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章四千三百多字。晚上还有一章。

    “再有三天,我们就要到了西垂镇了,有些事情要和大家商量一下。”说到这里,许紫烟的神色严肃了起来,目光威严地扫过众人,凝声说道:

    “你们现在过得很舒服,但是我要告诉你们,不要以为我们现在很安全,就算是我们进入了无尽森林,那些追踪我们的势力,也未必就不能追踪过来。在逃亡的路上,我们不会有片刻的安全,所以,也不要有片刻的放松,要时刻保持一颗警戒的心。”

    说完这番话,许紫烟的目光依次扫过众人,当从他们的脸上看到的依旧是轻松和不以为然,许紫烟便知道自己的这番话是白说了。

    “有什么事情要商量?紫烟妹妹,你有什么安排?需要我们做什么?你就直说吧”许麒微笑着说道,完全没有把刚才许紫烟的警告听进心里。

    许紫烟在心中轻叹了一声,眉宇之间浮现一丝愁绪。许麟同情地看着许紫烟,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到了西垂镇之后,我们不能够在渡口码头停靠,要寻一处人迹罕至的地方上岸,然后抹去我们的一切痕迹”

    “一切痕迹?”众人的神情明显地都楞了一下,但是这些人虽然年轻,或许还有些幼稚,但是却都是聪慧之人,怎么可能不明白许紫烟的意思。

    “你的意思是将船上的人……”许麒震惊地看着许紫烟。

    “我是你们选出来的队长,所以我们只是对大家的安全负有责任,其他的人与我无关。”许紫烟淡淡地说道。

    房间里顿时沉默了下来,气氛开始变得压抑,而且呈越来越沉重的趋势。许紫烟也没有说话,她只是坐在那里,默默地观察着众人的表情。逃亡的人必须有一颗坚定甚至冷酷的心,对于这些眼前的菜鸟,阵痛是必须经历的。能够忍得过去的,去适应的,最终活下来的机会才会大,忍不下去的,不能够适应的,就只有死亡一条路可走。

    大家此时也在心中都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让他们和修仙者决斗,他们会毫不犹豫地将对方轰杀,可是要自己杀死手无寸铁的无辜百姓,他们的心却是狠不下来,特别是这段时间里和自己一直相处不错的王老实。许紫烟话中的意思,他们都明白。就是要沉船灭迹,将船上的几十个人都杀掉,然后连同船一起沉到河里。

    “紫烟妹妹,那几十个人只是普通人,而且他们这几天来一直对我们释放着善意,你看我们是不是可以……”

    许紫烟和许麟对望了一眼,彼此的眼中都透露出无奈。

    “特别是那个王老实”许麒接着说道:他的为人和他的名字一样的老实憨厚,在这几天里一直在为我们跑前跑后,尽心竭力。你看,紫烟妹妹,西垂镇距离无尽森林只有不到百里的路程,只要我们御剑而行,我们很快就会进入无尽森林,到那时就算船上的人出卖了我们,我们早已经逃入了无尽森林。如果我们就这样把尽心竭力地照顾我们一路的普通人都给杀死了,这……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许紫烟哑然无语,她心心里也知道很难说服他们将船上的人全部杀掉,然后把他们和这艘船一起沉入河底。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一些什么人?都是许家年轻一代的骄子,在中都城是横着走的人物。平时就是在中都城和其他的家族有所争斗,也都不是生死相搏,而且那些家族也不敢将许家的精英弟子斩杀。所以。严格地说,他们的心中就从来没有过那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残酷意识。所以,许麟才会提出自己的反对意见。

    “你们都是这个意思?”许紫烟的目光望向了中人,众人沉默了一会儿,除了许麟之外都尴尬地点了点头。

    许紫烟的目光中透露着失望,不过她很快将这缕失望隐藏了起来,淡淡地说道:

    “好吧既然大家都反对我们的计划,那么就按照你们说的去做吧?只是我觉得那个王老实并不像他的名字那样老实,你们多加小心吧”

    众人都犹疑地看了许紫烟一眼,看到许紫烟已经将眼帘垂了下去,便一个个起身告辞。当他们走出许紫烟的房门时,心中都浮现出一阵不安。原因是许紫烟太容易答应了众人的意见,要知道在当初许紫烟答应当他们的队长的时候,可是强调过,在这个团队中能够发布命令的只有她一个人,其他的人要做的只是服从但是,就在刚才,自己等人作出了和许紫烟相反的决定,那许紫烟不但没有生气,而且还立刻答应了他们的计划,这似乎有些很不真实的感觉

    只有许麟没有离开许紫烟的房间,等到众人都离开了之后,许麟站起身将门关上,焦急地说道:

    “紫烟,你怎么能够同意他们的计划?这不是胡闹吗不跳字。

    许紫烟摊开双手,耸了耸肩,无奈地说道:“麟师兄,你觉得就算我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会有作用吗?他们一但阳奉阴违。其结果恐怕会更糟。”

    “那……怎么办?就任他们这般胡闹?”

