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j_y512同学,rainjin同学,四十四块同学,同学,willa0953同学,雪天的娃娃同学,舜熙同学,默颜同学,小石头0012001同学,顺顺666同学,银杏果果同学,yanz0530同学,espflykite同学,*孤芳赏蓝*同学,xinyue8324同学,扶风2008同学的粉红票!

    *

    高台上的长老听完了武拓报出的八种草药之后,脸色变得更加地难看。因为这八种草药炼制出来的解毒丹正好是能够解除阴煞丹。这就证明武拓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他还是依旧抱着一丝希望地将目光望向了许紫烟。此时整个赛场上,看台上,几乎所有修士的目光都聚集在许紫烟的身上,那目光中都包含着一种希望。

    许紫烟在这次届丹道大赛中的表现太过优异,令大家产生了一种错觉,那就是没有什么事情能够难得住许紫烟的。他们都在等着许紫烟报出炼制破解噬魂丹的解毒丹的草药名称。

    但是,许紫烟的举动却是令他们失望了,原因是许紫烟仿佛没有听到武拓报出破解他炼制的三品阴煞丹的草药一般,也仿佛没有感觉到高台上的长老和众人的期待目光,而是在那里开始慢条斯理地搭配起草药了。

    高台上的长老终于忍不住了,出声向着许紫烟问道:“许族长,你还需要什么草药?”

    “啊?”许紫烟的神色上表现出一副老实中还带着萌萌的模样道:“不需要了啊!炼制三品阴煞丹的草药够了啊!”

    许紫烟那老实萌萌的模样,一下便唤起了众修士的同情心。那高台上的长老更是面露不忍地提醒道:“许族长,你不需要草药来炼制噬魂丹的解药吗?”

    许紫烟萌萌地摇了摇头道:“我不会!”

    “唉~~”高台上的长老长叹了一声。

    “唉~~”看台上的观众长叹了一声。

    西门孤烟和燕星云面面相觑,寒丹和药丹云的脸上也现出一丝不忍。

    高台上的长老无奈地挥了挥手,立刻有人去给武拓取草药去了。许紫烟却是抬头萌萌地看了看观众席上的修士,便又低下头开始搭配起草药。那年轻娇美的面庞。萌萌可人的神态,让观众席上的修士只觉得心中一痛。

    这样一个年轻娇美的小女孩就要死在那个可恶的武拓毒丹之下,一时之间这些修士在心里已经将武拓厌恶到了极致。一个修士终于忍不住,在看台站了起来。朝着正在那里得意洋洋的武拓喝道:“咄!那个药王谷的烂人,自己的炼丹水平烂,比不过人家小姑娘,就用毒丹来害人家小姑娘。你还是不是男人?你个炼丹界的败类,药王谷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禽兽,还是说药王谷的人都是禽兽!”

    “轰~~”

    整个看台上骂声一片,铺天盖地地向着武拓汹涌而去。评审席上的药丹云脸上青紫一片。

    武拓气得差点儿心神失衡。足足深深地吸了十几口大气,才勉强地平静下来,冷冷地瞅着许紫烟,向着许紫烟传音道:“许紫烟,不用在那里装,你就等着被我的噬魂丹毒死吧!”

    许紫烟头不抬地传音道:“我就装了,咋滴?毒不死你,先气~~-<  >-网更新~~死你!”

    “你……”武拓气得抬手指着许紫烟。却说不出话来。

    “轰~~”

    看台上见到武拓还敢指着许紫烟,又是骂声一片。好嘛,这回可是骂什么的都有。让评审席上的药丹云都痛苦地闭上了眼睛。赛场上的武拓差一点儿被气得喷出血来,咬着牙不再言语,开始搭配解毒丹的草药。只是那一双手却是一直在颤抖,心神起伏不定。

    许紫烟和武拓两个都很快地搭配完了草药,开始炼制丹药。一个是在炼制三品阴煞丹,另一个是在炼制阴煞丹的解药。

    但是,整个看台上却并不平静,数十万修士不断地谩骂着武拓,各种花样各种词,那隆隆的噪音充斥在整个赛场。

    许紫烟低着头。嘴角掠过一丝笑容,不慌不忙地开始炼制三品阴煞丹。左手却至始至终地紧贴在炼丹炉上,从她的掌心正有着一丝丝黑色的毁灭之气透射进炼丹炉内,却正是许紫烟封住了丹田内的白色生命之气,将黑色的毁灭之气运转出来,透射进丹田。融合进炼丹炉内的药液之中。

    阴煞丹依旧是阴煞丹,但是却包含了许紫烟的毁灭之气。其毁灭的力量不知道比原来的阴煞丹厉害了几百倍。许紫烟知道,自己的毁灭之气如果在进入到对方体内的十息之内,不立刻用真元压制,就再无可救。而炼丹师之间的决斗是不允许动用真元的,只允许用各自炼制的解毒丹。到时候,会有监督的修士封死双方的气机。

    她在这边有条不紊地炼制着三品阴煞丹,但是在她的对面,武拓就不淡定了。一直被山呼海啸般的声音辱骂,就是任谁也无法淡定。在这种情况下,瞬间的心神失守,便让武拓出现了错误。

    只听“砰”的一声,武拓爆丹了!

