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浩量站在向阳镇的渡口码头上。手里拿着几缕丝线,这些丝线是许浩量在距离码头百米之内的荆棘中发现的,虽然只是一些普通衣料上的丝线,但是许浩量在心中却已经确定这些丝线是从许紫烟她们十个人的身上刮下来的。

    普通人没事跑到草丛中干什么?而且从草丛中的各种迹象来看,还不止一个人,那么就只有是在逃亡中的许紫烟他们了。许浩量很仔细地将那些丝线一一从荆棘中取了下来,又将现场的痕迹一一抹掉。然后才来到了渡口站在码头上分析着许紫烟她们的行动。

    “看来麒儿和天狼他们是从这里乘船顺流而下,径直奔向了无尽森林。而且似乎是打劫了一条船,否则他们也不用借助草丛的掩护了。呵呵,这些小家伙还真敢干不知道这些计划是麒儿,麟儿,天狼谁想出来的?”

    想到这里,许紫烟的身影浮现在他的脑海里,许浩量苦笑了一下,喃喃自语道:

    “他们恐怕没有那个本事,应该是许紫烟想出来的”

    想到这里,许浩量的心里就是一阵不舒服,心中愤愤地想道:“这许紫烟也太逆天了吧?战斗力厉害也就罢了,心计也是如此的厉害,十一弟究竟是怎么生出来这么一个变态的?”

    摇了摇头,脸上一片黯然。顺着河流望着西方的方向,轻叹了一声:“许紫烟,如果你能够将天狼,不,是家族中的那些弟子安全地带回家族,我许浩量和你的过节就一笔勾消,必定待你如亲人一般。”

    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嘴里轻声地骂了一句:“杨龙,你这个疯子”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肋部,在凌晨时分他收取丝线和毁灭草丛的痕迹之时,肋部的伤口不小心又裂开了,渗出了鲜血。那是和杨龙激战的时候,受到的伤害。许浩量看到此时码头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微微皱了皱眉头,便缓步走到了渡口旁边的一处树林里,将衣袍解开,然后打开绷带,重新上了一些药,最后将绷带扎紧。

    低着头想了想,受到了刚才那些丝线的启发,许浩量又回身走向了向阳镇。不一会儿的功夫,许浩量又回到了码头,此时的许浩量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扮作了一个商人的模样,登上了一艘顺流而下的船只。

    顺流而下已经七天了,许紫烟站在船头看着两边的景象,感叹苍茫大陆的浩大。身后的甲板上和船舱里传来了愉快的嬉笑声。许紫烟微微地皱了皱眉,心中轻叹。脸色便有些阴沉。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脚步声停,许麟站在了许紫烟的身边,侧着脸看着许紫烟,轻声说道:

    “紫烟妹妹,我们把那个王老实给抓到货仓里吧?”

    许紫烟意外地愣了一下,脸上瞬即便绽开了欣慰的笑容,总算有一个成长起来,看出问题的人了,望着许麟,许紫烟开心地笑着说道:

    “哦,为什么?”

    “我觉得那个王老实根本就不老实,生得衣一副傻样,但是却有一颗玲珑的心,再加上那张能说会道的嘴,这才几天的功夫,他和咱们的人就像朋友一般。我总是觉得那个王老实不靠谱,现在大家都对他失去了戒心,这是很危险的,紫烟你下令把王老实给抓起来吧”

    许紫烟轻轻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手扶着船舷望着滚滚的江流。

    “紫烟妹妹,我们许家这些弟子都是一些没有见过世面的人,从小到大一直生活在中都城中,要说我们对外面的世界不向往那是说谎,但是也正是因为我们对于外面世界的向往和无知,而那个王老实又说得太过精彩,所以很快就吸引了我们。现在大哥和天狼他们不仅是把王老实当成了朋友,我看都对他有些崇拜了。”许麟露出了苦笑,也将双手伏在了船舷上,双目忧郁地望向了江流。

    “嘿嘿……”许紫烟忍不住失笑道:“一群修仙之人去崇拜一个普通的商人?这要是被大伯和九伯知道了,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嘿嘿……”一想到许浩然,特别是许浩量可能出现的表情,许紫烟就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紫烟妹妹,你还笑得出来你难道也忘记了我们现在是在逃亡?”许麟有些急了,微微皱着眉头,心中第一次对许紫烟有了一丝不满:

