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者的眼中透露出一丝讥讽,因为那云飞凤的真元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就是此时加进去也起不了多少作用。只是她的目光依旧紧盯着许紫烟,随时准备开启秘法,只要许紫烟敢向着她发起进攻。

    但是,随着许紫烟的动作,守护者眼中的讥讽就愈加的扩大。因为此时许紫烟也将双手印在了云飞凤的背后。四大乘合力守护者都不怕,加上一个分神期的修士,她会在乎吗?在她看来,许紫烟选择了一个最愚蠢的办法。

    许紫烟将双掌印在了云飞凤的后背之后,立刻在丹田内封印了自己的白色生命之气,将黑色的毁灭之气从双手中输送了进去,这股毁灭之气一涌入云飞凤的体内,云飞凤的身子就是一抖,这还是许紫烟控制着毁灭之气,并没有让它们在云飞凤的体内肆虐,而是规规矩矩地顺着云飞凤的体内经脉运转,通过她的双手再进入到王卧云的体内。然后再进入燕星云的体内,进入西门孤烟的体内,最后通过西门孤烟的双手进入到守护者的体内。

    就是如此,西门孤烟,燕星云,王卧云和云飞凤也感觉到自己的经脉中如同有小虫在撕咬一般。但是,他们此时都只有咬牙坚持着。他们知道这一定是许紫烟体内的古怪真元。特别是王卧云还认真地在感觉这股真元,他心里认定,这就是许紫烟能够以分神初期的修为和他大乘初期的修为相抗数招的秘密。

    这黑色的毁灭之气,在四大乘的体内是规规矩矩,只让四大乘感觉到小虫撕咬的痛苦,但是一进入到守护者的体内,却立刻肆虐了起来。狂暴地开始破坏着她的经脉,吞噬着她体内一切的生命之气,让守护者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生机正在飞快地流逝。

    守护者心中一惊,但是却并不慌乱。只是对许紫烟释放出来的这种真元感到很好奇。她在和四大乘绞力的时候,还是留着一成余力。以便应付突发事件。如今便将体内的真元提升到极致,那黑色的毁灭之气便被她逼出了体外,在她的手腕上透出了晶莹的白色光芒,而在白色的光芒之外就是黑色的毁灭之气在环绕。

    四大乘也激发了自己所有的潜力。四股力量和黑色的毁灭之气纠缠到一处,猛烈地攻击着对方。那黑色的真元和守护者的白色光芒激烈地冲突着,一会儿窜入到守护者的手腕之内,顺着胳膊向着身体窜去,一会儿又被守护者给逼了出来。

    许紫烟对自己很自信,因为修为的关系,她释放法术的爆发力肯定是不如四大乘。而且要差上许多。但是,要是比起真元的深厚,她却不比四大乘差。而且许紫烟坚信,如果加上三百六十五个穴窍之力,再加上空间之力,自己真元反倒要比四大乘来得深厚。这种温吞水的比试真元的方法对于此时的许紫烟再适合不过了。

    同样的是,对面的守护者也很自信。四大乘已经就要崩溃了,这个许紫烟虽然没有中离离散。但是她只是一个分神期,这种消耗真元比拼的方法,许紫烟那根本就是在找死。

    时间就在这种沉闷无声的争斗中过去了三个时辰。许紫烟的心中一跳,感觉到了危机。这种比拼的消耗非常迅速,此时的许紫烟已经开始动用穴窍之力了。对面的守护者眼中透露出一丝惊奇,她真的没有想到许紫烟会坚持到现在。虽然四大乘已经和她争斗了一段时间,但是她还是坚信许紫烟会是第一个倒下的人。但是,如今那许紫烟不仅没有倒下,反而是依旧和原先一样的精神。就是她自己,此时都已经耗去了六成的法力,这许紫烟究竟是怎么回事?

    但是,许紫烟感觉到的危机却并不是自己开始用穴窍之力。而是她感觉到了四大乘的虚弱。这里尤以西门孤烟为甚,他的前胸中了一剑,在受伤之下,又顶在了最前面,让他此时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此时只是在凭着一口气,紧紧地握住了守护者的手腕。而此时其他三个大乘期也到了虚脱的边缘。只是四大乘都不甘失败,在压榨着自己最后一点潜力,虽然真元依旧澎湃汹涌地逼着守护者不得不和他们以这种方式对阵,但是却已经后继无力。

    许紫烟的真元通过四大乘的身体攻入到守护者的体内,自然是清楚此时四大乘体内的状况。以这种情况,四大乘最多能够再坚持半个时辰的时间。如果四大乘耗尽真元,离离散毒发,只剩下自己和守护者对阵,自己也就只剩下了死路一条。

