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浅浅911 的打赏!

    许紫烟并没有立刻进入商铺,而是站在了许记商铺的对面,向着商铺内望去。见到进出商铺的人流并不多。许紫烟便轻轻摇头,知道是自己许家的制符术境界还很差的原因。从许家调来的这十个制符师已经是许家在制符术上最好的十个人,但是他们也不过是六品符宝师。这要是放在北地,那绝对是祖师,但是放到中原就不显山显水了。更何况这里是灵宝城?是天下制符师汇集之地?那就更显不出来了。

    这还是因为灵宝城举办百年一度的符道大赛,涌进灵宝城的修士太多的缘故,许记商铺才会有不错的顾客,如果没有符道大赛,恐怕更是门庭冷落。

    不过,许紫烟并没有什么失落,这在预料之中。举步向着对面走去,进入到商铺之中,见到有四个伙计正在招待着顾客,并没有家族的十个弟子在。见到一个伙计向着自己走来,许紫烟轻轻地摆了摆手,那个伙计便顿住了脚步,朝着许紫烟笑了笑,去招待别人去了。

    许紫烟在店里四处看着,见到一楼左边摆设的都是一些制符材料和工具,右边摆设的则是一品到九品的各种纸符。倒是也有一些低阶修士在购买。

    许紫烟迈步向着二楼走去,上了二楼,见到顾客要比一楼多上一些。想是前来观看符道大赛的修士还是有钱人多上一些,他们出手购买的自然是各种符宝。在二楼的左边摆设的是制作符宝的各种材料和工具,右边是一品到六品的各种符宝。同样也有四个伙计在招待着各个修士。

    许紫烟只是目光一扫,便想着再上三楼看看,却看到三楼的楼梯被封住了。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伙计走到了许紫烟的跟前,礼貌地问道:“道友,您可是看中了什么?”

    许紫烟回头看着身前的伙计,轻声说道:“去告诉你们的老板。就说许紫烟来了。”

    那个伙计闻听许紫烟的话,身子就是一震。脸上透出吃惊的模样,许紫烟的名字他自然是听自己的老板说过,而且告诉他们许紫烟这些日子就会到来。让他们见到许紫烟立刻去通知他们。所以这伙计反应过来之后,立刻惶恐地施礼道:“许……族长,您请随小的来,老板们等您很久了!”

    许紫烟轻轻点头,便随着那个伙计下了二楼,进了后门,来到了后院。许紫烟视野一亮。在后面还有一个很大的院落。院落里两排房屋,这个时候那个伙计已经加快了几步,来到一个房门的跟前,抬手轻轻地敲了几声,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声厉喝:“不是跟你们说过吗?在我制符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大老板,是许族长到了!”那个伙计轻声说道。

    “砰”地一声,门被打开了,许天锦出现在门口。目光越过伙计的肩膀看到了许紫烟。伸手将身前的伙计推到了一边,疾步上前施礼道:“族长,您来了!”

    许紫烟微笑点头。这个时候,其他的九个家族弟子也都纷纷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向着许紫烟下拜。一套程序之后,许紫烟被迎进了最大的一个屋子,这个屋子是给许紫烟准备的。许紫烟坐在上首,摆手让他们都坐了下来,这才轻声问道:“这些日子你们过得如何?”

    十个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的苦涩。许紫烟从他们的苦涩中看到了愤怒,神色便不由一愣。按理说云鹤仙子能够将如此好的一个商铺送给自己,就应该对许记商铺很好才对,怎么家族弟子的脸色带着愤怒。缓缓地沉下了脸,凝声说道:“天锦,你说!”

    许天锦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这才沉声说道:“我们随着云鹤仙子来到灵宝城之后。云鹤仙子对我们很好。立刻便将她名下的一个最好的商铺送给了我们。也许是像云鹤仙子那样的人物,将事情做下了之后也就忘了。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这里还好,虽然生意不怎么样,但是也能够勉强维持收支平衡。

    但是,过不了多久,就有人看着我们的商铺红眼了。也许是他们感觉我们占着这个位置极佳的地点,却制作不出来好的符宝是一种浪费,也是一种没有背景的体现。所以就陆续地有人来找我们商谈,要我们把商铺卖给他们。我们不同意,他们就隔三差五地前来问一次,让我们不胜其烦。

    后来我们也开始不给他们好脸色,他们也就羞恼成怒。开始前来公开捣乱,我们便寻到了灵宝城的护城军。但是,那些护城军似乎是得到了什么人的暗示,根本对我们就是敷衍。于是,那些人便更加地猖狂,他们在灵宝城都是一些老字号,在灵宝城有着很大的能量。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如今我们想购买制符的材料都购买不到。那些卖材料的商铺都不卖给我们。如今我们完全是依仗着从家族带来的资源在做生意。

    如此下去,我们终究会有一天将从家族带来的资源消耗一空,到那时就只能够关门了!族长,我们如今已经被灵宝城给孤立了,你看我们究竟要怎么办?”