    “咱们许家这些人根本就没有过历练的经验,这几天把一些不该说的也都说了,我看那个王老实恐怕已经猜出来我们是谁了?我曾经暗地里和大哥说过,他却说我太过小心。说此时在大江中间,就算王老实知道了我们的身份,他一个普通的商人又能够如何?所以,紫烟妹妹,我只能够来找你,你是队长,你要对整个队负责”

    看到许紫烟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许麟这次是真的急了起来,向着许紫烟靠近了一步,低声说道:

    “我问过天海师弟,他说西垂阵因为靠近无尽森林。那里虽然危险,但是还是有很多商人前去那里贩卖货物,毕竟无尽森林那里的东西如果能够贩回北地,会有着丰厚的回报。而且还有一些修仙之人前往那里或历练,或猎杀妖兽,总之,如果到了西垂镇,那个王老实想要出卖我们,是很容易把信给送出去的。”

    “你们不是说无尽森林人迹罕至吗不跳字。许紫烟微微地皱着眉头问道。

    “是但是那是在无尽森林之内,森林之外还是有人的,而且据天海师弟说,那里还有一个集市。只有进入了无尽森林,才开始人迹罕至,越往里走,越是无人。”

    许紫烟听完轻叹了一声,望着江流,目光中流露着淡淡地愁苦,轻声说道:

    “麟师兄,小妹很高兴你能够想到这么多,但是你认为我把那个王老实抓起来,甚至将他杀了会有用吗不跳字。

    “怎么会没有用?你是队长啊你说的话怎么会没有用?”

    “他们不会听的,你要是和他们解释,他们会觉得你太过胆小谨慎。如果你不顾他们的反对就硬是把那个已经成为他们朋友的王老实给抓起来,他们就一定会在心里产生对我们的抵触情绪,如此一来,这个队伍的人心就散了,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那……你也不能不管啊?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的队长啊”

    “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管?”许紫烟苦笑了一下说道:“麒师兄他们除了没有把敛息符的事情说出来,其余的差不多都说了出来。”

    “你……”许麟惊讶地看着许紫烟,猛然间震惊地说道:“你……在用精神力监视他们?”

    许紫烟无奈地点了点头。许麟的目光就变了,怔忪了一会儿,小声地谨慎地问道:

    “紫烟妹妹。在你使用精神力探查的时候,连我都没有发现,难道……难道你的真实修为已经超过了我?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许紫烟抬手掠了一下被江风吹得凌乱的长发,无奈说道:“只是比麟师兄略微高上一些。”

    “那究竟是……”许麟突然闭上了嘴巴,既然许紫烟不肯透露自己的修为,他也意识到自己不好再刨根问底,不过心中除了震惊之外,也有着高兴。毕竟知道了在自己的队伍中有一个修为比自己还要高的人,在逃亡的是值得庆幸的事情。

    “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许麟转换了话题。

    “我们总得提醒一下,而且这船上的商人和水手将来是如何处理,我们也得商量出来的方法”

    “你的意思是……”许麟的目光诧异了一下,瞬即明白了许紫烟的意思,目光很快变得坚定,用力地点了点头道:

    “紫烟妹妹,你说怎么办吧?”

    “你去把他们都叫到我的房间里开个会吧”

    “好”许麟应了一声,转身离开,许紫烟望着许麟离去的背影,轻叹了一声,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许紫烟刚回到自己的房间,还没有坐下一会儿,除了许鹏和许岚被留在外面继续监视那些水手之外,其余的人都走进了许紫烟的房间。许麟最后一个走了进来,顺手把门给关上。

    许紫烟望着一个个走进来的人,脸上都带着明显的轻松和笑容。许紫烟的心中就不由得一阵苦笑,带着一帮菜鸟逃亡,还真是一件劳心劳力的事情啊。抬起手轻轻地揉着眉心,许紫烟不禁有些头痛。

    “紫烟妹妹,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情?”许麒轻松地坐下来,脸上带着写意的笑容,仿佛不是在逃亡,而是在旅游一般。

    许紫烟注意到许麒和许天狼等男弟子虽然还穿着普通人的衣服,但是都非常地整洁,整理的一丝不苟,虽然是普通的衣服,但是却透露出大家族子弟的气息,头发也整理的一丝不苟,一个个整得潇洒不羁。风流倜傥。而许玫和许美若就更是夸张,脸上明显地还化妆过,完全不是上船之前一路逃亡的风尘满面。许紫烟的心中此时真的很无语,从这些表象来看,眼前的这些人,明显地已经完全失去了戒心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