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麒此时的心中后悔不已。恨不得使劲地抽自己两个耳光,为什么自己当初就不听紫烟的话呢?偏偏是自己心软,又对这些人产生了信任。但是,此时的许麒还抱有着希望,因为当初许紫烟可是对王老实等人充满了警惕,说不定许紫烟早已经看穿了王老实的把戏,会将自己等人带离目前的危境。

    将目光费力地转向许紫烟,却失望地发现许紫烟正无力地躺在甲板上,似乎是正在费力地张开眼睛,但是那眼皮又似乎极其沉重,犹如万钧一般,只是睁开了一条缝。至此,许麒的心如死灰一般,万念俱灰,恨自己既然将队长的职位让给了许紫烟,为什么不听从许紫烟的命令,却又要偏偏地提出反对的意见。

    “哈哈哈……”

    那王老实猛然地将手中的酒坛摔在了甲板上,仰首“哈哈”大笑。脸上再也没有一丝酒醉的模样,眼中释放着狡诈地目光,和那憨厚的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挥着手向着那些水手喝道:

    “快,动作快点儿。把他们就地给我使劲地捆起来。”

    看到众水手将许紫烟等人一个个都给捆了个严严实实,才走到了许麒的身边,伸出手在许麒的脸上侮辱一般地轻轻地拍了拍两下,“呵呵”笑着说道:

    “你就是许麒?北地四大家族中都城许家家主许浩然的长子?这次逃亡的队长?你以为你们假装让一个小姑娘装作你们的头领,我就不会想到你们是中都城许家之人?当初见到你们,我就觉得你们很面熟,似乎是在哪里见到过。后来我终于想起来,在向阳镇我曾经见到过通缉你们的影像,而且我也曾听说过你们的传言。怎么样?”

    说到这里,王老实再一次抬起手拍了拍许麒的脸,目光变得凶狠,语气突然变得冰冷:

    “怎么样?许队长,将你们家族中的宝藏说出来吧?呵呵,不要有侥幸的心理。你知道我给你们喝的是什么吗?呵呵,你们的运气真好,这次我给狼牙城的海家运送了一批丹药,其中就有一种专门对付你们这些修仙者麻仙散。呵呵,知道麻仙散吗?就是筑基期的仙人也得被麻翻,在一日一夜之内丝毫动弹不得。你放心,我这次运送的麻仙散很多,每天喂食你们一次,足够用一个月的

    识相的,赶紧地把宝藏地点交出来,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的死法,否则,呵呵,我会让你们后悔做人哦这里还有四个漂亮的女仙。我这一辈子还没有玩过女仙,没有想到这次一下送给了我四个,来人”

    王老实转头朝着那些水手喝道:“把这四个女仙都给抬到我的床上,等我逐一玩过之后,再给你们一起爽一下,也让这些女仙也爽一下,哈哈哈……”

    “老板,我们会努力让女仙们爽的,哈哈哈……”

    所有的水手也都肆无忌惮地“哈哈”大笑起来,毛手毛脚地向着许紫烟,许岚,许玫和许美若摸了过去。许麒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悔意如同一把利剑在他的心脏不停地绞动,泪水顺腮而下。

    所有的人都悔恨地闭上了眼睛,此时他们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那么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听从许紫烟的命令,将眼前的这些人杀掉。不是凌迟

    此时,那些水手已经一脸阴.笑地走到了许紫烟,许玫,许岚和许美若的身边,正争先恐后地向着四个女孩伸出了大手。突然从两个人的身上释放出耀眼的光芒。一个是红得火焰一般,一个白得如同冰霜。

    红光是从许麟的身上发出的,一层火焰从许麟的身上释放出来,瞬间便将捆在身上的绳索烧断。许麟一直对王老实存着警惕之心,怎么可能去喝王老实的酒,每次只不过小小地施了一个障眼法,就瞒过了王老实。而其他的许家弟子都喝得兴高采烈,又有谁会去注意许麟?

    许紫烟也同样如此,两个人的眼眸迷离只不过是装出来的。就在许麟释放出火焰烧断捆在身上的绳索的同时,许紫烟的身上也同时释放出无数地冰刃,瞬间便割断了身上的绳索,双手一翻,盘旋在身体周围的冰刃旋转着飞向了那些水手。与此同时,许麟同样的双手一翻,游离于他身上的火焰猛然间变成无数地火箭,呼啸着射向了正愣愣地站在那里的王老实。

    只是瞬间,战斗就结束了。两个队里修为最高的人同时出手,对付一群普通人,只是一招,那些水手就被许紫烟的冰刃给切割得支离破碎。而那王老实则早已在许麟的火焰之中变成了灰烬。

    许紫烟和许麟分别用剑将大家身上的绳索割断,每个人的目光都躲避着许紫烟,心中充满了自责,悔恨,和一种被人欺骗的愤怒。

    只有许麒望向了许紫烟和许麟,脸上的神色阴晴变化不定,心中如同打翻了五味瓶,悔恨和羞愧交织在一起,看到站在一起的许紫烟和许麟,苦涩地说道:

    “紫烟妹妹。二弟,你们早就看穿了那个王老实的诡计?”