    整个赛场就是一静,继而爆发出肆意的狂笑声,评审席上的药丹云已经气得脑门上青筋乱蹦。丢人啊!炼制一个三品丹,竟然爆丹!

    那赛场之中的武拓更是恨不得寻个地缝钻进去,期期艾艾了半天,满脸通红地朝着高台上的长老拱手道:“请前辈再给一份草药!”

    高台上的长老不屑地看了武拓一眼,挥了挥手,让底下的修士再给武拓送上一份草药。不过,嘴上却依旧不留情分地讥讽道:“武拓,这里是决斗现场,希望你能够认真一点儿,炼废了一颗三品丹倒是没有什么,如果一会儿等到你炼制六品噬魂丹再爆丹。再需要一份六品噬魂丹的草药,可是要付灵石的。六品丹的草药是很贵的!”

    武拓的脸涨得通红,却说不出任何话来,只有郁闷地拱了拱手。低头坐在那里平静自己的心态。

    这次炼丹城的修士拿草药就没有那么快了,而是慢腾腾的足有两刻钟的时间,才缓缓地走了进来,将八种草药往武拓的台子上一扔,嘟嘟囔囔地说道:“连三品丹都能够爆丹,还想着炼六品噬魂丹,真是不自量力!”

    “你~~”

    武拓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态又产生了波动。怨毒地瞪着离去的那个修士的背影,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再一次平静自己的心态。

    “啪~~”

    武拓眼皮子一跳,睁开了眼睛,看到许紫烟已经在那里开始打入道诀了。此时的武拓已经想明白了一切,自己能够炼制出来阴煞丹的解药,而许紫烟却无法炼制出来噬魂丹的解药。哪怕过程对自己再不利,但是结果已经注定。自己真的没有什么理由和一个即将成为死人的许紫烟斗气。

    如此一来。武拓的心境变得古井不波,开始迅速地搭配起草药。任数十万修士各种辱骂,却动摇不了他丝毫的心境。

    一刻钟之后。许紫烟凝丹成功,熄灭了火灵符。抬眼看到武拓还在那里炼制阴煞丹的解药,等到他炼制完阴煞丹的解药,再去炼制六品噬魂丹,这还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便朝着高台上的长老拱了拱手。

    看台上的数十万修士见到许紫烟有话要说的样子,便立刻停止了谩骂,向着许紫烟望了过去。这原本十分吵闹的赛场突然一静,让正在炼丹的武拓心中一跳,又差一点儿发生错误。气得他咬牙切齿,却不敢在此时分神,只好郁闷地低着头继续炼丹。

    而此时的许紫烟却望着高台上的长老扬声说道:“前辈,我的阴煞丹已经炼制完了。但是那武拓的噬魂丹还没有开始炼制,我是不是可以四处走走,总站在这里。很无聊。”

    “轰~~”

    整个开台笑声一片,武拓的身子微微摇晃了一下,又差一点儿爆丹。高台上的长老也忍俊不禁地笑着说道:“只要你不离开赛场,随便你干什么。”

    “谢谢前辈!”许紫烟拱手施礼。

    目光向着四下一望,在赛场上只有四个人,一个是自己,一个是正在炼丹的武拓,再就剩下了梅傲雪和程耀阁。

    梅傲雪穿着一身窄袖白衣,外边套了黑色的小衣,将一头秀发束在了肩后,额前梳着刘海儿,清丽丽,却透着淡淡地冷傲。

    程耀阁却是一副几百岁的模样,实际上他也确实三百多岁了。由于修为不高,只是元婴后期的修为,又长年累月地钻研丹药,已经是皓首白鬓。身穿黑色长袍,却也是道貌岸然。

    许紫烟的心中其实一直对梅傲雪很敢兴趣,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比自己还要年轻,却和自己一路杀到了五品丹大赛,而且还获得了六品丹大赛的资格,这不得不让许紫烟高看了一眼。

    对于梅傲雪,许紫烟也经过了一番了解,她出身于炼丹城内百草居。百草居是炼丹城内一家老字号,据说是自有了炼丹城之时,就有了百草居。背景很是神秘,就是炼丹殿都不清楚他们的背景。

    想着上前去和梅傲雪聊一聊,但是,那梅傲雪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然模样,不禁让许紫烟捋了捋耳边长发,苦笑了一声。反倒是程耀阁见到许紫烟的目光望过来,朝着许紫烟极为恭敬地拱了拱手。

    *

    求粉红票!

    *

    *~-<  >-~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