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鹤仙子一脸煞白,冷冷地说道:“这么说,你今日如此对我,也是因为你爱我了?”

    “是!”冯建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师父,您的修为太高,弟子永远也追不上您。您整日闭关,弟子想要见上您一面何其难?想要和你终日相对,照顾您的日常起居何其难?现在好了,您中了离离散。师父,这种药您不知道吗?别说您不知道,就是炼丹城城主也不会知道,在苍茫大陆上根本就没有这种药,这种药会让修仙者的真元散尽,浑身变得软弱无力,就是日常生活都不能够自理。从今以后,弟子就可以照顾您的日常生活了,您的饮食,睡觉,洗澡,换衣,暴露大小解,弟子都会亲手照顾,你我二人会恩爱地过一辈子。”

    “你……噗……”云鹤仙子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许紫烟完全呆滞在那里,她没有想到自己会遇到如此变态之人。整个脑袋乱哄哄的,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

    冯建轻轻地用衣袖擦去云鹤仙子嘴角边的鲜血,温柔地说道:“师父,你将灵宝城完全交给我,包括您的密室,我以后会勤加修炼,不会让您失望。至于这些人,一会儿我都会杀掉。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我们背后站着守护者,这些人都死了之后,我们灵宝城就是苍茫大陆上的第一势力。”

    云鹤仙子的嘴里无声地喷涌着鲜血,恨声说道:“你和守护者是如何勾结在一起的?”

    冯建的脸突然红了起来,脸上竟然现出了羞涩。半响,才扭捏地说道:“好啦,我就和您说了吧。反正在这里除了你我之外,那些人都得死,让他们听到也没有什么。”

    云鹤仙子冷冷地望着冯建,大殿之内的所有人也都竖起了耳朵。

    “师父,您记得炼丹城寒丹城主刚收的那个弟子。梅傲雪吧?嘿嘿……”说道这里,冯建的神色更加地扭捏:“那梅傲雪就是守护者!”

    包括许紫烟在内的所有人都是身子一震,寒丹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许紫烟的目光迅速地在大殿之内搜寻。却没有发现梅傲雪的身影。耳边却听到冯建的声音继续响起:“寒城主这次是带着她一起来到了灵宝城,师父是知道这件事的,还让我好好招待她。这些人我都给安排在了城主府,那梅傲雪进入城主府之后,就一直缠着弟子,而且送给弟子很多丹药。弟子原以为是她看上了弟子,弟子虽然心中只有师父。对她不屑一股,但是心中的得意还是有的。嘿嘿,师父不要怪我。”

    “咕……”云鹤仙子的嘴里再次冒出了鲜血。

    “可是谁知道那个梅傲雪却是守护者?因为她总是来我的房间,时间长了,而且大家也都知道她是寒丹的弟子,所以护卫也就不再通报,任她自由出入。那一日,我正独自坐在后hua园的树下。那个……那个……拿着师父的一件胸衣嗅着,嘿嘿……那是我十五岁的时候在师父的房间里偷的。而且我边嗅着还边轻唤着师父,这是在我自己的后院。周围也没有人,所以我很入神。但是,却没有想到被进来的梅傲雪给看到和听到了。

    她并没有现身,而是立刻悄悄地离开了。但是,三天后,他们守护者的首领就出现在我面前,她答应我只要我按照她们所说的去做,不仅能够让我成为苍茫大陆上第一人,还能够让我和师父真正地在一起……”

    听到这里,所有的人也都明白了。云鹤仙子已经被气得晕了过去。而寒丹也是一张脸气得煞白。他没有想到自己收的弟子竟然是守护者,更没有想到,一直传承在炼丹城内的百草居竟然是守护者的据点。

    “唉……”

    许紫烟轻叹了一声,那叹息声还在绕梁旋转,许紫烟的身形已经站在了冯建的身后,伸出手指一点。冯建的身子就是一僵,继而便昏迷了过去。许紫烟的手指并没有离开冯建的身体,而是透射进去一股真元,将冯建的气机完全封死,就是他醒过来,也不能够移动分毫。

    众人此时都望着许紫烟,许紫烟目光扫过众人,凝重地说道:“鬼界的鬼帝出世了,此时他们已经从幽冥攻出了地面,整个北地修仙界几乎全部沦陷,你们没有接到讯息吗?”

    众人大吃一惊,已经有人喊道:“竟有此事?”

    许紫烟沉重地点了点头道:“也许是鬼界袭击的太过突然,我也是刚刚接到讯息,想必过不了多久,讯息就会传来。也许已经在往这边传。西门前辈他们呢?”