    许紫烟摇了摇头,无奈地坐在那里,默言不语。许麟怔怔地看着许紫烟一会儿,神色突然之间变得憔悴,失落地站了起来,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麟师兄,你自己多加小心”背后传来了许紫烟那疲惫的声音。

    许麟的后背就是一僵,但是并没有转过身,拉开了房门,轻声地说道:

    “你也小心”说完便踏出了房门,将房门又轻轻地关上。

    许紫烟静静地坐在房间里,心中充满了无奈。百无聊赖之际,便将小鲲鹏从鲲鹏之心中唤了出来。那小鲲鹏一出来,许紫烟便哭笑不得,原来那小鲲鹏不知道什么时候,闯进了鲲鹏之心的其它空间,将许紫烟放在鲲鹏之心内的东西当成了自己的零食。嘴里叼着一瓶丹药,两个爪子里还各自握着一瓶灵泉之水。

    许紫烟好笑地把丹药和灵泉之水的瓶子从它的嘴里和爪子里拿了回来,那小鲲鹏不断地在许紫烟的身上扑腾着,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直到许紫烟倒出一粒丹药塞到了它的嘴里,它才安静地趴在了许紫烟的怀里。许紫烟将小抱在怀里,将自己的意识沉入到鲲鹏之心中,心中不禁苦笑不已。那小鲲鹏将自己存放在鲲鹏之心内的东西翻得乱七八糟。到处都是。

    无奈之下,许紫烟将自己放入到鲲鹏之心的东西又重新收回放到了储物手镯之中,低着头略微寻思了一下,又将三分之二的丹药放回了鲲鹏之心中。许紫烟是这样想的,小鲲鹏如果想吃那些丹药,那是因为它修炼的需要,既然它需要就给它吃,让它快点儿成长,对自己也是一个帮手。再说,它那么小,就是吃又能够吃多少?就是都吃了。自己留下的那三分之一丹药也足够自己修炼十几年的,再说自己还会炼丹,吃光了自己再炼制就是了。

    但是,余下的东西,比如鲲鹏之泪,灵泉之水这类的东西,许紫烟还是都收回到储物手镯之中,因为这些东西对于许紫烟来说都是有限的,用光了就没有了,所以许紫烟不可能给小鲲鹏去当零食。所以只是将三分之二的丹药重新放回了鲲鹏之心,其余的东西都取了出来。

    略微寻思了一下,许紫烟考虑到以后有什么紧急情况,为了以后方便,便从鲲鹏之心中取出了一百块上品灵石,一百块中品灵石,和一百块下品灵石放进了储物手镯之中。又取了十块上品灵石,十块中品灵石和十块下品灵石放进了储物袋中。

    又寻思了一下,又从鲲鹏之心中取了一百颗上品的水系妖丹,一百颗中品的水系妖丹和一百颗下品的水系妖丹放心了储物手镯之中,然后又将各个品级的水系妖丹各取了十颗放心了储物袋中。如此,在鲲鹏之心中只剩下了凤凰的尸体,大鲲鹏的尸体,和一空间的灵石,一空间的水系妖丹,还有很多的丹药之外,再无其他。但是,这些才是许紫烟真正的宝贵东西,是许紫烟真正的身家。

    许紫烟将意识从鲲鹏之心中退了出来,又逗弄了一会儿小鲲鹏,这才把小鲲鹏送回了鲲鹏之心。站起身形在房间里来回走了几个步,手指一动,便从储物手镯中取出了一瓶鲲鹏之泪。此时的鲲鹏之泪已经从冰冻的状态融化成了液体,许紫烟仰起头,往自己的双眼中各自滴了两滴,然后闭着眼睛将玉瓶的盖子盖紧,收回了储物手镯之中。

    一刻钟之后,许紫烟睁开了双目。感觉到视力清亮了许多,但是似乎并没有其它的变化。许紫烟知道这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达到质变,需要多次的用鲲鹏之心擦洗眼睛,才会达到无阶层地透视对方修为,透视阵法和符箓的境界。而且这还不能够连续擦洗,需要隔一天擦洗一次,否则眼睛会消化不了鲲鹏之泪的反应,不仅无益,反而有害。

