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紫烟立刻将那个储物戒指中的阴灵石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然后将十万下品灵石转到了他的储物戒指中递给了对方。对方收起了储物戒指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那里寻思着。许紫烟则是又靠在了椅子上,微微闭上了双眼。

    那个修士偷偷打量了一下许紫烟的神色,还真是越来越琢磨不透对方。脸上一时之间便现出了犹豫。看了看手中的戒指内那十万下品灵石,最终还是决定先不招惹许紫烟,先看看再说。但是,灵石还是要赚的。又拿出了五个储物戒指递给了许紫烟道:“道友,你看看这些。”

    许紫烟仲手接过了这五个储物戒指,见到里面有各种草药,而且还有几百个鬼魂珠。自己大概算了一下价格,价值一千万下品灵石,便淡淡地说道:“十块极品灵石!”

    那个修士闻听便立刻点头,这个价格已经比他想象的要高。许紫烟不再言语,将那五个储物戒指中的东西转入到自己的储物戒指中,然后取出了十块极品灵石放入对方的储物戒指中递了过去。

    对方接过储物戒指也不再言语,跟着他前来的几个修士见到这种情况也纷纷上来交易,许紫烟是来者不拒这样的情况被途经此处的修士发现,前来的卖东西的修士越来越多。此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一天,倒也没有发生什么意外的事情。不过,在远处也有着越来越多的修士在紧盯着许紫烟,目光中爆射着贪婪和凶厉的光芒。在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忘了许紫烟的美貌,心中只剩下了许紫烟不断往外掏的灵石。每个修士心中想的都是:“这个修士究竟是什么出身,简直是太有钱了!如果能够把她给打劫了,那可就发了。”

    这个时候许紫烟收起了椅子和招牌,缓缓地向外走着,她不是没有注意到周围的情况,但是如今的许紫烟怎么会在乎这些?

    她只是在奇怪如今的幽冥什么会有如此多的修为在结丹期的高阶修士?好在她还没有发现有元婴期的修士。左右张望了一眼,见到紧挨着自己摆摊的一个修士正距离自己不远,也在向着坊市外走去,便过去两步拱手道:“这位道友请了!”

    那位修士也急忙拱手还礼,只是望着许紫烟没有说话,而且还有着要赶紧离开的意思。如今的许紫烟周围有很多不怀好意的修士,就是瞎子也能够看得出来在这个时候谁还敢和她走在一起,那和找死没有多少区别。但是,许紫烟却不能够让他离开,立刻说道:“这位道友,在下想问一下,为什么如今的幽冥有如此多的高阶修士?”

    那个修士神色一愣,继而快速地说道:“这是因为最近几年鬼界的罗刹越来越凶,对人类的攻击也越来越猛,所以地下世界联盟便从各地调来了大量的高阶修士。”

    “地下世界联盟?”许紫烟有些莫名其妙。

    “地下世界联盟是由四大超级势力共同成立的,平时联盟并不管理什么事情而是将这些地下入**给各个区域的宗门管理。但是当地下世界出现了大的变化时,他们就会针对这些变化作出调整,而且也会将下放给各地宗门的权利收回。”

    “那······现在联盟已经将各地宗门的全力收回了吗?”

    “这个倒是还没有只是派遣了更多的修为高的修士进入各地入口。如果地下世界的状况继续恶化的话,恐怕联盟就会将这些权利收回。”

    “谢谢!”

    许紫烟拱手道,心中琢磨着,原来这地下世界真正的管理着是四大超级势力。

    看来自己对于超级势力的认知还是太少啊!等着在灵宝城见到西门孤烟和燕星云一定要问个清楚。

    走出了坊市,许紫烟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布设了一个阵法,便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对于阵法之外的那些影影绰绰的,朝这里窥视的修士许紫烟都懒得理会。

    第二天许紫烟依旧去坊市中收购各种地下世界的草药和阴灵石。一时之间,在整个幽冥都在传着一句话:“快去啊坊市中有个人在那里收购地下世界的草药和阴灵石,人傻钱多快去啊!”

    今天的许紫烟就更加地忙碌了,收购了大量的草药和阴灵石。这让许紫烟的心中十分地高兴,嘴角都乐得翘了起来。而大部分修士心中也高兴,毕竟都觉得许紫烟真傻,自己赚了。但是,也有少量的修士,他们的目光一直在忙碌的许紫烟身上游移,贪婪中蕴藏着凶厉。

    “闪开!闪开!”

