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人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只有许天狼的脸上有些不悦。许紫烟和许麟如今身上的身价恐怕并不会比许家的藏宝少,其他人没有到那个地位,也不会关心这个问题,只有许天狼在许紫烟到来之前,一直是家族中年轻一代的领袖,在他的眼里并没有将许麒看得多重要。如今知道族长将家族的秘密告知了许麒而没有告诉自己,心中便有些不舒服。

    这还是在现在,一是因为在逃亡的路上,而且父亲许浩量临行之前也嘱咐过他,要听许麒的话。二是他看到修为比他强的许麟和已经追上他,并且在家族结盟出事那天,在擂台之上大放异彩的许紫烟两个人都没有就此事有丝毫的不悦,便只好将自己内心的不悦压在心底。这要是在以前,恐怕许天狼早就已经跳了起来。

    许紫烟朝着许麒摆了摆手,轻声说道:“我要说的不是家族的藏宝,而是这份藏宝给我们带来的危险认出我们的人不可能是一波人,从这一路上的追杀就能够看出来。他们一定是分析出来我们是在逃亡之后,也分析出了我们可能身带宝藏的隐藏之处,所以他们便一边向他们的家族上报,一边立刻集中了他们能够集中的实力想要活捉我们,这就是为什么刚开始追杀我们的人。实力很低的原因。

    接着来的第二波,应该是得到他们汇报的人,这些人的实力要强上一些,所以他们一边继续向上边汇报一边集中实力来追杀我们,这就是他们一波比一波厉害的原因。我想等到他们最高层再派人前来的时候,就未必是我们能够抵挡的了。”

    此时的雅间之内,变得静悄悄的。气氛异常地沉闷,似乎空气都有了重量,压得大家一个个都感到喘不过气了,额角不知不觉地流下了冷汗。此时的众人,包括家族安排的队长许麒在内,都已经完全地被许紫烟主导,都眼巴巴地望着许紫烟。看到许麒那个模样,许天狼心中掠过一阵快感。人就是这样,特别是年轻人,看到自己的对手表现出不符合他身份的失态,就忍不住再在他的背后推上一把,虽然这样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所以,许天狼很配合地问了一句:

    “那我们要怎么办?”

    没有人理会到许天狼的真实意思,但是许天狼却是问出了此时大家的心声。就连许麒也把期待的目光望了过来。

    “我们必须切掉一直跟踪我们的眼线,然后乔装改扮……”

    十个人离开了酒楼,没有在博望城停留片刻,便径直出城,向着郊外奔去,他们不敢御剑而行,十个人一起御剑,害怕引起更多的修士注意。所以他们只是徒步地向着郊外奔走。到了人烟稀少处。许紫烟等人施展出轻身术,脚掌贴着草尖,拉起十道残影,风驰电掣地向着前方掠去。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一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四下没有一棵树,一片开阔。一直飞掠到这片开阔地的中心,许紫烟举手示意大家停下来,向着四周查看了一下,最终满意地点着头说道:

    “就在这里吧”

    大家点了点头,一个个盘膝坐到了地上,闭上眼睛,似乎进入到了调息的状态。

    两刻钟后,从博望城的方向,出现了五个潜行的人,彼此之间都间隔着五十几米的距离,彼此视乎都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又似乎有着某种默契,彼此之间互不干扰,都小心翼翼地在向着许紫烟等人接近。当接近到一定距离之后,便潜伏在那里一动不动。

    许紫烟的双目霍然张开。当那五个人还没有潜行到现在的位置之时,许紫烟那筑基期的精神力就感知到了他们的存在。又等了足有两刻钟之后,发现再也没有人跟踪过来,许紫烟才霍然张目。从草地上腾地站起来的同时,左手出现了一张符箓,右手出现了五张符箓。红光闪烁间,左手的符箓变成了一张红色的弓,许紫烟左手握弓,右手手指夹着五张符箓搭住弓弦,瞬间,拉弓如满月,右手中的五张符箓随着弓弦拉起,变成了五支释放着火焰的箭。

    许紫烟的精神力一直锁定着那五个人,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那五个跟踪潜伏的人刚刚从许紫烟突然站起身形中反应过来,许紫烟搭在弓弦上的右手已经优雅地松开。五支**着火焰的火箭,呼啸着向着那五个跟踪潜伏的人激射了过去。