    许紫烟深深皱起了眉头,脑海中急速地转着。守护者的一双眼眸透露出无尽地讥讽和得意。她确实非常地得意,她在西门孤烟抓住她,逼着和四大乘用真元相争的时候,她原本还想着挣脱西门孤烟。但是,等到她看到云飞凤拿出一个一品仙器赤炎绫的时候,她立刻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从云飞凤手中也有了仙器上看,此时四大乘的手中说不定都有仙器,这不禁让她的心中有了一丝后怕。如果这四大乘没有中离离散,而自己也不知道四大乘手中都有仙器,还只认为西门孤烟和燕星云手中有仙器,那么在开启上古遗迹之后,自己贸然和四大乘交手,被四把仙器围攻,自己还真就未必是对手。好在上天给了她这次机会,让四大乘先是中了她的离离散,没有能力启动仙器,只有用这种真元比拼的方式和自己交手。

    许紫烟眉角一跳,心中浮现起一个极为冒险的想法。但是,此时已经到了生死关头,也只好拼这最后一线生机。

    许紫烟心念一动,暗自命令紫烟空间内的古藤偷偷地潜入了地下,许紫烟挑选的古藤都是如今在紫烟空间内剩下的修为最高的,都是元婴后期巅峰的古藤。足足有八十九个古藤,从许紫烟的身下一个个潜入了地下,向着对面的守护者潜去。

    随后许紫烟又从紫烟空间内调出了大量的如今已经只有三种颜色的水蛭钻入了地下,同样地向着对面的守护者潜去。当这些做完之后,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刻钟。距离四大乘最后一点儿潜力耗尽也不过相距两刻钟的时间。

    许紫烟立刻传音给四大乘,让他们坚持一刻钟的时间。之后便立刻中断了黑色毁灭之气的输送,只是手掌还放在云飞凤的后背,装出一副力竭的样子。

    元神进入到紫烟空间,立刻还是用黑色毁灭之气虚空画符。边画着边在心里自己,我什么不在之前先将虚空画符画好,看来自己的大场面经历的还是太少,遇到便有些慌神儿。手动不停,拉起道道模糊残影,一个繁奥的图案在空中迅速地生成。短短地一刻钟时间,许紫烟终于将虚空画符制成,元神立刻离开了紫烟空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体内。黑色的毁灭之气立刻从许紫烟的双掌输送到云飞凤的体内,经过四大乘的身体涌入了守护者的身体。

    守护者的双眸就是一惊,原本以为已经耗尽真元昏迷过去的许紫烟,竟然又生龙活虎地向着自己攻击了起来。但是,此时的许紫烟心中更是震惊,四大乘此时的体内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就在许紫烟重新输送黑色毁灭之气的那一刻,四大乘的体内的离离散轰然爆发,四大乘的身体一僵,只是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已经彻底地昏迷了过去。

    守护者和许紫烟都立刻感觉到了四大乘已经是一个空壳,守护者此时也已经不过只剩下了三成法力,但是却猛然将这三成法力爆发了两成,想要一鼓作气将眼前的五个人震成齑粉。

    就在她真元爆发的一瞬间,猛然从她的身下窜起了八十九条坚韧的古藤,只是瞬间便将她紧紧地缠绕在里面,向着里面收缩勒紧着。守护者陡然受到袭击,体内的真元差一点儿走了岔路,让她体内一阵绞痛。

    同时许紫烟也知道到了关键的时刻,立刻将浑身的穴窍全部地爆发,在许紫烟的身上,一道道血液爆射了出来,汹涌的真元从她的双手送进了四大乘的体内。如果不是许紫烟如今已经是二品灵气的强度,恐怕这全身穴窍爆发,就会把她自己生生地爆裂成齑粉而死。即使是这样,许紫烟的身体也经受不起,只是瞬间便成了一个血人。

    四大乘的身体猛然被涌进来如此强悍的真元,也连串地在身体上爆出血液,身体上血肉横飞,也就是大乘期的身体,否则那里还有命在?

    守护者此时那里还顾得上对面的四大乘和许紫烟,体内的真元不再向四大乘攻击,而是猛然向外暴涨。

    “轰~~”

    八十九条古藤便被崩碎。

    “嗡~~”

    三色光芒如同一道从地底出现的飓风,猛然降临,还没有等到守护者反应过来,便将守护者的身体覆盖上了厚厚的一层。令守护者的眼睛都睁不开。

    身体真的顶不住了!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