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之主抬起手揉了揉眉心,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火舞,本座叫火烈,按照辈分算,你应该管我叫爷爷。跟我读h-u-n混*h-u-n-<  >-请牢记”

    “火烈……爷爷……”火舞当时就石化在那里。

    火烈的声音在火舞的耳边缓缓地响起:“火焰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我们火家的,火焰这个组织是火家在八万年前一个被淘汰的老祖成立的。当年老祖被家族淘汰之后,并不甘于就此沉默,于是老祖便和几个被淘汰的家族弟子成立了火焰,希望能够成为一股在离火宗之外的势力,将来也好为火家出自己的一份力。

    所以,从那个时候起,火焰便一直注意着火家被淘汰的那些人,然后将那些人收拢起来。原本你在炼器城被淘汰之后,我们就想要找上你。不过你一直和许紫烟在一起,后来更是和许家一起去了莲花峰。”

    说到这里,火烈的眼中透露出一丝赞赏道:“那许家的人还真是不简单,你和他们的离开竟然做得如此隐秘,就连我们火焰都没有发现。直到你们在进入许家族地的时候,才被我们火焰留在外面的暗探发现。

    所以,我就命令他们在外面等你,没有想到还真就把你给等了出来。而且你还一路向着南方而来。火舞,加入火焰吧,你留在北地那个垃圾地方。如何能够取得成就?”

    火舞却没有动,只是目光透露着怀疑。火烈看着火舞怀疑的目光“哈哈”大笑道:“火舞,你可是不信?”

    火舞不动,但是目光充分地表现出来的自己的态度。

    火烈便拍了拍手。不一会儿,便从门外进来了五个青年,火舞目光一闪,眼前的这五个人正是和自己一起在炼器城被家族检测后淘汰的火家弟子。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火舞震惊地问道。

    其中一个叫做火雷的青年面露欣喜地道:“火舞,你也来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情?”火舞瞠目结舌。

    火雷兴奋地走到了火舞的面前道:“我们这些人也都是爷爷先后派人寻来的,火舞,我们终于可以聚在一起为家族效力了!”

    “你们怎么就如此确定火焰是火家的宗门外势力?”火舞的心中依旧保留着谨慎。

    “哈哈哈……”上首座位上的火烈拍手赞赏道:“不愧是太玄宗的宗主大弟子。那里的灵气虽然垃圾,但是你的机智却值得爷爷赞赏。”

    说到这里,火烈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你刚才也说了,火焰是火家宗门外的势力,所以这八万年来,怎么会不和宗门内的火家取得联系?这次火家被宗门内势力淘汰的总共有八百二十四人,如今我们已经召回了二百五十二人。在第一批召回来的四十二人。他们都在这里见到了在炼器城内检测你们的宗门内火响长老。火舞,如此你还不相信吗?”

    火舞的目光闪烁一下,问道:“那……为什么不在检测被淘汰的时候。就告知我们在宗门之外还有一个火焰,如此我们不就可以直接加入了吗?”

    火烈摇了摇头,淡淡地说道:“火焰也不是什么样的家族弟子都要的,我们也是要在你们这些被宗内家族淘汰的人中挑选一番的。不过,我们挑选的不仅仅是资质,其实资质已经没有什么好挑选的。资质好的都已经被宗门内势力挑走了,我们主要是看你们的心性。如果一被淘汰就萎靡不振的,我们火焰是不会要的,我们要的是心志坚强的弟子,所以他们也要考察。每个被召回来的火家弟子都是经过跟踪考察的。呵呵……”

    说到这里。火烈朝着火舞满意地笑着说道:“如果你不是在离火宗外说出你会回来的那两句话,让一路跟着你的火家弟子认为你是心志坚强之人,你的考察还会继续下去。”

    火舞眼中的犹豫尽皆消散,正当火烈等着火舞跪下磕头认祖归宗的时候,火舞的眼中却满是挣扎之色。火烈心中就是一气,厉声喝道:“火舞。还不赶紧跪下,认祖归宗。”

    火舞眼中的挣扎之色霎时间清明,抬头直视着火烈,凝声说道:“前辈,我想要知道火焰为什么要对付许家?”

    火烈的目光就是一愣,他从火舞对他称呼为前辈而不是爷爷,就知道火舞如今并没有归宗之心。也不能够说没有归宗之心,而是许家横隔在他与火焰之间。冷冷地一哼道:“这是火焰接的任务,就是你将来也必须给我出去斩杀许家之人。”

    火舞的唇边浮现起一丝讥讽道:“火家的宗门外势力,什么时候变成了流寇?”

