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转头向着大殿之内张望。便从大门内涌出来一股令他难以抗拒地威能,向着他撞了过去,伴随着许紫烟的冷喝:

    “还不快滚等着本尊杀你吗不跳字。

    那威能虽然一触即收,但是仍然将唐师兄撞得后退了几步,一时之间,面色大变,向着杨睿等三人低喝了一声:

    “快走”

    三个人在许紫烟的威压下,连御空而行都不敢,而是徒步在地上狂奔而去。大殿之内的屏风后面,许紫烟手中的那块下品灵石一阵“咔嚓”声响,变成了一堆粉末,许紫烟“噗”地喷出了一口鲜血,仰面倒了下去。

    此时,许浩然也已经转到了屏风的后面,恰好看到许紫烟喷血的一幕,急忙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粒丹药,塞到了许紫烟的嘴里,然后一脸关切地望着许紫烟,同时轻声地向许浩量问道:

    “九弟,刚才是怎么回事?”

    许浩量茫然地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

    许浩然微微地皱着眉头,他从来没有看到许浩量的脸上出现过这种神情。于是又小声地问道:

    “刚才那股威能是怎么回事?”

    许浩量从迷茫中霍然而醒,伸出手指指着许紫烟结结巴巴地说道:

    “是她……是紫烟……她的身上突然爆发出那股威能”

    许浩然虽然已经猜出了刚才那股威能是许紫烟释放出来的,但是听到许浩量的证实,心中还是大吃一惊,许浩然和许浩量两个人默默地对视了一眼,都不再言语,而是默默地盯着仰身躺在地上的许紫烟,眼中释放着关切,迷惑,欣喜,震惊,不解……

    唐师兄几个人远远地跑开,当转过弯看不到大殿之时,几个人才停了下来。杨睿,周霸和韩魁一边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套新衣服,将身上的破碎衣服换掉,一边向着唐师兄问道:

    “唐师兄,如今我们怎么办?”

    “看那太玄宗中的人并没有赶尽杀绝的意思,很可能是我们华阳宗还占着上风,只是可能出现了什么变故。你们暂时将队伍带回家族,停止一切针对许家的行动,我立刻赶回宗门。今天的事情对谁也不要说,一切等我从宗门回来再说。”

    “好紧尊唐师兄吩咐”

    唐师兄凌空而起,一个人先行离去了,他此时的心中非常的着急,不知道自己的宗门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路不停地向着华阳宗猛赶。

    再说杨睿。周霸和韩魁三个人,回到了中央广场,没有和许浩博等人做任何交代,带着自己的家族弟子匆匆地离开。这不仅让许家的人感到莫名其妙,就是那些来客也摸不到丝毫的头绪。望着三大家族离去的背影,心中一片疑惑。带着这份疑惑,他们并没有离去,期待着能够从许家这里获得一些讯息,这里就包括李万鹏,萧如归和吴蒙三人。

    但是,许家接下来一片平静,让这些人打听不到丝毫的讯息,又不能赖在许家不走,便一个个不情不愿地离开了许家。

    城主府。

    书房内。

    李万鹏,萧如归和吴蒙三人围桌而坐。三个人都阴沉着脸,一派思索的模样。

    “李兄,你说这四大家族的族长究竟达成了什么协议,让来势汹汹的周家,杨家和韩家愿意撤离?”

    李万鹏摇了摇头,有些感慨地说道:“这些大家族之间的事情,有时候真不是我们能够理解的。但是……”说到这里。李万鹏看了一眼萧如归和吴蒙,微皱眉头思索着说道:

    “无非也就是一些利益上的事情。我想那许家一定是付出了巨大的让步,才换得了三大家族的离去。”

    “那……三大家族为什么不灭掉许家,如此一来,许家的一切不都是他们的了吗不跳字。吴蒙有些不解地问道。

    萧如归摇了摇头说道:“那三大家族与我们不同,他们已经是北地的大家族,如果真的和许家死磕上了,那许家毕竟也是北地大家族之一,怎么可能没有一些手段。如此,就算他们最终灭掉了许家,恐怕也会有很大的损失,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如果能够兵不血刃地就能够从许家得到巨大的好处,他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那……我们究竟要不要对许家动手?”吴蒙的眼中闪烁着精芒。

    “动为什么不动那三个家族只是离开了,并没有宣布和许家结盟,看来是他们吃定了许家,已经不屑和许家结盟。如此一来,许家就失去了外援,只要我们灭掉了许家,再答应那三个家族更大的利益,一切都不会成为问题”萧如归的眼中充满了贪婪。

    “好,我们再仔细地研究一下……”

    许家的议事大殿内,已经略微恢复过来的许紫烟坐在了下首。此时的大门是紧闭着的,在许紫烟的上首坐满了许家的嫡系高层。许浩然坐在主位上,望着许紫烟,轻声地问道:

    “烟儿,你的意思是,那个虚境符是只能够唬人,不能够打人的?”