    突然从人群的背后传来了几声厉喝。那些修士回头望去,一个个脸色就是一变,俱都老老实实地着两旁闪开,给中间让出了一条道路。一个结丹期第十层的年轻修士带着十几个修士向着许紫烟走来。

    许紫烟微微皱了皱眉,她心里也知道,自己在幽冥如此大张旗鼓地收购草药,是一定会惹起他人的注意的。但是她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她的时间很紧,不会在幽冥呆多久时间,所以只好如此。但是,她也没有想到麻烦会来得如此之快。轻轻叹了一口气,抬头望向了对面渐行渐近的那个年轻修士。

    年轻修士走到了许紫烟的跟前,他是现今幽冥的总首领刘御的儿子刘杰。坊市中出现了一个人傻钱多的事情他自然也是听到了,原本他是想要到这里勒索许紫烟。但是当他看到许紫烟的容貌的时候这个想法便立刻改变了。他决定财要人也要。

    站在了许紫烟的跟前,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许紫烟,傲然说道:“把东西收拾收拾,跟我走吧!”

    许紫烟缓缓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淡淡地望着那个青年说道:“为什么?”

    “为什么?哈哈······”那个青年转头四顾周围的修士,伸手指着许紫烟大笑道:“她问我为什么?”

    周围也传来了附合的嗤笑声。许紫烟淡淡地望着他莫言不语。那个青年仿佛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般,笑了好久,这才上下打量着许紫烟,嘴里啧啧有声道:“不管你是什么背景既然到了幽冥就得遵守幽冥的规矩,幽冥的规矩是什么,你知道吗?”

    许紫烟看着他的表情和听着他的话,心中就觉得郁闷,不过在修仙界经历的久了,也知道在修仙界有很多这种脑残,杀是杀不干净的。而且自己这次是真的想要悄悄的来,悄悄的离开,不想要让其他人知道。如果让西门孤烟那些人知道,问自己为什么要大量收购地下世界的东西,自己还真不好回答。所以,许紫烟依旧耐着性子站在那里没有言语。

    “哈哈······幽冥的规矩你不知道吧?”那个青年却依旧傲然地说道:“幽冥的规矩就是我说的话就是规矩!”

    许紫烟登时就被气乐了,真是见过嚣张的,没有见过如此嚣张的。偌大的一个幽冥,他说的话就是规矩?

    见到许紫烟不屑的笑容,刘杰的脸便难看了起来,阴沉着脸冷冷地说道∶

    “知道吗?爷叫刘杰,这幽冥中的总首领就是爷的父亲,在这幽冥没有人敢违背爷的意思。赶紧地从现在开始,你的人和灵石都是爷的了,收拾东西跟爷走。”

    许紫烟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动手杀人,也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只好冷冷地说道:“刘杰,这里是地下世界不错,但是这里也是北地修仙界的地下。我不想和你起冲突,倒不是怕你,只是杀了你怕脏了我的手。”

    许紫烟边说着边将椅子和牌子收了起来,她知道想要像昨天那样安全的收购草药和阴灵石是不可能了。如果现在在这里大杀四方会影响自己的收购。因为自己还想要去鬼海看看并不能够马上离开幽冥。所以,她决定先暂时离开这里进入鬼界,立刻去鬼海看看。等着从鬼界回来之后再回来收购,到那时如果还有人来找麻烦,她不介意好好教训他们一番,反正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可以随时离开幽冥。

    她在这里将东西装进了储物戒指,迈步就要离开,但是却激怒了刘杰。自从他来到幽冥之后,还没有哪个修士敢如此对他说话。如今见到许紫烟想要离开,便想要上前动手。而就在这个时候,他身边的一个修士上前两步,在他的耳边向他说了一句话,刘杰的脸色便阴晴不定。

    那个和刘杰说话的人正是当日在幽冥入口处接待许紫烟的那个修士,他和刘杰说的那句话也十分地简单,就是告诉了刘杰许紫烟是来自太玄宗。因为许紫烟进入幽冥的玉牌用的是太玄宗的弟子身份,所以她也就被认为是太玄宗的弟子。

    这个时候许紫烟已经离开了,正慢慢地向着坊市外走去。刘杰望着许紫烟的背影,脸上的神色做着激烈的挣扎。他虽然来自于中原,但是太玄宗他却不敢小觑,因为如今的整个苍茫大陆上的修士都知道太玄宗的背后站在许紫烟,许紫烟他背后的宗门未必就怕,但是却也不愿意招惹。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