    “大胆!”火烈一掌将椅子的扶手拍碎,厉声喝道:“流寇那是外人对我们的污蔑,我们是火家宗门外的势力。”

    “呵呵……”火舞唇边的讥讽渐渐地扩大,淡淡地说道:“我们在斩杀许家之前,可是和许家有仇?”

    “没有!”

    “那火焰无辜猎杀许家修士,不是流寇是什么?”

    “住口!不要忘了你是火家弟子,一切要以火家的利益为利益,火家的立场为立场。我们火家宗门外势力存在八万年,一代代传下来,到如今已经有数十万弟子,这些弟子的修炼难道不需要资源?而且我们还要每年给宗门内的火家后人提供修炼资源,这些资源从哪里来?”

    “哈哈哈……”火舞突然仰头大笑,渐渐地笑出了眼泪,望着椅子上的火烈边哭边说道:“你是我爷爷。不错,那我就称呼你爷爷!爷爷,为了自己修炼的资源就可以成为流寇?不错,爷爷说得不错。每个修士。每个宗门都需要资源,而且为了资源明斗暗杀的事情也比比皆是。

    但是,大多数修士和宗门还是在凭着自己的本事在修炼,看中一块灵地,大家可以抢夺,但是一旦抢夺到手之后,便会在这里扎根。或建立家族,或建立宗门。之后,他们会凭着各自的本事,或者炼丹,或者制符,或者布阵,或者炼器,最不济者。他们也会派遣弟子下山历练,寻找新的资源,或者完成修仙界的任务。用来维持家族或者宗门的延续,就算是如今的四大超级势力,也俱是如此。

    可是有任何一个家族,宗门像火焰这样?如同蚂蝗掠过一般,为了获得资源,无论男女老幼皆杀不留!而且还不是一次,哪怕火焰如此做了一次,不!两次,三次之后,便如我所说的那样。建立一方势力,努力发展,也情有可原。但是,火焰竟然从八万年前一直掠杀到如今,整整八万年。恐怕你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吧?不要说是为了家族,如果现在不再这样做流寇。你们都不知道如何生存吧?

    这还是八万年前的火家吗?不要说是为了恢复祖宗的荣耀,火焰如今所做的一切如果被故去的列祖列宗知道了,恐怕会羞愧得再死一次。

    宗门内势力?把我们淘汰了,却在明知火焰究竟是在做什么的情况下,还心安理得地伸手拿着他们淘汰的弟子靠杀人抢劫回来的资源修炼,美其名曰为了火家的复兴。我呸!靠着这些人复兴家族,说给你听,你信吗?”

    火雷五个青年直接傻了,火烈也被骂得瞠目结舌。火舞吞了一口口水,润了润嗓子继续吼道:“爷爷,你竟然还让我去杀许家的人?许家是许紫烟一手凝聚起来的,许紫烟是谁?是我的师妹,也是我火舞这一辈子最尊重的人。也是我这一生,帮助我最大的人。你让我去杀我师妹的人?你让我为了这样的一个家族去忘恩负义?我没有那么下作!”

    火烈终于有些缓过劲儿了,心中的怒气一下子就冲了上来,再也保持不住方才的从容模样,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厉喝道:“火舞,你这个孽障,你要背叛家族吗?”

    火舞轻叹了一声,仰起头来望着高高的天棚悠悠出神,目光仿佛透出了天棚,透出了地下城,望向了天空。半响,他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心中的抑郁通过这一顿谩骂似乎舒畅了不少,慢慢地平视了目光,望着对面气得脸上肌肉都在抽搐的火烈,脸上甚至浮现出一丝微笑道:“背叛家族的不是我,而是你们,包括宗门内的势力!这样的家族我羞与为伍,如果家族不能够幡然醒悟,我火舞宁愿以一己之力复兴家族。”

    话落,火舞也不管这里是哪里,回身一甩袍袖就向着门外走去。火烈气得身上一抖一抖的,厉喝一声:“站住!”

    火舞停住了身子,回头平静地望着火烈。火烈的双目之中泛着杀机,冷冷地说道:“好!说的真好!你是真正的火家人,我们都是火家的叛徒。你是正道,我们都是邪道,我们都是流寇。你这个孽障,难道我们火家宗门内外近百万弟子都是叛徒,只有你一个真正的火家人?呵呵,既然你自命清高,不肯和我们站在一起,为了家族复兴出力,那还留着你干什么?”

    话声一落,凌空一掌就拍向了火舞的头颅。火舞的双目一厉,双掌向着凌空拍下的手掌迎击了过去。

    “砰~~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