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爆响,整个火舞的身子冒出一团火焰,那火焰熊熊燃烧,明明是照亮了整个大殿,却让人感觉到极端地寒冷。-<  >-( -<  >- 全文字)但是,火舞的修为与火烈实在是相差太大,耳边只听到一连串的“咔嚓”声,火舞的两条手臂生生地被击碎,无力地垂了下来,那空中的手掌正迅疾地朝着火舞的头顶落了下来。掌风将火舞的头发打散,吹得向后剧烈飘扬。

    猛然间,从火舞的身体内爆射出一道极亮的光芒,一个灯的形状的光芒从火舞的体内扩张了出来,只是那么一瞬,便隐入了火舞的体内。

    “噗~~”

    火舞仰头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凌空飞了出去,而火烈的身体也“蹬蹬蹬”地连退了七步,身子才摇晃了几下稳定了下来,一双眼睛震惊地望着从空中“噗通”一声摔落在地上的火舞身上。

    火舞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望着火烈的目光中透露出紧张。他知道刚才是被自己已经炼化的离火灯感觉到自己处于生死边缘,自主出来抵挡了火烈一击。如今自己暴露了离火灯的秘密,而自己的修为又太低,并且如今在火烈的老巢,就是想跑都不可能。最重要的是,因为自己的修为低,离火灯的威力自己根本就使不出来十成中的一成,这……可是……如何是好?

    但是令火舞奇怪的是,他对面的火烈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望着火舞的目光变得十分地复杂。

    一时之间,大殿之内的空气变得滞重,仿佛凝固了一般。四下一片寂静,寂静得仿佛能够听得到空最快文字更新-<  >-无广告气的流动声。

    时间仿佛静止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火烈挥了挥手,除了火烈和火舞,整个大殿内的人都退了出去。

    火烈和火舞依旧是相对而立。谁也没有移动脚步。火烈又一挥袍袖布下了重重禁制,之后才慎重地望着火舞,低声说道:“离火灯?”

    火舞的目光就是一缩,在离火灯于他的身体内爆出光芒的那一刻,火舞就担心被火烈认出来。别人也许不会认出来,只是认为那是一件法宝,但是火烈能够做到火焰之主的位置。这个属于离火宗的至宝,却是一定从典籍中看过。 -<  >- -<  >-广告 全文字如今既然他已经问了出来,就证明他的心中已经认定,只是希望能够从自己的嘴里说出来。既然如此,若不承认反倒令人笑话。火舞点了点头,却没有言语。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空气在两个人的周围缓缓地流动。

    “呼~~”

    火烈望着火舞的目光由复杂变得清明,竟然再也不提那个离火灯之事。而是深深地盯着火舞,凝声说道:“火舞,你刚才说的那番话确是大好男儿的豪言壮语。但是。我却只送给你两个字。”

    “什么?”

    “愚蠢!”

    火烈挥手止住了火舞,凝声说道:“你去过世俗界吗?”

    “去过!”火舞的神情一愣,不明白火烈为何要如此相问。

    “世俗界如今也与过去不同,在万余年前,世俗界不是如今各个家族掌控的模样,而是诸国林立,皇权是世俗界的最高权力。你听说过大盗窃国这四个字吧?”

    “听说过!”火舞的声音有着一丝艰难。

    “哪一个皇帝在他登上皇位的过程中,不是由掠夺开始,掠夺天下的资源,掠夺天下人的生命。来造就他一个人的辉煌?”

    “我们与他们不同。”火舞倔强地说道。

    火烈突然笑了,火舞望着火烈的笑,心中突然有些发慌,竟然吃吃地问道:“你……笑什么?”

    火烈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们与他们有何不同?就因为他们是凡人,而我们是修仙者?”

    说到这里,火烈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道:“其实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他们窃的是国,我们偷的是天!”

    “偷天?”火舞的心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不错!偷天!”火烈的目光变得凝重道:“天道之下,皆有定数。人的寿命不过百岁左右,但!我们修仙者为何能够有如此悠久的生命?这就是因为他们偷了天道,就算你没有像我们掠夺其他的修士生命,掠夺其他修士的资源,但是你依旧掠夺了这天地灵气,这原本不属于你,而是属于天道。你的成就越高,你掠夺的也就越多。

    火舞!你也听说过,我们修仙者就是在逆天这句话吧?”

