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分感谢大号飞天猪同学,蘩羽645098同学,star66神族同学的打赏!

    许紫烟这次对许浩群展开了淡淡地笑颜,轻声说道:“浩群伯伯,请起。”

    “谢王者!”

    许浩群声音极其洪亮,完全不像一个失去修为之人。待他站起身形,整个人的精神力都处于亢奋状态。他此时的心中只有一个声音:“许家要重现辉煌了!”

    见到白发苍苍的许浩群坐在椅子上,对自己一副恭谨的态度,许紫烟便在心中寻思着。眼前的许浩群虽然一生谨慎过分,但是毕竟将中原许家偌大一个家族支撑到现在,应该有着自己独到的思想。便望着许浩群微笑着说道:“浩群伯伯,许家目前虽然在苍茫大陆上打出了一些名声,让上古许家的名声再一次出现在这个世界上。但是,我毕竟将这些许家弟子凝聚到一起的时间不长,您主持过家族之事很久,可谓见识和经验丰富,能否为家族所谋一二?”

    许浩群白眉一扬,眸中闪过一丝喜悦。许紫烟这番话出口,就是在心中已经接纳了他。而且方才许紫烟已经说过,这许家王者之位终究是要传给许星繁。他这些日子也在反省过自己,之前对许星繁的态度确实很是不妥。一方面把许星繁培养成了温室中的花朵,另一方面也剥夺了身为王者的尊严,这让许星繁如何带领着家族走向辉煌。

    不过,如今有了许紫烟对许星繁的培养,以许紫烟的性格,看许紫烟自从出道以来的所作所为。就知道许紫烟一定不会将许星繁放在家里,一定会让许星繁经历风雨。如此许星繁一定会快速地成长起来。

    她能够将许家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凝聚到一处。每一支嫡系都不缺少,而且已经制定下了对星繁的培养方向,如此心思成熟,手段老辣的王者。却向我讨教。是真的讨教,还是在考校自己?

    我得有些独到的见解。这样才能够让许紫烟看重一些自己,看重自己也就是看重自己带来的那八百多弟子,更是会看重许星繁。想到这里。许浩群就如同千年前。自己还年轻的时候,面对自己的长辈一般,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挺了挺脊梁,聚精会神地问道:“王者是想问关于那方面的?”

    许紫烟道:“正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 -<  >-广告 全文字你就以一个旁观者的视角来谈谈许家如今的局势和未来的发展。”

    许浩群深深皱起了眉头。悄悄地看了许紫烟一眼,心中有些纠结:“我究竟是按照我的本意说呢?还是顺着奉承她呢?”

    许紫烟见到许浩群微低着头在那里半响也不言语。便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些不耐。一旁的许星繁见到,便轻咳了一声,将思索中的许浩群惊醒。便也看到了许紫烟的不耐,将心一横,无论从哪方面看,如今的许紫烟似乎都是一心为着家族,我还是实话实说的好。于是,急忙拱手道:“老夫也没有什么本事,否则也不会令中原许家几乎灭绝。不过却是活得长久一些,倒是一直有些想法,今天便说给王者参详。如果有不当之处,还请王者原谅。”

    许紫烟倒是精神一振道:“紫烟是真诚向浩群伯伯请教,还请伯伯放言。”

    许浩群定下心来,略微沉吟之后,缓缓地说道:“以老夫看来,许家虽然在外表看来如今是蒸蒸日上,实际上却是遍布危机。”

    许紫烟微微皱了皱眉头,瞬间又舒展开来,轻声问道:“伯伯何出此言?”

    许浩群笑道:“许家最大的危机就是名声和实力不符,在苍茫大陆上,许家如今已经有了很大的名声。想是经过了这次丹道大赛之后,许家的名声会更加地响亮。但是,许家有与此名声相匹配的实力吗?

    一方势力想要长久,不论是家族还是宗门,都要有着与名声相符的实力。也就是说,有多大的实力,就去搏多大的名声。甚至是有十成的实力,却只去搏八成的名声,甚至六成的名声。如此,才能够在名声不显的情况下,暗暗积累底蕴,否则,出头的椽子先烂,会被周边的势力视为眼中刺。

    我们可以将苍茫大陆上的各方势力追溯一番,不管是大罗天,小罗天,还是离火宗和天欲城,在他们初始的阶段莫不于此。就是如今,他们显露出在外面的实力,我相信也不过他们真正实力的六成到七成。这才是一个超级宗门的底蕴,和他们发展的步骤。”

    许紫烟闻听,心中便已经明白,嘴角掠过了一丝苦笑道:“伯伯的意思是如今的许家名声和实力不符?”