    许天锦汇报完了,便紧闭上了嘴巴,眼巴巴地望着许紫烟。许紫烟微微地垂下了眼帘,陷入了沉思。许天锦说云鹤仙子将商铺交给许家之后就忘了这件事情,许紫烟不敢苟同。云鹤仙子之所以将灵宝城最好的商铺送给自己,就是想要和自己学习灵符的制作方法。她怎么可能忘记。

    那么出现如今局面的唯一可能就是云鹤仙子在心中认定,自己送出去的商铺还会有谁敢去找麻烦?所以她也就在没有来这里看过,更没有吩咐手下对自己的商铺照顾。如此,她的手下就不知道这间商铺是云鹤仙子送给许家的,还以为是许家付出了大价钱从云鹤仙子那里买来的。或者是云鹤仙子中的某个徒弟知道,但是却大胆地没有理会。如此,出现这种局面就不稀奇了。

    想到这里,许紫烟不禁想起了当初在炼器城内墨即离对三大城的描述。其中这灵宝城是最混乱的,描述中云鹤仙子的性子是最淡的,平时什么也不理,一心只扑在制符术上。以她的性子,真是能够做出来将商铺送给许家之后,在就不会过问的事情。而且在墨即离的描述中,她的四个弟子也都是私心极重,想是见到如此好的商铺给了许家,他们的心里也十分地不高兴,这才对于许记商铺遇到的麻烦不闻不问。

    这种事情还真是麻烦,这件商铺是云鹤仙子送给自己的,如果自己在灵宝城内大打出手,貌似也很不恰当。再说,就算自己豁出脸面在这里大打出手,将那些前来捣乱的修士都给打得不敢再来,也解决不了问题。因为这些商家已经用了连横的手段,断了自己的进货渠道。难道自己还能够强行购买不成?谁不卖给自己,就打上谁的门?找云鹤仙子?这不免令云鹤仙子看轻自己,商铺都送给你了,你自己却保不住,这让许紫烟这个仙丹师情何以堪?

    这种局面一下子便将许紫烟难住在了这里,一时之间竟然想不出什么办法。半响,郁闷地吐出了一口气道:“天锦,从家族带来的资源还能够维持多久?”

    许天锦的神色有些黯然道:“以我们商铺目前的交易量也只够一年的。”

    许紫烟在自己的储物戒指中搜寻了一番,也不用轻叹了一声。自己把用不上的低阶资源都留给了家族,如今身上并没有适合眼前这十个弟子用的材料。无奈地将此事放到了一边,上下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十个家族弟子,见到他们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势,开口问道:“他们前来找麻烦的时候,没有动手吧?”

    许天锦摇了摇头道:“那倒是没有,他们就是在店里赖着不走,只要有顾客前来,他们就上前骚扰顾客,诋毁我们的东西,将我们的顾客给吓跑。”

    许紫烟闻听,一张脸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这简直就是被人欺负到家了。冷冷地一哼道:“难道你们就任由他们如此做?”

    许天锦的脸色变得尴尬道:“我们也想将他们给轰出去,但是我们的修为都不如他们派来的人。我们一动手,他们倒也不还手,只是防守。但是却将我们的攻击给引到了店铺内的周围,将我们的店铺给轰得七零八落,而且他们还大声地喊着,‘救命啊,许记商铺欺客,要杀人啦!’。”

    许紫烟也被对方的这种无赖差点儿给气乐了,双目变得阴冷道:“他们今天怎么没有来?”

    “已经……来过了,在族长来之前,他们就离开了。”

    “呼~~”

    许紫烟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仿佛是要将胸中的郁闷一吐而尽。挥了挥手让十个家族弟子退了下去,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面闷闷不乐。

    修仙界终究是讲究实力的,一个不能够保证自己的顾客安全,受到他人骚扰的商铺就算能够解决了进货渠道也没有办法继续经营下去。

    求粉红票!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