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蓝夜星烛同学的月票和祭?绯虞的打赏

    在许浩然的背后。一座宽大的屏风后面,地面上的一块地板无声地移开了,许紫烟和许浩量轻手轻脚地爬了出来,隐藏在屏风的后面。

    许浩然惊惧地望着那位唐师兄,一时之间,方寸大乱。那唐师兄很满意此时许浩然的反应,淡淡地说道:

    “我们华阳宗已经对太玄宗发起了进攻,此时他们已经被迫封了山门,我们的老祖正在亲自率领华阳宗的弟子破解太玄宗的护山大阵,一旦破开太玄宗的护山大阵,太玄宗就会如同土鸡瓦狗一般,被我们元婴老祖挥手荡平,以后在北地将不会再有太玄宗。”

    韩魁苦笑着对许浩然说道:“许兄,你如今知道我们韩家为什么会突然反悔和你结盟的事情了吧你说,人家华阳宗作为北地第一大宗门,如何是你我几句谎言就能够欺骗的?”

    “韩兄,在我和你商量如何欺骗周家和杨家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这些情况了?”许浩然颤抖地说道。

    “是”韩魁点了点头,接着说道:“我是在前往中都城七天前,有幸见到唐师兄的。”

    “那……你还佯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许浩然的眼中闪现出怒气。

    韩魁苦笑着说道:“唐师兄不让我说。”

    许浩然将不解的目光望向了唐师兄,唐师兄“呵呵”笑着说道:“没什么。只是戏耍一下你们这些世俗界的蝼蚁,玩玩而已”

    唐师兄话音一落,许浩然的脸上腾然变色,一张脸已经成了酱紫色,说不出是愤怒,还有羞愧。杨睿,周霸和韩魁的脸上也是一片尴尬和苦涩。可是又有什么办法,自己等人在世俗界貌似很厉害,但是在华阳宗这样的宗门眼里,也就是蝼蚁一般,除了忍之外,还能够做什么?

    许浩然的脸上的酱紫色渐渐地消失了,换上的是和杨睿他们一样的苦涩。他心里知道,这次太玄宗恐怕要危险了,元婴期和结丹期是存在着巨大的鸿沟的,结丹期修士在元婴修士的面前就是蝼蚁。在北地,只有太玄宗和华阳宗各有一个元婴初期的老祖坐镇,如今太玄宗元婴老祖陨落,那么从今往后,这北地恐怕就是华阳宗一家的天下了。

    怪不得韩魁要突然变卦,投靠了华阳宗。那么自己是否也要投靠华阳宗呢?如果和华阳宗死磕,毫无疑问,自己的家族会瞬间被夷为平地,从此北地再无许氏家族。

    此时,在屏风的后面,许浩量已经一脸呆滞。但是许紫烟却因为初到这里,对于那些宗门在心里却并没有太大的畏惧。正所谓:无知,便无畏

    许紫烟在心中飞快地思索着,她也认为那位唐师兄说得应该是实话,并没有丝毫的欺瞒。对于这种大事,作为北地的大宗门,华阳宗是不会说谎的,也没有必要说谎。如果太玄宗不是他们所说的样子,等到太玄宗派人前来,那他们岂不是白做功夫如此一来,究竟要如何是好呢?

    “究竟要如何是好呢?”

    许浩然也再扪心自问,但是似乎摆在许浩然面前的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投降否则就只有灭亡的结果。可是自己投降之后,华阳宗会怎样发落自己的家族,毕竟自己的家族是最后一个选择投降的。想到这里,许浩然目光惶恐地望向了那位唐师兄。

    唐师兄微笑地望着许浩然,双臂猛然一震,身上陡然释放出威猛的气势,一股难以抗拒的威能从他是身上发出,直接让在场的几个人佝偻了身子,脸上的冷汗如瀑布般流了下来。许紫烟在那位唐师兄释放威能之前,就敏锐地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敛息符的变化。心神一动,便立刻拉着许浩量潜进了密道之中,将密道的滑盖再一次关上。

    就是这样,那如山的威能也从空中渗透了下来,直接把许浩量和许紫烟压得坐在了地上。两个人默然坐在那里,黑暗中两个人互相对视着,只能够看到对方的眼睛在闪烁着光芒。

    大殿之上,唐师兄缓缓地收回了威能,看着脸色依旧苍白的四个北地大家族的族长,心中很是快意。望着满脸汗水的许浩然,淡淡地说道:

    “你们还真是弱啊”

    此时,感觉到那如山的气势消失无踪,许紫烟再一次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密道的入口爬去。身后的许浩量拉了许紫烟一把,向着许紫烟使着眼色,那意思是,你就不要再上去了。去了也帮不上忙。此时那许浩量已经完全丧失了对抗的信心,因为从方才唐师兄释放的威能来看,远远地超出了自家老祖身上的威能,这叫他如何还有丝毫的反抗之心。

