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系我心弦同学,寒僵血同学,干豆角同学,i、浅味书香,喜仙乐同学,~~烟花~~同学,玲珑承影同学,前门大街888号同学,安安安1同学,沙沙2002同学,mamm同学的粉红票!

    看来自己是要先赶回许家族地一次了,还有太玄宗这里也要给布设一个六品灵阵,如此就完全能够抵挡没有仙器的妖皇。

    想清楚了一切,许紫烟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抬头望向了屋子内坐的修士,轻声问道:“义父,如今的北地情况如何?”

    无名长叹了一声道:“损失惨重,整个北地都被妖族攻陷了,所有的宗门世家,散修,几乎被妖族屠杀了一半。除了逃亡在外的北地修士,余下的如今都在我们太玄宗,也不过五万人左右。”

    说到这里,无名望了一眼此时坐在屋子里面的修士,黯然说道:“文盟主的散仙城被攻破了,如今也就文盟主数十个人来到了太玄宗,凌宗主的赤阳宗也被破了,如今也不过只剩下数百人。天狼的一气宗也被攻破了,如今在此的修士也不过数百人。萧盟主的世家联盟应该在有不少逃亡在外的,不过如今在太玄宗的也不过数百人。”

    许紫烟也不禁轻叹一声,想当初就是太玄宗的弟子也不会少于五万人,如今许多宗门集中在这里,才五万余人。望着许天狼,有些不解地问道:“天狼哥哥,你怎么会在北地?”

    许天狼苦笑了一声道:“我在三个月前离开了许家族地,我是一气宗培养起来的,我总得回一气宗做出一个交代,没有想到却碰到了妖族大举进攻北地。”

    许紫烟迷惑地望向了师祖柳清寒道:“柳师祖,您知道妖族为什么要入侵北地修仙界吗?”

    柳清寒苦笑道:“原因那个妖皇倒是说了。因为他的领地就在中原和北地交界处,所以他要先把北地完全占领下来,然后再向其它地域扩展势力。如今他已经成妖皇,他要恢复妖族上古时期的辉煌。和人类修士开战,征服人类,成为这个大陆的主人。”

    许紫烟神色一愣,继而脸上浮起一片苦涩,这……苍茫大陆的大时代还真就是来的好快啊!目光望向了杨玲珑和范海辛,轻声问道:“那巫神有没有动作?”

    杨玲珑摇了摇头道:“没有,他好像消失了一般。”

    许紫烟轻轻地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巫神再在北地插上一脚,那北地可就是彻底乱套了。最后,目光落在了公子锻的身上,脸上现出苦涩。就是到了如今,许紫烟也不知道如何去面对公子锻。公子冶夫妇可谓是间接死在了自己的手里,虽然自己问心无愧,但是总是有些尴尬,而且有些提防。谁知道公子锻会不会将这一切都归罪与自己。会在自己最不防备的时候,在背后捅上一刀。

    “锻道友,你……过得还好吧?”

    公子锻悲伤一笑。默然不语。

    许紫烟收回了目光,整理了一下思路道:“大家暂时先留着太玄宗吧。我会先在太玄宗布设一座六品灵阵,如此就不会再怕妖皇或者巫神前来。”

    众修士的目光俱是一亮,但是又瞬间黯然。他们都不是太玄宗的人,总不能够呆在太玄宗一辈子吧?许紫烟看到了他们的神色,也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便继续说道:“等到希望伤好之后,我会和他先回一趟许家,之后我会让他前往北方妖兽领地,让他去和妖皇争斗一番。如此。妖皇也就没有了精力在来北地。到那个时候,各位也就可以回去重建自己的宗门,家族。”

    这次众人的目光是真的亮了,如果真的像许紫烟如此做,他们真的可以重建自己的势力。众修士又商量了一下北地发展的细节,这才散去。许紫烟和师祖。师父,义父等长辈又聚了一会儿,便开始闭关制作六品灵阵。

    一个个地在阵柱上刻制了六品灵阵,然后又从紫烟空间内抓出来一个化神期元神,将其打入万里黄沙大阵之中作为阵灵,之后便将阵柱打入了太玄宗的周围。总共用了三天的时间,一座六品灵阵便将太玄宗包围在中间。

    希望还没有出关,许紫烟便倒出了半天的时间又将火焰峰重新修整了一番。与凌霄,许天狼,杨玲珑,范海辛,公子锻,金无峰,天澜,古皇和萧锦这些岁数相仿的北地青年俊杰坐在竹林内的凉亭内,边饮酒边闲聊着。