    许紫烟和许麟两个人一起摇了摇头,许紫烟看到许麒悔恨自责的样子,觉得自己现在确实不好再说些什么,于是将目光望向了许麟,毕竟许麟是许麒的亲弟弟,有些话是可以说的。看到许紫烟的目光望过来,心里自然明白许紫烟的想法,便走过去,揽住了许麒的肩膀,轻声说道:

    “我们只是怀疑,感觉到那个王老实今天太过热情,所以没有喝酒,就是菜也没有吃”

    许麒摇了摇头,抬头望着许紫烟真诚地说道:“紫烟妹妹,这次的事情都怪我,如果不是我……”

    许紫烟淡淡地打断了许麒的话:“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在并没有什么损伤。如果因此出了事情,哪怕只是死上一两个人,现在讨论是谁的责任还有任何意义吗不跳字。

    许麒羞愧地低下了头,许紫烟目光扫视了一下仍然躺在地板上的众人,淡淡地说道:

    “还能够站起来吗不跳字。

    每个人都费力地挣扎了一下,却又无力地倒在了甲板上。许紫烟望了一眼许麟。许麟立刻明白了许紫烟的意思,轻轻地摇了摇头,那个意思是说他的储物戒指中没有麻仙散的解药。许紫烟知道疤脸独臂人给自己的丹药中没有麻仙散的解药,都是一些修炼的丹药。原指望疤脸独臂人能够给许麟一些这方面的丹药,没有想到许麟那里也没有。

    此时的大家突然意识到了危机,如果此时有敌人来袭击,岂不是全军覆没?每个人的脸上都充满了紧张不安。许紫烟抬头望了望天色,此时已经接近黎明,如果等到天亮,那危险就会加大,略微寻思了一下。从储物袋中取出了自己在去通幽谷之前炼制的解毒丹,也不知道管不管用,但是她知道吃了肯定不会伤害身体,权当试上一试。

    许紫烟将瓶子中的解毒丹倒出一粒,蹲下来向许麒递了过去。许麒这次对于许紫烟所做的一切都不再怀疑,坚决地执行。立刻努力地张开了嘴巴,将许紫烟放进嘴里的解毒丹费力地吞咽了下去。许紫烟和许麟两个人蹲在许麒的身边,紧盯着许麒,看着他的反应。

    一刻钟之后,许麒的脸上闪过欣喜,猛然从甲板上坐了起来,朝着许紫烟拱手施礼道:

    “谢谢”

    “给我紫烟妹妹你休息一会儿。”

    许麟向着许紫烟伸出手,许紫烟轻轻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解毒丹交给了许麟,从甲板上站了起来,向着四周机警地张望着。

    “二弟,我帮你。”

    恢复过来的许麒和许麟一起忙活了起来,两个人很快就给每个人服下了一粒解毒丹,然后回到许紫烟的身前,将那瓶丹药递给了许紫烟。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说道:

    “你留着吧,我这里还有。”

    许麟只是略微一怔,便默默地将那瓶丹药握在手中,并没有收起来,和许紫烟,许麒一起站在那里,等着众人恢复。

    一刻钟后,所有的许家弟子都从甲板上站了起来。每个人的神色都极为复杂,他们从来没有想到,一群普通人竟然会,而且敢对他们这些修仙之人存有恶念,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们竟然着了人家的道,如果不是许紫烟和许麟,此时的他们就是没有死,恐怕也会被王老实折磨得不成人样。

    “紫烟,下次你再对什么事情有怀疑。请你提前告诉我们一声,省得我们被一群普通人弄得这么狼狈”许天狼现在的心中很是憋火,被一群普通人给弄到这个程度,如果传回了家族,让他以后再如何有脸见人?

    “提前告诉你们?告诉你们有用吗不跳字。许紫烟突然愤怒了起来,“凭什么要我告诉你们,在这里的所有人当中,你们哪个人比我的年龄小?为什么要我提醒你们?而不是你们自己意识到?我救了你们,就换来你们的埋怨吗?

    三天前,我没有提醒过你们吗?是你们自己宁愿去相信一个刚刚结识的陌生人,而且那个陌生人还是你们的俘虏,你们曾经杀了他的人,说不定你们杀死的人当中就有他的亲人,但是你们还是选择去相信他,而没有选择相信我。现在又再说要我提醒你们,你说话之前,没有思考过吗?还是你没有大恼?”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