    许浩量悄悄地爬到了许紫烟的身边,将嘴凑到了许紫烟的耳旁,就是这样,仍然用传音入密的功法说道:

    “烟儿,你就呆在这里吧,如果许家出了事,你就等到事情结束之后,再出去,然后远离北地,自己逃生去吧。”

    许浩量的话让许紫烟的心感到些许温暖。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许浩量会关心自己,心中对许浩量的观感大为改变,心道,难道这是,其人将死,其言也善?看着许浩量说完,松开了自己,向着密道的后面退去,便轻轻地拉住了许浩量,传音道:

    “九伯,你这是要去哪里?”

    “我要出去,看看能不能将家族中的一些年轻的精英偷偷地藏起来,或者让他们先离开许家,在外面躲起来。”许浩量传音说道。

    “没有用的,九伯。他们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你不行动还好,如果一旦被他们发现你的举动,恐怕他们就会提前发动屠杀。”

    “那如何是好?”

    “九伯,在呆在这里,我上去看看”

    话落,许紫烟便小心翼翼地将密道口打开,蹑手蹑脚地爬了出去。身后的许浩量略微寻思了一下,便也蹑手蹑脚地跟着许紫烟爬了出来,两个人再一次躲在了屏风的后面,偷听着大殿之上的谈话。

    大殿之上,唐师兄正在语气轻蔑地说着花:“怎么?许家主,你也想要投靠我们华阳宗?”

    许浩然的声音艰难地响起:“唐师兄,浩然愿意率领许家上下所有人归附华阳宗。”

    “呵呵呵……”唐师兄“呵呵”笑着说道:“你想要归附华阳宗,可是你问过我的意见了吗不跳字。

    “那……敢问唐师兄的意见?”许浩然无奈地低声下气地问道。

    “跪下”唐师兄突然脸色一沉,厉声喝道。

    太玄宗。

    山门外。

    一个中年人模样的人,负手虚立在空中。在太玄宗的山门外,密密麻麻的华阳宗弟子御剑飞行在空中。正在有组织地对着太玄宗护山大阵进行着攻击。那负手而立的中年人一边目光在护山大阵上不停地搜寻着,一边不时地指点几句,在他的指点之下,护山大阵正在慢慢地减弱,看着再经过数日的攻击就会崩溃的模样。

    那虚空而立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华阳宗的元婴老祖项紫云。在他的身边虚立着华阳宗的宗主李迈,此时李迈的脸上满是笑容,眼看着太玄宗的护山大阵就要被攻破,到那时,凭着老祖项紫云一个人的力量,就可以屠尽太玄宗。从此以后,这苍茫大陆的北地就只有华阳宗一家大宗门了。

    突然,李迈身边的项紫云神色一怔,举目望向了太玄宗的上空。看到老祖的举动,李迈也是一愣,顺着老祖的目光向着太玄宗的上空望去。这一望不要紧,只感觉到心中一震,天空中传来了一股威压,让结丹第十层后期的李迈差一点儿从空中掉下去。努力稳定了一下心神,将一身修为运至巅峰,才重新在空中站稳。却听到老祖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华阳宗弟子听令,停止一切行动,降落地面,好好感悟天道”

    话落,项紫云从空中落下,率先盘膝坐在了地上,闭上了眼睛。华阳宗宗主紧随着老祖降落下来,盘膝坐在了老祖的身后,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老祖,可是太玄宗内有人突破了结丹,达到了元婴?”

    老祖并没有睁开眼睛,而是点了点头,微微叹了一口气说道:

    “太玄宗运气未尽,从气息上可以断定,是那柳清寒突破了元婴。看来这北地仍然还是要保持原来的格局,宗主,你也不要遗憾。有些事情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还是赶紧借着柳清寒的突破感悟一下天道,对心境的修炼有着十分重要的好处。”

    话落,便不再言语,放开了自己的精神力,向着天空中延展,去感悟那天道的奥义。

    此时,所有的华阳宗弟子都纷纷御剑而落,盘膝落座与地上,闭上了眼睛,放开精神力,努力扑捉那蕴藏于天劫内的天道。

    许氏家族。

    中央广场上,不安而焦躁的气氛在上空激荡着,但是每个人还都在极力刻制着自己,都在等着议事大殿内谈判的最终结果。

    议事大殿。

    唐师兄的一声“跪下”,令许浩然的脸一下子僵在了那里。唐师兄望着一脸僵硬的许浩然,冷笑道:

    “怎么?不愿意?向我一个筑基期第十一层的人下跪难道还委屈了你?”

    各位大大,每天上班虽然很累,但是我会尽力日更两章,希望各位大大一直支持我

    是 由】.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