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阵之内,整个城主府内静悄悄的一片,只余风吹树叶沙沙作响。在通往城主府的大殿道路上,有着不下于二十几个死尸。

    举目向着城主府的大殿望去,见到那个大殿已经倒塌了三分之一。许紫烟疾步向着大殿走去,她并没有飞行,而是十分小心地步行。很快,她就走进了大殿之内,入目之处大殿一片狼藉,一看就知道在这里爆发了一场激战。大殿之内横七竖八地躺着一些修士,也不知道是活着还是死了。

    许紫烟先是将自己的神识释放了出去,将整个大殿充斥,待发现没有什么异常之后,才疾步走向距离她最近的一个修士,那个修士是趴在了地上,遮掩住的面容。当许紫烟将他翻转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上天宗宗主阴灵。

    此时的阴灵紧闭着双目,仿佛死去了一般。许紫烟急忙探查他的气息,发现他并没有死,只是被震昏了过去。许紫烟心中不禁一震,是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将阴灵震昏。从阴灵表现出来的情况看,他并没有受伤,而只是被急剧爆破的力量给震昏了。许紫烟急忙透射进去一股生命之气,将阴灵从昏迷中救醒,望着阴灵问道:

    “阴宗主,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紫烟的声音响起,在大殿之内震荡。而就在这个时候,很多的修士都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面容呆滞地向着许紫烟转过头望了过来。许紫烟目光一扫,发现他们都面色苍白,一副极度虚弱的模样。

    许紫烟急忙将气息深入道阴灵的体内,目光就是一缩,她立刻发现在阴灵的体内有一股药力,将阴灵体内的真元正在不断地散去。只要从他的丹田内涌出一股真元,立刻就会被那股药力散去。

    许紫烟的神识立刻透射进阴灵的体内,将那股药力包裹住了一团。便瞬间知道,阴灵是被“离离散”给散去了修为。这种药剂在许紫烟的传承中有记载,是一种品级并不高的药剂,只是七品。

    但是这种药剂却能够让修士在十二个时辰内彻底地失去战斗力。目光向着大殿之内一扫,大殿之内的摆设确实是正在大摆筵席的模样,不过此时却是狼藉不堪。正在这个时候,从大殿的后门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许紫烟目光一闪,也顺势倒在了地上。佯装昏迷。

    脚步声接近,一个身影出现在大殿之内。一个中年修士走进了大殿,许紫烟眯缝着双眼望去,那个人她并不认识。只见那个人目光一扫。便看到了角落里的云鹤仙子,身形一闪,便蹲在了云鹤仙子的身边,双手扶起云鹤仙子大哭道:

    “师父!我们赶紧逃吧!”

    云鹤仙子并没有言语,只是冷冷地望着他。那个中年人却依旧在那里痛哭流涕道:

    “师父,您赶紧告诉我您的密室在哪里,我们去取了东西,弟子这就带着您逃出这里。您放心,不管您如何。弟子一定照顾您一辈子。”

    云鹤仙子的脸色涌上一片红晕,双眸中爆射出极端地愤怒喝骂道:

    “好!好!好!好一个孝顺的弟子!你能够告诉为师,这次宴席的一切都是你在管理,为什么我们都中了毒,而你却没有一点儿事儿吗?”

    云鹤仙子这句话一出口,许紫烟的心中就是一惊。这个人竟然是云鹤仙子的弟子,这个时候。整个大殿之内的修士也都清醒了过来,目光灼灼地望向了那个中年修士。那个中年修士立刻停住了哭声,神色变得吃惊,委屈,翻身“砰砰”地磕头哭喊道:

    “师父,您就杀了弟子吧。这一切都是弟子的错,弟子为了这次大宴,忙得脚不着地。根本就没有时间吃饭。弟子应该在每道菜端上之前都先吃上一些,如此师父就不会中毒了,都是弟子的错,您就一掌拍死弟子吧!”

    云鹤仙子的脸色变得更冷,嘶声喝道:“住口!你真是我的好徒儿,在我们毒发的时候。你就站在后门的入口处。

    你当为师不知道吗?

    当四大乘各用秘法激发了体内潜力,佯装毒发,骗那个守护者进来的时候,她就是从你的身边走过。

    你当为师不知道吗?

    为师虽然修为尽失,但是神识却没有丝毫减弱。那个守护者在经过你的身边,还轻轻地拍了拍你的肩膀。

    你当为师不知道吗?

    你这个孽徒!”