    “是……”

    “逆天!如此大逆不道之事,我们修仙者都做出来了,火焰只是掠夺生命和资源又有什么不可以?”

    “不是这样的……”火舞的神色有些慌乱。

    “火舞,你修炼的目的是什么?”火烈沉声问道。

    “……”

    “回答我!”火烈的声音如同雷声滚滚。

    “是为了变得更强!”火舞不知不觉地回答。

    “那你变强的目的是什么?”火舞的声音更响。

    “复仇!重振我火家的辉煌!”火舞的眼睛中爆射出精光。

    “如果你报了仇,重振了火家的辉煌之后呢?”

    “我……”火舞的目光又变得迷茫,忽然有变得清澈:“飞升仙界。”

    “那飞升之后呢?”火烈步步紧逼。

    “飞升之后……”火舞的目光再一次变得迷茫:“是……为了和天道比肩,与……天地同寿,打破……这天地的牢笼!”

    “哈哈哈……”火烈放声狂笑道:“火舞,你还说这不是掠夺吗?修仙者就是要将这天道都掠夺,与天道比肩,将天道杀死,我们成为天道。如此掠夺,岂不是比我们火焰所做的更加丧尽天良?要知道包括你我在内,这普天下的修士都是天道孕育而成,而我们却想要取天道而代之,如今你还敢斥责我们火焰吗?”

    “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火舞有些神情恍惚,语无伦次,最后双手抱着头蹲在了地上,嘶声吼道:“不是这样的……”

    “火舞,留下来吧!我不强求你做什么,而且我会给你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完全由你领导,我绝对不会有丝毫的插手。也就是说,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可以按照你心中的信念去带领这支队伍。我也想看看,你是会一直坚持你的信念,还是会最终接受我的信念!”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火舞抬起了脸,错愕地望着火舞。

    “因为离火灯选择了你!”火烈的神情突然有了一丝疲惫:“而且你的话中,我也有一部分认同。”

    “啊?”火舞惊讶地望着火烈。

    火烈的脸色变得难看道:“我也看不上那些宗门内的族人,只知道伸手管我们要资源,但是你看他们这数万年来又做了什么?在离火宗内的势力不仅没有丝毫的寸进,反而在不断地衰落,倒是一个个在我们面前摆出一副高傲的样子,总是拿出一副看淘汰者的目光看我们,他们真的就比我们强吗?

    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他们一个个在开始的时候,因为资质的原因,确实是要比我们强上一点儿,但是他们已经失去了锐气,而我们火焰不同,我们火焰一直在战斗,一直活在生死边缘,在这种生活中,反而是我们在逐渐地超过他们。哼!”

    火舞怔怔地望着对面的火烈,那粗犷刚毅的面庞有着愤怒,眼中却也有着坚定,那是对自己本心的坚定。火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可以取消对许家的猎杀吗?”

    火烈摇了摇头道:“不可以!火焰既然接受了任务,就必须完成。而且许家杀了我们火焰不少人!”

    “那是你们先杀的许家人!”

    “谁先杀谁,这不重要!关键是已经杀了!”

    火舞为之气结。而火烈却突然轻笑道:“火舞,你留下来,我先交给你一万人,这一万人可是完全听你的,当然在他们的内心是否是真的服气与你,那需要你自己去争取。如果你能够让他们服气,这一万人你说不杀许家就不杀。你做的好,我就会继续给你人,直到你完全能够取代我的位置。到那个时候,火焰就是你做主。别说不杀许家,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火舞从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慢慢地变得坚定,随后缓慢而坚定地说道:“我干!”

    “好!哈哈哈……”火烈放声大笑。

    今天是炼丹界的百年盛典,今天是九品丹大赛。

    整个看台从来没有如此拥挤过,密密麻麻四处都是人头攒动。四大乘高居评审席,但是在赛场上,却只有三个人。

    炼丹城城主寒丹。

    药王谷谷主药丹云。

    许家族长许紫烟。

    数十万的目光俱都聚焦在此三人的身上。

    在赛场之外,数百万人的目光聚焦了四面四个影像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毫不掩饰地释放着尊敬,崇拜,更多的是兴奋和激动。

    此时的赛场内,原先所有的炼丹台都已经撤了,而是重新建了三个炼丹台。寒丹,药丹云和许紫烟成三角而立。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