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许紫烟和程耀阁两个人干脆坐了下来,两个人在那里开始交流起炼丹心得。原本程耀阁心中认为这确实是和许紫烟在交流。许紫烟虽然在丹道大赛上显露出来的实力,表明她要比程耀阁高上一筹,但是以许紫烟的年龄,程耀阁并不认为会比自己高出太多。但是,这一交流起来,随着时间的流逝,却完全是程耀阁在请教许紫烟,程耀阁的态度是越来越恭敬,到后来完全是以弟子自居。

    一天的时间又晃晃悠悠地过去,武拓终于分别炼制了一颗阴煞丹的解药和一颗噬魂丹。但是,许紫烟和程耀阁完全没有注意到武拓已经炼制完成,许紫烟还在那里滔滔不绝地说着一些炼丹的经验,虽然都是一些六品和七品之间的经验,但是却包罗万象,博大精深。别说程耀阁听得如痴如醉,就是高台上的长老也听得不住地点头。也同样没有注意到武拓已经炼制完成。

    这一切看得评审席上的寒丹哭笑不得,便轻轻地咳嗽了一声。这一声咳嗽虽然轻微,却清晰地传进了高台上长老和许紫烟与程耀阁的耳中。三个人都立刻清醒了过来,抬头看看寒丹,见到寒丹使了一个眼神儿,便顺着寒丹的眼神儿转头看去,这才发现武拓站在那里,一张脸气得铁青,布满了黑气。

    高台上的长老和许紫烟对面的程耀阁神色便有些讪讪,许紫烟却是一副吃惊的目光,伸出手指指着武拓那布满黑气的脸喊道:“武道友,你怎么满脸的黑气,难道是中毒了?”

    说到这里,更是跑到了自己的炼丹炉旁。一边打开自己的炼丹炉,一边迷惑不解地对着武拓说道:“难道武道友偷吃了我的阴煞丹?我说。武道友。就是你想死,也用不着这么心急啊!”

    武拓气得气血浮动。原本经过了五品丹大赛就已经很疲劳了,又炼制了一天一夜的阴煞丹的解毒药和六品噬魂丹,身子原本就疲劳不堪。此时被许紫烟这一气,身子都不禁摇晃了一下。

    许紫烟的手原本都掀开了炉盖上。此时有松了下来,伸出手指着武拓惊讶地说道:“武道友,你真的偷吃了我的阴煞丹。你看你都站不稳了。唉。我炼制的阴煞丹是很毒滴,你干嘛急着偷吃啊?又不是不给你吃!”

    武拓翻了翻白眼,最终没有被气死过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许紫烟,少要废话。赶紧把你的那个什么破阴煞丹拿出来,你我交换毒丹。”

    许紫烟立刻垮着一张小脸道:“我辛苦炼制的三品阴煞丹都被你给偷吃了。我拿什么和你交换?”

    说完,又朝着高台上的长老拱手说道:“前辈,武道友他作弊,趁着我不注意,把我炼制的毒丹偷吃了。”

    高台上的长老哭笑不得,整个看台上的观众更是笑倒了一片。那武拓更是被气得又是身子一晃,许紫烟立刻指着武拓喊道:“你看,你看,他又站不稳了,满脸黑气,那还不是中毒了?”

    高台上的长老满脸肌肉乱颤,好不容易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带着笑音儿说道:“许族长,他有没有偷吃你的丹药,你看一下不就知道了?”

    “噢!”

    许紫烟这才打开炼丹炉盖,从里面取出了那颗三品阴煞丹,脸上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道:“还好,我炼制的丹药还在!”

    紧接着又是脸色一变,一脸关切地对武拓道:“武道友,你既然没有偷吃我的阴煞丹,为什么会满脸黑气,身子摇晃?难道……你把自己炼制的六品噬魂丹给偷吃了?”

    “轰……”

    整个看台又笑倒了一片。

    武拓此时的脸上已经不是黑气乱冒了,已经是全黑了。从炼丹炉内取出那颗六品噬神丹,咬牙切齿道:“许紫烟,我看你能够张狂到几时?”

    高台上的长老身形一飘便飞到了许紫烟的身前,伸出一指在许紫烟的身上一点,便封住了许紫烟的气机,又飞到了武拓的身边岀指一点,又封住了武拓的气机。最后又朝着评审席上的寒丹和药丹云拱手为礼道:“请两位前辈检查!”

    两道神识在许紫烟和武拓的身上一扫,便收了回去。寒丹和药丹云分别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许紫烟和武拓一起向着中间走去,在高台长老的监督下,交换了毒丹。那武拓接过丹药,毫不迟疑地服食了下去,紧接着就将自己炼制的解毒丹服食了下去,之后便恶狠狠地瞪着对面的许紫烟。

    许紫烟却没有立刻服食噬魂丹,而是在神识中对一掌之水说道:“小水,你可是准备好了?”