    许浩群毫不犹豫地点头说道:“不是不符,而是相差极大。许家如今的实力,即使如王者所说,有了分神期的修士,战殿六百弟子也都即将成为元婴期修士,但是和四大乘实力相比。不!就是和三大宗门相比,论起综合实力也要差上很多。

    但是,我们许家的名声呢?几欲和四大乘的名声相齐。”

    说到这里,看了一眼许紫烟道:“我们许家如今的名声几乎都是王者一个人争夺而来,说句犯上的话,如果许家没有了王者,恐怕在中原连三流势力都赶不上。如此实力和名声之间巨大的差异,会成为许家的祸根。”

    话声突然顿住,许浩群的神色有些尴尬,朝着许紫烟拱手说道:“王者,伯伯绝对没有犯上之心。这些日子,伯伯也对王者的经历有了一番深的回顾。王者如今获得如此大的名声,都非主动,而是被逼着一路走到了今天。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就更加地证明了王者并不是有计划地在博取名声,而是在被逼之下无奈之举。这就让许家的处境变得更加危险。”

    许紫烟听得一呆,是啊!自己如今取得的名声,好听的叫一路披荆斩棘威风凛凛地夺得的,但是实际上呢?自己的名声每一次的提高都是被逼的,并不是自己的原意。就像自己最初对大罗天的心思,并不想和大罗天相斗,毕竟那上古的恩怨距离自己太遥远,但是最终还是被逼到了大罗天的对立面。以许家目前的实力,真的能够和大罗天相抗吗?许家在苍茫大陆上就只有大罗天这一个敌人吗?

    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目光望向了许浩群,诚恳地问道:“伯伯,这名声和实力上的差别只是许家总的危机,在细处可还有疏漏?”

    许浩群见到许紫烟问得诚恳,一直悬着的心也就放了下来,看来王者并没有被眼前的名声花了双眼,倒真是一个明主。许浩群的心中也兴奋了起来,再次抖擞精神,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道来。

    许紫烟自从世俗界一步步走来,在许浩群的分解中,却是随着修为的增长,面临的危机也在不断地放大。修为越高,势力越强,危机也越厉,敌人也越强。许紫烟也不明白,别人修仙似乎没有像自己这样艰难,为什么自己就如此地命运多桀。

    可是,随着许浩群的分析,许紫烟也渐渐地明白了。造成自己如今的局面有两个重要的原因。一个是自己没有丝毫的背景,如果自己也有着像强大宗门为背景,自然会少了很多麻烦。第二个是自己成长的太快,根本就没有时间建立起来和自己相匹配的势力。如此,自己势必成为别人眼中的另类,当一个人和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之时,她的命运自然也就变得艰难。

    许紫烟不禁苦笑了一声,恍惚中记起一句话,一个超越时代的人,就是本时代的罪人!

    不遭人妒是庸才吗?

    又和许浩群细聊了一会儿,便告知许星繁和许浩群二人,等着小白和希望回来之后,会将他们立刻送回莲花峰。之后又当着他们的面,拿出了传讯玉简和许顶阳通了讯息,将许星繁等中原许家回归的消息告知,又把自己对中原许家的安排和一些想法说了一遍。那边的许顶阳自然是全部照办,待放下了传讯玉简之后,许紫烟却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因为许顶阳告诉了他一个消息,火舞离开了莲花峰。具体去向,火舞并没有说。

    “大师兄这是去了哪里?”

    许紫烟摇了摇头,暂时将此事放下。又和许星繁,许浩群聊了几句,将他们二人送了出去,叮嘱他们暂时不要再上自己这里来,隐藏着自己的身份。等着希望他们回来,她会派人去找他们。

    程耀阁依旧在那里炼丹,待许紫烟走进去的时候,他刚好炼完一炉丹。打开炼丹炉盖之后,便垮下了一张脸。许紫烟伸头向着炼丹炉内看了一眼,便直起身子拍了拍程耀阁的肩膀道:“不要紧,慢慢练,距离七品丹大赛还有时间!”

    在椅子上坐在,抬手支着下巴,目光望着程耀阁,却是在想着心事。

    门口一暗,燕山魂走了进来,挥手扔给了许紫烟一个储物袋。许紫烟急忙伸手接住,神识往里一扫,便看到一堆玉简,却正是燕山魂辛苦了一天将自己的一身炼器本事都录制在内。

    欣喜地将储物袋收了起来,朝着燕山魂施礼道:“谢谢山魂厚赐!”

    求粉红票!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