    而此时的许紫烟并没有去关心那五个人的命运,而是迅速地又拿出了两张符箓,搭在了弓弦之上,再一次将弓拉开,目光直接锁定了在他们上空不住盘旋的一只苍鹰。手一松,两张符箓幻化成了利箭,如同两只缩小版的火龙,瞬间就追上了刚想要振翅逃走的苍鹰。

    伴随着地上的五声嚎叫,天空上那只苍鹰几乎同时一声哀鸣,便从天上掉了下来,还没有落到地上,就已经被烧成了灰。

    “我们走”

    许紫烟低喝了一声,飞剑从储物袋中绕体而出。许紫烟一步踏上飞剑。低声喝道:

    “贴着地面飞行”

    十个人,许紫烟飞在最前面,脚下的青草如波浪般翻涌,其他的九个人紧随其后,脚下御着剑,紧贴着草尖向着远方急飞而去。身后的草丛荡起一片波纹

    许紫烟等人很快便冲进了一片山林之中,然后便寻了一个小山谷原地休息。等到夜深十分,从小山谷内冲天而起了十条人影,高高地飞起,在空中向着远方飞遁。

    待黎明到来之际,许紫烟等人来到了一个距离一座小城五里处的一片树林之中。许紫烟,许玫,许岚,许美若四个女子,从许麒等人那里各自要过来一套男子的衣衫,然后躲到了树林的深处打扮了起来。包括许紫烟在内,这四个女子都有着一手好针线活,很快她们就把衣服改得合体,然后打扮成四个少年的模样,从树林深处走了出来。

    看到许麒等六个男子目瞪口呆的模样,四个女孩整齐地抿嘴一笑,离开了树林,向着那座小城走去。

    许紫烟四个人随着人流走进了这家小城。小城虽然不大,但是客流却是不少。很多商家在这里采买一些山货,然后贩运到大城市中。许紫烟四个人先是去买了一些各种的衣服,然后又买了三辆马车和几匹好马。又买了很多山货装满了两辆马车,然后便赶着马车,带着那几匹好马回到了距离小城五里的树林当中。

    树林中男女分开,各自打扮了起来,许紫烟打扮成一个小姐的模样,这是大家共同商量的结果。自从许紫烟在酒楼内的一番话之后,大家在心中已经对她心悦诚服。不知不觉中已经把许紫烟当成了他们的主心骨,就连许麒也心甘情愿地交出了队长的职位。如此。他们就需要一个发号施令的人,总不能让许紫烟打扮成一个丫鬟,然后发号施令吧。

    所以许紫烟就扮成了一个小商业协会的小姐,而许玫则扮成了许紫烟的贴身护卫,许岚和许美若就扮成了两个丫鬟。许麒等六个人则打扮成了六个商业协会护卫的模样,将飞剑都收到了储物袋中,隐藏在衣襟之内。背上了许紫烟在小城内为他们买的普通的刀剑。

    大家打扮完之后,在树林中相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个个轰然而笑。这一笑,倒是冲散了不少心中在逃亡中产生的压抑。许紫烟的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微微地皱起了眉头,轻声说道:

    “你们在这里等等”

    说完,爬进了车厢里,从储物袋中掏出了符笔和符纸,迅速地制作出来九张敛息符。然后从车厢里跳了下来,迎着大家不解的目光走了过去,每个人递过去一张敛息符,然后告诉了他们的用法。之后,许紫烟自己先做了一个典范。在众人的注视下,将原本就体内的敛息符调整了一下,显示出后天第十层的修为。

    大家虽然刚才听到了许紫烟的讲解,但是等到亲眼目睹之后,还是一阵发愣。许玫抬手捂着自己的小嘴,大张着一双美目说道:

    “紫烟姐姐,你是不是一直在隐藏着你的修为?怪不得你能够打败炼气期第五层的北地第一天才扬玲珑紫烟姐姐,你快告诉我们,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许玫的话音一落,便引得众人的目光望了过来,其中最犀利的两道就是许麟和许天狼两个人。

    许紫烟早就在制作敛息符的时候,就想到了会面对这个问题。只是淡然一笑道:

    “只是略微高一点儿,并没有太多。”看到许玫还想要张口说话,便拍着手说道:

    “好了,大家快一点儿把自己的修为调一下吧”

    “那个……紫烟妹妹,我们调到什么修为好呢?”许麟望着手中的敛息符说道。

    许紫烟刚才在制作敛息符之前就已经想好了,于是。轻声说道:

    “我调到了后天第十层,许玫作为我的贴身护卫就调到后天第十一层后期巅峰。而许岚和许美若就调到后天第四层吧”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