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台长老无奈地笑着说道:“可以,历届丹道大赛都允许炼丹师相互挑战,但是一旦提出挑战被对方接受,就是不死不休的决斗。跟我读h-u-n混*h-u-n-<  >-请牢记”

    “怎么?怕了吗?”武拓狰狞地瞪着许紫烟喊道。

    许紫烟微微皱起了眉头,心道,这个武拓还真是会找时间。自己的精神力在炼丹的时候,几乎消耗一空。一身的真元也消耗一空,就连体内的穴窍之力都开启了五十个。如果换一个分神初期的修士,在这种情况下,会被化神初期的修士直接打死。但是,轮到我许紫烟嘛,虽然是苦战,却未必不能够将其斩杀当场。如此,许紫烟便也冷下来脸,沉声说道:“如此,就麻烦前辈准备擂台,紫烟与武道友一战!”

    “擂台?哦~!不用擂台!”高台上长老有些迷惑地说道。

    “噢?”许紫烟一愣,迅即恍然道:“前辈的意思是我们在这里可以直接决斗?这样也好!”

    许紫烟话落,一掌之水便向着手心流动,瞬间便凝聚出一柄冷光四射的长剑,朝着梅傲雪和程耀阁说道:“请二位道友让开一些!”

    程耀阁和梅傲雪闻言一愣,倒是没有闪开,反而是脸皮涨得通红,一副忍俊不禁的模样。而站在许紫烟对面的武拓倒是吓了一跳,身形向后一纵,飘退百米开外,伸手指着许紫烟,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许紫烟愣愣地瞅着退到百米开外的武拓,迷惑地问道:“你不是要决斗吗?”

    “轰~~”

    整个看台的观众都笑翻了,一个个或是捂着肚子,或是捶胸顿足,或是泪流满面……

    高台上的长老也浑身抽搐,哭笑不得。强忍着笑意对着台下手持长剑的许紫烟说道:“那个……许族长……炼丹师之间的决斗不是……这样的……呵呵……”

    最终那个长老还是没有忍住笑了出来。贵宾席上的西门孤烟和燕星云已经笑得不行,西门孤烟一个劲儿地拍打着燕星云的大腿,涕泪交加地道:“这……紫烟太逗了,她一个分神初期修士要和化神初期修士武斗决生死,哈哈哈……”

    燕星云伸手挡着西门孤烟的大手道:“甭管多激动,请拍你自己的大腿!”

    就连一旁的王卧云也有些忍俊不禁。-<  >-( -<  >- 全文字)看台上的燕山魂直接用袍袖遮住了脸,丢人啊!

    许紫烟意识到自己貌似做错了什么,但是她从真实意义上讲。根本就不属于炼丹界的人。她只是炼丹,但是对于炼丹界的规矩却是一窍不通。双眸茫然地望着高台上的长老。

    长老看着许紫烟迷茫的双眸,便相信了许紫烟是真的不知道炼丹界的规矩,而不是胡闹。便再次强忍着笑意说道:“炼丹师之间的决斗是双方各自炼制一颗毒丹。然后双方服下。如果双方都没有事情,那就继续下去,直到一方死亡为止。”

    “哦!”许紫烟长舒了一口气,在自己身体条件并不好的情况下,她还真的不愿意和武拓死拼。虽然武拓只是一个化神初期的修为,但是她如今的情况却是连化神初期都不如。

    “哼!”这个时候武拓倒是从许紫烟给他的惊吓中反应了过来,恼怒地喝道:“许紫烟,你是故意的!你还有没有炼丹师的风度,真是不要脸!整个炼丹界都为你感到羞耻!”

    武拓的咆哮声充斥在整个赛场之上。声音通过外面的影像和扩声法宝,传遍了炼丹城。

    在一个影像之下,人群之后,许星繁有些尴尬地说道:“爷爷,王者……不会是……故意的吧!”

    “这……”老者也是哭笑不得。

    赛场内在武拓的咆哮声下就是一静,大家也都目光注视着许紫烟。许紫烟刚才的举动确实是破坏了炼丹界的规矩,炼丹师之间的仇怨就要用炼丹来解决。这是炼丹界公认的规矩。如今许紫烟却要武斗决生死,这……也确实令炼丹师瞧不起。

    闻听武拓的责备,许紫烟的神色更是尴尬,急忙收起了一掌之水,讪讪地说道:“对不起,我那啥……炼丹只是我的业余爱好,平时炼着玩的,从来也没有和炼丹界接触过。确实不知道炼丹界的规矩。那啥……我道歉……你说炼制毒丹就炼制毒丹吧!我奉陪就是了!”

    整个赛场一片寂静,落针可闻,每个人的表情都十分地呆滞。哪怕是炼丹城主寒丹和药王谷主药丹云这两个炼丹界的大宗师也是如此,更不用说其他炼丹师了。

    什么意思?

    人家炼丹只是业余爱好?

