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李汪汪同学,风清人自在同学,※枫叶同学,唐唐8719同学,星雪柔同学的粉红票!

    此时,许紫烟头上戴着斗笠,垂着面纱,也没有人能够认出她。而且她来到灵宝城的消息还没有传出来。所以,她就这么一家一家地佯装着卖东西,将精神力蔓延开去,观察着每一家的实力。

    那几家倒是非常热情地接待着许紫烟,虽然许紫烟带着斗笠,垂着面纱,他们认不出许紫烟。但是一个人的气质是挡不住的,让人一看就知道许紫烟是高贵之人。虽然最终许紫烟没有买什么,但是他们却没有显露出一丝不满意,恭恭敬敬地给送出了门口。

    刚迈出第三家门口,便听到前面不远处传来了嘈杂之声,许紫烟边走边听,边知道前面吵了起来。

    许紫烟信步走去,来到了一个商铺的面前。抬头望去,这个商铺的铺面也不小,而且也是三层。牌匾的上面写着:“久安商铺!”

    许紫烟站在人群的后面向里面张望着,见到此时一个中年修士正一脸气愤地和五个修士在争吵着。许紫烟听了一会儿,微微地皱起眉头,向着旁边也是看热闹的修士轻声问道:“道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人转头看了一眼许紫烟,见到许紫烟说话和气,便轻声说道:“道友,你不是灵宝城内的修士吧?是来参加符道大赛的吧?这个久安商铺也是灵宝城内的老商铺了,而且卖的东西也很公道,甚至要比市面上的价格还要便宜一些。但是,也正是因为他们这样,便招惹了同行。但是平时也没有什么大的摩擦,久安商铺的东西就算是便宜一些,倒也没有便宜多少,对于同行倒也是没有产生多少冲击力。

    但是。最近因为上古遗迹就要开启,所以购买量一下子就增大了起来,所以各个商铺纷纷提价,但是唯独这久安商铺却没有提价。这样一来。他们的价格和其它商铺的价格就差距大了起来,而且偏偏久安商铺的存货又有很多,如此便对其它商铺的冲击就大了起来,特别是和久安商铺一条街的这些商铺,已经有些入不敷出了。所以,他们就来找麻烦了。”

    “他们如何找麻烦?”许紫烟好奇的问道。

    “还能有什么?”那个修士不屑地说道:“这些前来闹事的人硬说他们中的一个修士从久安商铺中买了一些符宝,而从这里卖的符宝根本就是残次品。说他们的那个同伴买回去之后,那些灵宝突然就在储物戒指中爆炸了,不仅是将那个修士储物戒指中的所有贵重东西都给炸没了,而且将那个修士给炸死了。喏,你看,地上的那个死尸就是他们抬来的。”

    许紫烟翘起脚,伸着脖子向着里面看去。果然看到一个被炸得浑身已经有些破碎的尸体躺在一副担架上,而在担架的前面此时正站着五个修士。在那里指着挡在门口的那个中年修士大声地喝骂着。

    “买的时候不爆炸,放到储物戒指后爆炸?”

    许紫烟心中冷哼了一声,心中明白。这家商铺和自己许记商铺的遭遇一样,是有些人想要把它给挤出去。目光向着里面望去,她倒是想要看看事态终究会如何发展。而就在这个时候,许紫烟目光却是一缩。

    只见从商铺里面蹬蹬地走出一个青年修士,伸手将挡在门前的那个中年修士扒拉到一边,变成了他站在了门口,目光威棱地扫过眼前的五个修士,之后朝着周围的修士拱手说道:“各位同道,我们久安商铺在灵宝城也有了数万年,从来都是童叟无欺。价格公道。卖出去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我倒是真想要问问这几位道友,你们什么时候见过符宝在买的时候没有问题,等着你们离开了,放在储物戒指内却会自己爆炸了,难道那符宝自己有了灵性,看不惯你们。想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周围的修士都发出大笑声,一个个望向那五个修士的目光充满了奚落。那五个修士猛然释放出身上的气势,竟然是五个分神中期的修士,那气势一释放出来,立刻让周围看热闹的人停止了笑声,一个个谨慎地望着那五个人。

    那个青年修士没有丝毫害怕,反而向前迈出了一步。他这一迈出一步,便给大门让出了空间。从大门内鱼贯而出五位中年修士,站在了青年修士的身前,将身上的气势猛然放开,竟然和对方五个修士不差上下,也都是分神中期的修为。

    对方的五个修士神色一滞,缓缓地收起了气势。那久安商铺的五个修士也收起了气势,青年修士从人缝中上前一步,望向对面五个修士目露不屑道:“你们五个来自哪家,你们不说我也知道,恐怕如今站在这里的各位道友也有很多能够猜到。你们想要用这种可笑的伎俩把我们久安商铺名声搞臭,将久安商铺搞垮,是不是太有些想当然了?”