    如今的凌霄,许天狼,杨玲珑,公子锻都是分神初期的修为,范海辛也是化神初期的修为,而金无峰,天澜和古皇都是元婴后期的修为,萧锦也达到了元婴初期的修为。许紫烟望着这些人,不禁想起了自己初入修仙界,在太玄宗过去的点点滴滴。想当初,北地修仙界,一个元婴期修士就可以成为老祖,但是如今呢?眼前这些人已经达到了祖辈们不能够达到的高度。

    特别是杨玲珑,和自己一样来自世俗界,也和自己一样靠着自己拼搏,如今的修为也达到了分神初期。

    许紫烟在那里打量着众人,杨玲珑也在那里打量着许紫烟。她如今已经从许紫烟口中知道,许紫烟已经是分神后期巅峰,而且自己只是一个人在修炼,而许紫烟却是拉起了一个庞大的家族。想到这里,杨玲珑不禁在心中暗中思量,如果自己也如同许紫烟一样,在修炼的同时还要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家族,在如此耗费精力的条件下,自己的修为还能够达到如此境界吗?

    但是,许紫烟达到了!如此自己和许紫烟的差距就越来越大了。不仅是在实力上落后,就是在势力上也和许紫烟完全没有了可比性。这不禁让杨玲珑的心理上出现了波动,望向许紫烟,感觉到自己目光中的许紫烟的身形如同一座大山一般地压着她透不过气来。心境上出现了一丝破绽。

    而许紫烟此时的心中却想起了还在许家族地的文浩,不知道如今他是什么修为了?同时也想起了火舞和凌一剑,想当初自己,火舞,凌一剑,金无峰,天澜和古皇,在太玄宗虽然也有争斗,但是却是良性的,在内心深处,彼此之间还是非常看重同门情谊的。最令许紫烟感动的就是当初在幽冥,大家为她讨取公道的那一刻。

    火舞!不知道如今他在哪里?过的如何?

    凌一剑!许紫烟通过师父的口中已经知道他去了东方,去了万剑宗遗迹,不知道他在那里有没有新的领悟?

    金无峰,天澜和古皇也都时不时地望着许紫烟。想起当初刚入门的许紫烟,一个炼气期第六层的许紫烟,一个被夏桀不时暗算的许紫烟,没有想到短短的二十多年的时间,许紫烟已经成长到了令他们仰望的境界。

    许天狼和凌霄二人望着许紫烟,却同时想到了他们在世俗界万里大逃亡的经历,看看过去的挣扎,再看看如今的成就,一时感慨良多。

    夜。

    一弯新月斜挂天空。

    许紫烟一个人负手而立在悬崖边,仰首望着星空。

    一条白色的身影缓缓地走进了竹林,沿着小径向着悬崖处走来,望着许紫烟的背影,公子锻无声地叹息了一声,目光中透露出复杂之色。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公子锻的眼神变得清澈,依旧是不急不缓地走到了许紫烟的身侧,也默然不语,仰首望着星空。

    许紫烟垂下了目光,轻声说道:“锻道友……”

    公子锻也收回了目光,轻声说道:“许道友,你不用说了,你想的我明白,只是……”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灵雾在二人的身侧缓缓流淌,让一切都变得虚幻。良久,公子锻轻声说道:“我很悲伤……也很矛盾……”

    许紫烟心中了然,无论是谁经历了这种事情之后,都会悲伤。至于矛盾……,恐怕就是针对自己吧!

    公子锻心中也知道,他的父母之死不是许紫烟害的,但是又不能够说与她没有关系。他很敬重许紫烟,但是又对着许紫烟有着一种说不清楚的怨恨。如果没有许紫烟的出现,他的父母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

    但是,偏偏这种事情又怪不得许紫烟。他和许紫烟相处了一段时间,和许紫烟在一起的那一段儿时间,是他最快活的时间。不仅是许紫烟医治好的自己的母亲的疾病,重要的是他公子锻把许紫烟当做了朋友,一个真正的朋友,一个他这一辈子唯一的朋友。

    所以,当知道父亲要对付许紫烟的时候,他可以和父亲翻脸。但是,事情的最终结局却让他不能够接受。母亲刚刚治愈,就远离了他,这……幸福的日子何其短暂!

    许紫烟轻叹了一声道:“锻道友,我明白。我随时等着你!”

    公子锻自嘲地笑了笑道:“许道友,我知道在你的心里,一定觉得我不可理喻。因为这件事情在某个角度看,你也是受害者。但是,我……唉……也许过上一段时间我就把这件事情忘记了。”

    许紫烟转头定定地望着公子锻,良久摇了摇头道:“很难!”

    “为什么?”公子锻愕然。

    好不容易冒了一个头,又沉下去了,急求粉红票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