    业余爱好就爱好出来一个五连冠?

    人家炼丹只是平时炼着玩?

    玩着玩着就玩出了一个五连冠?

    人家根本就不是炼丹界的人,根本在此之前就没有接触过炼丹界?

    这……还让不让其他炼丹师活了?

    不待这样摧残人的!

    给我们留条活路好不好?

    此时,直面许紫烟的武拓的心里是最纠结的。许紫烟如此说。那自己算作什么?身为药王谷的大弟子,把夺得一个五品丹冠军看得如此重,都使出了炼丹界不是深仇大恨不使出来的决斗手段。但是,人家许紫烟呢?只是来玩的!

    一时之间,气得浑身哆嗦,伸出手指在空中点着许紫烟,颤颤抖抖地带着哭腔喝道:“你是故意的!你一定是故意的!”

    话落,也不再理会任何人,身形一闪,便飞掠到了赛场内自己炼丹炉旁,仰首报出了自己需要的十八种草药,然后目光直视着许紫烟,等着许紫烟应战。

    许紫烟没有去看气急败坏的武拓,而是先礼貌地向着高台上的长老拱手施礼,之后报出了八种草药的名字。这才缓缓地走向了赛场内自己的炼丹炉。

    高台上的长老对于许紫烟的礼~~-貌非常地满意,朝着许紫烟含笑回礼,之后不悦地瞪了脸色更加难堪的武拓一眼。看台上的观众对于许紫烟的举动也都高看一眼,报以热烈的掌声,这一切不仅令武拓羞愧的满脸通红,就是坐在评审席上的药王谷谷主药丹云也是脸色微红,狠狠地瞪了武拓一眼。

    很快,许紫烟和武拓两个人各自炼制毒丹的草药便被送了上来。放在他们各自的台子上面。所有的修士看到两个台子上的草药,脸色都是一变。

    武拓台子上摆的十八种草药,这些炼丹师一看就知道要炼制的是什么毒丹。这十八种草药炼制出来的是一种六品丹药,叫做噬神丹。这种丹药一旦被修士服下。便会吞噬修士的元神,令修士身死道消。

    毒丹原本就不是炼丹师的正道所为,虽然炼丹界并不排斥,但是也算作冷门。所以,炼丹界的修士研究毒丹的原本就不多,只是泛泛地修习一下。如此一来,六品毒丹就已经算作顶尖的毒丹了,再加上苍茫大陆上六品炼丹师原本就不多,已经算作上层炼丹师了。而且最重要的是。这六品噬魂丹是千年前一个炼丹师无意中练得,所以,这六品噬魂丹根本就没有解药。只要服食了,便必死无疑。

    再看看许紫烟台子上的那八种草药,炼制的只是一种三品毒丹,阴煞丹。这种丹药的效果很像是无名和路广天当初所受的阴毒,如此就很明显了。这种毒丹连当初的无名和路广天都能过用功法压制。自然是死不了人的。更何况像武拓这种出身药王谷的弟子?

    所以,当所有的修士看清两个人台子上的草药之后,都是轻叹了一声。每个修士的轻叹汇聚到一处,便汇聚出一声巨大的轻叹,瞬间便让整个赛场内处于一种压抑和悲伤的气氛之中。

    赛场之外,许星繁只觉得心脏一抽,从赛场之内传出来的巨大的叹息声,令许星繁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些慌张地转头望着身边的老者低声问道:“爷爷。王者……会赢吗?”

    老者摇了摇头道:“星繁,爷爷也不知道!”

    但是,一个念头不可遏止地浮上了老者的心头,如果许紫烟在这里被武拓给毒死了,那上古许家后裔岂不是只剩下星繁这一个王者?霍然抬头望向影像内的许紫烟,目光游移不定。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心中究竟是一个什么想法。

    赛场之内,贵宾席上的西门孤烟和燕星云都变了颜色,他们也是认得噬魂丹的,两个人对视了一眼,缩在袍袖中的双手暗暗地攥成了拳头,眸中透露出丝丝紧张。

    王卧云的嘴角掠过一丝笑容,这一丝笑容在不断地放大。

    呵呵,许紫烟,只要你一死,许家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

    评审席上的寒丹想到即将逝去万千年来的一个罕有的天才,痛苦地闭上了眼睛。炼丹界修士之间的赌斗,是不允许任何人打断的,这是规矩。别说是寒丹,就是武拓的师父药丹云也不能够阻止。

    武拓扫视了一眼许紫烟台子上的八种草药,他自然是一眼就认出了这八种草药只能够炼制出来一颗三品毒丹,阴煞丹。不禁放声大笑。待笑声落下之后,才得意洋洋地报出了八种草药。这八种草药却正是炼制三品阴煞丹的解药需要的草药。报出了八种草药之后,便讥讽地望向了对面的许紫烟。

章节目录

极品女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金铃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金铃动并收藏极品女仙最新章节