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闻听西门孤烟所言,许紫烟的嘴角不禁掠过了一丝苦笑,因为这件事情她不能够答应。许紫烟有一种感觉,如果苍茫大陆恢复了灵气浓度,那么自己的莲hua峰上的灵气浓度更加地不知道会浓郁到什么程度,恐怕自己飞升的速度哪怕不如西门孤烟,也差不了多久。

    看着西门孤烟,许紫烟都不知道怎么和他说,最终还是期期艾艾地说道:“西门前辈,这……”

    看到许紫烟犹豫,西门孤烟的脸就有些挂不住了。怎么?炼器城和灵宝城和你结盟,你都答应了,轮到我这儿,你却犹豫了?什么意思?瞧不起我?

    许紫烟看到西门孤烟的神色阴沉了下来,心中便有些着急。自从自己踏入修仙界,西门孤烟对于自己的帮确实是不小。万不可因为此事影响了双方的关系,所以许紫烟也顾不得什么,一咬牙说道:“西门前辈,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如果苍茫大陆上恢复了灵气浓度,我飞升的速度未必就比你……差上多少!”

    “哦~~”

    西门孤烟一下子噎在了那里,目光有些愣愣地望着许紫烟,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面前的许紫烟,修炼没有几十年,却已经是分神初期的修为了。如果苍茫大陆上的灵气浓度恢复了,恐怕她飞升的速度还真是比自己慢不了多少。就算是苍茫大陆没有恢复灵气,不要忘了,人家可是仙丹师,说不定还会飞升在自己的前面。

    不想明白不要紧,这一想明白,反而心中十分地纠结。说不出来的沮丧。这……紫烟……她……怎么……就这么妖孽呢?

    此时,不仅是西门孤烟坐在那里自怨自怜,就是燕星云,沈千机和云鹤仙子也都面面相觑。目光在许紫烟和燕山魂的身上来回溜达,一个四十多岁的年轻女子,就已经是分神初期了。那个燕山魂更是变态,还没有许紫烟大,却是分神后期了。这几个人在苍茫大陆上呼风唤雨的巅峰人物。此时心里那个泪水流得哗哗的!

    燕星云心中一震,既然许紫烟很可能和自己前后脚飞升仙界,而且人家是仙丹师啊!到了仙界,自己可是啥手艺都不会啊!这还不趁着在凡界的时候和许紫烟交好。还等什么?立刻,燕星云便坐直了身子,严肃地对许紫烟说道:“紫烟,小罗天家大业大,我就不分给你属于我的那份利益了。但是,小罗天却愿意和许家世代结盟,共同对付大罗天。”

    “紫烟!”西门孤烟此时也想明白了,朝着许紫烟诚恳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利益分给你一成。天欲城和你并肩战斗。不说让许家照顾天欲城,我们守望相助如何?”

    许紫烟立刻点头道:“西门前辈,那一成的利益晚辈不能够要。但是世代结盟,紫烟求之不得。”

    “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们对付大罗天就从进入上古遗迹开始!”西门孤烟斩钉截铁地说道。

    “好!”燕星云,沈千机和云鹤仙子也立刻说道。

    “西门前辈!”许紫烟的脸上透露出一丝笑意道:“等着你回到了天欲城,别忘了我悬赏大罗天人头的事情。”

    “哈哈哈……,放心。紫烟。我回去立刻就办,非得让大罗天焦头烂额不行,啊哈哈哈……”

    送走了西门孤烟,燕星云,沈千机和云鹤仙子等人,许紫烟和燕山魂转过身慢慢地往回走。

    许紫烟扭头真诚地对燕山魂说道:“谢谢!”

    燕山魂一愣,继而反应过来,许紫烟这是为了他将沈千机给拉了进来而道谢。便轻轻摆了摆手道:“紫烟,我们之间说这些就有些不合适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同样,我的事也是你的事!”

    “是!”许紫烟轻轻应道,脸上现出幸福之色。

    冬日的寒风刮过,四下一片萧瑟。燕山魂望着风中的飞雪,轻声说道:“紫烟,我感觉只要开启一个上古遗迹,哪怕这个上古遗迹只能够恢复一成的灵气浓度,我也会飞升仙界。也就是说,很可能我是苍茫大陆上第一个飞升的,在你之前飞升。”

    许紫烟忽然感觉那凛冽的寒风吹到了心里,禁不住抖了一下,转头望着燕山魂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要分开了吗?”

    忽然又是一笑道:“这也没什么,等着我飞升仙界之后,可以去找你呀!”

