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元丹总共有三十六种草药,外加一颗鬼魂珠。-<  >-( -<  >- 全文字)当搭配到第十二种草药的时候,吴相和任生还是掉队了,虽然只是慢了那么一丝,但是在整齐划一的动作中,只是这一丝便破坏了整体美,让所有的观众都看了出来。

    观众的目光毫不犹豫地抛弃了吴相和任生,将目光巡回在余下的十个人的身上。这余下的十个人仿佛已经完全沉浸在自己的韵律中,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所有的动作依旧是如同之前。

    一样的无声!

    一样的快速!

    一样的美感!

    那微弱的声音完全被每双手隐含地气劲包裹在里面,不作丝毫泄露。

    那极快的速度达到了极致,却给人一种静止的感觉,仿佛那些草药拥有了生命在自己跳舞。

    那种美感无法用语言描述,只能够用心灵去体验,让人不禁从心底发出一声感叹:“这才是真正的丹道大赛!”

    时间在寂静中流逝,当搭配到了第二十四种草药的时候,又有两个人掉队了,余下的只有八个炼丹师。所有的观众俱是眼皮子一跳,因为他们骇然发现许紫烟依旧在那八个炼丹师之中。

    纤细笔直的十指在轻盈地跳跃,一根根草药在指尖欢快地跳跃,被搭配好的草药整齐地码在台子上的一侧。

    开赛的时间只是过去了三分之一刻钟的时间,已经有六个人搭配完了草药,在搭配草药的最后一瞬间,那八个炼丹师中又有两个炼丹师掉队。

    “啪!”

    只有一个声音,却是六个炼丹师的手掌在台子上拍下,搭配完成的草药整齐地从台子上飞起,依旧整齐地虚浮在空中。六个人同时伸出右手。手掌张开,一个气罩将搭配好的草药包裹在里面。霎时间气罩之内劲气纵横,将草药绞成了粉碎。

    “当~~”

    依旧只是一个声音,却是六支手掌拍在了炼丹炉上。

    “嗡~~”

    六个炼丹炉盖飞到了空中。

    “唰~~”

    右手中的草药落尽了炼丹炉内,六根手指整齐地朝着台子上一挑,那台子上的鬼魂珠便从台子上跳起。

    “嗖~~”

    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入到炼丹炉内。(-<  >-网点点)

    “当~~”

    又是仅有一个声音,六个炼丹炉盖在空中盘旋着落下。严丝合缝地将炼丹炉盖上。

    六个人同时手指一曲一弹。

    “噗~~”

    一张火灵符在炼丹炉底释放。同时六道精神力透射进炼丹炉内,六双眼睛紧紧地锁定着炼丹炉底下的火灵符。

    陆续地又传来其他六个炼丹师的声音,但是,此时已经没有观众再去注意那六个已经掉队的炼丹师。所有观众的目光都落在了先前的六个炼丹师的身上。而这六个炼丹师此时却仿佛化成了一座亘古就存在那里的山峰,纹丝不动,仿佛连呼吸都已经停止。

    可偏是这静立不动,却让人感觉到了一种势,一种与天地同寿的势,一种要夺天地造化的势。

    在这种势下,那开始掉队的六个炼丹师明显地受到了影响,原本虽然掉队,但是美感依旧。但是如今却是现出了一丝瑕疵。而且那种瑕疵正在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扩大。

    一个时辰过去了。

    赛场中的五个人同时手指一勾一弹,又一张火灵符在炼丹炉底释放,而且这五个人用的都是急火,而六个人中的一个炼丹师神色上略微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敢用两张火灵符同时炼丹,只是略微犹豫,便又静立在那里。

    一刻钟后。这五个人又是手指一勾一弹,一张火灵符在第一张火灵符熄灭的瞬间,被释放在炼丹炉底,如此依旧是两张火灵符在炼丹。

    五个人又如同亘古存在的山岳一般静立不动,但是身上的势却在不停地蔓延。这种势影响了整个赛场内的天地灵气,向着这五个炼丹炉内缓缓地流动过来,这天地灵气流动的虽然缓慢,却仿佛亘古的河流不可阻挡。更加助长了五个炼丹师的势。

    “砰~~”

    吴相爆丹了,在这种势的逼迫下,他守不住心中方寸,心境出现了一丝裂痕,就是这一丝裂痕,让他失败了。

    评审席上的王卧云眉宇之间掠过了一丝失望。而吴相也不再去尝试第二次,反而是盘膝坐在了地上,目光炯炯地望着那五个炼丹师,从中感悟着那种势。

    五个炼丹师的势都在不住地蔓延,渐渐地笼罩了整个赛场,不可阻挡地开始相互碰撞。

    “砰~~”

    任生也爆丹了!在这五道势的碰撞中,他也再守不住心中方寸,心境被破开了一丝裂痕。他如同吴相一样,盘膝坐在了地上,将心神投入到那五道势中,起领悟丹道的玄妙。

    “砰~~砰~~砰……”