    将一切都收拾好之后,许紫烟整理了一下心情,推开门走出了房间。

    三天后。

    夜。

    阴。

    无星无月。

    按理说这样的天气是非常地不适合航行的,如果辨不清方向,驶入了浅滩或者撞上了礁石,就会彻底耽搁许紫烟等人的行程。但是许紫烟的态度十分地坚决,要求水手必须继续开船。

    王老实在忠实地执行着许紫烟的命令,跑前跑后,不时地对着水手们大呼小叫着,嗓子都喊得嘶哑,在阵阵江风中忙得满头大汗。

    王老实这种认真积极的态度,不禁彻底赢得了许麒等人的好感和信任,很快忘记了许紫烟对他们的叮嘱。就是许紫烟望着他忙前忙后的身影,也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些太多疑了但是许紫烟还是很快地将那份对自己的怀疑丢了出去,将自己的心境重新冷静了下来。

    午夜时分,夜空终于晴了起来。一轮明月高悬天际,照亮了四野。王老实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抬起手用衣袖擦了擦脸上的汗水,转头冲着许紫烟讨好地笑了笑。水手们也都松了一口气,在月光之下,辨明了方向,让船平稳地行驶在河道之上。

    紧张了半夜的人都在甲板上坐了下来,王老实立刻命令人在甲板上摆上了桌子,酒菜便纷纷地端了上来。

    许麒等人想到今天就要离开这条船,前往无尽森林,心中竟然有些不舍。这十日是他们在逃亡的路上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日子,但是他们仍然还保持着一丝警惕,在试过酒菜无毒之后,才开始吃喝起来。

    在经历了半夜的紧张之后,这一放松下来,警惕之心便也就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流逝了。半个时辰后,大家都已经喝了不少酒,气氛也融洽了起来,不管是许麒这些修仙者还是那些商人和水手,彼此都言谈甚欢。那王老实更是巧舌如簧,把许麒等一个个年轻人拍得心情舒畅,晕晕乎乎,就是那许天狼也咧着嘴在那里大笑着。

    又一个时辰之后,每个人的身边都空着无数个酒坛子,王老实捧着一个酒坛子,憨态可掬地从甲板上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开始向每个人敬酒。可能是他已经有些醉了缘故,就是在这之前,他一直对着大呼小叫的水手,他也一一要敬酒,然后又踉踉跄跄地开始向着许紫烟等人开始敬酒。

    “女……女仙……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但是……我想恳求您……给我一个向您敬酒的机会。”

    许紫烟的目光有些迷离,咧了咧嘴,有些傻笑地端起了酒杯,那王老实笨笨卡卡地往许紫烟的酒杯里倒着酒,可是他也醉了,倒得很不准,有很多酒都倒到了酒杯的外面,洒在了许紫烟的身上。而此时的许紫烟浑似不觉,看到自己的酒杯满了,便一口喝了进去。眼帘便有些沉重,那王老实的背影摇摇晃晃地从许紫烟的身前走过,向着许麟走了过去……

    “哈哈哈……”最后一个被敬酒的许麒大笑着将酒杯中的酒喝掉,用手大力地拍着王老实的肩膀,口齿不清地说道:

    “王老实,能够遇到你也是一个缘分,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人……”

    突然,许麒那原本迷离的眼神变得清醒,因为他发现自己去拍王老实肩膀的手抬不起来了,那只手沉重地搭在了王老实的肩膀上,似乎有万斤一般沉重。王老实将肩膀一抖,许麒的手便无力地垂落了下来。一双眼睛又开始迷离了起来。

    费力地将头转向了四周,发现自己的同伴们都仰身躺在甲板上,双目正恐惧地望着自己这一边,看着此时已经毫无醉态的王老实……

    推荐一本***的书:

    书名:《这个执事有点白》作者:多贝。书号:2104234

    简介:休米出身于休斯顿孤儿院,十八岁到来之际终于有了妈**消息。休米怀着憧憬去见妈妈,在火车上却遇到一个奇怪的男人,并且自己产生了奇妙的感觉,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火车悲催的发生了脱轨。

    休米穿越到【无界】,她崩溃的意识到自己已经挂掉,并且有着陌生的身份——黑执事

    所谓黑执事就是管家+贴身丫鬟+保镖,而休米的主人居然是火车上那个奇怪男人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