    对面的一个修士阴着脸说道:“小子,你没有见过的事情不等于就没有发生。从你们这里买的符宝确确实实是在老夫好友的储物戒指中爆炸了,难道老夫一个分神中期的修士还会赖你不成?”

    青年修士眉毛一挑,眼中厉芒一闪,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眼中的厉芒渐渐地隐去,淡淡地说道:“你说发生了就发生了?要不我现在从我们商铺中拿出一个符宝,现在就放到储物戒指中,看看它是否爆炸?”

    说着就回头对着手下人说道:“去取一个符宝和一个储物戒指,咱们就当着众位道友的面试验一番。”

    那个对方的修士便一脸讥讽地说道:“你在这里试验一次不爆炸,难道就能够证明这件事情没有发生过?难道是说,有一个人被雷给劈了,而没有被劈死,就能够证明所有的人都可以被雷劈而不死?”

    青年修士眉毛微微挑了一挑,脸上现出淡淡地笑意道:“那你们的意思呢?”

    他那淡淡地笑意,让对面的人心中一松,以为对方已经屈服。再怎么说久安商铺也只是一个商铺,而他们是好几家商铺,而且虽然久安商铺在灵宝城已经有了数万年的历史,但是也没有听说过他们有什么深厚的背景,不过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在那青年修士淡淡地笑意中隐藏着杀机。那个对方的修士冷然一笑道:“事情也很简单,我这死去的老友……”说到这里,伸手指了指躺在担架上的那个尸体,脸上现出哀伤说道:“我这位老友的背景很不简单,他的储物戒指内都是昂贵的东西。我们也不为已甚,你们就把这间商铺赔给我们就可以了。”

    青年修士双眸之中厉芒再闪,沉下了一张脸,冷声叱道:“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的目的。你们觉得几家联合起来,就能够欺负我们久安一家吗?”

    青年修士一甩袍袖,厉声喝道:“权叔,送客。如果再有上门搅事者,就通知城卫军。”

    五个久安商铺的分神中期修士齐声应了一声,整齐地上前一步,满脸彪悍地喝道:“滚,否则打残了你们,送到城卫军。”

    那五个对方的修士气极反笑,双方的修为都一样是分神中期,他们有什么好怕的。相互之间使了一个眼神,猛然一起朝着久安五个分神期修士释放出强大的法术。

    他们在来这闹事之前,已经得到了家主的吩咐,尽量把事情闹大,能够借着机会将久安商铺给砸了那就更好。城卫军那里由家主去解决,大不了多送些灵石罢了,如果能够借此机会将久安商铺据为己有,那什么都值得。

    五个久安商铺的分神中期修士反应也非常之快,在对方五个修士释放法术的瞬间,他们也立刻释放出自己最强法术。

    双方的法术凶悍地撞在了一处,爆发出爆裂的威能,周围的修士都急速地释放出自己的护身气盾,同时也急速地向着后方退去。双方那对拼的法术有一小部分向着久安商铺的铺面蔓延了过去。

    “呖~~”

    一声鸣叫,那青年修士的背后猛然幻化出一只地狱火鸟,一声鸣叫,释放出一片地狱火,将那一小部分的蔓延过来的法术吞没,向着对面的五个前来闹事的修士蔓延了过去。

    “轰”的一声,双方的法术尽皆破灭,原本双方势均力敌的局面,一下子加上了青年修士的法术,令对方的五个分神期修士踉跄后退。

    五个分神中期的修士踉跄地停住了身形,脸上尽是怒色,身上的气势猛然暴涨,刚想要迈步上前,却从久安商铺之内的二楼窗口处铺天盖地地蔓延下来一片威压,将五个分神中期的修士压住。

    那五个分神中期的修士腾然之间便觉得举步困难,额角便现出了汗水。久安商铺中的那五个分神中期的修士却没有再动手,看情况他们不想把事情弄大,只是想把眼前的事情解决了。但是,许紫烟却看出了不同,从他们的眼中看出了蕴藏的凌厉的杀机。

    距离第十名差好几十票啊!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