    许紫烟的目光落在了昆仑宗宗主李逸的脸上,她能够看出来李逸也中了离离散,不过这并不能够免去许紫烟对他加入守护者的怀疑。李逸苦笑了一下,无力地说道:“他们四个从这里和守护者打出去了,此时恐怕正在后面争斗。”

    话音未落,许紫烟的身形已经消失了。瞬间便出现了后门之外,耳边并没有听到打斗的声音。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紧,难道四大乘已经死了?

    身形急速地向着后院掠去,眼前的景象令许紫烟一惊。怪不得听不到丝毫的打斗声音,原来是西门孤烟四个人知道自己因为身中离离散的缘故,虽然各自启用秘法暂时将离离散逼到了体内一处,但是在和守护者激烈争斗的时候,却并不能够维持多久。如此,只要守护者拖的时间稍长,他们四个就是待宰的羔羊。

    所以,四大乘只是相互使了一个眼神,西门孤烟便毅然地冲向了守护者,当守护者一剑刺穿西门孤烟的前胸之时,西门孤烟双手便牢牢地握住了守护者的双腕,体内澎湃的真元便向着守护者的体内涌去,而就在这个时候,燕星云的双掌印在了西门孤烟的后别,王卧云的双掌印在了燕星云的后背,三个人的真元汇聚到一处,向着守护者体内疯狂轰击了过去。

    而云飞凤则是祭出了赤炎绫化作了一个光罩在苦苦支撑着四品灵阵对他们的攻击,那四品灵阵不断地有光从四面八方向着中间汇聚,然后从中间射下一道粗大的光柱落在了赤炎绫化出了火焰光罩上,一切都是无声,但是却能够看出云飞凤非常辛苦,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衫。

    而在这种情况下,守护者也只好运起自己的巅峰修为和西门孤烟三个人比起了体内真元的深厚。而且守护者坚信,最后胜利的一定是自己。因为对方三人的体内还有着离离散。

    许紫烟的身形远远地虚立在空中,目光四下搜寻着,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守护者。目光之处,并没有其它的守护者,许紫烟略微一寻思,心下了然。这守护者对于此次行动也并没有十分把握,如果冯建成功,有她一人也就足够。如果冯建失败,就是多几个守护者也没有用。在大乘期的交战中,那些分神期的修士根本就起不到丝毫作用,不过徒增伤亡罢了。

    许紫烟明白。只要今日让守护者杀了四大乘,那么在苍茫大陆上再无高手,如此她想要再杀自己和燕山魂,便易如反掌。她很好奇,这个守护者究竟是谁?但是,她今天依旧从头到脚罩着一件红袍,让人认不出来。

    许紫烟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她在想着如何帮助西门孤烟等人。如今四大乘合力,也是略微处在下风。许紫烟知道如果自己贸然上前,说不定守护者就会拼着自己受伤,激发出她的潜力,将四大乘击成重伤。之后,杀了自己之后,再杀了四大乘。如今她之所以没有这样做,那是因为在四品灵阵和二品幻阵之内,外面又有着封建的安排,她根本就不着急,只想着慢慢耗死四大乘,而自己却没有丝毫损伤。

    这种情况,自己绝对不能够用激烈的手段去攻击守护者,只能够用不引人注目的方式去对付守护者。最好是起初不引起她的注意,等到她感觉到了危险,却也无能为力的方式。许紫烟深锁着眉头,陷入了思索之中,那院落中间四大乘都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许紫烟眉角一跳,心中浮现出一个念头。眼看着四大乘已经完全处于弱势,许紫烟知道他们体内的离离散就要爆发了。流云身法展开,一个瞬移就出现在云飞凤的身后。

    她这样突兀地出现在这里,令这里的五个人都吓了一跳。当四大乘看到是许紫烟的时候,心中松了一口气,就是王卧云也不例外。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许紫烟一定会和自己站在一个阵营,不会借机暗算自己。而对面的守护者则是目光一缩,警惕望向了许紫烟,同时随时准备着开启上古传承的秘法,拼着自己修为下降,身受重伤,也要把眼前的几个人杀掉。

    许紫烟一挥手,一掌之水从她的手中窜了出去,形成了一个光罩将赤炎绫的光罩盖在里面,挡住了光柱的攻击。云飞凤神色一愣,收起了赤炎绫,向着许紫烟点了点头,立刻将双手印在了王卧云的后背上,将自己的真元输送进去。

    今天上医院了,身体出了毛病,医生不让熬夜了!

    *(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