    “嗯!”一掌之水在神识中答道:“放心吧。”

    “怎么?怕了?”武拓讥讽地喝道。

    许紫烟淡淡一笑,将丹药便扔进了嘴里,紧接着就闭上了嘴。那丹药一进入到许紫烟的嘴里,一掌之水立刻将那颗噬魂丹包裹在里面,浓郁的水灵气紧紧地压迫着噬神丹,让它挥发的极为缓慢。

    还没有等到那噬魂丹溶解出一丝药力,而一掌之水就悠地转移到了许紫烟脚底板下,将许紫烟脚底下的地面钻出了一颗丹丸大的窟窿,将噬魂丹深深地埋在了地下,然后将地面恢复了原样,之后便悠地又回到了许紫烟的身上。

    前后不到十分之一息的时间,没有人发现一掌之水那微微的法力波动。因为每个修士都知道许紫烟和武拓都被封印了气机,所以也没有人会往那方面想。

    许紫烟这个时候知道自己没有事了,这才放下一直悬着的心。虽然之前和一掌之水沟通过,一掌之水也保证过不会出问题,但是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在神识中再次确认没最快文字更新-<  >-无广告有问题之后,许紫烟这才吧嗒吧嗒嘴,好像意犹未尽,没有吃够的模样,笑嘻嘻地望着武拓道:“味道不错!”

    “噗~~”看台上响起了燕山魂忍俊不禁的笑声。

    “哈哈哈……”西门孤烟和燕星云更是放声大笑。

    赛场之外,许星繁身边的老者就是目光一缩,继而流露出惊惧之色。

    王卧云和云飞凤一脸的错愕,寒丹和药丹云却是满脸的不可置信。许紫烟对面的武拓脸上依旧带着讥讽的冷笑道:“许紫烟,你装!你接着装!你知道修士的一生最大的悲哀是什么吗?”

    “是什么?”许紫烟迷惑不解地问道。

    武拓满脸的嘲讽:“就是在死的时候,还要被数十万现场观众嘲笑你不自量力!”

    “不!不!不!”许紫烟竖起一根手指摇着说道:“不是这样的!修士的一生最大的悲哀不是这样的!”

    “那你说是什么样的?”武拓撇了撇嘴说道。

    “你这些年在药王谷攒下了不少的灵石吧?”许紫烟笑嘻嘻地问道。

    “当然!”武拓傲然道:“我们药王谷的实力岂是你这样的小人物能够理解的!”

    “嘿嘿嘿……”许紫烟一脸同情地笑着说道:“一个修士最大的悲哀是,人死了,灵石却没有花完,嚎~~”

    武拓登时身子一晃,眼前一黑,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

    “哦~~”

    整个看台一片惊讶声,大家都认为武拓是被许紫烟给气的,但是站在他们身边的高台上的那位长老却是神色一怔,因为他清晰地看到在武拓的脸上黑气弥漫。这种黑气绝对不是被气的,确确实实地中毒的征兆。

    难道是许紫烟炼制的那个三品阴煞丹?不会啊!一个三品的阴煞丹不会发作的这么快啊?而且那武拓不是已经炼制了解毒丹了吗?

    狐疑地看了一眼许紫烟,神色又是一怔,看那许紫烟脸上粉里透红的模样,哪里是中毒的模样?难道六品噬魂丹竟然拿许紫烟没有丝毫办法?

    而这个时候,武拓已经感觉到了不对。此时十息的时间已过,那蕴藏的阴煞丹内的黑色毁灭之气正在疯狂地毁灭着武拓体内的一切。

    “你……噗……”

    武拓刚刚吐出了一个字,便喷出了一口黑血,眼见着武拓的身体开始腐烂,只是十几息的时间便如同一幅骷髅,让近在咫尺的那位长老都脸上失了颜色。

    “噗~~”

    从武拓的头顶跑出了武拓的元神,那元神朝着许紫烟扑了过去,凄厉地喊道:“许紫烟,我要你死!”

    许紫烟目光一厉,她当然看出来武拓的元神在光华闪动,那是要自爆的征兆。手中的一掌之水立刻化成一把长剑,就要劈斩而去。却见到空中猛然幻出一只大手,一把将武拓的元神抓住,打断了他的自爆,向着贵宾席上飞去。

    许紫烟转头望去,却见到此药丹云正把武拓的元神收在了一块红色的晶石之中。之后将其收起,眼神凶厉地瞪了一眼许紫烟,冷冷一哼,一挥袍袖,身形悠然消失。

    “轰~~”

    整个看台上欢呼了起来,没有人在此时去在意药丹云的离开,此时每个修士都太兴奋了。他们感觉这次来参加丹道大赛简直是太值了,不仅看到了万古难遇的五连冠,而且还看到了赌斗,最后还是他们最不看好的许紫烟赌赢了!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