    “是”许紫烟苦笑着点了点头。

    “哦~~”许浩然轻“哦”一声,脸上现出失望之色。旋即脸上又现出浓浓的忧虑。说道:

    “如今只是唬走了那华阳宗的唐师兄,如果他回到华阳宗之后,知道了是我们在唬他,恐怕不会就这么轻易作罢,很快就会再回来的。那时候,恐怕会更加地凶厉”

    众人也都明白了此事的前后,此时再听到许浩然如此一说,每个人的心中都满是沉重。每个人心中所想的都是,恐怕用不了多久,在这北地就不会再有许家的存在了。

    “族长”一旁的许浩博沉声说道:“你看,我们是不是将家族立刻疏散?”

    许浩然摇了摇头说道:“不行,一旦我们大规模的疏散,一定会引起各方势力的注意,就是那三大家族不动手,那些中小势力也会将我们许家疏散的弟子逐一蚕食掉。”

    “那……我们只是把家族中年轻一代的精英疏散,让他们先立刻离开中都城躲藏起来,一旦家族出事,也为家族留下一些火种”许浩量抬头望着许浩然,郑重地说道。

    “也好”许浩然终于点了点头,慎重地思考了一下说道:“人数不能够太多,否则会引起其他势力的注意。你们也考虑一下人选吧”

    “那……大哥准备让多少弟子躲藏出去?”

    “十个吧,不能够超过十个”

    众人都点了点头,沉默不语。在心中琢磨着疏散的人选,许紫烟则干脆低头闭上了眼睛,在这方面他对许家根本就不了解,没有发言权。

    “我先提几个人吧”坐在上首的许浩然轻声说道:“烟儿,麟儿,天狼,我提名这三个人。”

    众人都点头,这三个人都是许家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从许浩然提出的这三个名单,就可以看出许浩然并没有存丝毫的私心。许浩量的目光中有些感动,抬头望着许浩然说道:

    “大哥。你不应该将麒儿落下。他也无愧是我们许家年轻一代的精英”

    “他是我的长子,应该时刻与家族站在一起”许浩然斩钉截铁地说道。

    “不,”许浩博扬声说道:“你这是不顾家族的传承,不能够因为麒儿是你的长子,就无视家族的未来。”

    许浩然的双目中闪过一丝激动,最终无力地挥了挥手道:“我只是提了三个名字,其他的你们提,如果你们都认为麒儿应该占一个名额,我也不反对。”

    在众人短暂地议论之后,很快十个名额就被确定了下来。分别是

    许麟,男,炼气期第四层巅峰。

    许天狼,男,炼气期第二层后期巅峰。

    许紫烟,女,炼气期第二层后期巅峰。

    许麒,男,炼气期第二层后期。

    许美若,女,炼气期第二层中期。

    许鹏,男,炼气期第二层中期。

    许良伟,男,炼气期第二层初期。

    许玫,女,炼气期第二层初期。

    许岚,女,炼气期第二层初期。

    许天海,男,炼气期第二层初期。

    作为许浩然的长子,平时就参与到了家族的管理,在这十个人当中,是见识最广的人,也是在这十个人当中,相对来说对于北地最为熟悉之人。所以,家族高层一致地认为,虽然许麒不是这里面修为最高的。但是却是最适宜担当队长的人选。

    许麒也郑重地接下了这个队长的职务,在当天的午夜十分,就秘密地通过家族的密道潜出了中都城……

    太玄宗山门外。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了。天上的劫云终于散去,山门外,项紫云也睁开了双眼,朝着太玄宗内朗声说道:

    “恭贺柳师妹,突破元婴”

    “哼”从太玄宗的山顶传来一声冷哼,只是一声冷哼,便让那些华阳宗的弟子一时间身体摇晃,脚下无根。

    “项师兄,你们华阳宗和太玄宗的恩怨,早晚是会和你们清算的。”

    “呵呵,那要等你突破到元婴中期,可是我们北地数千年来,还没有听说过有突破到元婴中期的,我看柳师妹还是消消气,北地依旧保持原样吧”

    “呵呵,项师兄,你说的不错。但是你不要忘了,小妹是刚刚突破到元婴,寿命还有很长,不知道项师兄突破不到元婴中期,还有多少寿命。等到项师兄陨落之后,我们太玄宗一定会好好回报你们华阳宗的。”

    项紫云听到柳清寒的话,脸色便不由自主地阴了下来。微微皱了皱眉头,低喝了一声:

    “撤”

    漫天飞起千万道剑光,华阳宗的弟子随着他们的老祖项紫云御剑而去。在他们的身后,太玄宗的山门缓缓地打开……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