    又是五声爆丹的声音,余下的五个掉队的修士也都黯然放弃,但是瞬间又目露兴奋,立刻盘膝做到了地上,将心神投入到那五道势中,能够如此近距离地被笼罩在势中领悟丹道的玄妙,那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所以,即使是他们冲击八品丹失败,双目之中也是充满了兴奋。

    其实,就是失败的这七个炼丹师,他们目前的境界也是完全能够炼制出来八品丹。所差的不过是成功率和品质的问题。这七个人除了吴相和任生之外,那五个人原本就已经是八品炼丹师。只是他们若想要炼制出来八品丹,那需要一个安静的所在,在这种比拼的环境中,他们便露出了底蕴不足的差距。但是,他们相信,经历了这次在势中领悟之后,他们的炼丹境界一定会更上层楼。

    又有四个人动了,却是许紫烟。寒丹,药丹云和那个炼丹殿的殿主,他们四个人毫不犹豫地又在炼丹炉底释放了一个火灵符,那余下的一个炼丹炉虽然还在坚持,但是分明在势上已经弱了。只是没有坚持到一刻钟的时间,便“砰”的一声爆丹。

    整个赛场再一次寂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四个人身上。

    寒丹。

    药丹云。

    炼丹殿殿主。

    许紫烟。

    三个皓首老者,一个年轻绝美女子。

    “这……许紫烟已经到了能够和寒丹。药丹云相抗的地步了吗?”

    这是每个修士的心声,虽然在意识中不相信,但是眼前却是活生生的景象。

    许紫烟没有动用紫烟空间内的灵气,她就是要和寒丹等炼丹师公平地比赛。看看自己究竟是否真的站在苍茫大陆上炼丹界的顶端。

    “当~~”

    又是一个声音,却是三只手掌击打了炼丹炉上,紧接着便是“当当”之声不绝于耳,虽然是三个人同时在打入法诀,其音却像是一个人在打入道诀。

    寒丹,药丹云和许紫烟三个人的频率竟然相同,完全一致,三个声音同步形成了共振,如同洪钟大吕嗡鸣。直震人灵魂,一丝丝玄妙的天道在每个人的灵魂中回荡,让整个赛场数十万修士都陶醉其中。

    炼丹殿殿主轻叹了一声,熄灭了两张火灵符,只余一张火灵符,而且将其调节到小火。在这种洪钟大吕般的气势下,他已经不敢打入法诀。只有竭尽全力地守住心中方寸,等待那三个人完成法诀之后,再打入法诀。但是,他却不可避免的错过了打入法诀的时机,这一炉三元丹是不可能炼制出来高品质丹药了。

    “当~~当~~当~~”

    法诀之声不绝于耳,三千六百道法诀足足hua费了三个人一个时辰的时间,每一道法诀,三个人都是同时落在炼丹炉上。分毫不差。那最后一击更是余音袅袅,许紫烟,寒丹和药丹云同时收手,三个人瞬间相互对视了一眼。从寒丹和药丹云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惊色。

    他们两个在八品丹开赛之前,绝对没有想到许紫烟的表现会一直和他们分毫不差。原本认为这场比赛就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争锋,没有想到最后却演变成了三足鼎立。

    数十万观众已经更是下巴掉了一地。他们对许紫烟已经是很高看了。但是再高看,也不可能把他高看到和寒丹,药丹云这两个炼丹大宗师相提并论地高度。

    评审席上的王卧云,双目微微眯起,缝隙中闪过一道厉芒,心中暗自寻思道:“从今天的比赛看来,那许紫烟炼丹的境界根本就不差于寒丹和药丹云,如此那许紫烟不会自贬身价拜寒丹为师了吧!只要她不拜寒丹为师,即使她成为了九品炼丹师,我也要将其斩杀。”

    “当~~”

    炼丹殿殿主开始打入法诀了,但是许紫烟,寒丹和药丹云三个人却充耳不闻,不动如山。众人也完全没有兴致去看他,都将目光聚焦在许紫烟,寒丹和药丹云三个人的身上,期待着三个人究竟是谁率先打入凝丹诀。

    “当~~”

    许紫烟,寒丹和药丹云同时出手,一掌拍击在炼丹炉上,同时打入了凝丹诀。同时衣袖一挥,熄灭了火灵符。三个人同时相互拱手相贺,许紫烟是满脸真诚,暗道,这苍茫大陆上两大两大宗师,果然名不虚传。

    但是,寒丹和药丹云两个人望向许紫烟的目光却显得有些尴尬,想起之前当众要收许紫烟为徒的事情,不觉脸上神色讪讪。此时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许紫烟忘记了这件事情,千万不要再提起。要知道当初寒丹因为燕山魂的事情,可是没少拿沈千机打趣,这人……可真是丢不起啊!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