    燕山魂心中就是一痛,暗道:“紫烟,我为什么要抢在你的前面飞升,而不等你一起飞升,就是因为我不知道如今仙界的形势。我很害怕我刚刚飞升上去,就被等在那里的仙主或者魔主给抓起来,那样就连累了你。就是我没有被仙主和魔主抓起来,我也不会很快和你相见的。你在我身边,只有危险,我怎么会将危险带给你?”

    “怎么?我飞升上去找不到你吗?”许紫烟见到燕山魂摇头,便变了颜色。

    “紫烟,仙界很大的,超乎你的想象!”

    说到这里,燕山魂的神色变得严肃:“紫烟,你要记住,到了仙界之后,一切先以安全和提升实力为主。只要我们不死,总有见面之时。”

    *

    火舞从天欲城的飞舟下来,这里已经是南荒。火舞并没有进入坊市,而是身形飞起,向着离火宗飞去。在距离离火宗百里左右的一座山峰上降落了下来,坐在一块岩石上,痴痴地望着离火宗。

    “离火宗!我火舞在这里发誓,我一定会回来的!云家,我一定会回来的!”

    天空中忽然落下两条人影,那如山如岳的威压生生地压着火舞不能够移动分毫。其中的一个修士伸出一指封住了火舞的契机,两个人拎着火舞冲上了云霄,瞬间消失无踪。

    飞行了足足一天的时间,已经到了午夜时分,两个人带着火舞落在了一处山脉之中,向着一处山壁径直撞了过去。三个人的身形突兀地消失在山壁之内。

    进入到山壁,里面是一条一直向下的通道,这条通道好长,蜿蜒曲折,一直向下,不知道行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竟然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地下世界。有房屋,有街道,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每个人都身穿红袍。

    两个人将火舞放下,并且解开了他的气机。火舞展目望去,见到此时自己正站在这座地下城的城门口,在城门之上雕刻着一朵巨大的火焰。

    “走吧!”

    其中的一个修士说道,火舞到了此时也只有顺其自然。而且他也想到了这里就是火焰流寇的大本营,心中对于火焰流寇为什么会把自己抓来也十分地好奇吗,便不言不语地跟着两个修士向着地下城走去。

    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见到火舞,都对他报以善意地微笑,把火舞给弄得迷迷糊糊。总算来到了地下城的最高最大的一座建筑之前。其中的一个修士在外面看着火舞,而另一个修士走了进去。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个修士又走了出来,带着火舞向着里面走去。这个建筑十分地巨大,竟然走了足足有两刻钟的时间,火舞被带进了一个大殿。

    火舞举目望去,见到大殿之上坐着一个从头到脚都罩在红袍中的人。火舞定定地站在了大殿中间,沉静地望着那个红袍人。

    一个嘶哑的声音从红袍内传了出来:“你是火舞?”

    “是!你是火焰之主?”火舞沉静地问道。

    “好,不错!”那个火焰之主的语气中带着赞赏:“见到本座,还能够如此沉静,不愧是我们火家后人。”

    火舞闻听就是一愣,火家后人?难道这凶名闻名于苍茫大陆上的火焰流寇是我火家后人?

    “孩子,你是不是在震惊我说的话?”火焰之主缓缓地摘下了头上的头套,露出了一副粗狂的面容,虽然已经很老了,但是却依旧充满了凶悍之气。上下打量着火舞,满意地最快文字更新-<  >-无广告点了点头道:“不错!不过六十岁,却已经达到了化神初期的修为。”

    说到这里,微微地皱起了眉头,疑惑地说道:“以你的年龄和修为,怎么会被离火宗火家淘汰?”

    而就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女修走上前,递给了火焰之主一个玉简。火焰之主读取之后,目光闪过复杂之色道:“你是许紫烟的师兄?”

    “是!”火舞神色平静地回答,不过在心中却是有些犹疑,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火焰之主究竟是为什么将自己抓到这里来。

    “你如今的化神初期的修为都是进入到许家族地修炼而成的?”

    “不错!”

    火焰之主沉思地坐在那里,心中在不住地思索着,昨天炼丹城刚刚传回来消息,许紫烟已经成为了八品炼丹师,如此说来如今的许家根本就不会缺少丹药。

    “可是许紫烟送给了你修炼的丹药?”

    “不错!”火舞回答的一点儿都没有心理障碍,他的那些丹药虽然都是老祖火焚天留下来的,但是确实是许紫烟送给他的。~-<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