势力?”

    “不能这么说”许紫烟淡淡地说道:“在无尽森林中,应该说是我们和追杀我们的人同样地在面对妖兽的威胁。妖兽就是我们和追杀我们的那些人中间的隔离带,只要我们善于利用这里的一切,究竟是谁追杀谁,还不一定”

    顿了一下,许紫烟继续说道:“就算我们不能够追杀他们,但是只要这无尽森林中的妖兽能够将局面搅浑,那就对我们有利。也就是说,很快在这无尽森林内就会有三方势力。一方是我们,一方是妖兽,一方是追杀我们的人。在这三方的势力中,我们无疑是实力最弱小的,但是我们也是最隐蔽,最机动的。在未来的日子里,在这无尽森林里,比试的不仅仅是实力,还有智慧真是期待啊”

    许紫烟的心中突然生出了一种豪气,一种战意。这种豪气和战意直接影响了众人,一时间,每个人都在想像着未来的复杂局面和残酷的战斗,想像着自己在未来中的成长,奇怪的是,竟然没有一个人想到自己会在未来死亡。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一群菜鸟从家族中的温室中出来,一路上的危险刺激使他们极其的兴奋,危险,他们想过,但是想的更多的却是他们战胜危险的雄姿和伟岸

    黎明的朝阳从浓密的树叶中洒落了下来,许紫烟一行人终于远离的无尽森林的边缘。此时他们已经存身于复杂的原始森林之中,想要在这样的一个地形中寻找十个人,无疑与大海捞针。

    “紫烟,现在我们安全了吧,海家的人想要找到我们,不是那么容易吧”

    此时,大家站在一个山谷的谷口,许麒松了一口气说道。许紫烟并没有回答许麒的话,而是眯着眼睛向着山谷内打量着。

    “紫烟,你在看什么?难道这个山谷是妖兽的领地?”许麟也学着许紫烟眯着眼睛向着山谷之内望去。

    “如果这个山谷之内没有妖兽,那么我们暂时是安全的”许紫烟仍然眯着眼睛望着山谷内说道。

    “我们进去看看?”许天狼迈步走到了许紫烟的身旁,双目犀利地望向对面的山谷。

    “先休息一下。”许紫烟轻声说道:“很可能我们会面临一场苦战。”

    “紫烟 ,你也去调息一下吧,我来放哨。”许麟说道。

    “不用了,你们都去调息吧,我还不累。”许紫烟边说边取出了一粒丹药放入嘴中。

    “那怎么行,你是一个女孩子,又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前头。”

    “相信我”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许麟看了一眼许紫烟,点了点头,就地盘膝坐下,进入到调息之中。空间寂静了下来,只余风吹树叶沙沙作响。

    许麟自从激发了体内的血脉之后,体质似乎异于常人,不到两刻钟的时间,便彻底地恢复了法力,睁开了眼睛。看到许紫烟仍然站在那里,机警地盯着对面的山谷,悄悄地站了起来,轻声地说道:

    “紫烟,你去调息一下吧”

    许紫烟的目光向着许麟一扫,便确定他已经恢复了法力,心中略微吃惊了一下,便点了点头,原地坐了先来,又服食了一粒丹药,进入到调息之中。她和许麟服食的丹药都是那个疤脸独臂人送给我们的,品质自然要高出许麒和许天狼他们的丹药。再加上许紫烟筑基期的修为,原本就比他们消耗的要少,所以很快许紫烟也调息完毕,睁开了眼睛。

    “恢复了?”许麟轻声问道。

    “嗯”许紫烟轻轻点头。

    “我们到谷口去看看?”许麟试探地问道。

    “也好”许紫烟也想靠近一些谷口,也好进一步查探一番。

    两个人蹑手蹑脚地靠近了谷口,向着里面张望着,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山谷内一片寂静,没有丝毫的动静,许紫烟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也没有探查到什么危险的妖兽气息。两个人都略微地放下了心,席地坐到了地上,一边监视着山谷内的动静,一边聆听着无尽森林中或远或近地传来妖兽的咆哮之声。

    一旁的许麟突然打破了二人之间的沉默,轻声说道:“紫烟,我觉得你很神秘。你修为究竟是什么境界是个迷,而且家族似乎对你十分地器重,我问过我们的父亲,他什么也没有说。”

    许紫烟望了许麟一眼,哑然失笑道:“麟师兄,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秘密,你不是也一样吗不跳字。

    “我?我会有什么秘密?从小就生活在家族里,每天除了练功就是练功”许麟苦笑着摇着头说道。

    “你背后的麒麟虚像还有那个神秘老人为什么要送给你那个”许紫烟伸出手指指着许麟手指上的储物戒指。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