    中年修士的神色剧烈变换,云鹤仙子的双目之中陡然现出悲伤,凄声说道:

    “当四大乘奋力和那守护者相抗,爆发出来的劲气将我们震昏之时,你去了哪里?四大乘如今怎样?冯建,你给我说!”

    许紫烟心中了然,原来这个中年修士是云鹤仙子的大弟子冯建。那冯建的神色终于停止了变换,轻声说道:

    “师父,此时那四大乘正在合力与那个守护者相斗,还未分胜负。”

    云鹤仙子此时浑身无力,但是依旧颤颤巍巍地抬起一只手,摇摇晃晃地指着冯建凄声道:

    “孽徒,你十岁左右的时候,满门遭惨祸,一个人冻僵受伤在雪地里,是为师将你收留,收你为徒,又为你报仇。抚养你成人,传授你功法,将灵宝城交给你去打理。你……为何要……如此对待为师?”

    众人也都目光灼灼地望着冯建,就连许紫烟也不例外,都忘记了自己在装昏迷,竟然从地上坐了起来,望着冯建,想听听冯建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此欺师灭祖,如此禽兽不如。

    冯建的脸僵硬的如同一个雕像,慢慢地起了一丝变化,轻声说道:

    “师父,您说的不错,是您在雪地里救了我的性命,是您为我报了家仇,是您将我抚养成人,是您传授我功法让我有了今日的地位。您是弟子的恩人,可是您知道吗……”

    冯建的脸上出现了激动的红晕,呼吸也粗重了几分:“师父,那是一望无际的冰天雪地里,在我完全绝望的时候,您出现了,就如同一个仙子一般。您的影子就在那一刻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里。是您呵护我,是您在我家破人亡之际又给了我一个温暖的家,是您为了我报仇,是您传授我功法。

    所以,我在心中发誓一定要用我的一生去回报师父。师父您一心钻研制符术,完全不理会灵宝城的治理,所以我在十五岁的时候就担负起灵宝城的责任,无怨无悔。这一晃便是八百九十五年,弟子可有一丝懈怠?”

    云鹤仙子没有言语,目光陷入了回忆,良久,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道:“没有,灵宝城这些年确实是多亏你的经营,使为师修炼制符术从来没有断过资源。”

    “师父,弟子为了能够替师父经营好灵宝城,荒废了修炼。如今连师弟师妹们的修为都达到了分神初期,而弟子的修为却只是化神后期。是弟子的资质差吗?呵呵……”

    冯建的脸上现出一丝莫名的笑意,转头看了一眼远处一桌人中两女一男,那一桌坐的都是各个宗主带来的徒弟,冯建目光所及的两女一男就是他的师弟师妹。将望向师弟师妹那不屑的目光收了回来,神色又变得凄苦道:

    “弟子的资质当初师父评价过,是上佳资质。要比师弟师妹们的资质好,正是因为这一点,师父每次出关都呵斥弟子不知道用功,荒废修为。而且每每听到师弟师妹们的谗言,都斥责弟子不务正业。有几次甚至想剥去弟子主持灵宝城的身份。每次弟子都默默承受,依旧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在灵宝城的经营上,竭尽全力地为师父积累冲击灵宝师的资源。师父,你可知道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这是为什么?”

    云鹤仙子回想起这八百多年冯建所做的一切,事实摆在那里,冯建确实没有说一句假话。

    许紫烟凝目望去,那云鹤仙子因为一心钻研制符术,心无旁骛,修为又是分神后期巅峰,虽然已经是千岁以外,但是外表却如同二三十岁妙龄女子一般。而冯建因为杂事太多,不仅操心,而且修为也低,其外表到给人感觉比云鹤仙子倒是大了许多。

    “师父!”冯建声音很低,如同在喃喃自语:“原本从跟着您开始,我就打心里敬您,爱您!想着一辈子照顾您,让您心无旁骛地钻研制符术,去实现您的理想。可是随着弟子的年龄增长,心却一点点地变了。敬您之心变得越来越淡,爱您之心越来越深。我也知这是弟子的错,但是却越陷越深,不能自拔。”

    云鹤仙子的脸又气又羞得通红,厉喝道:“既然知道是你的错,还不给我闭嘴!”

    冯建凄苦地摇了摇头道:“后来我悟了,我有错吗?我没有错!我如此爱您又有何错?我为了您可以做一切,又有何错?我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我爱您!”

    云鹤仙子一脸煞白,冷冷地说道:“这么说,你今日如此对我,也是因为你爱我了?”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